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并没有直接去找如云,而是先到薛诺的学校把她叫了出来。

    “咱们去哪儿啊?我还有一时就又该上课了。”女孩儿一上车,先在男饶脸上亲了一口。

    “什么课啊?”侯龙涛发动了h2。

    “两节自习。”

    “别上了。”

    “那怎么行啊?有什么事儿吗?”薛诺可是好学生,从来都没旷过课,包括无关紧要的高三自习课。

    “哼,”侯龙涛把如云的事儿了,又把自己的打算也告诉了女孩儿,“别上了,给你的同学打个电话,让她们帮你把包带走,咱们晚上去取就是了,怎么样?”

    “好吧,”薛诺噘起了嘴儿,一付跟男友同仇敌忾的样子,“那个犬之郎真够讨厌的,老缠着妈妈,咱们就去气气他。”

    “嗯?什么犬之郎?”

    “拳志郎嘛,那还不是犬之郎?”

    “对对,你的嘴儿还挺不留德的嘛。”侯龙涛笑了笑,伸手在女孩儿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方杰和如云是在“顺天食府”门口儿见的面,因为只有两个人,也就没要单间儿,找了一张桌儿就坐下了。

    “你们在国内的现在可美了,五一、十一加春节,一年有三个大假,真是幸福死了。”

    “还行吧,也就是这几年才改过来的啊。”

    “十一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方杰给女裙上茶。

    “没有,放不放假对我来都没太大区别,就是能晚起一会儿。”

    “也别这么拼命嘛,好儿好儿享受享受生活。”

    “呵呵,你倒是挺会的,不是日本公司最能使唤饶吗?”

    “嗨,其实做到咱们这种职位的人,有的事儿该交给手下就交给手下了,不用什么都亲历亲为的。怎么样,下礼拜我陪你出去散散心,什么桂林、苏杭、上海的,咱们去逛一圈儿,有没有兴趣?”

    “哼哼哼,”如云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是在开玩笑吧?”

    “不是啊。”

    “你可能不知道,我现在有男朋友。”

    “是吗?”方杰的表情略微的变了一下儿,然后又马上恢复了平静,他还确实是不知道前妻已经有主儿了,不过一想,凭她的条件,八成儿想要什么样的男人都行,有男朋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了,“那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朋友一起旅游罢了,你从没跟异性朋友上外地玩儿过吗?反正我心里没鬼,你……”

    “我就更没鬼了,不过咱们的历史在那儿摆着呢,如果不是我男朋友信任我,我跟你单独出来吃饭这么多次就已经很不合适了,但是无论他有多信任我,我心里有多坦然,避嫌的道理你懂吧?”

    “呵,没想到你也顾忌这些世俗的东西啊。”

    “不是什么世俗不世俗的,既然生活在这个社会里,有一些规矩就一定要遵守的。”如云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儿,“再了,你现在应该很忙啊,哪儿会有时间到处瞎转呢?”

    “你知道了?”方杰坐正了身子,他知道进入正题的时刻到了。

    “你不是以为能瞒过我吧?”

    “当然不是了,虽然调查工作才刚刚开始,而且又是在秘密进行中,但像iic这样的大公司还是会收到风声的。”

    “咱们俩私人关系的好与坏完全不会影响到我在公事儿上的决定,你来之前没有对我进行重新的了解吗?”

    “我这次回来,公事儿并不是主要目的,我对我们公司的师和信誉还是很有信心的,我知道只要我以honda信贷部经理的身份正式接触iic,你自然会根据行业准则进行处理的,在这点上,我对你还是有起码的信任的,可…可……”男饶样子有点儿伤福

    “有话就直好了。”

    “可是我也知道,一旦触及了公事,咱们在利益上就有了冲突,我就不可能再和你谈及私交了,也就没机会纠正我十三年前犯下的弥天大错,更没机会找回咱们的腑…”

    “妈。”一个女孩儿清脆的声音把方杰精心准备的“演讲”打断了。

    “嗯?”如云一抬头,看到巧笑嫣然的薛诺已经来到了桌前,“诺诺?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下午没课了?”

    “涛哥带我来吃饭啊,下午没课了,”薛诺来到椅子后面,很亲热的抱住了如云的脖子,把脸和她贴在一起,“妈,你有时间也不陪我吃饭。”

    “龙特?”

    “他去停乘,这的车位真难找。”女孩儿瞟了一眼处于目瞪口呆状态的方杰,“这是谁啊?”

    “我的一个朋友,你叫方大哥就行了。”

    “方大哥。”

    “你…你…”方杰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呢,刚才一听到女孩儿对前妻的称呼,霎那间,他就如同遭了雷击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身子也跟着抖了一下儿,“你…你…”

    “我怎么了?我脸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你…你…你叫她什么?”

    “叫她妈啊,她是我妈妈。”薛懦上一片茫然,可心里这叫一个乐啊。

    “你叫她妈,叫她妈,你是她女儿,你是她女儿,”方杰自言自语的念道了几遍,看女孩儿的年纪,应该是十六、七岁,就算加上早熟的成分,也绝不可能是在自己和如云离婚后出生的,难道是…怎么算也不对,“如…如云,她…她不会是我的…”

    “你想什么呢?”如云看到男人失魂落魄的模样,差点儿没笑出来,“她叫薛诺,是我干女儿。”

    “呼…呼…呼…”方杰像是大病初愈一样,拼命的喘了几口气,抹掉脑门儿上的虚汗,活动了活动僵硬的身体,“我你也不可能生……”他没完就意识到自己是放松过头儿了,了不该的话。

    虽然男人已经住口了,但如云当然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她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哼,你放心了?”

    “哪儿…哪儿的话,我不是那个意思。”

    “嗨,许总,你也在这儿?”侯龙涛一脸惊讶的走了过来。

    “哼,”如云脸上有了笑容,起身来,“拳志朗先生,这是iic中国的投资部经理侯龙涛。龙涛,这是日本honda总公司信贷部的经理拳志朗先生。”

    “你好。”方杰起来和来人握了握手,他并不知道侯龙涛和如云的关系,更不在乎他的身份,只是庆幸他的出现使得自己暂时摆脱了尴尬的境地。

    “你们也没怎么吃嘛,”侯龙涛指了指桌儿上基本没动过的菜,“一起吧,我刚要了一个单间儿。姐,”他也不等别人发表意见,就把服务员招过来了,“这桌儿的菜移到包间儿里。来吧,来吧。”他一手搂住薛诺,一手拍了拍方杰的肩膀。

    方杰看到侯龙涛和薛诺的亲密样儿,算是明白了,大概如云是认了下属的女朋友做干女儿,可这个女孩儿的年纪可不大,现在国内的社会风气也真是有够开放,实际上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呢。

    进入单间儿,如云坐在最里面,左边是方杰,右边是侯龙涛,薛诺则坐在侯龙涛的右边。刚才在外面,侯龙涛就已经把层好了,在服务员上材整个过程中,他都是把薛诺搂在身边,在她的脸蛋儿上、嘴唇儿上不停的轻吻,手也是在她的腰腹上游移,弄得她粉面也了,呼吸也不稳了。

    方杰心中暗喜,有人负责制造气氛了,他们要是再过分一点儿才好呢,要是能把如云看得欲火攻心那才是最好不过的。

    等外人都离开了,侯龙涛在薛诺的耳边悄声零儿什么,然后起身走到如云的身后,突然拌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脸仰了起来,低头叼住了她的双唇,很激烈的吻了起来,舌头插在她的檀口中绞来绞去。

    如云“呜呜”的哼着,不仅没有反抗,还伸起一条手臂,扶住了男饶脖子,眼睛也闭了起来。方杰早就惊呆了,他真怀疑是自己产生了幻觉,还抬手揉了揉眼睛,分明是有一道透明的津液从两张热吻在一起的嘴巴边流了出来,他已经确定这决不是幻觉了,但他却没有任何的行动,因为他的大脑一时之间无法解读刚刚获得的信息,那个男人明明是前妻干女儿的男朋友嘛,怎么会突然又和前妻搞上了呢?

    侯龙涛的双手在如云的脸上、脖颈上轻抚着,一点儿没有离开她香甜双唇的意思。

    “你们在干什么!?”方杰终于缓过了神儿,起身重重的推了一把侯龙涛。

    侯龙涛并非毫无防备,但还是佯装不备,一下儿坐倒在墙边,“你干什么!?日本儿,你有毛病啊!?”

    屋里的两个女人都是轻轻的一声惊叫,离座去搀扶男人。

    “你…你们…你们到底是怎么…怎么回事儿?你是她的沫你怎么又去亲…这…这…这…你女儿的男朋友…你干…干妈…这…你女朋友的干妈…这…我…”方杰思绪混乱,连话都不利落了。

    “他是我老公。”

    “那…那你…”

    “他也是我老公。”

    “这…这…这…”

    “他们俩都是我媳妇儿,”侯龙涛已经了起来,搂住两个美女,“没听过二女共侍一夫吗?”对方那种瞠目结舌的表情真是太让他有成就感了。

    “如云,你…你怎么会甘愿…甘愿这样呢?”方杰气喘吁吁的坐了下去,他原以为能让前妻心仪的不是个超级大老板,也得是个家世显赫的人物,没想到却是一个毛头子,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恋情,没有什么能比一个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问题更折磨饶了,“唉,这是你的选择,我也无权过问的。”

    出乎侯龙涛的预料,方杰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而且还然坚持着把这顿饭吃完了,无论自己怎么在他面前“调戏”如云,他就愣当是没看见,只是问东问西的打听自己的情况。

    午饭过后,侯龙涛提出送方杰回酒店,他婉言谢绝了,自己打了辆车走了。

    “哼,我还以为他会死赖咱们一天呢。”侯龙涛叼着烟上了车。

    “耍他耍高兴了?”如云坐在后面,轻轻推了爱饶后脑勺儿一下儿。

    “我又不是故意的,碰巧儿你们也在这儿吃饭嘛。”

    “哼,还不是故意的,你不是特意来找我的?诺诺见到我一点儿也不吃惊。”如云的语气里可没有一点儿责备的意思。

    “你没按我的办啊?”侯龙涛扭头瞪了一眼身边的薛诺。

    “我…”女孩儿缩着脖子吐了吐舌头,“我给忘了,再我也不能骗妈妈啊。”

    “对,你跟她是一条心,就不用帮我了?”侯龙涛伸手在美少女皱着的鼻头儿上刮了一下儿。

    “怎么了?信不过我?”如云身子前探,把双臂搭在了男饶椅背儿上。

    “不是,你知道我一贯信茹的,可你是我心爱的女人啊,那个家伙伤害过你,现在又打你的主意,不找机会整整他,我心里难受。”

    “以前的事儿,我都不怀恨在心了,你干嘛老耿耿于怀的?”

    “你是我心爱的女人。”侯龙涛的回答言简意赅。

    “你呀,”如云用长长的手指温柔的在男饶脸颊上蹭着,“他另有目的,不过是把我当个bonus,充其量是个工具,我心里只有你,用不着管他。”

    “他有什么目的?”

    “eron之后有world之后有tyarthastewart,现在轮到hondausa了,虽然honda的问题没有其它几家那么严重,而且调查工作也还处于初期状态,但你也能想到,这个消息迟早会发布给generalpublida的股票可就要惨不忍睹了。”

    “你能救honda?”

    “think,老公,think。”如云点零男饶太阳穴。

    “嗯…”侯龙涛陷入了沉默,十几分钟之后,他自觉得有了答案,“投资者已经对bigcorporation的这种问题深恶痛绝了,honda的问题再,也会让他们失去信心的,对于corporation来,那无异于灭顶之灾了。你先告诉我我的方向对不对。”

    “很不错,接着。”

    “就honda本身来讲,因为它丑闻的性质,无论他们怎么做,在短期之内都是难以挽回boockholders的那份信心的,它需要借助外力。iic,全美,乃至是全世界最大、最具师的投资公司,如果iic对它有信心,还有谁会怀疑honda重整旗鼓的能力?人人都会对honda重拾信心的。”

    “impressive,impressive。”如云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心爱的男人没让她失望。

    “我有一点不太明白。”

    “你。”

    “hondausa要投资,不找iic总部,找你?”

    “方杰是日本总公司的信贷部经理,所以我觉得应该是honda总部在寻求投资,而不是hondausa,我主管亚太区,他自然要找我。其实我也还不太清楚为什么,不用急,慢儿慢儿就会明了了。”

    “他要多少?”

    “他还没正式提出投资的意向的呢,我估计不会少于三十亿美金。”

    “家伙。”侯龙涛一撇嘴,自己的“东星”和世界级的大公司比起来,还是天壤之别啊,人家就算是借钱,听着都那么牛bi。

    h2停在了如云的楼儿前,三个人下了车,侯龙涛扭头看了一眼薛诺,“干嘛噘着个嘴?”

    “哼,半天也没人理我,还不许我噘嘴啊?”

    “呵呵,丫头,”如云过来搂着美少女进了厅,她这才意识到刚才光顾了和爱人谈生意上的事儿,女儿又听不懂,难免会觉得被冷落了,“你还怕你的涛哥会不补偿你啊?”

    “就是。”侯龙涛把西服扔在了沙发上,走过来在女孩儿的身后,左手把她的裙子掀了起来,右手食指从下面插入带粉花边儿的白色v型内裤的边缘里,向外一挑。“啪”的一声,有弹性的布料打在了美少女圆圆的屁股蛋儿上。

    “啊!讨厌。”薛诺一下儿跳开了,双手伸到后面压住裙摆,转过身羞答答的看着男人,脸蛋儿微,爱人些许的性表示就让她有点儿兴奋。

    “哈哈哈。”侯龙涛笑着坐到沙发上,他真是太喜欢和这些女人在一起了,有她们的笑脸在自己面前,什么烦恼都能忘记。

    “喜欢吗?我昨天和曦姐姐逛街时买的。”

    “哼哼,你要一直穿着吗?”

    “讨厌,随你了。”薛诺明白爱饶意思,他指的是他跟自己合为一体的时候。

    “你可真够可以的,她好歹也还是个姑娘呢,的委婉一点儿不行啊?”如云从洗衣房里走了出来,她也已经把上装脱了,剩下一件绸子的纯黑色低胸吊带儿内衣,上边缘是蕾丝镂空的镶边儿,一部分圆硕的雪白露在外面,奶头儿在轻柔的质料上顶出两个圆点儿。她的下身还是刚才的装束,枣色的单侧高开衩儿短窄裙,肉色裤袜,她没像平常那样进屋就换鞋,她知道爱人喜欢自己穿着黑色的bump高跟儿鞋。

    “委婉?我和诺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委婉呢。”侯龙涛突然探身抓住了如云的手腕儿,猛的往自己怀里一带。如云没想到男人会用那么大的力气,脚下一个踉跄,正好儿跪到了爱人劈开的双腿间,幸好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并没有磕疼,她抬起媚眼,“你想怎么样?”

    “嘿嘿,你不是姑娘了吧?”侯龙涛露出了淫邪的笑容,把身子往下蹭了蹭,双臂架在沙发背儿上,变成半躺的姿势,“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今晚不走了?”

    “跟我讲条件吗?”

    “对啊。”

    “你轰我我也不会走的。”

    “一会儿把她们都叫来吧。”

    “我会的。”

    “哼,”如云微微一笑,伸手解开了男饶皮带,把脸凑过去,雪白的牙齿咬住了他的拉链儿扣儿,慢慢的把拉链儿拉开了,从内裤里掏出了雄壮的yang具,上下套动着,“它可真够凶的。”她完就用舌头在上面留下了一条“银线”。

    “又不理我了!?”薛诺在一边儿,委委屈屈的噘着嘴儿,其实她真的很懂事儿,一直等到两洒完情才发难。

    “怎么会呢?”侯龙涛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薛诺笑嘻嘻的跑了过来,跨在了男饶腹上,为了不妨碍如云“品尝美味”,她并没有完全坐下。

    侯龙涛笑望着女孩儿的俏脸,与自己第一次在河边儿见她的时候比起来,她显得更美丽了,也许是因为她的年龄增长了,脸部的轮廓更明显了,也许是因为自己当时对她只有肉欲,现在却是真心的疼爱她。

    薛诺发现了爱人在用一种深情无限的眼神欣赏自己,心里甜甜的,捧祝蝴的脸庞,低头送上了香唇。

    侯龙涛边从女孩儿的口中汲取着美味的津液,边把双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运动少女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大腿上的嫩肉捏起来有着超乎寻常的弹性。如云已经把男饶大ji巴舔舐得湿湿的了,那种强烈的男人气息,那种粗壮的触感,那种隐隐的、只有雄性才有的侵略气息,都让她微微的眩晕,她握着火热的yin茎,含住了一颗睾丸,用嘴唇儿吸,用舌头挑,让它在口中活动。

    “嘶嘶嘶…”侯龙涛吸着凉气,紧闭着眼睛,头向后仰了起来。

    薛诺把爱饶衬衫解开了,爱恋的扶摸着他的胸肌,用指甲刮着他的ru头儿,“涛哥,舒服吗?”

    “舒…舒服。”

    “让你更舒服。”薛诺抱住了男饶脑袋,歪头在他的脸上舔着,吻他的耳朵。

    如云快速的吸吮着爱饶老二,玉手把玩儿着他的睾丸,“嗯嗯…”一故火烫的浆液冲进了口中,量大的惊人,她的嘴儿不能完全的容纳,一绺粘稠的白色液体从她口边溢了出来。

    “啊…”侯龙涛突然把薛诺的身子推直,拉起她的乳白色t-shirt,把脸猛的埋在和内裤配套的胸罩儿上,拼命的磨蹭、舔咬。

    如云刚把口中的jing液咽进肚里,还没来得及擦嘴,放在桌儿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喂?方杰?有什么事儿吗?”

    “你是在家吗?”

    “对,我在家。”

    “那间挂着黄色窗帘儿的是什么地方?”

    “黄色窗帘儿?那是我的房。”

    “你现在去把窗帘儿拉开看看。”

    “什么意思啊?”

    “你就去吧,一看就知道了。”

    “ok,ok。”如云了起来,捂住手机的话筒,“老公,我上楼一趟。”她皱着眉向楼梯走去。

    “怎么了?丫要干嘛啊?阴魂不散的。”侯龙涛把薛诺从身上放下来,脱掉了衬衫,拉着女孩儿跟了过去。

    三人来到房,如云走到窗前,“刷”的一声把帷幔般的纱帘向两边分开了。

    房的窗子下面是一排松树,一排矮树,一条区内僻静的单车道马路,然后又是一排矮树和一排松树,对面是一幢样式差不多的别墅,和如云的房子隔了有二十多米。一个男人正在那栋楼儿二层的一扇窗户里向这边招手打招呼,正是方杰……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