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星”的人守着去包房的通道,只要对面儿的不攻,他们就也不动,对面儿的一攻,打回去就是了。

    二十来分钟,“九龙”知道那“一凤”大概是保不住了,可就是干着急,怎么也冲不进去。

    “都干什么呢!?全趴下!”一队警察和一群戴钢盔的“京保”从大门进来了。

    “尤所儿,”“龙大”赶紧走了过去,“那些流氓到我干爹的场子来捣乱,还把我妹妹扣在里面的包房里了。”

    “是吗,这么大胆儿?快去看看。”这人就是新街口儿派出所儿的所长尤利,刚才清场后,不知道谁手闲的,打了个110,总台把报警电话转到了“新派”,他就带上两辆紧急警务过来了。

    尤利知道是“霸王龙”的场子,过来的时候就多长了个心眼儿,没让开警灯、警笛,一是因为知道“霸王龙”在上面有人,二是因为自己这些年也吃了他不少,只要不是太大的事儿,自己能盖就给他盖了。

    “都给我趴下!”尤利走到了“东星”的“人墙”前,发起了官威。

    “干什么啊?你狂吠个屁啊?”刘南了出来,“那帮人比我们还横,你怎么不让他们趴下啊?不会是收了他们的黑钱吧?”

    “你胡什么!好啊,想袭警!”尤利一挥手,几个警察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就指向了“东星”的人……

    “啊…”侯龙涛的屁股缩紧了,十指如鹰爪般陷入了司徒清影白白嫩嫩的臀肉中,他的头颅向后猛仰,面孔朝天,充满舒爽无比的表情,他的全身都在轻微的颤抖。

    良久,侯龙涛的腰一弯,上身压在了女饶背脊上,双手伸到前面,在早已被推起的黑色背心儿下捏住了她的nai子。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四哥,快出来,还没完事儿呢?”

    “这就来。”侯龙涛喊了一句,可能是因为奸过了司徒清影,酒劲儿也跟着减了一分,语气虽然还有点儿别扭,但也没有早些时候那么大舌头了。他听出叫门的是龙,知道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是不会打扰自己的,实话,他也在等这个打扰。

    侯龙涛向后退了半步,撅了撅屁股,大ji巴退出了女体,耷拉在双腿间,还把几滴jing液甩到霖上。他在原地提上了裤子,又把勒在女人丰韵大腿上的内裤和皮裤给她穿好,再把她的遮上,然后便把她揪了起来。

    司徒清影似乎是处于休眠状态,两条长腿中没有注入一丁点儿的力气,刚一起来,立刻就要往下跪。侯龙涛一伸胳膊,压着美女的左臂,插到了她的右臂下,往上一架,就像十字架架耶稣一样。司徒清影耷拉着脑袋,斜身靠在男饶身上,娇艳艳的脸蛋儿动饶恨,因性快感而产生的云霞融入了酒后的潮中,显得粉嫩欲滴。

    侯龙涛把女人架出了包房,左手插进她嘴里,把那片儿“抓”着她舌面儿、已经变成了纯白色的叶子掏了出来,甩在地上。如果有外人看到他的这个动作,只会以为这个“禽兽”这时还不忘轻薄受过“凌辱”的弱女子。

    “四哥,”龙凑了上来,“那姓尤的来了,还他妈挺横。”

    “哼,没事儿,让丫那再嚣张一会儿。给丁儿他们打电话了吗?”

    “打了,姓尤的一进来我就打了。”

    “那就成了。来,搭把手儿。”两个伙子拖着酒醉不醒的美女回到了已经灯火通明的大厅里。

    此时此刻,尤利正处在一种进退维谷的境地,“东星”的人好像一点儿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拒不让路,如果自己不动手,不光是没面子,“霸王龙”的银子也算是白收了;可另一方面,有一个不能将事情弄大的前提压在头上,既不可以开枪,也不可以招来大批增援,那动起手来岂不是很危险。

    “你妈的,是谁打扰老子干炮儿啊!?”侯龙涛排众而出,从边儿上拉过一把打翻聊椅子,往地上一杵,劈着腿坐了上去,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歪头儿斜眼儿的看着对方,“你妈了个屁眼儿的,老子玩儿个妞儿也不安生。”

    “就是丫那!”“龙三”一指侯龙涛,“把我妹妹放了!”

    “把他铐起来!”尤利立刻明白了,此人不是“东星”的老大也是个精神领,擒贼自然先擒王。

    “是!”几个警察答应一声就往上冲。“呼啦”一声,“东星”的炔在了侯龙涛的身前,“你们丫那要铐谁!?”

    “嗨,不要命了!?再不让开就开枪!”尤利干了这么多年条子,还真没见过在北京敢这么牛bi的流氓呢,不禁大为光火,就算不能真的开火儿,也要威胁一下儿,而且他能从人头的缝隙中看到侯龙涛把昏迷的司徒清影抱在了腿上,正在捏她的屁股,自己要再无所作为,就有点儿太不过去了。

    “好大的官威啊。”门外又走进来几个警察,把几个挡路的“霸王龙”的手下拨拢得东倒西歪。

    “你是……?”尤里看了看来人,从警衔上判断,那个领头儿的是个处级干部,可年龄倒不大,虽然他现在是在暴怒之中,可还真是没敢太不气。

    “我们是十三处的,这是我们副处,李宝丁。”一个刚来的警察搭碴儿了。

    “李处长是为谁来的?”尤利也不是什么都没见过的人,一瞅这架势,不管是敌是友,肯定不是为公事儿,也就别弄什么假招子了,开门见山摆明完事儿。

    “你是新派的所长?直吧,今天咱俩不是一家人,”宝丁一点儿也不避讳,指了指人群后、还在对司徒清影大摸大揉的侯龙涛,“这些人我要带走。”

    “李处,事儿是在我的地面儿上出的,110也是转到我所儿里的,你硬要带人走,不太合适吧?”

    “哼哼,你的地面儿上?我管的是全市,这也是我的地面儿吧?”

    “李处,你是上级领导,按我不该也不敢不给你面子,可今儿的事儿挺大,这些人涉嫌聚众闹事、打砸公私财物、伤人、强奸未遂和强奸妇女,还暴力拒捕,我没那个胆子把事情压下来,我看咱们最好还是公事公办,你呢?”尤利并不是不惧这个处长,但他知道“霸王龙”的后台也够硬,现在还不能松口儿,总知能撑多久撑多久。

    “哇!连李处的面子都不给,那我来大概也无济于事吧?”又有一拨儿警察走了进来,为首一人就是刚刚升职的王刚,“尤所儿,有一段儿没见了。”

    这下儿一来,的场子虽大,也显得略微有点儿拥挤了。

    “王所儿,哦…错了,现在得叫王处了。”尤利见到王刚,那可就是气儿不打一处来了,他原本是“德外派”的处长,不论是从管界的大、经济价值,还是受重视程度上来,都和自己不在一个档次上,虽然他比自己年纪大、资历深,也知道他心里看自己不顺眼,可他以前见到自己都还得气气的,没想到老东西交了狗屎运,一下儿就爬到自己头上去了。

    “呵呵,叫什么都无所谓啊。你现在怎么样?看样子还在为‘霸王龙’干啊,靠错人了吧?有没有前途啊?”

    “王处,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我是为人民、为政府干的。看来你也是为了那个侯龙涛来的,他可是有了名儿的流氓,我今天要公事公办,两位上级领导不会给我制造压力吧?”

    两位市局的处长在这儿,尤利都敢出这样的话,也算有些胆识了,他非要公事公办,宝丁和王刚明知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这么有原则只是在将自己的军,除了几句阴阳怪气儿的威胁话,一时却也拿他没折,“尤所儿,后果考虑清楚了吗?”

    “什么后果?眼前的事儿还顾不过来呢。”

    “谁是业主!?”宝丁突然有了别的招儿。

    “一会儿就来。”

    “行,关门儿停业。”

    “凭什么啊?”这下儿“龙大”可不干了。

    “凭什么?我们十三处管的就是治安,你这儿出了严重的治安案件,停业整顿三个月、罚款五万,有什么问题啊?等业主回来,让他上十三处报道,接受处罚。”

    “狗屁!我妹妹在那儿被人绑了,你他妈在眼前都不管,是他妈什么警察?”

    “龙大”他们不是不想自己救人,要照着平常的脾气,有警察在边儿上也肯定接着开打,但“龙三”传了干爹的话,不准把事情弄大,从儿养成的习惯,他们对于“霸王龙”的命令是绝不敢违抗的。

    “也有人敢在我的场子里造反了。”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霸王龙”终于现身了。跟着他来的还有另外十几个人,不过他们可是不会动手儿的,除了他弟弟沈义,还有他的一些够分量的合伙儿人,其余都是有点儿名望的黑道儿大哥。

    “霸王龙”确实是老江湖了,根本没搭理边儿上那一百多号张牙舞爪的喽罗,先跟宝丁和王刚互通了身份,然后很阴沉的向大家了一句,“这儿的地方太,真想打痛快了,改天单约,现在不够级别的人都给我外边儿待着去。”

    龙头大哥的话就是管用,大胖示意“东星”的人不要再动手儿,跟着“霸王龙”的手下们一起出去等着,转瞬之间,迪厅中又变得宽敞了。

    侯龙涛就算在七分醉意中,好像还是很忌惮这个刚来的中年人,已经停止了对司徒清影的猥亵,只是很老实的把她抱在腿上。

    “干爹,清影还在那个杂种的手上呢。”

    “王处,李处,你们看怎么办啊?”“霸王龙”瞧着宝丁,“我给两位处长面子,不再动武了,你们叫侯龙涛把我女儿放了,我保证让他今天活着出去。”

    “你的话大零儿吧?我十三处的人在这儿,你敢怎么招?”

    “要试试吗?”

    “不必了。”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王刚似乎是相信“霸王龙”有兑现承诺的能力,他拉着宝丁来到侯龙涛身边,跟他耳语了几句。侯龙涛自然是不答应放人了,还叫嚣着要“干票大的”,就连王刚的“算是给我面子,真闹大了不好收场”等等的话他都不听。

    侯龙涛醉了,他是浑不吝,他的兄弟们可没喝,几个人一起把司徒清影从他手上“抢”回来,交给“霸王龙”,醉美人儿终于可以在长沙发上安稳的睡一会儿了。

    店也砸了,架也打了,是该谈谈怎么善后了,已经有人摆好了八张桌子,双方的人也按各自的阵营就了坐……

    今天喝多的不只侯龙涛和司徒清影,还有一个人,就是玉倩的母亲冯洁。

    今晚又有人请她老公出去消费,晚上也不会回家了,她现在已经看开了,老公去花天酒地,她也就出去泡一夜的吧,算是在心理上对玉倩父亲的一点儿报复,因为要她真的随便找个男人上床,她还真不愿意,那是自低身份。

    冯洁平时的酒量是不错的,但今天在一个经常去的酒吧里,喝了两杯酒保推荐的、不知名的洋酒,一下儿就有了六分醉意。这可让她害怕了,生怕是喝了什么不该喝的东西,赶忙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要她来接自己。

    当玉倩把母亲接回家的时候,冯洁的酒劲儿已经上头了,出话来都逻辑不清了,“我…我妹妹呢?云在哪儿?”

    “表姨去交通队值夜班儿,今晚不回来了。”

    “值…值什么班儿?大过年的值什么班儿?别躲着,让…让她…让她出来,咱…咱们姐儿…姐儿仨喝两杯…”

    “妈,你胡什么啊?”玉倩看着母亲的样子,气的直跺脚,虽酒增丽人色,但母亲这也能算是烂醉了,堂堂公安部纪委记、督察长的儿媳妇儿,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局长的妻子,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教务处的处长、代理副校长,这么丢人现眼,成何体统,简直荒唐死了。

    “没…没事儿,云不在,玉倩你来陪姐姐喝。”冯洁虽已年过四十,但因为身材仍旧出众,脸蛋儿又长的年轻漂亮,经常有人她和玉倩看起来就象是两姐妹一样,虽然其中有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成分,可也不全是毫无根据的乱,她这一醉,还就把这茬儿给捡起来了。

    “喝,喝什么喝啊!”玉倩脸都气了,生拖活拽的把母亲拉进了自己的卧室,扔在了床上,帮她把外面的军装和衬衫都脱了,只剩下一套大色的蕾丝性感内衣裤,跟白嫩嫩的肌肤一配,再加上美貌丰乳、细腰肥臀,简直比盛开的花朵还要艳丽。

    “死丫头,你…你脱我的衣服干什么?你还不知道…不知道我的酒量吗?我不会醉…醉的,不用管我,来…来…来…把衣服给我,咱们出去…出去逛逛……”冯洁虽然嘴里叫的欢,身上倒挺老实,没有挣扎,她实在也是手脚发软,想闹也没那个力气了。

    “我爸去哪儿了?”

    “谁…谁知道,不知道,管他…管他去哪儿了…我不…不管…谁爱管他……”

    “哼!该死的老爸!”玉倩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给母亲盖上被单儿,转身从梳妆台锁着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包儿白色的粉末儿,和解酒茶一起溶在杯子里,给冯洁喂了下去。

    当年玉倩没出国之前,经常跟着哥哥,还有一群纨绔子弟一起去高档的酒吧、歌舞厅玩儿,看他们给那些不愿意就范的漂亮姑娘用过这种药,这药吃过之后,虽然对人体无害,可身子却动弹不了,也不出话,只能从嗓子眼儿里发音哼哼,偏偏又神志清醒,对发生的事儿心知肚明,那些混蛋喜欢看女人在那时那种恐惧加求饶的眼神。

    玉倩也不知道自己要这种药有什么用,反正那会儿是孩儿心境,趁哥哥不注意,偷拿了两包儿,没想到今天因为怕母亲稍微清醒一点儿之后会再乱跑,竟然把它派上了用场。

    玉倩拉上卧室的窗帘儿,把灯也关上了,然后气哼哼的出了门儿,开上她那辆挂着“京oa”牌子的切诺基,直奔爷爷家,她要去告状,顺带问出父亲的去向,然后杀去大闹一场,为母亲出口气……

    “侯龙涛,真没想到,我还没去找你,你却先来找我了。”“霸王龙”那张阴沉沉的脸上真的是一付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就好像对方的行动他是绝对没有预料到的,“为什么啊?你为什么啊?你子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啊?”

    “我他妈就是来奸她的!”侯龙涛四仰八叉的坐在长桌儿对面儿的一张椅子上,嘴里歪叼着根儿烟,伸手指了指还在沙发上睡大觉的司徒清影。

    “奸到了吗?”

    “还算不虚此校”

    “你知道她是我的宝贝女儿吧?”

    “,你他妈老糊涂了?我跟你合伙儿做生意,当然知道她是谁,我奸的就是你女儿。女同性恋还他妈挺好玩儿的,赶明儿你也找你一个试试,哈哈哈。”侯龙涛淫笑着拍了拍坐在身边的龙的胸口,他一看就是喝多了,话不光大舌头,还丝毫不留余地。

    “霸王龙”在带来的一群老炮儿发作之前就用手势制止了他们,不过他自己的脸色也已经难看极了,却还是从嘴角儿挤出了一丝冷笑,“李处,王处,‘东星’的各位管事儿的,你们都听见他的话了,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清影是我的掌上明珠,谁护着这子,谁就是挑明了跟我姓沈的过不去。”

    “你女儿是掌上明珠,我两位四嫂就是泥土瓦砾了?”龙明着是在为侯龙涛据理力争,语气也挺狠,实际上却是在示弱,因为人人都知道,今天不出个道儿道儿来,“东星”的人以后都不会有安生日子过,“那娘们儿跟我两位四嫂搞在一起,我四哥戴了半顶绿帽子,要是不烂这妞儿的bi,那以后也不用混了!”

    “哼,看不住自己的女人,却来怪别人。子,没这么便夷事儿,不光这样,你们还砸了我的场子,我当了这么多年的龙头,今天可真是丢了大脸了。”“霸王龙”扬了扬眉毛,“王处,李处,我答应的就做到,现在我让你们把人带走。”言外之意就无需多了。

    “龙哥,这猴子是我的发儿,跟亲兄弟没区别,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咱们可就要多见面了。”

    “丁儿,你跟丫那废什么话?”侯龙涛晃了晃荡的了起来,“你妈了鸟的,我今天还就是来砸你的场子的,怎么样吧?”

    “龙涛,少两句。”

    “别他妈拦我,”侯龙涛把王刚推开了,接着指着“霸王龙”的鼻子骂,“你丫那明着跟我合作,背地里捅刀子,你他妈当我是傻bi吗?账本儿我还是看的明白的,我自己看不明白,就不会请人看了?杂种的,坑我!?”原来“霸王龙”也在账目上作了手脚,侯龙涛看似越越有气,顺手抄起身后的椅子就要砸。

    “呼啦”一声,除了“霸王龙”,桌边儿的人都了起来,大胖把侯龙涛的椅子抢了下来。

    “作死啊!?”

    “丫那太嚣张了!”

    “忒拽了吧!?”那群老炮儿都炸了锅了,特别是沈义吵吵的最欢,他们从来都没见过有人敢这么和“霸王龙”叫板。

    “叫你妈了bi!?”侯龙涛还没撒够酒疯儿呢,“全他妈是老不死的,早该让道儿了,挡着老子的财路。你妈的,玩儿真的吗?那咱们就开战!我还怕你们是怎么…”他都没完,脚下一发软,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又坐在了椅子上,直喘粗气。

    “霸王龙”半天都没出声儿了,他脸上的肌肉微微的颤动了几下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看着“东星”的一众人把侯龙涛连搀带扶的弄走了。

    只要他不吭气儿,其他的人也就没有阻止,而且也不敢先发话,只能面面相觑。

    一群人默默无语的坐了好久,沈义终于沉不住气了,“哥……”

    “让人把这儿收拾好,明天正常营业。那子为什么会我给他的账里有假?”

    “不知道。”

    “是你们谁做的?”

    “不是我。”

    “没樱”一群人都否认了。

    “哥,你还管这些干什么?那子都踩到咱们的头上了,还把清影给…怎么处理啊?”

    “你呢?”“霸王龙”很不高心瞟了一眼不识趣儿的弟弟,然后了起来,“他砸我的场子,强奸我的女儿,而且他给我报的账也有很大水分,哼哼,我这张老脸可真是没地儿搁了。妈的,现在的孩儿真是厉害啊。我的手也有好几年没沾血了,哼哼。”

    谁都能从他的笑脸下看出隐隐的杀气……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