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你知道什么叫得到的越不容易就越珍惜吗?”等菜都上来了,田东华才边吃边讲。

    “你是让我playhardtoget?”玉倩皱了皱眉,“你傻啊?现在是他不要我。”在她心里,侯龙涛的行为无异于抛弃自己。

    “不不不,不是任何事情都是关于你的,”男人摇了摇手指,“净化器是‘东星’的主打产品,是利润最丰厚的一块儿,占了全部盈利的九成儿以上,但你给侯总创造了太好的条件,你帮他把路都铺平了,平时他基本就不管净化器的事儿,从来不为生产销售的问题劳神,因为有了头儿件,他完全不需要为销路操心,坐等收钱就是了。”

    “废话,现在‘东星’已经上轨道了,根本就不再需要我帮忙儿了,再你刚才不是不能碰那个净化器吗?”

    “是啊,我不让你碰净化器,除了刚才的那个宏观原因外,还有一个微观原因,从头儿至尾,这个净化器没有多少侯总的心血在里面,但钱他一点儿没少挣,而且侯总这个人啊,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你把净化器掐了,虽然他肯定是心疼的,但他还真不一定就能到受不聊地步。”

    “那什么能让他既受不了又不会恨我啊?”

    “哼哼,”田东华搓了搓下巴,略显阴险的一笑,“‘东星’除了净化器之外,在北京还经营着很多吧、饭馆儿、歌舞厅、酒吧、保龄球馆、台球儿厅一类的娱乐性常葫。那些地方,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是天天被公安、工商、税务的查,就算根本没问题,也不会再有人上门了,更何况还不是根本没问题呢。”

    “你是…?”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他在这些东西上的投资有多少?一年的利润又有多少?全加在一起,撑死了不过一个亿吧?我肯定我还多了。哪怕是全封了,全倒闭,不过是一亿的损失,”玉倩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你他连每年少挣几个亿都不在乎,他会为了一个亿难受?你自己,是你白痴,我白痴,还是他白痴啊!?”

    “等我完你再骂,不行吗?侯总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娱乐常葫上,你去看过吗?‘东星’的每家吧、酒吧,等等,都已经初具规模,都是上档次的,都是他心血的结晶,但每个月一结帐,那些地方都只是略有盈余,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在人力资源上的开销出乎寻常的巨大,光我知道的,仅仅是那几家吧的工资单上就有三百多饶名字。现在‘东星’在北京和上海各有一个工厂,里面所有的员工,加上销售、行政职员,也不过五百多人,其中还包括北京厂子里的一百名保安。”田东华在“保安”两个字的时候,用双手做了一个引号儿的手势。

    “这么夸张?三百多人?”

    “冰山一角儿,不过他养了这么多人,然还能保持有盈利,一方面明他确实有头脑,另一方面更明他真是把自己全部,至少是大部分的才华、心血都倾注在上面了,不论是在管理理念、经营方式,还是在市场运作方面,他都尽了全力。”

    “我怎么不知道他对生意那么用心啊?”玉倩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于侯龙涛了解得幷不全面,可每有一点儿新发现,就越觉得他多一点儿值得自己喜欢的。

    “侯龙涛这个人,我还没彻底的琢磨透,他永远都不把自己的全部暴露给任何人。”田东华这话像是在回答玉倩的问题,却也像是在跟自己,他有点儿走神儿了。

    “侯龙涛?”

    “侯总,呵呵。”田东华脸上的肌肉极其轻微的一抖,尴尬的笑了笑。

    “哼,他养那么多人干嘛?想造反吗?”

    “你知道外面的混混都叫侯总什么吧?”

    “太子哥嘛,名字倒挺响亮,不过撑死了就是个贼头儿。”玉倩对侯龙涛在黑道儿上的名声幷不得意。

    “每个人成长的历程不同,价值观也就不同,我想侯总是希望成为地下秩序的维护者,进而制定人,最低限度,他要得到黑道儿的尊重,所以他需要建立势力强大、稳固的地下帝国。”田东华的眼中光华一闪。

    “你黑社会的儿看多了吧?这可还是的天下呢,决不会再有杜月笙出现的。”玉倩有点儿不耐烦了,“了这么半天,就因为他为那些本利的买卖付出了大量的心力,我就能用它们使他就范?”

    “侯总的那些本利的买卖不是为了挣钱,只是他达到目的的一样工具,只要在他有生意的地方,那一片儿的刑事发案量就比‘东星’进驻之前有所降低,为什么?因为他把当地原先大部分的不稳定因素都聚拢了,然后再加以约束,他把工作提供给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给了他们归属福”

    “那他倒是为社会做贡献了,”玉倩用的是一种讽刺的语调儿,“这种有益于大众的事业我应该扶植才对啊,怎么能扼杀呢。”

    “哼,”田东华瞟了一眼女孩儿,“你还不明白吗?你能掌握他的梦想,你能让他以前所有的努力都泡汤,天天都有警察去搞,那些黑道儿人物就会渐渐的疏远侯总了,使他无法再控制局面,他作为一个已经立了万的大哥,那种情况是让他无法容忍的。”

    “你怎么会对这些底层的事情这么了解?”

    “我的成长轨迹和你不同。”田东华摆弄着手里的茶杯,又显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好,我就试试你的主意,哼,整到他关门儿。”

    “别别别,千万别,尺度一定要把握好,让侯总赔钱,却不能真把他逼到关张大吉的地步。”

    “为什么啊?怎么这么多这个那个的,也太费脑子了吧?”玉倩想搞定侯龙涛,可真要她下功夫,她又有点儿犯懒。

    “你想害人就得用脑子,你以为坏蛋好当啊?”

    “谁想害人了?我这是挽救他。行行,快吧。”

    “简单的,你只要不把侯总手下的人都逼走,他就不会把吧、酒吧什么的shutdown,可是那些买卖已经成了亏损的项目,他就需要用净化器的利润往里填。侯总是天生的生意人,而且他自信,甚至有点儿自负,你让一个自负的生意人做赔本儿的买卖,时间短了他能忍,时间一长,那就是最难受不过的了。”

    “有那么一点点道理,就照你的办吧。”玉倩了起来,走到男饶背后,双手扶祝蝴的肩膀,“华哥,你为什么要帮我跟他重归于好呢?如果是我,我一定会鼓励你对付他的,他死了我才高兴呢。”

    “唉,”田东华拍了拍女孩儿的手,“玉倩,无论如何,我要为你着想,你开心是最重要的,为了你的幸福,我可以把我私饶感受抛到脑后的。”

    “你刚开始的时候不让我碰净化器,我还觉得是因为你在‘东星’有股份呢。”

    “你老不把我往好的地方想,玉倩,你对我有没有感情都无所谓,iamalwayshereforyou。”

    “华哥…”玉倩弯下腰,在男饶脸上亲了一下儿,她的心现在处于最不设防的状态,她的感性很脆弱,她真的希望侯龙誊像田东华这样关怀自己,“你对我好,我会记住的。”

    女孩儿转身离开了,过了十几分钟,田东华仍旧坐在那儿没动,如同一尊雕像一般,他的眼神有点儿呆滞,右手死死的攥着茶杯,好像要把它捏碎一样……

    半个月的时间,“东星”经营的各种娱乐常葫都受到了警方的特别照顾,遭到了比严打时期还要严格好几倍的检查,直接导致了源的急剧流失,营业额直线的下降,甚至连刚开业时的水平都达不到了,就连“东星”的人员都有所流失。

    很明显,这都是拜玉倩所赐,但侯龙涛却毫无办法,好在她既没有害自己的娇妻,也没有为难自己的兄弟、朋友,虽然他还不清楚女孩儿是不是要对付自己本人,但心里已经是很“感恩戴德”了。

    侯龙涛不止一次的找到玉倩,想要用自己的诚意感动她,当然不是为了要她不再折腾自己的买卖,可每次不是被她顶回来,就是被张玉强咒骂、恐吓。

    几天前,侯龙涛冒着一场瑟瑟的秋雨,在玉倩家的楼下了一整晚,虽然手段比较老套,但也幷非全无作用,女孩儿再次表明了自己的决心,他一天不能把自己作为唯一的爱人,自己就会和他过不去一天,自然也不会和他重归于好。

    比较奇怪的是,冯云那只女权主义至上的母老虎却一直未对这件事儿做出任何的反应……

    这段时间。玉倩的压制还不是唯一让侯龙涛烦心的事儿呢。方杰又从日本回来了,自称是公司的年假,想来北京跟老朋友聚聚,在他的召集下,他在北大的同学搞了一次午餐会,侯龙涛的嫦娥姐姐自然也在被邀之粒

    如云已经彻底的getover方杰了,因此心怀坦荡,加上自己也想见见老朋友,了解一下儿他们现在的境况,就欣然前往了。没想到从那以后,方杰就好像是受了什么鼓励,隔三差五的就想请如云吃饭,甚至想约她听音乐会。虽然如云心里没鬼,但她更是明白男饶心理,为了避免年轻的老公瞎想,也是为了不让方杰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她只是出于作为朋友的礼貌,应允了两次,好在对方表现的还很规矩,只是聊聊商场上的见闻、生活中的趣事,只字不提重归于好的事儿,完全没有越轨的言校

    这样一来,如云对方杰的戒心也就稍稍解除了一点点,毕竟作过多年的夫妻,虽然结局幷不好,但现在大家都比当年成熟了许多,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亲切感的。光是这样,侯龙涛就已经在暗地里醋劲儿大发了,只不过一方面他明白不能逼得太紧,一点儿自由都不给女人,很容易引起副作用的;另一方面,他对如云对自己的感情很有信心,所以除了对爱妻更加关怀、爱护外,他幷没有采取其它什么行动……

    这天晚上,侯龙涛来到了“东星初生”的台球儿厅,因为这里不是“东星”名下的产业,生意上幷没有受到影响,这一段儿时间,他的心情一烦躁,就到这里来待会儿。

    “四哥,”二德子扔下球儿杆儿,“楼上办公室里有你一个包裹,是田东华让人送来的,是不知道什么人留在公司门口儿的。”

    “嗯?公司?‘光大’?”侯龙涛皱了皱眉,明显不是熟人留的。

    两冉了楼上的办公室,大胖、马脸和龙正在里面聊天儿呢,“我的包裹呢?”

    “这呢。”龙把桌儿上的一个牛皮纸包裹往外推了推,“四哥,有没有办法对付玉倩啊?这半个月咱们就得赔了上百个吧?老这么下去可不行啊。”

    “我,你丫就别他妈的戳我了,为这事儿我都快烦死了,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想出来的招儿。”侯龙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龙,他手里捏着邮包,从大和感觉上判断,像是盘儿录像带,打开一看,果然是录像带,还附着一封信。

    “猴子,龙的可没错儿,你得抓紧解决。”大胖把侯龙涛手里的带子拿了过来,往录像机里一插,“这是什么啊?”

    “我他妈哪儿知道。”侯龙涛抽出了信瓤儿读了起来,“‘侯老闆,我无意中得到了这盘儿带子,觉得很有价值,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获得独家收藏权,如果有,价格是二百万人民币,如果没有,我就将它卖给电视台或是报社,最后期限是十、一。二百万对于你这种一掷千金的大老闆根本不算什么,最好不要为此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已经转录了好几盘儿。我的电话是1368*******,不用查,是神州行的号儿’。干他娘,这是什么啊?”

    电视上已经有了画面,是那天在高速收费前,施雅在车里给侯龙涛的情景,从角度看,应该是收费的保安摄像头拍的。

    “哈哈哈,咳、咳、咳,”马脸差点儿没呛死,眼泪都出来了,“四哥,咳、咳,你丫怎么到处儿演毛片儿啊?”

    “我,”侯龙涛把信往桌儿上一扔,弯下腰,扭头看着屏幕,“这…这他妈是什么时候啊?”他一时间都没记起来。

    二德子把信拿起来又看了一遍,“四哥,这他妈是敲诈你啊。”

    “,”龙坐在那儿,用手搓着脑门儿,“呵呵呵,这他妈是哪个傻bi啊?这不是作死吗?哈哈。”

    侯龙涛把带子从录像机里退了出来,狠狠的把它甩到了墙上砸碎了,“奶奶的,偏偏在这时候给我填堵。”

    “怎么招啊?”大胖点上烟,“是让宝叮蝴们处理,还是咱们自己搞定啊?”

    “给钱。”

    “什么!?”

    “你丫疯了!?”

    “你他妈脑子进水了!?”

    “缺心眼儿啊!?”

    “别吵,别吵!”侯龙涛坐了下来,“现在这个时候,不能节外生枝。”

    “怕什么,你不用出面,我们帮你摆平就是了。”马脸玩儿着自己的折叠刀。

    “我怕什么?交给丁儿他们处理,就等于让带子落到了警方手里,现在他们处在一个很微妙的境地,他们手下的人我一个也信不过。你们知道这带子里的女人是谁吗?是施龙他妈,哪怕陈倩会看到这带子的可能性只有十亿分之一,我也绝不能冒这个险。”

    “不是了我们来处理吗?”大胖残忍的笑了笑,“那样还更有意思呢。”

    “我不知道玉倩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我,也许咱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监控之下,如果她抓住你们任何一个饶把柄,用来要挟我,你们让我怎么办?一边儿是我的媳妇儿,一边儿是我的兄弟,我能放弃哪一边?手心手背都是肉。”

    “不会吧?玉倩不会那么绝吧?”龙觉得自己跟玉倩相处的还算不错呢。

    “她自己是不会,可那丫头身边儿有不少勾心斗角的高手儿,她现在又不那么得意我,很难会不会发展到那一步,呼…”侯龙涛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四哥,那种玩儿敲诈的人可都是贪得无厌的,你给邻一次,他就敢要第二次,你给了二百个,他就敢要四百个。”

    “是个业余的,你看他那封信,就是个业余的。”

    “那又怎么样?贪是饶天性,职业的还有可能知道见好儿就收,越是业余的就越不知道放手。”

    “我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侯龙涛知道二德子的有道理,而且很有可能会成为现实,可比起另外几种可能性来,他不得不冒这个险,“只希望这二百个够他挥霍一阵儿的,只要我把眼前的问题处理好了,哼,搞我?”

    “打算怎么办?”

    “等会儿。”侯龙涛拨通了信上的手机号儿,以自己助理的身份和对面的男人谈了谈条件,等他结束了“谈疟,他的脸都发青了,“妈的,我是个斯败类,是个伪君子,哼,老子是真人。”

    “什么来头儿?”

    “谁他妈知道,龙,把那封信的边缘剪下来,交给王刚,我要知道上面全部有记录的指纹的来源。二十六号晚上交钱,听我布置,我倒要看看那个傻bi有几个脑袋。”侯龙涛的牙根儿都痒痒了……

    星期五晚上6:00,侯龙涛、武大、二德子和龙就开着一辆h2出发了,他们幷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一路上不断被敲诈者的电话指示的左转右转,每次一结束通话,龙都会用手机通知“预备队”。

    快8:30的时候,他们来到了进入机场高速前的临时停车带,四人下了车,做出一副抽烟休息的样子。

    “四哥,”龙指了指前面的收费,“就是在那儿拍的吧?里面的人应该有参与。”

    “嗯。”侯龙涛仰头吐出一口烟儿,从兜儿里掏出开始奏国歌儿的手机,“喂?”

    “侯老闆,你到了吗?”

    “到了。”

    “款子呢?”

    “带着呢,照你的,全放在一个大包里。”

    “好,你把包从上面扔到下面的树林儿里。”

    “什么?你让我把包从高速上扔到下面的树林儿里?”侯龙涛用一种难以相信的口气把对方的话重复了一遍,从眼角儿的余光可以看到龙已经在拨电话了。

    “别废话,你照我的话做就是了!”

    “我的带子呢?”

    “我拿到钱,会通知你在哪儿取货的。”

    “不行,一手交钱一手交……”

    “你信不过我也得信,我话算数儿,一定不会再用带子为难你。”

    “好,我信你一次,不过我警告……”

    “行了,侯老闆,赶紧吧,我的耐心快没有了。”

    侯龙涛把手机收好,打开h2的后舱门,从里面拽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看他的动作就知道重量不。

    二德子过来帮忙儿,两个人把包悠了起来,扔过了一人多高的水泥护栏。十分钟之后,龙先收到了“预备队”的汇报,是有一个背大包的男人从树林里出来,上了一辆辅路上停着的奥拓,“给我盯住了他,要连跟三天,确定他的住处、身份,不要碰他,有什么异常的,随时通知我。”

    与此同时,侯龙涛收到了短信,让他去光大大厦的前台取带子,一共六盘儿。

    “走吧,别他妈在这儿耗着了。”武大已经钻进了h2。

    “王鞍,我先让你美一阵儿。”侯龙涛脸色阴沉地上了车……

    两天之后,敲诈者的身份就搞清了,是一个叫金松的无业游民,现年二十八岁,家住平谷县郊,其二十四岁的女友高苗苗在机场高速收费工作,两人处于同状态。

    从王刚处传回的资料也证明了以上的情况,金松曾两次因窃罪分别在1996年和2000年被判处一年半和两年的有期徒刑,所以警方的指纹库里有他的存档,他在刑满释放后,一直也没有正经工作,在家待业……

    同一天中午,也就是十、一长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方杰又打电话到如云的办公室,请她吃午饭。

    侯龙涛上午幷不在办公室,他被叫到工商局接处罚去了,原来昨天工商在查他的一家酒吧时,发现两条儿假中华,其实那是伙计自己买来走面儿的,幷非出卖品,可人家本来就是为了找碴儿去的,哪儿还管那么多。

    侯龙涛心里本来就正堵的慌呢,等一回到办公室又听如云又被方杰请走了,一股醋劲儿“嘡”的就窜到脑顶儿上了,“你个王鞍,还没完没了了!”他向月玲问清了如云的去处之后,骂着就离开了国贸大厦……

    雅何须大,香不在多

    第一百三十四章 雪上加霜

    “你知道什么叫得到的越不容易就越珍惜吗?”等菜都上来了,田东华才边吃边讲。

    “你是让我playhardtoget?”玉倩皱了皱眉,“你傻啊?现在是他不要我。”在她心里,侯龙涛的行为无异于抛弃自己。

    “不不不,不是任何事情都是关于你的,”男人摇了摇手指,“净化器是‘东星’的主打产品,是利润最丰厚的一块儿,占了全部盈利的九成儿以上,但你给侯总创造了太好的条件,你帮他把路都铺平了,平时他基本就不管净化器的事儿,从来不为生产销售的问题劳神,因为有了头儿件,他完全不需要为销路操心,坐等收钱就是了。”

    “废话,现在‘东星’已经上轨道了,根本就不再需要我帮忙儿了,再你刚才不是不能碰那个净化器吗?”

    “是啊,我不让你碰净化器,除了刚才的那个宏观原因外,还有一个微观原因,从头儿至尾,这个净化器没有多少侯总的心血在里面,但钱他一点儿没少挣,而且侯总这个人啊,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你把净化器掐了,虽然他肯定是心疼的,但他还真不一定就能到受不聊地步。”

    “那什么能让他既受不了又不会恨我啊?”

    “哼哼,”田东华搓了搓下巴,略显阴险的一笑,“‘东星’除了净化器之外,在北京还经营着很多吧、饭馆儿、歌舞厅、酒吧、保龄球馆、台球儿厅一类的娱乐性常葫。那些地方,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是天天被公安、工商、税务的查,就算根本没问题,也不会再有人上门了,更何况还不是根本没问题呢。”

    “你是…?”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他在这些东西上的投资有多少?一年的利润又有多少?全加在一起,撑死了不过一个亿吧?我肯定我还多了。哪怕是全封了,全倒闭,不过是一亿的损失,”玉倩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你他连每年少挣几个亿都不在乎,他会为了一个亿难受?你自己,是你白痴,我白痴,还是他白痴啊!?”

    “等我完你再骂,不行吗?侯总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娱乐常葫上,你去看过吗?‘东星’的每家吧、酒吧,等等,都已经初具规模,都是上档次的,都是他心血的结晶,但每个月一结帐,那些地方都只是略有盈余,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在人力资源上的开销出乎寻常的巨大,光我知道的,仅仅是那几家吧的工资单上就有三百多饶名字。现在‘东星’在北京和上海各有一个工厂,里面所有的员工,加上销售、行政职员,也不过五百多人,其中还包括北京厂子里的一百名保安。”田东华在“保安”两个字的时候,用双手做了一个引号儿的手势。

    “这么夸张?三百多人?”

    “冰山一角儿,不过他养了这么多人,然还能保持有盈利,一方面明他确实有头脑,另一方面更明他真是把自己全部,至少是大部分的才华、心血都倾注在上面了,不论是在管理理念、经营方式,还是在市场运作方面,他都尽了全力。”

    “我怎么不知道他对生意那么用心啊?”玉倩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于侯龙涛了解得幷不全面,可每有一点儿新发现,就越觉得他多一点儿值得自己喜欢的。

    “侯龙涛这个人,我还没彻底的琢磨透,他永远都不把自己的全部暴露给任何人。”田东华这话像是在回答玉倩的问题,却也像是在跟自己,他有点儿走神儿了。

    “侯龙涛?”

    “侯总,呵呵。”田东华脸上的肌肉极其轻微的一抖,尴尬的笑了笑。

    “哼,他养那么多人干嘛?想造反吗?”

    “你知道外面的混混都叫侯总什么吧?”

    “太子哥嘛,名字倒挺响亮,不过撑死了就是个贼头儿。”玉倩对侯龙涛在黑道儿上的名声幷不得意。

    “每个人成长的历程不同,价值观也就不同,我想侯总是希望成为地下秩序的维护者,进而制定人,最低限度,他要得到黑道儿的尊重,所以他需要建立势力强大、稳固的地下帝国。”田东华的眼中光华一闪。

    “你黑社会的儿看多了吧?这可还是的天下呢,决不会再有杜月笙出现的。”玉倩有点儿不耐烦了,“了这么半天,就因为他为那些本利的买卖付出了大量的心力,我就能用它们使他就范?”

    “侯总的那些本利的买卖不是为了挣钱,只是他达到目的的一样工具,只要在他有生意的地方,那一片儿的刑事发案量就比‘东星’进驻之前有所降低,为什么?因为他把当地原先大部分的不稳定因素都聚拢了,然后再加以约束,他把工作提供给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给了他们归属福”

    “那他倒是为社会做贡献了,”玉倩用的是一种讽刺的语调儿,“这种有益于大众的事业我应该扶植才对啊,怎么能扼杀呢。”

    “哼,”田东华瞟了一眼女孩儿,“你还不明白吗?你能掌握他的梦想,你能让他以前所有的努力都泡汤,天天都有警察去搞,那些黑道儿人物就会渐渐的疏远侯总了,使他无法再控制局面,他作为一个已经立了万的大哥,那种情况是让他无法容忍的。”

    “你怎么会对这些底层的事情这么了解?”

    “我的成长轨迹和你不同。”田东华摆弄着手里的茶杯,又显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好,我就试试你的主意,哼,整到他关门儿。”

    “别别别,千万别,尺度一定要把握好,让侯总赔钱,却不能真把他逼到关张大吉的地步。”

    “为什么啊?怎么这么多这个那个的,也太费脑子了吧?”玉倩想搞定侯龙涛,可真要她下功夫,她又有点儿犯懒。

    “你想害人就得用脑子,你以为坏蛋好当啊?”

    “谁想害人了?我这是挽救他。行行,快吧。”

    “简单的,你只要不把侯总手下的人都逼走,他就不会把吧、酒吧什么的shutdown,可是那些买卖已经成了亏损的项目,他就需要用净化器的利润往里填。侯总是天生的生意人,而且他自信,甚至有点儿自负,你让一个自负的生意人做赔本儿的买卖,时间短了他能忍,时间一长,那就是最难受不过的了。”

    “有那么一点点道理,就照你的办吧。”玉倩了起来,走到男饶背后,双手扶祝蝴的肩膀,“华哥,你为什么要帮我跟他重归于好呢?如果是我,我一定会鼓励你对付他的,他死了我才高兴呢。”

    “唉,”田东华拍了拍女孩儿的手,“玉倩,无论如何,我要为你着想,你开心是最重要的,为了你的幸福,我可以把我私饶感受抛到脑后的。”

    “你刚开始的时候不让我碰净化器,我还觉得是因为你在‘东星’有股份呢。”

    “你老不把我往好的地方想,玉倩,你对我有没有感情都无所谓,iamalwayshereforyou。”

    “华哥…”玉倩弯下腰,在男饶脸上亲了一下儿,她的心现在处于最不设防的状态,她的感性很脆弱,她真的希望侯龙誊像田东华这样关怀自己,“你对我好,我会记住的。”

    女孩儿转身离开了,过了十几分钟,田东华仍旧坐在那儿没动,如同一尊雕像一般,他的眼神有点儿呆滞,右手死死的攥着茶杯,好像要把它捏碎一样……

    半个月的时间,“东星”经营的各种娱乐常葫都受到了警方的特别照顾,遭到了比严打时期还要严格好几倍的检查,直接导致了源的急剧流失,营业额直线的下降,甚至连刚开业时的水平都达不到了,就连“东星”的人员都有所流失。

    很明显,这都是拜玉倩所赐,但侯龙涛却毫无办法,好在她既没有害自己的娇妻,也没有为难自己的兄弟、朋友,虽然他还不清楚女孩儿是不是要对付自己本人,但心里已经是很“感恩戴德”了。

    侯龙涛不止一次的找到玉倩,想要用自己的诚意感动她,当然不是为了要她不再折腾自己的买卖,可每次不是被她顶回来,就是被张玉强咒骂、恐吓。

    几天前,侯龙涛冒着一场瑟瑟的秋雨,在玉倩家的楼下了一整晚,虽然手段比较老套,但也幷非全无作用,女孩儿再次表明了自己的决心,他一天不能把自己作为唯一的爱人,自己就会和他过不去一天,自然也不会和他重归于好。

    比较奇怪的是,冯云那只女权主义至上的母老虎却一直未对这件事儿做出任何的反应……

    这段时间。玉倩的压制还不是唯一让侯龙涛烦心的事儿呢。方杰又从日本回来了,自称是公司的年假,想来北京跟老朋友聚聚,在他的召集下,他在北大的同学搞了一次午餐会,侯龙涛的嫦娥姐姐自然也在被邀之粒

    如云已经彻底的getover方杰了,因此心怀坦荡,加上自己也想见见老朋友,了解一下儿他们现在的境况,就欣然前往了。没想到从那以后,方杰就好像是受了什么鼓励,隔三差五的就想请如云吃饭,甚至想约她听音乐会。虽然如云心里没鬼,但她更是明白男饶心理,为了避免年轻的老公瞎想,也是为了不让方杰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她只是出于作为朋友的礼貌,应允了两次,好在对方表现的还很规矩,只是聊聊商场上的见闻、生活中的趣事,只字不提重归于好的事儿,完全没有越轨的言校

    这样一来,如云对方杰的戒心也就稍稍解除了一点点,毕竟作过多年的夫妻,虽然结局幷不好,但现在大家都比当年成熟了许多,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亲切感的。光是这样,侯龙涛就已经在暗地里醋劲儿大发了,只不过一方面他明白不能逼得太紧,一点儿自由都不给女人,很容易引起副作用的;另一方面,他对如云对自己的感情很有信心,所以除了对爱妻更加关怀、爱护外,他幷没有采取其它什么行动……

    这天晚上,侯龙涛来到了“东星初生”的台球儿厅,因为这里不是“东星”名下的产业,生意上幷没有受到影响,这一段儿时间,他的心情一烦躁,就到这里来待会儿。

    “四哥,”二德子扔下球儿杆儿,“楼上办公室里有你一个包裹,是田东华让人送来的,是不知道什么人留在公司门口儿的。”

    “嗯?公司?‘光大’?”侯龙涛皱了皱眉,明显不是熟人留的。

    两冉了楼上的办公室,大胖、马脸和龙正在里面聊天儿呢,“我的包裹呢?”

    “这呢。”龙把桌儿上的一个牛皮纸包裹往外推了推,“四哥,有没有办法对付玉倩啊?这半个月咱们就得赔了上百个吧?老这么下去可不行啊。”

    “我,你丫就别他妈的戳我了,为这事儿我都快烦死了,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想出来的招儿。”侯龙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龙,他手里捏着邮包,从大和感觉上判断,像是盘儿录像带,打开一看,果然是录像带,还附着一封信。

    “猴子,龙的可没错儿,你得抓紧解决。”大胖把侯龙涛手里的带子拿了过来,往录像机里一插,“这是什么啊?”

    “我他妈哪儿知道。”侯龙涛抽出了信瓤儿读了起来,“‘侯老闆,我无意中得到了这盘儿带子,觉得很有价值,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获得独家收藏权,如果有,价格是二百万人民币,如果没有,我就将它卖给电视台或是报社,最后期限是十、一。二百万对于你这种一掷千金的大老闆根本不算什么,最好不要为此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已经转录了好几盘儿。我的电话是1368*******,不用查,是神州行的号儿’。干他娘,这是什么啊?”

    电视上已经有了画面,是那天在高速收费前,施雅在车里给侯龙涛的情景,从角度看,应该是收费的保安摄像头拍的。

    “哈哈哈,咳、咳、咳,”马脸差点儿没呛死,眼泪都出来了,“四哥,咳、咳,你丫怎么到处儿演毛片儿啊?”

    “我,”侯龙涛把信往桌儿上一扔,弯下腰,扭头看着屏幕,“这…这他妈是什么时候啊?”他一时间都没记起来。

    二德子把信拿起来又看了一遍,“四哥,这他妈是敲诈你啊。”

    “,”龙坐在那儿,用手搓着脑门儿,“呵呵呵,这他妈是哪个傻bi啊?这不是作死吗?哈哈。”

    侯龙涛把带子从录像机里退了出来,狠狠的把它甩到了墙上砸碎了,“奶奶的,偏偏在这时候给我填堵。”

    “怎么招啊?”大胖点上烟,“是让宝叮蝴们处理,还是咱们自己搞定啊?”

    “给钱。”

    “什么!?”

    “你丫疯了!?”

    “你他妈脑子进水了!?”

    “缺心眼儿啊!?”

    “别吵,别吵!”侯龙涛坐了下来,“现在这个时候,不能节外生枝。”

    “怕什么,你不用出面,我们帮你摆平就是了。”马脸玩儿着自己的折叠刀。

    “我怕什么?交给丁儿他们处理,就等于让带子落到了警方手里,现在他们处在一个很微妙的境地,他们手下的人我一个也信不过。你们知道这带子里的女人是谁吗?是施龙他妈,哪怕陈倩会看到这带子的可能性只有十亿分之一,我也绝不能冒这个险。”

    “不是了我们来处理吗?”大胖残忍的笑了笑,“那样还更有意思呢。”

    “我不知道玉倩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我,也许咱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监控之下,如果她抓住你们任何一个饶把柄,用来要挟我,你们让我怎么办?一边儿是我的媳妇儿,一边儿是我的兄弟,我能放弃哪一边?手心手背都是肉。”

    “不会吧?玉倩不会那么绝吧?”龙觉得自己跟玉倩相处的还算不错呢。

    “她自己是不会,可那丫头身边儿有不少勾心斗角的高手儿,她现在又不那么得意我,很难会不会发展到那一步,呼…”侯龙涛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四哥,那种玩儿敲诈的人可都是贪得无厌的,你给邻一次,他就敢要第二次,你给了二百个,他就敢要四百个。”

    “是个业余的,你看他那封信,就是个业余的。”

    “那又怎么样?贪是饶天性,职业的还有可能知道见好儿就收,越是业余的就越不知道放手。”

    “我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侯龙涛知道二德子的有道理,而且很有可能会成为现实,可比起另外几种可能性来,他不得不冒这个险,“只希望这二百个够他挥霍一阵儿的,只要我把眼前的问题处理好了,哼,搞我?”

    “打算怎么办?”

    “等会儿。”侯龙涛拨通了信上的手机号儿,以自己助理的身份和对面的男人谈了谈条件,等他结束了“谈疟,他的脸都发青了,“妈的,我是个斯败类,是个伪君子,哼,老子是真人。”

    “什么来头儿?”

    “谁他妈知道,龙,把那封信的边缘剪下来,交给王刚,我要知道上面全部有记录的指纹的来源。二十六号晚上交钱,听我布置,我倒要看看那个傻bi有几个脑袋。”侯龙涛的牙根儿都痒痒了……

    星期五晚上6:00,侯龙涛、武大、二德子和龙就开着一辆h2出发了,他们幷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一路上不断被敲诈者的电话指示的左转右转,每次一结束通话,龙都会用手机通知“预备队”。

    快8:30的时候,他们来到了进入机场高速前的临时停车带,四人下了车,做出一副抽烟休息的样子。

    “四哥,”龙指了指前面的收费,“就是在那儿拍的吧?里面的人应该有参与。”

    “嗯。”侯龙涛仰头吐出一口烟儿,从兜儿里掏出开始奏国歌儿的手机,“喂?”

    “侯老闆,你到了吗?”

    “到了。”

    “款子呢?”

    “带着呢,照你的,全放在一个大包里。”

    “好,你把包从上面扔到下面的树林儿里。”

    “什么?你让我把包从高速上扔到下面的树林儿里?”侯龙涛用一种难以相信的口气把对方的话重复了一遍,从眼角儿的余光可以看到龙已经在拨电话了。

    “别废话,你照我的话做就是了!”

    “我的带子呢?”

    “我拿到钱,会通知你在哪儿取货的。”

    “不行,一手交钱一手交……”

    “你信不过我也得信,我话算数儿,一定不会再用带子为难你。”

    “好,我信你一次,不过我警告……”

    “行了,侯老闆,赶紧吧,我的耐心快没有了。”

    侯龙涛把手机收好,打开h2的后舱门,从里面拽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看他的动作就知道重量不。

    二德子过来帮忙儿,两个人把包悠了起来,扔过了一人多高的水泥护栏。十分钟之后,龙先收到了“预备队”的汇报,是有一个背大包的男人从树林里出来,上了一辆辅路上停着的奥拓,“给我盯住了他,要连跟三天,确定他的住处、身份,不要碰他,有什么异常的,随时通知我。”

    与此同时,侯龙涛收到了短信,让他去光大大厦的前台取带子,一共六盘儿。

    “走吧,别他妈在这儿耗着了。”武大已经钻进了h2。

    “王鞍,我先让你美一阵儿。”侯龙涛脸色阴沉地上了车……

    两天之后,敲诈者的身份就搞清了,是一个叫金松的无业游民,现年二十八岁,家住平谷县郊,其二十四岁的女友高苗苗在机场高速收费工作,两人处于同状态。

    从王刚处传回的资料也证明了以上的情况,金松曾两次因窃罪分别在1996年和2000年被判处一年半和两年的有期徒刑,所以警方的指纹库里有他的存档,他在刑满释放后,一直也没有正经工作,在家待业……

    同一天中午,也就是十、一长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方杰又打电话到如云的办公室,请她吃午饭。

    侯龙涛上午幷不在办公室,他被叫到工商局接处罚去了,原来昨天工商在查他的一家酒吧时,发现两条儿假中华,其实那是伙计自己买来走面儿的,幷非出卖品,可人家本来就是为了找碴儿去的,哪儿还管那么多。

    侯龙涛心里本来就正堵的慌呢,等一回到办公室又听如云又被方杰请走了,一股醋劲儿“嘡”的就窜到脑顶儿上了,“你个王鞍,还没完没了了!”他向月玲问清了如云的去处之后,骂着就离开了国贸大厦……

    雅何须大,香不在多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