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把司徒清影从薛诺的身上拉了下来,跪坐在她并拢的腿上,开始解她仔裤的扣子和拉链儿,“白虎,自己脱上衣。”

    “就不。”女孩儿很倔强的看着身上的男人,把双臂一摊,一付“你要怎么样随你,反正我不配合”的样子,可她的眼里却全是调皮的神采和深深的依恋。

    “我来帮她脱。”薛诺跪倒在姐姐身边,开始把她的紧身t-shirt往上拉。

    “不用管她,不听话就让她在边儿上看着。”侯龙涛往前一蹭,抱住了薛诺雪白的身子,伸在口外的舌头插进了她的嘴儿里,右手从她的背后伸入她的双臀间,手指在她的bi缝儿末端和紧闭的屁眼儿上按压。

    任何事情都有个轻重缓急,薛诺得到了恋饶疼爱,也就不管姐姐了,她合上美目,脸蛋儿上出现了娇艳的晕,双手全都转移到了身前,在他结实的肌肉上深情的抚摸着,“涛哥……”

    侯龙涛转为弯腰吸吮女孩儿的ru头儿,手也顺着她光滑的屁股和大腿,移到了她平平的肚子下,食指一用力,虽然因为ai液的缘故,插入很轻松,可一旦进入了她的身体里,yin道内的嫩肉立刻就把手指有力的缠绕住了,非得用点儿力气才能抠挖、。薛诺抱着男饶头,口鼻中发出轻微的“啊啊”声,双腿产生了美丽的颤抖,分的更开了,一道儿清澈的yin水儿顺着她的大腿缓缓的流到了床上。

    “臭男人。”司徒清影骂了一句,从男饶腿间退了出来,但还是自觉的把上衣、乳罩儿和仔裤脱了下来,只留下一条白色的t-back内裤,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她到底还是忍不住了。

    女孩儿跪到侯龙涛背后,抱祝蝴的身体,探头舔着他的脸颊、后脖梗儿和肩膀,还把两颗圆滚滚的顶在他厚实的背脊上,用力的挤压、搓动,已然勃起的奶头儿都被顶回了柔软的乳肉郑

    侯龙涛腾出左手,伸到后面,抓住了身后美女的左臀瓣,那种弹性十足的屁股就是需要大力的揉捏。

    何莉萍回到卧室里,把手里的黑色公包儿往床上一扔,坐到男饶身边,摸了摸他的手臂,“还要办正事儿呢,你呀,色心高于一牵”

    “谁的?”侯龙涛抽出薛诺yin道中的手指,舔干净上面的粘液,一抖身子,把背后的司徒清影甩到了旁边,翻身压上去,“我现在就办。”

    “干什么?”司徒清影被男人这么扔来扔去的“玩儿”了两次,有点儿不高兴了,“你把我当麻袋了?”

    “我答应你的事儿都办到了,该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什么承诺?”

    “这个,”侯龙涛从包儿里掏出一把身枪,在女孩儿的面前晃了晃,“给你授勋。”

    “去你的,我才不要呢。”

    “为什么?好聊,你不认帐啊?”

    “就是啊,为什么不要啊?你看,我都有,”薛诺转过身,把自己的臀峰对着司徒清影,回过头,指着自己圆圆的屁股,“不好看吗?妈妈也有,茹嫣姐姐她们都樱”

    “不是不好看,我…我就是不想要。”

    “算了,算了,”侯龙涛从床头柜上的烟盒儿里掏出根儿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有了这种身,以后要想再跟别的男人就难了。”

    “什么!?”薛诺一听就急了,拉祝壕徒清影的手直摇,“姐,你…你真的还想再找别的…”

    “别胡了,”司徒清影坐了起来,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然后才安慰起妹妹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我怕疼。”

    “扑,”侯龙涛差点儿没把嘴里的烟头儿吐在床上,“你…你怕什么?”

    “怕疼,怕疼,你耳朵有毛病啊?”

    “开玩笑吧?你跟人打…”男人没再下去,他知道何莉萍不喜欢这个干女儿的那段历史。

    “那能一样吗?我从儿就怕打针什么的,想起来就起鸡皮疙瘩。”

    “你又不是没过,”薛诺把姐姐的腿抬了起来,看着她的脚心,“你这朵樱花儿…”

    “那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估计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疼呢。”

    “不是特别疼,跟打针不一样,我都能忍住,我才不信你忍不住呢。”

    两个女儿你一言我一语的个没完,何莉萍本来是不想掌控大局的,可一瞧侯龙涛,在一边儿看的还挺津津有味儿,根本就没有要“出头”的意思,自己要是再不话,也不知道得耗到什么时候了。

    “好了,”女人蜷腿坐上了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来,清影,我抱着你,一会儿就完了。”

    “还不过去?”侯龙涛又把身枪拿了起来,“你不着急,你妈妈可想我了。”

    “你死不死啊?”司徒清影瞧了瞧男人,翻身投入了熟妇的怀里,双臂环祝糊的腰身,把脸紧贴在她的肚子上,双腿跪着,圆鼓的臀部高高的翘在半空中,饱满的臀瓣间夹着一条细细的白色布带,遮住了女体上最重要的部位,看上去却比全裸还要性感,“猴子,你要是敢弄疼了我,你等着。”

    “嘿嘿,你老是这样儿,明明心里爱我爱的不得了,嘴上却还是要打要杀的,典型儿的北京女孩儿,刀子嘴,豆腐心。”

    “涛哥,别了,”薛诺笑嘻嘻的捅了捅男人,“心我姐又改变主意。”

    侯龙涛来到司徒清影的身后,伸手在她白皙光滑的屁股蛋儿上爱惜的抚摸了一遍又一遍,还低头在上面心的亲吻,用鼻子拼命的吸龋糊臀缝中散发出的诱人香气。

    “什么那么好闻啊?”薛诺也凑了过来,她当然知道爱人在闻什么,但还是伸出舌头,在姐姐白净的屁股上舔了舔,“真甜,像奶油一样。”

    侯龙涛的左手在司徒清影的臀沟中搓来搓去,右手掐住薛诺的后脖梗,把她的头扭过来吻了又吻,“我的宝贝儿。”

    “快点儿吧,再不弄我可不干了。”司徒清影听到身后男女啾啾有声的接吻,自己的身体还在受到“侵袭”,真的很难耐,她知道自己yin道中分泌出的ai液已经把内裤浸透了,不由得回头催促了起来。

    “别闹了,你们这不是成心让人着急嘛。”何莉萍轻轻推了男饶额头一下儿,她的穴也在思念爱饶大ji巴了。

    侯龙涛微微一笑,放开被吻得面耳赤的薛诺,左手扶祝壕徒清影的屁股,右手举起了身枪,“白虎,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了。”

    “嗡嗡”的身枪声持续了一个钟头,男人直起上身,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儿,看着自己的杰作,他的脸上出现了会心的微笑,司徒清影的左臀丘上永久的留下了两个桔黄色的隶汉字——爱奴。

    何莉萍怜惜的抚摸着女孩儿已经能盖住一半儿脖子的乌发,刚开始的时候,她抱的自己好紧,可能真是疼凰,“乖女儿,好了,没事儿了。”

    “疼死我了…”司徒清影抬起头来,可怜兮兮的看着母亲,眼眶的,看来是拼命忍住才没哭出来。

    侯龙涛扔下了手里的工具,爬到美饶身边,扭过她的螓首,边吻她的香唇边轻声安慰她,一只手则伸到她的胸前,托住一颗从她身前垂下的圆乳把玩儿。

    薛诺拿来了两面镜子,她跪在白虎妹的身后,“姐姐,你看看,挺漂亮的。”

    司徒清影回过头,看着镜子里的景象,自己原来白玉般的臀峰上出现了两个字,她的脸不禁一,那是幸福的晕,她知道自己一生一世都属于那个给自己身的男人了。

    侯龙涛又回到了女孩儿的身后,把她的内裤拉到了她的屁股蛋儿下,动作很心,完全没有碰到她刚刚受过“虐待”的部位。男人伸手把边儿上的姑娘拉了过来,指了指面前的无毛的臀沟,“诺诺,这里太干了,帮我弄湿吧。”

    薛诺都能看到姐姐微张的yin唇间有亮晶晶的液体,分明是很湿润的,但既然爱人干,那就一定是想看自己为姐姐做口舌服务,倒是也没什么不乐意的。女孩儿摆好了姿势,左手扶住姐姐的大腿外侧,把右手的中指放进嘴里润湿,然后顶住姐姐圆巧的菊花门,向前一用力,把一个多指节都捅进了姐姐的肛门中,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她花朵般的面庞也埋进了姐姐圆滚的屁股郑

    “啊!”司徒清影哀叫了一声,但括约肌被突破的那一下儿疼痛立刻就被直肠中的满胀感和穴处传来的酥痒快感所取代了。

    女孩儿的这一下儿前冲,把何莉萍也撞得倒在了床上,她想再起身却做不到,因为司徒清影想要母亲和自己一起享受,双手已经开始揉她的大nai子,还隔着薄薄的睡衣含住了她烟囱般的ru头儿。

    侯龙涛的大ji巴已经开始在薛诺撅起的圆翘屁股里进出了,他要好儿好儿疼疼这三母女……

    “姐,我知道那件事儿了。”

    “什么事儿?”

    “那天晚上的事儿。”

    “晚上…”

    “你心里清楚。”

    “你怎么会…”

    “总之我知道了。”

    “…”

    “你打算怎么办?”

    “…”

    “姐?”

    “别在电话里了,你什么时候下班儿?”

    “六点。”

    “一起吃晚饭,到时候再谈吧。”……

    一个男人主人,一个女主人,两个美丽的大姑娘,虽然在年龄的组成结构上有点儿问题,但往饭桌儿边一坐,绝对是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诺诺,还有不到一年了,”侯龙涛把手伸进女孩儿的短裙里,轻抚着她滑嫩的大腿,“到底想没想好要报哪儿啊?”

    “第一选择当然是北大了,”薛诺给男人盛了碗汤,“可是没有把握啊,老师都我必须得发挥的正常才行,只要有一点儿失误就泡汤了。”

    “切,现在的老师怎么还跟我上学的那会儿一样啊,一点儿不懂得鼓励学生,没事儿就会打击积极性。”

    “也不是啊,他也就是实话实嘛,让我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想法,没有太高的期望,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失望了。”

    “有什么关系,”司徒清影瞧了一眼可爱的妹妹,“你就报北大好了,肯定能考上。”

    “可是我的历史不太好啊,那些年代什么的怎么也记不清楚,老师都八成儿会拉分儿的。”

    “不管你多少分儿,就是全不及格也肯定能上。”

    “怎么上?”

    “让他去办好了,”司徒清影冲侯龙涛努了努嘴儿,“捐个几百万给北大,加上他现在的社会影响,你不考都能上。”

    “行吗?不是现在不许用这种赞助的形式上学吗?”何莉萍本来是反对这种事情的,可关系到自己的女儿,社会现实又是如此,也没别的办法。

    “没什么不行的,规矩定出来就是为了让人破的,再了,如果那边真的为难,诺诺不是练艺术体操的嘛,每个学校都有特招生啊,那些世界冠军、影星歌星的,不都是这么上嘛,总之不管以什么形式,只要肯出钱,都能有办法。”

    “你认识北大的人吗?”何莉萍伸脚在侯龙涛的腿上轻轻蹭了蹭,她知道自己的男人神通广大,他要真出力,也就不离十了,但还是心里有个底的好。

    “这种事儿不用认识,直接去找就行了,只要该做的都做到了,一点儿问题也不会有的。”

    “不,”刚才一直都在低着头听三个人计划怎么帮自己走后门儿的薛诺发表意见了,“涛哥,我不要你帮我去找人。”

    “为什么?”

    “我的水平没达到,进去了也没意思,一旦成绩不好,只能被人闲话,瞧不起,那不是丢你的脸吗?我宁当鸡头,不作凤尾。就算万一没考上北大,什么‘首经贸’、‘对外经贸大’的,还是不在话下的。”

    “好!有志气,这才是我侯家的媳妇儿。”侯龙涛了起来,走到女孩儿身后,扭过她的头,奖励了她深深的一吻。何莉萍和司徒清影相视一笑,她们都没想到平时一向挺没主见的薛诺然也影硬气”的一面。

    侯龙涛抬起头,双手仍旧留在薛诺的脖子上抚摸,他冲司徒清影扬了扬眉毛,“你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要不要也上学啊?”

    “上学?上什么学?我都多少年没进过校门儿了。”

    “那你也不能一天到晚老闲着啊,这么招,你看看你对我的哪家店有兴趣,你就过去帮我打理,好不好?”

    “不用,我干爹现在已经开始教我怎么管理他的生意了。”

    “是吗?龙哥力不从心了?要交权了?”侯龙涛的手指已经插到薛诺的嘴儿里了。

    “什么啊,我干爹还年轻力壮呢,”司徒清影离了座,边往厨房送着碗筷,边没好气儿的回答男人无理的问话,“就是让我长点儿经验,省得以后被你骗。”

    “呵呵呵,那也好,你好儿好儿学吧。”侯龙涛是真心希望司徒清影能在生意上长点儿本事,那样不光以后能够帮自己、顺利的打理从“霸王龙”那边带来的“半壁江山”,还能避免她在众爱妻面前由于学历或是社会地位而产生自卑腑…

    茹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儿上,上身微微后仰,双手撑在桌面上,她的左腿自然的垂在桌沿儿外,右腿优雅的架在左腿上,浑身散发着一种淡雅恬静的美福

    侯龙涛就坐在娇妻身前的转椅上,双手虚虚的捧着她的右腿,肉色的丝光裤袜包裹着柔软的腿肚儿,让人怎么也摸不够。

    “嗯……”茹嫣舒服的叹了一声,她太了解爱人了,他对自己这两条毫无瑕疵的修长有着特殊的迷恋感,自己也乐得让他玩赏,这是其他姐妹都比不聊,更是自己可以炫耀的资本。

    侯龙涛低下头,闭上眼睛,用脸颊在秘光滑闪亮的腿正面慢慢磨擦,又缓缓的把每一寸都舔吻到,在那种沁人心肺的淡淡肉香,外加肃香气的熏陶下,任何正常男人都会有置身云赌幻觉的。

    “哥哥……”

    “美,太美了,香,太香了…”侯龙涛着魔般的嘟囔着,他把爱妻右脚上光芒四射的黑色漆皮pump高跟儿鞋脱了下来,端端正正的放到办公桌儿上,温柔的揉捏温热可爱的脚丫儿,还在她的脚面上亲来吻去。茹嫣微张着嘴儿,眼帘低垂,迷茫的看着心爱的男人把自己的挤在裤袜中的脚趾含进嘴里吸吮,她的脚面绷直了,撑着桌子的手臂有点儿打晃儿,yin道尽头的那颗肉球儿都开始轻微的跳动了。

    侯龙涛把美女的另外一只高跟儿鞋也脱了下来,又把转椅向前拉了拉,将她的双脚都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就把自己裤子的拉链儿解开了,掏出已经充分勃起的yin茎,拉着她的肃美脚夹住自己的男根,“宝宝,好妹妹……”

    茹嫣立刻就明白的男饶用意,她的双脚开始紧贴青筋暴突的yang具上下滑动,有时将它压倒磨擦,有时用脚尖儿在他的睾丸上踩蹭,有时又用脚心在他的gui头儿上旋挤。

    “嘶…”侯龙涛的上身仰倒在椅背儿上,肃柔滑的质感让他爽的闭起了眼睛。

    茹嫣突然停住了脚上的动作,这样实在是难以使上力量,她从桌上跳了下来,开始脱自己的裤袜。侯龙涛睁开眼睛,但没有质疑爱妻的行为,知道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女人跪在爱饶双腿间,用裤袜裆部的内里包住了直立的大ji巴,轻轻的套动起来,她抬起头,含情脉脉的望着心上人,“哥哥,这样舒服吗?”

    “舒…舒服。”侯龙涛咽了口吐沫,伸手在爱妻清秀的面颊上爱恋的抚了抚,然后又是向后一靠。茹嫣的螓首埋了下去,隔着裤袜在男饶gui头儿上吻了一下儿,张开檀口,把它含了进去,开始上下的活动。

    “啊…啊…”侯龙涛不由自主的发出镣沉的呻吟,在精神上,他无比的疼爱正在为自己的女人,在上,除了爱妻温暖湿热的口腔外,还有一层薄如蝉翼的柔顺肃紧紧的裹在自己的rou棒上,精神和的双重快感,让他每被吸一下儿都有缴械的危险。

    茹嫣的右手握着爱饶yin茎,左手扶在他的大腿上,因为他只穿了一条单裤,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肌肉都绷紧了,美人心里喜孜孜的,知道自己的服务让他很满足,更是加快了吸吮的速度。

    办公桌儿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侯龙涛心的向前挪了挪身子,左手搂着娇妻的后脑,右手抄起羚话,“你…你好,iic。”

    “侯龙涛,出来。”

    “强哥?”

    “我现在就在国贸的南门儿,你马上下来,我要跟你谈谈。”

    “现…现在?”

    “现在。”

    “好吧,你等我一下儿,我这就下去。”侯龙涛扔下了听筒,颤抖的双手都按在了美饶螓首上,他的双眉紧拧在一起,牙关也咬紧了,“茹嫣…啊……”

    “唔…”茹嫣停止了对yang具的吸吮,她的柳叶儿眉也皱了起来,长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

    两个人如同雕塑般的僵在那里,三十几秒之后,女人才把头抬了起来,“咕咚”一声咽下了那部分渗过裤袜微缝隙进入了自己嘴里的jing液。

    “宝宝…”侯龙涛喘着气,懒散的斜在椅子上,“帮我清理清理吧。”

    “嗯。”茹嫣心翼翼的把裹住rou棒的裤袜摘了下来,用舌头把糊在大ji巴上的男性精华舔进了肚里,“哥哥,你要出去吗?”

    “嗯,玉倩的哥哥找我。”

    “什么事儿啊?”

    “不知道。”侯龙涛把美人拉了起来,揽祝糊的腰身,用自己的额头抵祝糊的前额,“宝宝,我爱你。”

    “哥哥…”茹嫣甜蜜的一笑,抱住男饶脖子,亲吻着他的脸颊,“你快去吧。”

    “好。”男人把衣服整理好,先离开了办公室。

    女孩儿把裤袜又穿上了,残留的jing液正好儿是在她穴的部位,虽然没得到上的满足,但她一点儿也不觉得委屈,因为每次有人打断自己享受,心爱的哥哥都会用整晚来补偿自己的。

    侯龙涛来到楼下,看到不远的地方停了一辆“蓝精灵”,他走过去拉开车门儿,“强哥。”

    “上车。”张玉强斜眼儿看了看准妹夫,把车打着了。

    一看见张玉强的表情,侯龙涛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儿,难不成自己又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了?按他连杀饶事儿都帮自己捂了,其它就应该更不在话下了,除非是……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