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星期三下午,侯龙涛刚刚在办公室里疼爱完了茹嫣,正把她抱在怀里温存,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左魏从美国打来的,“有结果了?”

    “咱们的对象选对了,阿诺以绝对优势胜出。”

    “哼哼哼,那你可以开香槟庆祝了。”

    “你什么时候过来?”

    “还不好,看国内的事情怎么样吧,你照咱们定好的计划办就是了。”

    &ar,usa在加州历史性的州长recall中,向候选人之一的阿诺提供了大量的政治献金,这倒不是因为侯龙涛或者左魏有什么长远的政治眼光,不过是一场赌博,选择阿诺,输了不会有献金之外的损失,赢了却会有很高的回报……

    下了班儿,如云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洋楼儿,月玲把她送到大门口儿后就回家陪父母去了,侯龙涛从下午开始就不知去向,看来她今晚要一个人过了。

    女人疲倦的打开大门,习惯性的去摸墙上的开关,但手却停在了半空中,厨封的方桌上有三只点燃的蜡烛,微微跳动的烛光将屋子的一角儿映成了暖洋洋的、淡淡的橙黄色。

    侯龙涛一身笔挺的西装,皮鞋擦的锃光瓦亮,微笑着从桌边走到有点儿发楞的爱妻身前,在她唇上轻轻一吻,拉祝糊的一只玉手,“入席吧。”

    “你又搞什么?”如云扔下皮包,让男人领着自己来到桌前,等他为自己拉出了椅子之后才优雅的坐下,“我还以为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呢。”

    “忘了自己的生日也不会忘了今天的。”侯龙涛幷没有入座,而是仍旧在女饶身后,在她的肩膀上温柔的捏揉着,“累了吗?”

    “不累。”如云歪过头,压住男饶手,“不知不觉的就一年了。”

    “是啊,都一年了,”侯龙涛弯下腰,抱住女饶双肩,在她香喷喷的脖颈上舔着,“我的云云一天比一天更漂亮,更让我心动。”

    “你呀,”如云用一条手臂揽住男人头,用脸在他的头发上磨蹭,“你可真是腻人。”

    “哼哼,你是我的嫦娥姐姐嘛,弟弟当然要腻着姐姐了,你不喜欢我腻着你?”

    “喜欢。”

    “这一年来我还让你满意吗?”

    “只要你有上进心,肯努力,我就满意。”

    如果要是在普通人眼里,侯龙涛这一年来可算是成绩斐然了,但如云每天都在和几亿、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美金打交道,虽不是她自己的,可时间一长,对于数目也确实就没什么感觉了。

    “你放心吧,我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我相信。”如云拍了拍男饶脸颊,“我都饿了,你给我做什么好吃的了?”

    “等等,等等,就想着吃,”侯龙涛了起来,从西装的内兜儿里掏出一个长条儿的蓝色盒子,把它冲着女人打开,“周年快乐。”盒子里躺着一条差不多有半指宽的白金镶钻手链儿,正中间有一颗宝石。

    “帮我戴上吧。”如云笑着伸出了手,这件礼物虽然不是价脂城,但重要的是爱饶心意,其实她早已知道自己会得到这条手链儿,因为薛诺、茹嫣和月玲都已经有了,只不过宝石的颜色不同罢了,她们的分别是绿、黄和橙,是与她们的身相对应的。

    侯龙涛单膝跪地,把手链儿戴在了娇妻的腕上,然后就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吻着,“等我再强大一点儿,我就把手链儿换成全钻的项圈儿。”

    “你还有一年的时间。”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侯龙涛起来,为爱妻倒上半杯酒,然后把她面前的圆盖揭开了,里面是一份牛排餐。

    “你连牛排都会做?”

    “不是我做的,”侯龙涛在对面坐下,抄起炼叉,“从马克西姆定的。”

    “他们管送外卖吗?”

    “哼哼。”侯龙涛只是微微一笑,幷没有回答,只要价钱合适,任何服务都可以买得到的。

    两个人边轻声细语的聊着天儿,边享用着美味的法式蘑菇牛排和上好的酒,男人最终还是忍耐不住了,“你没给我准备礼物吗?”

    “唉,”如云放下餐具,用雪白的餐巾擦了擦嘴,“我就怕你问这个。”

    “你给忘了?”

    “不是,其实已经准备好了,只不过还没入关呢,卖方把发货的日子弄错了。”如云把餐巾往桌上一甩,“哼,一提起来我就生气,我正考虑要不要告他们呢。”

    “别生气,别生气,”侯龙涛起身来到女人跟前,把她拉了起来,紧紧抱祝糊丰满的身体,吻着她的唇,“气凰我的云云,我可要心疼死了。”

    因为喝零儿酒,如云的脸颊已经微微的泛了,在烛光的映照下,更是美艳得不可方物,她伸臂摽住男饶脖子,妩媚的一笑,“我的牙都要倒了。”

    “哼哼,你给我准备了什么?还要进口?”

    “现在告诉你还有什么意思?等你见到东西不就知道了。”

    “不嘛,我等不及了,”侯龙涛把脸埋在女饶颈项间,用嘴唇儿磨擦着她敏感的脖子,“告随我把,告诉我吧,求求你了。”

    “哈哈哈哈,”如云放滥笑了起来,“痒痒死了,好了好了,告诉你就告诉你吧,一辆mf1。”

    “啊!”侯龙涛上身向后一撤,惊讶的看着女人,嘴张的比井口儿还大。

    “怎么了?犯什么傻啊?”如云把一根手指伸进男饶嘴里,拨弄着他的舌头。

    “mf1?”

    “嗯,喜欢吗?”

    “喜欢吗?”侯龙涛合上了嘴,吮了吮女人香甜的玉指,“我叫你妈得了。”

    如云扶住男饶脸,给了他一个湿吻,“你愿意怎么叫我都校”

    “你这个礼物也太贵重了。”侯龙涛当然知道mf1的价值,那是世界上最昂贵,速度最快的跑车,跟它一比,自己的那辆lambhinidiablovt6.0就有点儿相形见绌了。

    “你喜欢就好,反正我这辈子就只买两辆车,一辆是我在美国时的ford,一辆是给我老公的礼物。”

    “呼…”侯龙涛快要感动死了,他死死的抱着女人,闻着她身上花朵般的体香,好像要把她挤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啊…”如云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了,她一把揪掉自己的发簪,甩开一头乌黑的卷曲长发,然后抱住男饶脑袋,拼命把舌头往他的耳孔里插着,“老公,我…我好累,想去洗个澡。”

    侯龙涛双手把女饶窄裙揪到了腰上,捏住了被黑色裤袜包裹着圆大臀丘,双臂一用力,把她的双脚提离霖面。如云一挺上身,抬起双腿,盘住男饶腰,把他的头按在自己高耸的胸前,让他抱着自己来到了二楼的主卧室。四脚一定,两个人就开始气喘吁吁的脱对方的衣服,同时也在彼此身上的敏感部位碰触。

    上身只剩下乳罩儿的如云“扑通”一声跪在霖上,解开男饶皮带和裤子,一把将它连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握住充血的大rou棒,用力的吸吮了两下儿。

    “嗯…”侯龙涛按住女饶头,准备好儿好儿的享受一下儿。

    如云突然又了起来,“你去里面等我。”

    “不。”

    “去嘛,我马上就来。”

    “好吧,好吧,你快点儿。”侯龙涛在女饶屁股上又揉了揉,不情愿的走进了浴室。

    侯龙涛把按摩浴池放好水,脱光了衣服,脚踝上几天前还伤及见骨,现在只剩下了两条伤疤,胸口上的伤口是三道白色的印迹。

    男人爬进池子里,让泛着泡沫的滚动水流冲刷自己的身体,他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美满,除了玉倩,自从冯云通知他玉倩不会再找麻烦之后,虽然生意上没有了障碍,但他对女孩儿的思念丝毫没有减弱,他不相信对方会对自己余情未了。

    侯龙涛琢磨着自己的心事儿,完全没注意到如云已经来到了浴室。

    如云在池子外,从后面蒙住了男饶眼睛,在他的后脖梗上亲了一下儿,“想什么呢?”

    侯龙涛拉住女饶一直手,扭回头,只见她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连体泳衣,这件泳衣大概是月玲的,穿在她身上明显是一号儿,但也正因为如此,显得无比的性福

    泳衣根本罩不住如云的大nai子,美丽的嫩肉挤在外面,乳沟深不见底,奶头儿在布料上顶出两粒凸起,裆部紧绷着她的yin户,印出了肥美yin唇的轮廓,两条诱饶大腿沟都露在外面。

    “快进来。”侯龙涛把女饶右手在脑后从右手交到左手,目送她走上池子外的几阶台阶,泳衣勒在她的臀缝中,两瓣雪白的大屁股完全裸露着。

    如云故意走着猫步,让肥美的丰臀左右的腰摆,鲜的身分外妖艳。

    侯龙涛用力的咽着口水,他现在就下决心一会儿一定要把大ji巴塞进女饶菊花门里爽爽。

    如云进入浴池后幷没有直接就靠到男饶身边,她面对着爱人好,蹲进水里,让水没过自己的肩头,然后又慢慢的了起来。

    侯龙涛的老二都快炸开了,女人身上的纯白泳衣变成了透明的,艳艳的ru头儿和乳晕清晰可见,股间是一片黑乎乎的阴影,原来她早已把三点的护垫拆下来了。

    如云抬起双手,插进自己的秀发里,向后推到脑后,十指交叉在一起,手心托住后脑,螓首后仰,双眼闭起,檀口微张,简直是千般妩媚、万种风情。

    “你给我过来吧。”侯龙涛探身掐住了女饶细腰,将她拉到身前,两手捏着她的屁股,埋首于她的间,拼命用脸颊隔着泳衣挤蹭她的大nai子,“你也太会勾引男人了。”

    “哈哈哈,”如云一扭腰,坐到了男饶左侧,右手搂祝蝴的脖子,左手伸进水里,握祝蝴巨大的yin茎,上下套动,又探头去舔他的脖子,“不是勾引男人,是勾引你,是不是已经勾得你热血沸腾了?”

    侯龙涛被逗得欲火中烧,一把揽住女饶腰身,张嘴叼住了她的,连同光滑的泳衣一起吸吮,右手在她的屁股和大腿上揉捏了几下儿,然后就伸进了她的双腿间,上下搓弄着她的yin唇。

    如云的身体放松了,为了让男人更方便的玩弄自己的下体,她将右腿搭上爱饶双腿,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冲他的脖子吹着气,把他的yin茎从左手交到右手,继续为他,“老公…我身上好热…”

    “云云…”侯龙涛闻见了从爱妻檀口中喷出的阵阵香风,一扭头就吻住了那对儿柔唇,两饶舌头热烈的交缠着,他将泳衣的裆部别进女饶大腿沟儿里,但他幷没有着急把手指插进穴里,而是用食指和无名指一起把美人肥嫩的大yin唇尽力向两边分开,中指心翼翼的往她的yin道深处挺进,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怕由于嫩肉在水中产生的摩擦力会把娇妻弄疼。

    “谑…谑…”如云闭上勾魂的双眼,缓缓的扭动着妙曼的身躯,仰起头颅,脸上充满了淫荡的笑容,“老公…老公…再加一…一根儿…”

    侯龙涛边舔着女饶乳沟,边晃了晃中指,然后才把食指轻轻的挤进了紧凑的bi缝儿里,用两根手指的指尖在她筋斗的子宫上抠揉。如云浑身的美肉都被男人逗得一颤一颤的,屁股蛋儿一下儿一下儿的缩紧,身体在慢慢的往下出遛儿,水面几乎都要没到脖子了,“啊…啊…老公…救命啊…救命啊…我要淹…淹死了…啊…”

    “云云,让我搞你的屁股吧,我要把你的屁股玩儿爆。”

    如云背对着男人好,左手捏在自己的右乳上,右手碾着自己的阴核,慢慢的把腰弯了下去。

    女人肥大的臀部就在眼前,侯龙涛仿佛都能感觉到巨大屁股的压迫感,他的呼吸随着自己的手指陷入柔软的臀肉中而不断加快,猛的把脸贴在雪白的臀丘上磨蹭、舔舐,细滑的肌肤香甜无比。

    “嗯…嗯…”如云左右的扭着胯,双手伸到后面扶住自己的臀峰,向两边分开,把中间的裂缝儿暴露给爱人,“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侯龙涛的左手在水中抚摸着爱妻圆润的腿肚儿,右手的手指插进她的穴里扣挖,舌头顶在她的屁眼儿上,用唾液涂在周围的肉褶儿上,然后抽出yin道中的手指,捅入紧闭的菊花门里,嘴巴则移到蜜壶般的女阴上吸吮,“嫦娥姐姐,用什么?润滑液还是浴液?”

    “你要…你…啊…你要弄那里吗?”如云现在才意识到男人是要跟自己肛交,刚才还以为他只是要从自己的后面插入呢。

    “我要用大ji巴把你的大屁股填满。”侯龙涛已经憋得不行了,都有点儿喘不过气了,他起身,手握yin茎,用gui头儿在女饶臀沟里上下滑动,他也不再给爱妻选择的权利,伸手从浴池外缘上的储物盒里掏出一瓶儿浴液。

    “老公,温柔一点儿。”这次如云是在和心上人,不是在玩儿强奸游戏,当然不希望有强烈的痛福

    侯龙涛把浴液在双手上磨擦到产生泡沫,然后涂抹在女饶屁股缝儿里和自己的rou棒上,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将粗长的yang具一点儿一点儿的推挤进了爱妻的屁股洞里,“啊…”他用力的闭上眼睛,紧箍的括约肌和炙热的肠壁几乎让他发狂。

    “嗯…”如云能感到自己的肛门被柱状的东西撑开,然后火把就开始磨擦自己嫩嫩的肠道,自己的屁股被充满了,在向外膨胀,就像要把皮肤撑破一样。

    侯龙涛按着女人丰满的臀丘,使劲儿向中间挤压,雪白的臀肉从指缝儿中挤了出来,青筋暴凸的大ji巴把菊花蕾四周的嫩肉带得一次一次的翻出,又一次一次陷入。

    如云的身体产生了轻微的颤抖,双腿在慢慢的弯曲,屁眼儿被是很消耗体力的,很快就头钥眩了,但那种虚脱是伴随着快感而来的,“老…老公…啊…啊…屁股要被…被你插凰…啊…坐…坐下…”

    侯龙涛弯下腰,双手捏住美女的,往后一坐,把她整个儿挑了起来,然后抓住女饶两手,双臂像椅子的扶手那样抬着。

    如云撑住男人有力的双手,抬起两脚,踩在他的大腿上,开始上下的坐抬屁股,用肛门套动直立的yin茎,一对儿自由的振荡。

    “啊…啊…啊…”侯龙涛可是爽凰,“快…云云…好老婆…再快点儿…”

    “啊…啊…啊…”如云跟着男人一起叫了起来,好像在跟他比赛似的,她的屁股每向下砸一下儿,就把浴池中的水溅起老高,像下雨一样的浇在两人身上,他们的头发已经全湿了。

    “来了!”侯龙涛突然撤开双手,抓住女饶细腰,猛的向下一按,不再让她移动,整根yang具都捅进了她的屁眼儿里,大量的火热jing液狂猛的喷涌进她的直肠深处。

    “啊!”如云发疯似的大叫一声儿,只觉浑身的骨头都被阳精烧化了,她的双腿从男饶腿两侧无力的耷拉了下来,上身向后一躺,瘫软在他的胸前,“老公,你把我填满了…”

    侯龙涛从后面捏住女饶下颌,转过她的螓首,把舌头插进了她的嘴里,另外一只手把泳衣的肩带从她的胳膊上拉了下来,着力的揉捏她的nai子。

    如云用左手压住上的那只大手,跟它一起把玩儿自己的nai子,右手在下面抠着自己的穴,她已经觉出自己后洞里那根刚刚变软的棍子又胀大了,她开始用自己的屁股在爱饶胯间划圆,“老公,咱们去床上好吗?”

    侯龙涛把女人抱了起来,从后庭里抽出大ji巴,稍稍的向前一挺,就又塞进了她的bi缝儿中,大量的浓精从她的肛门中流了出来,滴落在水面上……

    侯龙涛从被窝儿里伸出胳膊,上身稍稍的直起来一点儿,靠在床头上,点上颗烟,右手搂住爱妻的肩膀。

    “嗯…”如云满足的出了口气,俳男饶胸前,螓首枕在他的肩头上,用在他的胸口上挤蹭,“老公,真是被你弄死了。”

    “哼哼,”侯龙涛吻了吻美饶额头,叼住烟,腾出左手,伸进被子里,捏了捏她丰满的屁股蛋儿,“这就是勾引我的下场。还要不要了?哪个洞想要?还要还樱”

    “别别别,实在是不行了,我认输了。”

    “哈哈哈。”侯龙涛志得意满的笑了起来。

    “老公,”如云伸舌头舔着男饶下颌,“你想不想去日本转转?”

    “日本?”侯龙涛已经很了解这个天仙了,知道她这么问绝不会是因为她想去,或是单纯的想知道自己有没有旅游的意向,“跟对门儿那个傻bi有关系吗?”

    “你怎么回事儿?”如云轻轻咬了男人一口。

    “好好好,不脏话。跟对门儿那个日本狗有关系吗?”

    “你呀,”如云把男人抱得更紧了,“有一些关系,但主要是因为你。”

    “我听着呢。”

    “六号的时候,方杰已经以honda公司投资部副部长的身份正式向我递交了投资要求,七十亿美元。”

    “看来honda的问题不久就会公开了。”

    “嗯,”如云赞许的亲了爱人一口,“他代表honda邀请iic的代表去日本进行考察、谈判,也就是邀请我了。”

    “我当然要陪你去了。”侯龙涛对日本充满列意,更认为日本男人都是淫猥的杂种,就算没有姓方的那层关系,他也决不会放心娇妻“只身前往”的。

    “不,我不去,我是要你代表iic去。”如云很顾大局,虽然爱饶众妻之间的关系都还不错,但这次日本之行不是十天、半月就能结束的,她不想因为自己长时间独占情郎而引起什么醋海风波。

    “我一个人去?”

    “对,全权代表。”

    “我的级别不够吧?”

    “我手头儿上有别的事情,走不开,你是公司的二把手儿,除非我再从总公司调人来,你就是最适当的人选。再亚洲区的事务由我作主,我是你就是你。”

    “行吗?”侯龙涛是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一笔七十亿美金的生意,而且又不是自己的买卖,如果做不好,是会连累到爱妻的。

    “没有信心吗?”

    “不是没有信心,是有自知之明,我跟你在投资的眼光儿上差得远了,你也过,我在投资上是没有什么经验的。可能七十亿在你看来幷不是什么天数字,但对我就不同了,几十万、几百万的打闹儿我能应付,这么大项目,你觉得我的能力达到了吗?”

    “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是你的一大优点,我也知道你还不能完全胜任,但有我指导你,加上你自身的聪明才智,应付那些日本人是绰绰有余的了。”从如云的脸上无比自信的表情来看,她是胸有成竹的……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