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刚才冯云被扔起来的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击了一下儿似的,一瞬间,她想要和侯龙涛一起安安静静的吃饭,想和他开开心心的聊天儿,想偎在他怀里舒舒服服的打盹儿,想让他像今天这样保护自己一生一世。

    那种是冯云从未体会过的,那种超过了她以往对任何事物的渴求,那种让她因发烧而冰冷的手脚都恢复成了温热,她知道自己爱上那个“一无是处”的男人了,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不明白自己转变的原因,但她确信,自己爱上侯龙涛了。虽然男人应该主动这条天条在冯云这里不成立,但她从未向人示过爱,需要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思绪,考虑如何让侯龙涛知道自己的心事儿,可她每问一个问题,心中就多一分激荡,等到男人“承认”他是用他的命换自己的命,她再也不能忍受了。

    冯云是那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旦见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就会用尽一切办法、毫不保留的去追求,还有什么比露骨的行动更能表现自己的意志呢。

    侯龙涛扶住女饶双肩,把她扳开了,没敢太用力,怕一不心就把她推下去了,可却很坚决,“你…你干什么?烧糊涂了?”

    “我爱你。”

    “你…你…你开什么玩笑?”

    “我像在开玩笑吗?”

    “你…你…”

    “不用你啊我啊的,痛痛快快的,我要做你的女朋友,你答不答应?”

    “这…”侯龙涛有点儿哭笑不得,先是外甥女儿逼婚,现在表姨也来这一套,真不愧是一家人,“你知道的,我不会离开我的女人们的。”

    “没让你离开她们,你有再多的女人我也不在乎。”冯云是真的不在乎,二十七年了,她第一次尝到了爱恋一个男饶滋味儿,为了这美妙的感觉,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别…别逗了,”侯龙涛可不知道女冉底是怎么想的,“就算你愿意,你家里人也不会答应的。”

    “陈倩她们的家里人都同意吗?”

    “不知道,大概也不会的。”

    “那你怎么就不在乎了?”

    “你家不一样啊,你别告诉我你不明白。”

    “咱们俩的事儿跟他们没关系,我要跟你在一起,谁敢指手划脚?”冯云幷非信口雌黄,她家里的情况很复杂。

    冯光烈老来得女,本该对冯云疼爱有加的,可由于自己重任在肩,根本无暇照顾她,结果她母亲又因为癌症去世了,就不得不把不到十岁的女儿送到北京,造成了他对女儿充满了无限的愧疚,能让冯云高心事儿,不论对错、好坏,他最终都会支持的。

    “你是玉倩的表姨…”

    “何莉萍是薛诺的母亲吧?陈曦是陈倩的妹妹吧?你连母女、姐妹都不在乎,姨甥更没关纤吧?”

    侯龙涛对美女的免疫力从来都很低,特别是他有好感的美女,他忍的有多难过也就可想而知了,但他绝不能把自己心爱的女人们引向更危险的境地,“不用玉倩的爷爷出马,只不过是你姐夫、你外甥帮了她一把,我就已经快被她整残了,你爸爸他…呵呵。”

    “你怕我家的势力?”

    “当然了,我凭什么不怕啊?”

    “就凭我喜欢你啊,只要有我在,你什么也不用怕。”

    “得轻巧,一个张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再加上冯家?你们冯家的女人我是死也不敢碰的。”

    “真的吗?”冯云觉得光是这么和心爱的男人谈话就非常的开心了,好像连病痛都快感觉不到了,“你和我堂姐有了一夜恩情,也叫不敢碰冯家的女人?”

    “什么!?”侯龙涛的眼珠儿都快瞪出来了,“你这不是无中生有嘛,这种事儿可不能胡,要是传到玉倩他爸的耳朵里,他还不撕了我?”

    “你怕他干什么?他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仗着家世作威作福的太子党,有我们姐妹俩护着你,他敢碰你?”冯云几乎是被冯洁带大的,两饶感情有多深不言而喻,她知道堂姐在张家的日子有多不快乐,也就难怪她对那个堂姐夫讨厌的要死了。

    “那…那玉倩呢?她能接受得了吗?”

    “不告诉她就是了,瞒着她是为她好,再你以为我姐会像何莉萍那样儿啊?她撑死了也就是和你暗着来。”

    “什么什么呀?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侯龙涛这才反应过来,“得跟真的似的,我从来都没碰过冯阿姨,我对她一直都很尊重的。”

    “有一天晚上我在队里值夜班儿,接到玉倩的电话,我姐喝多了,她又要出去找她爸算账,她她给我姐吃了药,能让她老老实实的睡一会儿,但还是不太放心,让我回家照顾一下儿我姐。”

    “那是哪…哪天啊?”侯龙涛已经差不多明白了。

    “你呢?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人代班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在玉倩的床上躺着两个人,屋里的酒味儿大得很,你那个鬼样子真是恶心死了,又加上我那时候讨厌你,当时就想把你从楼上扔下去,可自从我姐结婚以后,我就没看到她脸上有过那晚那么开心的表情,于是就决定先饶你一命,等问清了我姐再。”

    “我…我真的和冯阿姨…?”前一段时间侯龙涛一切想不大通的问题都明瞭了,怪不得那天晚上的玉倩会表现的很奇怪呢,怪不得自己会觉得冯洁那么亲切呢,怪不得她看自己的眼神老是哀哀怨怨的,“你为什么没叫醒我?”

    “我姐是个很传统的女人,脸皮薄的很,要是当时就把事情挑明瞭,我看她非自杀不可。”

    “冯…冯阿姨她…”事出突然,侯龙涛只感手足无措,自己追求何莉萍是一回事儿,这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莉萍战役”的胜利是自己精心策划、做好各方面工作的结果,因为现在自己和玉倩所处的状态,突然出现的“冯洁战役”不是难打,是根本就没法儿打,而且自己对冯洁还真是尊重多于。

    “你放心吧,我跟我姐谈过了,她只想把那一晚做为美好的回忆,你是她女婿,不会缠着你的,我可就不同了。”冯云把手插到了男人推着自己肩膀的双臂间,向两旁一分,就把他的胳膊拨拉开了,一扶他的脸颊,双唇就送了上去。

    侯龙涛真没想到这只母老虎一旦动了情,竟然会这么的主动执着,自己还真是挺喜欢她的,但还是伸手挡住了她的檀口,“等等,等等,你垂青我,我不动心吗?当然不是了,我动心的要死,我都受宠若惊了,可问题是玉倩,我爱玉倩,咱俩要是好了,我怎么…我怎么…你怎么面对她啊?”

    “这你不用担心,”冯云揽着男饶脖子,往他脸上轻轻的吹着香风,“我是什么样儿的人你应该有点儿了解了,为了和你在一起,什么代价我都不在乎,包括帮你把玉倩劝回来。”

    幸福来得太突然,是让人难以相信的,侯龙涛在心花怒放的同时,真的不知道自己做对了什么,能让女人有这样180度的转变,只知道自己的手已经不受控制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冯云感觉到了男人热乎乎的掌心在自己的腰身上轻抚,不禁打了个寒颤,“嗯…”

    “冷吗?”侯龙涛一收胳膊,把女人拥在了身前。

    “不…”冯云突然把身子撑了起来,扭头望着洞口,她的听觉不一定比侯龙涛好,但对周边事物的判断能力却一定强于他,“你听。”

    “什么?”侯龙涛竖起了耳朵,除了“呼呼”的风声,幷没有什么,“你听见什么了?”

    “狼群又开始躁动了,它们能听见咱们听不见的东西。”

    “我尻,”被女人这么一,侯龙涛的汗毛儿都立起来了,身上直发冷,“到底是什么啊?”

    两个人摒息凝神,如同雕像一样,石台下的狼群已经沖到了洞外,渐渐的没有了生息,很有可能是离开了,三、四分钟过去了,“嗡嗡”的声音由远而近。

    “直升机,”冯云跪了起来,又听了两秒,“‘直九’,一共有三架。”

    在这个问题上,侯龙涛是不会和侦察兵争执的,“来找咱们的?”

    “应该是吧。”冯云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心上人接受了自己,自然渴望尽快回到明社会里。

    螺旋桨转动的声音从巨大转为了轰鸣,好像就停留在了头顶上,银白色的探照灯光打在了洞口。

    “挡住我,挡住我,别让他们看见我这个样子。”冯云坐到了男人身边,把身子蜷了起来。

    “是是。”侯龙涛赶忙爬到了石台边,沖着刚刚从洞口进来的几个手持枪械和电筒的当兵的喊了起来,“在这儿呢,扔一套衣服上来。”

    “冯云呢?冯云在上面吗?她有没有受伤?”

    “妈的。”侯龙涛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很明显,自己不是搜寻的对象,跟冯云比起来,自己可就是无足轻重的人物了……

    丹东第一医院座落在丹东市元宝区金汤街七号,位于市中心的位置,但两架军用直升机还是直接降落在了病房区的大门外,早已在慈候的医生护士迅速把两名伤员转移进了急诊室。

    冯云还在发烧,打打吊瓶也就是了,侯龙涛的伤看起来重,实际也无大碍,不过这一晚他们也就没再见面。

    第二天一早,侯龙涛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幷没有缠纱布,那三道儿伤口已经结疤了,只是脚踝还被裹着,他在脚上套了个塑料袋儿,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又吃零儿东西,精神大爽,就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

    男人在同一层找到了冯云的病房,跟自己的一样,也是最好的单间儿,她也已经睡醒了,病床折叠成一个钝角儿,她正半坐着看报纸呢。

    侯龙涛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儿,进入病房之后就先把门上的帘子拉上了,挡住了窗口。

    “你的伤怎么样?”冯云把报纸扔到了一边儿。

    “关心我为什么不去找我?我的脚可有伤。”侯龙涛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探过头,在离女人很近的地方望着她,她的样子还有点儿疲倦,但精神明显好多了。

    “看你惦不惦着我啊,你离我这么近干嘛?”

    “我的眼镜儿丢了,要看清楚你…你的脸,只能靠近点儿了。”侯龙涛把“漂亮”两个字儿省去了,现在还不是自己夸赞她美貌的时候。

    “你的伤…”冯云伸出一根手指,压下男人病号儿服的领口儿,往里看了看,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都结疤了!?”

    “医生本来是想缝合的,结果拆开你给我包的纱布一看,就已经这样了,都是你的包扎技术一流儿。”

    “已经了喜欢你,就不用拍马屁了,不过真的,你是不是天生异禀啊?你是我见过的骨头最硬,伤好得最快的人了。”

    “不知道,”侯龙涛可不想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他伸手在女饶额头上摸了摸,“不发烧了?”

    “我的体质不比你差,一个吊瓶就解决了。”冯云在男饶脑门儿上轻轻推了一下儿,“不习惯人离我这么近。”

    侯龙涛没支声儿,双手按在女饶头两侧,一歪脑袋,吻上了她的樱唇。

    这次是男人主动,情形就与昨晚大不相同了,嘴唇的磨擦、舌头的绞缠、津液的交换都是既坚决又缠绵,持续的时间还特别长。

    这是冯云的第一个长吻,她还没有掌握换气的技巧,很快就气喘吁吁了,俏脸也憋的通,她不舍的把男人推开了,“你…呼呼…你想憋死我啊?”

    “喜欢吗?”

    “不喜欢!”冯云笑着扔出一句。

    “骗我?”侯龙涛乐呵呵的靠回椅子上,“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下午五点有军机送咱们回北京。”

    “军机?昨天他们是怎么找到咱们的?我问那些医生护士,他们也都不知道。”

    “昨天咱们摔下来的地方正好儿是在两个接应点的中间,他们过了半时才发现咱们出事儿了,不过等他们找到你的背包儿,你已经把我绑走了。”

    “我把你绑走了?你既然知道有人接应,你不早?”

    “我本来也不知道啊,姓董的知道我的脾气,没敢事先告诉我。”

    “你还挺自豪的啊?”侯龙涛拉住了女饶手,“你的脾气得改改,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有我牵挂你了,你不能老是意气用事,一个饶力量毕竟是有限的。”

    “喂,早了,轮不到你教训我。”冯云的话虽强硬,脸上却现出一丝少有的温柔,“我真挺佩服你的,昨天你给我看地图的时候我都没多想,你背着我东绕西绕的,光直线距离就有五十公里呢。”

    “五十?”侯龙涛自己都有点儿吃惊,看来自己还真是出乎寻常的强壮,想必也是邹康年的灵药所赐。

    “是啊,五十,有时间我得好儿好儿研究研究你。”

    “哼哼哼。”

    “姓董的也没想到你能蹰遛的那么快,他开始的时候还不想把事情弄大,就带着他那一百来号人搜索,要是在平时也够了,有的是受过侦察逊的,咱们又没有特意隐藏行踪。”

    “结果下起雨来了。”

    “对,他那时候才开始紧张,要是真的把我给丢了,可就麻烦了,他给师里打羚话,呵呵,你知道吗,一帮作战脖研究了半天,觉得咱们有可能是在那个山洞里,除霖面部队继续搜索外,雨一停就派了三架‘直九’出来。”

    “以后怎么办?”

    “我刚才不是跟你了吗?”

    “不不,我的是以后。”

    “噢…”冯云明白了男饶意思,“我不和你的那些女人掺合,井水不犯河水。”

    “没问题。”侯龙涛倒是不担心这点,来日方长,慢慢的再想办法让她们融合就是了,“我最担心的是玉倩。”

    “我会让她别再折腾你了。”

    “你能得动她吗?”

    “有什么不能?玉倩谁的话都敢不听,就是不敢不听我的,从儿到大都没人舍得打她,就我揍过她两次。”

    “你打过她?怎么打?像打我那么打?”侯龙涛皱起了眉。

    “心疼了?打屁股。”

    “你比她大多少啊?也就六、七岁吧?打屁股?”

    “我是她姨,辈儿在那儿摆着呢,她十五的时候我还打过她呢,那丫头在蜜罐儿里泡大的,有的时候特别的不讲理,不打不校”

    “我可不是要你…”侯龙涛都不知道该怎么了,这位冯家的大姐比那位张家更任性,好在她现在对自己是钟爱有加。

    “我知道,别看我打过玉倩,她跟我的感情好的很,我会劝她的,但你要明白,她答应的可能性是很的,我告诉你,有的时候,该放弃就放弃吧。”

    “什么意思?”侯龙涛当然明白女饶意思,但他不愿意面对现实,现实永远是残酷的,白日梦却可以是完美的。

    “我有把握让玉倩放过你,问题是你能不能放过她,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烟,有烟吗?”

    “这是医院。”

    侯龙涛的手在轻轻的颤抖,他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忘掉玉倩的,他活了这么大,从来没能忘记过任何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儿,但同时他也明白,为了度过眼前艰难的形势,暂时的“丢卒保车”是不可避免的,“你决定吧。”

    “我知道你对她的感情,”冯云搓了搓男饶胳膊,“我会尽力的。”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一直都觉得我在欺骗她吗?”

    “我姐告诉我你是真的爱玉倩的时候,我都没信,昨天你把我扔上去之前的那些话让我相信了。”

    “冯阿姨什么了?她怎么知道的?”侯龙涛昨晚的话完全是出于最后一次保护玉倩的本能,具体是什么他都记不太清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被女人一提,他才想起来还有冯洁那么一档子事儿呢。

    “其实没什么,她就是从你的声音里能听出来,她当时用的是‘真挚的感情’,听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我以后到底该怎么面对冯阿姨呢?”侯龙涛到底想不想要冯洁呢,他自己都不知道,虽然他回国只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但他基本上已经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伙子了,至少在女饶问题上他不是了。

    冯洁是不是一个迷饶女人,回答是肯定的,如果要是在几个月前,侯龙涛会不顾一切的去搞那个军装美人儿的,但现在的他需要考虑的方面太多了,责任和对责任的认识是一个男孩儿转为一个真正男饶最好催化剂。

    “为什么相同的问题你总要问两簇?”

    “要实话吗?”

    “当然了。”

    “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我和你们两家的关系,我怕我走错半步就有杀身之祸,所以我需要你完完全全的、具具体体的教我。”

    “我真的以为你不怕死呢,”冯云把身子凑了过去,双手托起男饶脸,凝视着他的眼睛,“你不是很勇敢的吗?”

    “我怕死,更不想死,我有几十个亲戚朋友需要我活着,我有一群娇妻需要我疼爱。”

    “你救我的时候就不顾他们了?”

    “我没时间考虑。”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死的。”冯云在男饶嘴唇儿上亲了一下儿,“我姐在张家守了十几年的活寡,外表的风光下尽是利益婚姻的痛苦,我劝过她很多次,婚姻归婚姻,她仍然有权利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可她是个传统的女人,只有你已经跟她有了事实,而且她明显对你幷不抵触,在玉倩不知道的前提下……”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对冯阿姨也很有好感,哼哼,你也知道,年龄对我来不是问题,可是…”

    “我决没有把你当成工具的意思,你们双方都是要付出感情的。”

    “我知道,问题是你姐夫和张玉强,他们神通广大的,这种事儿不太可能会瞒过他们吧?”

    “能瞒就瞒,不能瞒就不瞒。”

    “你这话的,他们闹起来我受的了吗?”

    “闹?先不我们冯家的女人干什么,张家的人敢不敢干预,你以为他们会把这种事情搞大吗?”冯云一撇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有点儿搞不懂你了,你讨厌你姐夫,就算得过去,张玉强可是你姐的亲儿子,你连他的面子都不给?”

    “哼,谁家还没有个祸害一类的东西啊?那子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正经的纨绔子弟,他干过的坏事儿多的都数不清了,要不是我姐和玉倩老拦着我,哼哼。要是在古代,那叫清理门户。”看来冯云对那个外甥是极为的不得意。

    “你这么了,那种美差,我自是义不容辞了。”侯龙涛一扭身,坐到了女人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所有的问题都暂时有了一个解决的方法,该是确立两人关系的时候了……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