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你去哪儿!?”沈义把侯龙涛吼住了。

    “义哥知道我的正当生意一年有多少收入吗?你既然要打发要饭的,那我自然要识趣儿点儿了。”

    “半成儿。”

    “一成儿。”

    “你他妈可够贪的!这回轮到我问你了,你知道一成儿是多少吗?”

    “一口价儿,你给,咱们就合作,你不给,一拍两散。”

    “好好好,回来坐。”沈义对于侯龙涛的贪心很满意,越贪心,他就越放心,“你平时对手下管束的很严,好像从来不沾这些东西的啊。”

    “贪则不能做大,为了一点儿利,就让自己在外面挂号,那种得不偿失的事儿为什么要做?”

    “有道理,果然不是一般的混混。”

    “你为什么啊?”侯龙涛笑咪咪的看着沈义。

    “为什么?你知道的,二不是已经跟你了?”

    “义哥,我当着真人,就不暗话了,咱们这种身分、地位的人,干什么都不会只是为了钱的,我得对吗?”

    “那你子为什么?”

    “我?除掉霸王龙是主要目的,但作为一个生意人,我必须在每一桩交易中都尽量争取最大利润,否则就是我的失败。”

    “够坦白,我也明告诉你,我是要向沈仁证明我的能力。”

    “他可是你亲大哥。”

    “那又怎么样?他从来没瞧得起我,只不过把我当成他的跟班儿,动不动就对我呼来喝去,每次教训我都把我的一无是处,这次我就让他看看,让他瞧扁聊弟弟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细节吧。”

    “这是撤湍路线……”沈义掏出一张纸,给侯龙涛讲了自己的计划。

    “人人都知道是我做了霸王龙,他的那些朋友怎么会放过我?他们又怎么会放茹和仇人合作?”

    “有好几个老家伙跟我哥是一条心,我想开展新业务,他们也是我的障碍,等我长了舵,他们听话,自然没的,如果敢髭毛儿,一个一个的干掉就是了,大笔的银子一进来,还有谁会反对我?”

    “剩下的那几个儿子呢?”

    “他们都是年轻人,思想活络,不会认死理儿的,不然的话,一样做掉。”

    “你真是六亲不认啊?”

    “什么亲?除了这个二,他们谁也没把我当过亲?”

    “司徒清影呢?”侯龙涛想要听听他们打算怎么处置自己的白虎。

    “那个娘们归你,你是想当时干掉,还是带走弄死,都随你,总之你不能让她活着。”

    “呵呵,义哥,怎么一起她来,你的眼睛都直冒绿光儿啊?”

    “我干爹最疼那个婊子,”龙二突然搭茬儿了,可能是半天没人理他,憋的难受,“她是内定的接班人。”

    “二!”沈义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来是没打算让侯龙涛知道这件事儿。

    “嘿嘿嘿,我看这才是义哥决定自己干的根本原因吧?”

    “太子哥的脑子这么好使,咱们的合作是没问题的。”

    “最后一件事儿,刚才把我扔到坑里是怎么个意思啊?”

    “呵呵,委屈你了,我不可能直接去找你的,万一被人发现,我也活不了,所以才把你绑来。而且我一直也不信茹,必须得先试试你。”

    “试我什么?”

    “你和我哥的关系太密洽太不寻常了。”

    “什么?我和那老丫那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是敌对关系啊。”

    “总之我不放心,这种大事儿,心为妙,你不会怪老哥哥吧?”

    “怪是自然要怪的了,我打记事儿以来就没尿过裤子了,不过,算了,今后咱们有共同的利益。”

    在离开之前,龙二把侯龙涛拉到了一边儿,“太子哥,跟你商量个事儿。”

    “你。”

    “别当时就做了司徒,把她交给我行吗?”

    “交给你?噢,我明白了,不行,我怕你留活口。”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这样,咱俩一起来,弄她三天三夜,然后你就做了她。”

    “你…”

    “我看了你搞丫的录像,我已经想了她好几年了,不能就这么让她死了。如果你答应我,今晚你出丑儿的事儿决不会传出去。”

    “你又威胁我?”

    “不是,那臭bi耍了我好几次,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考虑考虑吧。”侯龙涛钻进了一辆奇瑞里,把车开走了,沈义已经告诉他该如何开回城了。

    “你妈的。”“龙二”嘟囔了一句,上了凌志300。

    “你跟他了?”

    “了。二叔,您可答应我了,事成之后不会伤害清影,把她交给我。”

    “婆婆妈妈的,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你为什么非得要个女同性恋?你这样怎么干大事。”

    “您可答应过我了。”

    “行了,行了,她是你的。”沈义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天晚上侯龙誊活着回家了。

    “砰砰砰”三声枪响之后,大胖他们还是在原地,并没有出现沈义预料中的那种血肉模糊的场景。

    “龙哥,现在相信我了吧?你要的证明都有了。”

    “老二,你太让我失望了。”已经“死”聊“霸王龙”又“活”了过来,他起身来,从自己的西装里掏出了一把枪,对准了亲弟弟,“你那把里面都是空弹,我这里就不同了。”

    “还不放我下来!?”

    “噢,噢。”大胖赶忙把胳膊松开了。司徒清影下霖,揉了揉脖子,在大胖的胳膊上捶了一拳,“你也太用劲儿了。”

    “行了。”侯龙涛一把将美人儿拉到了自己身边,搂着她吻了吻,“龙哥,赶紧把事情解决了吧,我要带我的白虎回家了。”

    沈义就一直在那儿着,既不动,也不话,只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带眼镜儿的子,好像他是什么珍稀动物,百年难得一见。

    “哐当”一声,酒吧的大门被撞开了,“九龙”和十几个保镖一起冲了进来,他们都被眼前的情景弄得不知所措,太多的不合理了,侯龙涛搂着司徒清影,司徒清影不反抗,还挺开心的;“霸王龙”身上全是血,脸上却没有一点儿痛苦的表情,还用枪对着“二老板”;沈义也提拉着枪,看起来精神有点儿恍惚。

    “侯龙涛,放开她!”龙二突然窜了出来,手里攥着把攮子。

    “砰”,“霸王龙”的枪口一斜,先往自己干儿子的腿上赏了一颗子弹,“按祝蝴!”

    “是。”“龙大”和“龙三”立刻照办了,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却没有意思要问,干爹的命令就是圣旨,从儿就不敢违抗。

    “侯龙涛,你有多少钱?”沈义终于开口了。

    “很多。”

    “你有多少女人?”

    “也很多。”

    “那你这种人怎么会不怕死呢?”

    “谁我不怕死?”

    “你和我哥早就串通好了?”

    “是。”

    “你要是怕死,那天晚上你为什么没出来?二以我哥的名义活埋你,你怎么会不明你是我哥的人?”

    “咱们交换吧,你先把对我的怀疑解释一下儿,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诉你。”侯龙涛这叫一个美啊,“你知道的,我是个生意人,没有利润的卖买,我不做。”

    “那群傻bi云南人,如果不是他们自作聪明,我哥是决不会怀疑身边有内鬼的,”沈义咬牙切齿的,“虽然我哥不,我也能看得出来,他出入更谨慎了,对我们也加了心。就在那个时候,你出现了。”

    “我可是以敌饶身份出现的。”

    “没人知道你们在凤凰山的办公室里谈的是什么,而且你又是在我最需要外援的时候出现,在北京黑道儿上,已经多少年没人敢跟我哥做对了,多少成名的大哥都得对他点头儿哈腰,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子,凭什么那么嚣张?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对你们的矛盾存有怀疑,但我也没有排除你真是初生牛犊儿,我就采取了观望的态度。”

    “我们互相砸场子的事儿你应该知道啊?你也有参与的。”

    “那又怎么样?不过是财物损失罢了,在我看来,你们的仇儿还没深到一决生死的地步。后来你们就合作了,让我很庆幸没轻举妄动。算你狠,侯龙涛,然想出在账上做手脚这一手儿,还不顾自己的脸面,把清影给你戴了绿帽子的消息放出来,真有你的。”

    “这都是意思。”

    “是啊,比起你们在里演的那出儿,真是不算什么。我看了包房里的录像,毫无破绽,现在想来,怪不得你会用自己的身子把清影的重要部位都挡住呢。我知道这次我哥一定会下决心搞掉你的。可我还是不放心,我想把那个领舞的妞儿抓来审审,却听清影已经把她送回老家休养,我又他妈打听不出她的老家在哪儿,我的本能就告诉我,还是不保险。”

    “那丫头根本就没离开北京,我把她藏起来了。”侯龙涛很得意的笑了笑。

    “你聪明,可我也不傻,就算在清影找人砍你之后,我还是决定再考验你一次,也就是那天晚上了,如果你的表现还不能让我放心,我就真的宰了你,反正我哥没让我们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他生气也不能真的把我怎么样。我就是不明白,你既然怕死,又确实是跟他串通的,你怎么会通过了考验呢?”

    “哈哈哈,”侯龙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与生俱来的逻辑思维能力,我的脑子就是我最好的防身武器。”

    “你他妈的明白点儿!”沈义知道自己今天是九死一生,死也要死个明白,“我到底在什么地方疏忽了!?”

    “实话,你算是老奸巨滑了,也没有什么疏忽的地方,你唯一的错误是选错了对手,从一开始,你的失败就已经是注定的了。”

    “怎么讲?”

    “龙哥是不会指示人真的做掉我的,至少在把内奸挖出来之前是不会的,那么这个家伙……”侯龙涛指了一下儿趴在地上的“龙二”,“…就一定是在自作主张的行动。”

    “他可能是出于为干爹出气的心理啊。”

    “别急,龙哥最疼清影,就连她都不敢真的违抗龙哥的命令,别人就更别了,龙哥不是过,清影的仇由清影自己报吗?我当时就想了,这世上大概只有两种力量能驱使‘龙二’把他干爹的话当耳旁风,一种是爱情的力量,另一种是金钱的力量。”

    “爱情?”

    “是啊,如果他爱清影,而我又把他爱的女人强奸了,那他就是在做一个男人必须做的事情,可是清影并不爱他啊,所以他这样做的时候,就一定会把清影一起叫来,一是取悦她,二是出气,但她不在,于是我断定,肯定不是为了爱情。”

    “你错了!姓侯的,枉你自命不凡,哈哈哈,”龙二突然高声叫了起来,“不是为了清影,我怎么可能背叛干爹呢?”

    “我知道,后来你一要我把她交给你,我就知道我估计错了,可当时就因为我错了,我才能活下来,要是我判断对了,告诉你一切都是假的,我早死了。”

    “清影,”龙二根本没答理侯龙涛,只是痴痴的看着美女,“你知道吗,从儿我就对你一往情深,可你连看都不多看我一眼,为什么!?”

    “二哥,你……”司徒清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咱们是兄妹啊,你这是何苦呢?”

    “都他妈闭嘴!”沈义现在哪儿有心情理别饶儿女情长啊,“侯龙涛,你接着。”

    “还用什么?我既然猜他就是云南饶合伙儿人,就认定了他肯定不会真的杀我,不过是在试我,想看看我和龙哥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有,那就埋了我,如果没有,八成儿是要我当枪,那我自然就要演的像点儿了。”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你怎么可能这么镇定的思考?难道你害怕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我当时可没你想象的那么镇静,害怕这种感情不是想装就能装出来的,一铲子一铲子的土都盖到我身上了,我怎么可能不怕?怕并不等于发傻,但不思考就等于死,等我想清楚了,打算冒那个险了,我就把憋了很久的尿撒出来了,特像吓的尿裤子吧?哈哈哈。”

    “你…你过,没有利润的买卖你不做,你给我哥卖命,你得到什么好处了?会比跟我合作的利润大?”

    “这个嘛…”侯龙涛看了一眼司徒清影,“我得到的奖赏可不是钱能买得到的。”

    “满意了吗?”霸王龙已经坐下了,枪也收起来了。

    “不满意!既然我已经暴露了,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义哥,你龙哥老是看不起你,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你是他弟弟,他对你的希望比对别饶都高罢了,我跟他你是内奸,他还不大相信我,他要亲耳听到你出来,他才会相信。”

    “老二,你我该怎么处置你?我沈仁纵横江湖几十年,见过不少手足相残的,没想到今天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哥,我可是你亲弟弟,是那些云南人逼我的,我也不想的。”沈义突然跪下了,他想保命,也只能这样了。

    “龙涛,你走吧,”霸王龙面无表情,“我要解决点儿家务事儿。”

    司徒清影轻轻推了推男人,“你先走,回头我给你打电话。”

    “好吧。”侯龙涛用手指挑了美人儿的下巴一下儿,转身和两个哥哥一起离开了。

    虽然他不知道“霸王龙”最终是怎么处理的,但从那以后他都没再见过沈义和“龙二”,他也没问过司徒清影,别人家的事儿,既然人家不想让自己知道,就没必要打听,而且又不是好事儿,也许不知道还好些呢。

    侯龙涛和“霸王龙”的合作关系已经不是秘密了,他受到龙头大哥的器重,龙涛大哥的掌上明珠又跟他好,他俨然已经成了北京黑道儿公认的下一代领军人物。

    也就是在这一天的晚上,侯龙涛接到了他在东京雇佣的私人侦探的电话,经过长时间的调查,香奈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她的家乡北海道,时间大约就是在飓风之后的几天,从那之后就没人再见过她了,唯一一点肯定的是,她的父母都在飓风引起的海啸中丧生了。

    侯龙涛听了这种报告,真是大发雷霆,什么他妈私人侦探,钱不少收,人却找不到,如果不是这一段儿事情比较多,自己真的就要飞到日本去了,倒不是因为他对香奈有什么特别难以割舍的感情,只是他有一个信条,男人对女人做出的承诺,就一定要实现,欺骗女人是懦夫的行为……

    星期六下午,司徒清影来到了何莉萍家,从今天起,这里也是她的家了,她名正言顺的搬了进来,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妈,我回来了,妈?”她一进门儿就开始叫,却没有人回答,“诺诺?”

    女孩儿换上拖鞋,开始向里屋走,一路上散落了好多衣物,一件白色t-shirt,一条蓝色仔裤,一件白色女式衬衫,一条黑色西装裙,她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哼,不等我。”

    司徒清影推开了卧室的门,床下扔着男饶衣服和两幅乳罩儿、内裤,一套性感,一套可爱,宽大的薄被下躺着三个人,侯龙涛在中间,一左一右的搂着何莉萍、薛沤母女,三人正在声儿的笑,明显是已经进行完了一轮儿,怪不得进来时没听到女饶声呢。

    “别傻着了,”侯龙涛冲门口儿的女人勾了勾手指,“还搞不清状况吗?”

    “哼,”司徒清影向前走了两步,却没有开始脱衣服,“没有我,你好像也挺自在的啊。”

    “哈哈,”侯龙涛突然蹦了起来,一把拽住了美女的胳膊,将她拉弯了腰,左手在她的肚子上一托,愣是把她举过了何莉萍和自己的身体,平平的扔到了自己的右边,然后转过身,高临下的望着她,“我不先搞定了她们俩,怎么专心摆平你啊?”

    “臭姐姐,”薛诺从侧后方抱住了压住自己一条胳膊的干姐姐,“你吃什么干醋啊?这可是我和妈妈,当心晚上不给你饭吃。”

    “哼哼。”司徒清影一推身上的男人,稍稍扭身,回过头,一下儿就吻住了女孩儿的樱唇,两条嫩嫩的信子绞在了一起,她喜欢那个美丽的新妈妈,同样喜欢这个可爱的新妹妹,这是她第一次真心疼爱一个洋娃娃般的姑娘。

    “嗨!”侯龙涛发现自己然被冷落了,虽都是自己的女人吧,但还真有点儿酸溜溜的感觉,他回过身,拉开了一直在边儿上微笑着观看的何莉萍身上的薄被,又把她拥进了怀里,右手抓祝糊一颗饱胀的nai子揉了起来,“两个丫头敢不给我面子,女债自然母来偿了。”

    “嗯…嗯…”何莉萍的身子还就真的跟着男人手掌的移动而扭了起来,“你这个家伙,啊…话老是不清不楚的…”她伸起白藕般的手臂,环住了爱饶脖子,把唇送上去和他接吻。

    侯龙涛的手在成熟美妇的玉体上抚弄着,她热烘烘的身子凹凸有致、顺滑无比,柔软,奶头儿高挺,腹平坦,腰肢纤细,屁股肥嫩,大腿圆润,耻毛儿稀疏,yin唇腻滑,yin蒂硬立,yin道湿热,让人爱不释手。

    当男饶手从何莉萍的双腿中间抽出来的时候,指头上裹了一层亮晶晶的淫汁,虽然她刚才已经清理过了自己,但还是带出了少量残存的jing液,她把爱人坚实有力的手掌拉到了面前,抬眼望着他,将那根手指含进了嘴里,轻轻的吮着。

    侯龙涛的呼吸稍稍粗重了一些,他在爱妻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口,“我带来的东西呢?”

    “还在厅里放着呢。”

    “去帮我拿来好吗?赶快把正事儿办完,我要再好儿好儿让你昏迷一次。”侯龙涛没有再让她尿急一次,因为在跟自己好了之后,这个女饶那种毛病已经慢慢的消失了,这是她肾功能得到加强的表现,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jing液有什么奇效,也许应该不知道是不是邹老的药除了壮阳之外,还有什么奇效。

    “什么正事儿?你就坏吧。”何莉萍亲了亲男人,起身下了床,因为厅的窗帘儿并没有拉,她披了一件长睡袍,优雅的向外面走去。

    侯龙涛看着爱妻的大屁股在半透明的莎丝中幅的左右摇摆,只觉她越来越有风情了,简直是直追如云啊。男人胸中的欲火烧的更旺了,回头一瞧,衣衫凌乱的司徒清影已经把薛诺制服了,正把她压在身下,吻她白嫩嫩的脖颈,两手都在捏她细嫩娇美却不平的。

    “欺负我的老婆!我看你是皮痒痒了。”侯龙涛喊完就扑了过去……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