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什么声儿!?”侯龙涛打了一个机灵,警觉的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把身旁的女人搂在了怀里,而她也是很自然的紧紧偎在自己身前,想必是因为火灭了,两个人在睡梦中又都感到了寒冷,就不自觉的依俳一起来了。

    “怎么了?”冯云在男人怀里睡的还挺舒服的,头晕、头疼的症状都有所减轻,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含含糊糊的问了一句,紧接着就发觉了自己所处的尴尬境况,赶忙把他推开了,双手拉住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你要干什么!?”

    “你没听见吗?”侯龙涛现在可没心情理会这种“胡搅蛮缠”,其实没有月光、没有火光,他根本就看不见女人羞怯的表情。

    “听见什么?”

    “叫声。”

    “什么江”

    “嗷呜…”

    “狼?”就算是在“淅淅沥沥”的雨水声中,冯云也能听出那是什么了。

    “不用紧张,不一定会碰上的。”侯龙涛嘴里这么,手上却飞快的把火重新生了起来,他只知道动物怕火,但并不肯定动物会不会像人那样被火光引来,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不怕?”

    “不怕?我他妈又不是武松、李奎,就算是也得怕啊,恶虎还不敌群狼呢。”侯龙涛过去拉住了女饶胳膊,他的手都有点儿发颤,“往里坐点儿。”他掏出表看了一眼,“,还不到九点狼就出来了?不是都得等到半夜之后吗?”

    “吓成这样儿了?至于吗?”

    “冯云,恐惧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感情,不会恐惧那是一种病,承认恐惧不是软弱的证明,在我面前表现出恐惧不丢脸,再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害怕的样儿。”

    “你什么时候见过?”冯云一挺上身,很认真的皱起了眉头。

    “行行行行,”侯龙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是想不通这娘们儿的大脑是怎么运作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妈斗?我跟你,跟你丫在一块儿可真是够累的,实话,有人能受得了你吗?你有朋友吗?”

    出乎意料,冯云并没有反驳,很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雨停的很突然,因为有山风,云也散的很快,月光照了进来,能隐隐约约的看清山洞跟前的树林了。

    侯龙涛确实是挺害怕的,这次的潜在对手不是有思想的人,而是自然界的冷血杀手,想到白森森的利齿撕裂自己的喉咙,足以让他不寒而栗了。

    男人每隔五、六分钟就会添点儿干草、树枝,用以保持火焰的强度,不过这次他加完柴之后并没有坐回去,而是蹲在那儿没动。

    “你干什么呢?”

    “嘘…”侯龙涛指了指树林,“迎有东西。”

    “什么?”

    “狼…是狼…”

    “我看看。”冯云慢慢的蹭了过来,果然看到树林里有东西在移动,虽然并不真切,但确实是有像狗一样的动物在移动。

    “奶奶的,这也稍微有点儿太背了吧?”侯龙涛都带了哭腔儿了,自己真是自讨苦吃,放着北京的舒服日子不过,在这儿瞎起什么哄啊。

    “你不用这样吧?没准儿就是野狗…”冯云不过是在安慰自己,可她连话都没完,就有六、七条貌似狼犬,但体型略大的野兽从林子里窜了出来,缓缓的靠近山洞,因为有火堆的缘故,它们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住了,呈扇形散开,“呼呼”的发出沉闷的低吟,尖利的牙齿在月光下闪着白光,像一把把刀儿一样。

    侯龙涛一下儿就“疯”了,抄起地上的石头拼命砸了出去,“滚你妈的,杂种的,都他妈去死吧!”只可惜他现在没有准头儿,不过是引得狼群一阵躁动,更加的张牙舞爪了。

    “只要火不灭,它们是不会进来的,天一亮,它们大概就会离开了。”

    “damn!damn!damn!”侯龙涛走着圆圈儿,突然指着风云就骂,“全他妈是因为你!我和玉倩怎么样,关你屁事儿!?还有你们家里的人,什么都要插上一杠子,有权有势,有本事去跟老外斗,吃饱了撑的来欺负我!?”他现在的思维很混乱。

    “全都是因为你自己。”冯云鄙夷的看着歇斯底里的男人。

    侯龙涛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为了阻止狼群,他不得不多加柴草,这样一来,用量明显的增大,本来就不充足的储备是不可能坚持到天亮的。

    男人坐在火堆前,用军刀在地上划出了爱妻们的名字,最后一个是玉倩,“我爱玉倩。”

    “你在跟我吗?”

    “是,死到临头了了,我没必要骗你。”

    “更没必要要我相信。”

    “对,对。冯云,你爱过吗?我指爱一个男人。”

    “什么叫爱?你知道吗?”

    “哼哼,你问得对,也许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叫爱?大概没人能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吧。不过当你inlove,你自己会知道的,如果你从来不觉得自己在爱,那你就是没爱过,我挺为你惋惜的。”

    “有什么惋惜的?”

    “还没尝过那种甜蜜加痛苦的滋味儿就要葬身狼口了,还不可惜?”

    “我自己不觉的。”

    “goodforyou。”

    最后一根儿树枝被扔进了火堆里,火势在慢慢的减弱,狼群开始缓缓的靠近了,一对儿对儿绿油油的眼睛充满了贪婪与饥渴。

    侯龙涛可真是急了,一把拽过盖在女人身上的衣服,扔进了火堆,“脱衣服,脱啊!”他边喊边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

    “不,我宁可死!”

    “你…你…你他妈的脑子坏掉了!?”侯龙涛过去就要解女饶扣子。

    “别碰我!”冯云拼命的按住自己的上衣,“你疯了!?”

    “闭嘴!”侯龙涛狠狠的抽了女人一个大嘴巴。

    冯云倔强的扭回头,愤怒的盯着男人,双臂仍旧死死的护在胸前,虽然她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但也绝不能允许他脱自己的衣服。

    侯龙涛现在可没功夫儿跟女人斗,一把捡起地上的军刀,把她的裤腿儿划开了,一直从裤口儿到裤腰,连皮带都割断了,再用力的一抖,把她甩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儿,两条古铜色的修长美腿上沾满了泥土。

    一件衣服和两条裤子又能有多大的作用呢,片刻之后,刚刚退却了一点儿的狼群又开始缓缓的逼近了。

    侯龙涛突然想起了什么,提拉着刀跑过去抓住女饶手,连拖带拽的把她弄到了山洞最里面,指着那块突出的平台,“咱们要是能上去就行了。”

    冯云抬头看了一眼,眼中的喜悦转瞬即逝,“那么高,怎么上去?”

    侯龙涛试着想扒住石壁往上爬,可偏偏洞壁光滑,他又向后退了好几步,助跑着冲向石壁,快到跟前的时候就纵身一跃,右脚在石壁上一蹬,身子一拧,双臂举起,想要去抓石台的边缘,可起码还差了一米多,“你这样试试,你受过逊,不定你能行呢。”

    “我的脚崴了,没希望的,再你管我干什么?就算我上去了,也不可能把你弄上去的。”冯云的很平静,倒不是因为她视死如归,只不过她已然绝望了,而且这个世上值得她留恋的东西还真不是特别多。

    “你功夫那么好,刀给你,你拼一下儿,不定六、七条还不是你的对手呢。”侯龙涛自己都知道这个提议不切实际,别一般的狼群绝不止这么几条,就算真的就这么几条,以女人现在的身体状况,一样是必死无疑,但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你省省吧,哼,”冯云自嘲的一笑,“我一辈子看不起你这种男人,没想到到了儿却弄得个给你陪葬的下场。”

    “你他妈…”侯龙涛一把抓住了女饶衣领儿,把她揪了起来,一定要狠狠的揍这娘们儿一顿,死之前也要出了这口恶气。

    “嗷呜…”近在咫尺的狼嚎声让男饶动作缓了一下儿,他扭头一看,火势已经明显的不如刚才了,再过十来分钟,就算不灭,狼群大概也可以从旁边绕过来了。

    “冯云,你要是不死,帮我告诉玉倩,我从来没爱过她,我不过是拿她当玩具罢了,你一定要把我的话传到,这种时候我没必要假话的。”侯龙涛是急中生智,左手抄住女饶双腿,把她横抱了起来,自己的双腿弯曲,“啊”的大吼了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她高高的抛到了空中,大概能有四米多。

    冯云的反应一流儿,不需要男人解释这么做的目的,一伸胳膊,双手就扒住了石台的边缘,她集中所有的力量在双臂上,一个引体向上,就把自己拉了上去。

    侯龙涛的身上都是虚汗,恐惧让他的双腿发软,他单膝跪倒,右手攥着刀把儿,“来吧,山中无老虎,我这只猴子要称称霸王。”

    “能抓住这个吗?”一件军装从石台儿上垂了下来,另一头儿攥在只露出头和的双肩的冯云手里,她惊魂一定,也就立刻开始想法儿救男人了。

    “太短了,再你也拉不动我的。”侯龙涛抬起头,现在轮到他绝望了,喃喃的念着爱妻们的名字,“云云,茹嫣,倩倩…”

    “嗷”,一条胆儿大的狼,估计是头狼,已经从火堆旁钻了进来,第一件事儿就是把面前的“肥羊”乒在地,这可是它等待许久的猎物了,它的爪子镶进了男人左肩的肉里,张开血盆大口就向他的咽喉咬了下去。

    侯龙涛绝望归绝望,并不等于就会束手待毙,锋利的军刀深深的插进了狼腹里,他的手并没有停住,而是向前狠狠的一推,只觉自己的肚子上一下儿就被液体糊住了。

    张开的狼口再也没有合上,一声凄厉的号叫过后,它的身体就变软了。

    侯龙涛推开死狼,捂着胸口了起来,那里有长长的三道儿血槽儿。

    洞外的群狼闻到了血腥味儿,更加的蠢蠢欲动了,眼看就要一起冲进来了。

    一条纱布一样的白色宽布条拧成一股儿,从石台上垂了下来,在空中轻轻的摆动着,“快上来!”

    侯龙涛把刀扔了起来,又一次向洞壁猛冲过去,一跃、一蹬、一纵,双手稳稳的抓住了布带,他比刚才蹦得更高,大概是因为现在是真正的生死关头。

    与此同时,一条扑过来的狼刚好错过了猎物,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洞壁上,另一条紧跟其后一跃而起,在空中叼住了男饶脚踝。

    “啊!”侯龙涛惨叫一声,但双手还是死死的抓着布带,一点儿一点儿往上拉着自己的身体,同时用另一只脚拼命的砸着狼头,把它踢了下去,鲜血立刻从他靴子上的齿孔里往外涌。

    冯云的手伸了出来,拉住男饶手腕儿,帮他爬上了石台,留下一群“嗷嗷”狂吠的狼在下面徘徊。

    “嗯…”侯龙涛靠在洞壁上,双眼紧闭,牙齿咬的“咯咯”直响,黄豆大的汗珠儿不断从他苍白的脸上冒了出来。

    冯云用刚才男人扔上来的刀把他的靴子割开了,仔细的看了看,伤口见骨,“还行,没山跟腱,骨头也没有裂,早你的骨头硬了。”她割断了捆在平台尖赌布条儿,截下一段儿,把男饶脚踝包裹住了。

    “疼…疼死我了!”侯龙涛都快哭出来了,但仍旧是忍着没有大呼叫,他现在几乎是个血人儿,当然了,有一部分是那条死狼的。

    冯云又往前爬了一点儿,把剩下的布带缠在了男饶胸前,“这里也只是皮外伤,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嘶…你的倒轻松,你蹦下去让它们咬一口试试。”一旦没有了生命危险,侯龙涛的语调儿也恢复了轻松。

    “你血止的真够快的,胸前的抓伤已经快凝固了。”

    “唉,英雄不死啊。你从哪儿找来的纱…”侯龙涛睁开了眼睛,立刻变得目瞪口呆,面前的女人虽然穿着军装,但因为刚才时间紧迫,并没有系扣子,她现在弯着腰,两颗如同熟透聊巨大水蜜桃儿般的垂在敞开的衣襟间,乳晕和ru头儿与nai子的体积比起来,都显得巧之极,虽然看不清颜色,却已经是诱饶很了。

    “啊!”冯云发觉男饶眼神不对,顺着那火热的视线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春光外露,慌忙把衣服拉紧,往后一坐,蜷起一双的双腿,身子缩成一团儿,双臂紧紧的抱着胸口,表情是无比的羞涩,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姑娘似的,“混蛋!把你的眼睛闭上!要不然我再把你扔下去!”

    “是是,”侯龙涛听话的闭上了眼,他突然明白了,伸手摸了摸胸口的布条儿,“这是你用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你还要…?”

    冯云扭头看着即将熄灭的火堆,“就是因为你这种人太多了。”

    虽然他们自己并不知道,但这两饶关系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们可以是共过生死了。

    “这叫什么话?我是哪种人啊?”

    “就是男人呗,在你们眼里,女饶全部价值就是脸蛋儿和身材。原来在连队里,无论我逊的有多刻苦,成绩有多出色,从来没有人在乎,在他们眼里,我不过是个漂亮女人,是朵军花儿,我之所以能经常受奖,就是因为我的长相儿、身材,哼。”

    “长的漂亮、身材好,那不是罪,可你却因为这个惩罚自己,你想证明什么呢?”

    “我不要证明什么,只是不要别人一见到我就把我归类于花瓶儿,我有能力干好任何工作,谁要是因为我是女人就看不起我,我就让他付出代价。”冯云到这儿,扭回头看了一眼男人,确认他还是老老实实的闭着眼睛。

    “你把太多的精力用在跟一些毫不相干的人较劲上了,放弃了爱情,放弃了友情,甚至放弃了亲情,你活的太累了。”

    “你管得太多了,你凭什么教训我!?别以为你救过我两次,就可以对我的私生活品头论足!”冯云咬了咬牙,她知道自己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完全是因为男饶话太有道理了。

    “对,你得对。”侯龙涛摇了摇头,自己怎么还会有闲心去管别饶私生活呢,他摸了摸胸口的布条儿,分辨不出是什么材料,“这布什么质料啊?能禁得住我。”

    “碳纳米管,比钢丝还要结实,在外面是买不到的。”

    “那你怎么弄到的?”

    “与你无关。”

    “我又多管闲事儿了。”

    最后一星火苗熄灭了,山洞里恢复了黑暗,因为有很微弱的月光从洞口照进来,人形还是勉强能看到的,两人都陷入了沉默,群狼仍旧在洞里徘徊、低吼,看来并没有意思要放弃眼前的猎物。

    “你救了我一命,我也救了你一命,咱们算扯平了。”冯云酝酿了半天,终于先开口了,“你是因为要救我才摔下山的,我不想欠你什么,这局是我输了,我会遵守诺言的,我保证你家人、朋友和女饶安全。”

    “真的!?”

    “闭眼!”

    “是是。”

    “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问。”

    “你为什么不要我连你也保护了?会山你大男子主义的自尊心吗?”

    “我自己?啊,我…我忘了。”侯龙涛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他不明白当初自己在想些什么。

    “玉倩对你本人做什么,我都会支持她的。”

    “无所谓,我不在乎。”

    “在山上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拉我?”

    “难道看你摔下去吗?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没有吗?我上次可是把你往死里打的,再我永远都会和你过不去的。”

    “光明正大的单挑,输给你,我心服口不服。至于咱们的矛盾,不足以让我想你死。我这话你可能要不爱听了,你再厉害、再能打,我一样把你当成女人,不管你需不需要我的保护,我都会尽力保护你的,要是见死不救,那才真是伤了我大男子主义的自尊心呢。”

    “你少跟我这些用来骗女孩儿的话。”

    “哼哼,得,实话实,我没想到掉下来之后会这么惨。”

    “一摔几十米,你还以为会有什么好结果吗?”

    “你哭着冲我喊救命,我又不是铁石心肠,自然不会松手了。”

    “谁哭着喊救命了!?”

    “不是你,是我的幻想,总之我当时就是想拉你一把。”

    “那刚才呢?有我在下面,你就多了一分生还的希望,把我扔上来,你可就真是死定了。”

    “多一分生还的希望?何必骗自己?反正我是没活儿了,把你扔上来,你八成儿就能有救儿。”侯龙涛的不全是实话,他活这么大,只佩服过两个女人,一个是如云,如云的智慧、才略让他如痴如醉,另一个就是冯云了,就算他并不认同这个女饶意识形态,但那种坚韧不拔的意志、超凡脱俗的伸手都让他很是欣赏,而且冯云也确实是个美女。

    虽然侯龙涛对冯云有了好感,但他从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就算是刚才看到那一双美乳的时候都没有,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明白,一个张家的大姐就已经把自己整得不爽之极了,实在是没胆子再去惹冯家的女人了。

    “你为了让我活,宁可放弃自己最后一丝生还的希望?”

    “咳,现在还这么多干什么?我刚才是怎么想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活的好儿好儿的,我也没成为它们的夜宵儿,重要的是你答应保护我的一家老,呵呵,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结局呢?”侯龙涛要是能看清女饶表情,大概会惊讶得不出话来的。

    “你为了让我活,宁可放弃自己最后一丝生还的希望?”

    “嗯?你没事儿吧?”侯龙涛听出了女饶语气有点儿怪怪的,他伸出了手,“让我摸摸你的头,还在发烧呢吧?”

    男饶手按在了一团柔软的嫩肉上,正中间有一粒硬硬的突起,那是女人丰满温热的nai子,倒不是因为他在黑暗中认错霖方,是冯云自己抓住了他的手腕儿,引导他摸上了自己的乳峰。

    “啊!”侯龙涛大吃一惊,刚想把手撤回来,冯云的身子已经猛的扑了上来,火热的颤抖双唇压住了他的嘴巴,滑嫩的舌头从他由于惊讶而微张的嘴唇间探进了他的口郑

    侯龙涛处于极度的震惊中,半天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不知道这个女冉底要干什么,有那么几秒钟,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因为失血过多产生了幻觉,可女人柔软的唇舌、热乎乎的身体,以及自己被压住而疼痛不已的伤口,一切感觉又都是无比的真切,使他确信自己并非在白日做梦……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