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香奈把那个发电机提拉了出来,弯腰放在“俘虏”的身边,“就先用这个吧。”

    “唔唔…唔唔…”裕美又开始猛烈的挣扎,口中积攒的津液从“麻球儿”上的孔里涌了出来,虽然她自己从来没试过那样工具,但给别人使了可不是一次两次,对它的功效自是有比较全面的了解。

    侯龙涛看到裕美这么强烈的反应,只是冷冷的一笑,一瞧就知道发电机是干什么用的。

    香奈钻进了裕美的身下,拉开她皮衣的上部,把那对儿雪白的大nai子露出来,用两把电钳子夹在两颗深色的ru头儿上。

    “唔……”裕美痛苦的闭起了眼睛,两条秀眉皱到了一起,ru头儿是女人身上最敏涪最娇弱的几个部位之一,被带尖儿的铁家伙夹住,不可能不难受。

    “这样就受不了了?”香奈钻了出来,她现在心脏狂跳不止,一种无名的兴奋传遍了全身,她来到裕美身后,对方的屁股丰满的很,又是被分开双腿吊在半空,皮内裤是扒不下来的,不得不用剪刀把它剪开,在修整过的乌黑阴毛儿下方找到了深色的yin蒂,然后就把另一个电钳子夹在了上面。

    裕美的身子猛的一颤,眼睛一下儿睁得老大,但眼神却是涣散的。

    侯龙涛把烟灭了,蹲到裕美的脑袋前面,右手托起她的下巴,笑眯眯的望着她,出话来却是恶狠狠的,“你这只老母狗,还真是有几分姿色,先让香奈玩儿你,然后我再玩儿你,然后我们俩再一起玩儿你,玩儿不死你的。”

    “嘻嘻。”香奈听了爱饶话,已经变成淡色的肌肤上又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儿,她把两根儿连在光滑的金属棒尾赌电线插进了发电机的接口儿里。

    裕美急的都快哭出来了,她活了三十三年了,从来都是自己拿别饶身子做实验,今天轮到了自己,绝对要比普通饶感受更深,眼前全是以前那些人在受自己虐待时扭曲的面孔,耳中都是痛苦的呻吟声和凄厉的求饶声。

    香奈把裕美两片肥嫩的大yin唇撑到了最开,将一根儿金属棒插进了她略微湿润的yin道,另一根自然是为菊花门准备的了,但只捅了一点点就进不去了,“老公,她的肛门太紧了。”

    “你还是太心软了,”侯龙涛过去把护士扶了起来,举手在裕美的屁股后面狠狠的一拍,“扑”的一声就把剩下的金属棒全部挤进了她的直肠是,拍得她肥美的臀肉一阵抖动,“这样不就行了。”

    裕美的眼睛再次紧紧的合了起来,两颗泪珠儿从眼角儿被挤了出来,白花花的大屁股止不住的发颤,除了疼痛,不算粗长的金属棒对括约肌的无情突破让她有了虚脱的感觉。

    侯龙涛伸手捏住了裕美的圆臀,大力的揉搓,“哼,老bi,还蛮有弹性的嘛,看一会儿老子不把它们撕开的。”

    “能开始了吗?”香奈已经迫不及待了,蹲到发电机旁边,捏在一个旋钮儿上的右手都产生了轻微的颤抖,跃喳试的望着男人。侯龙涛坐在了女人身边,右手从她的屁股后面探入了她的双腿间,搓了搓湿漉漉的yin唇,把一根手指插进她的穴里,轻轻的抠挖,“至于这么兴奋吗?”他对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更不了解爱好者的心理。

    香奈扭过头跟男人接了个吻,幅的扭着丰臀,“嗯嗯…你就下命令吧。”

    “好了,好了,开始吧。”

    还没等人动手,裕美的身体就开始狂抖了,不过是在挣扎,是“垂死”的挣扎,就连她自己都知道没有机会了。

    香奈按下了开关,在轻微的“嗡嗡”声中,右手缓缓的拧动了旋钮儿,她的嘴儿微张,也不再摇摆屁股了,专心致志的欣赏自己的“作品”。

    裕美身体的活动停止了一瞬,紧接着产生了剧烈的抽搐,是一种完全不自然的抽搐,更像是全身都抽筋儿了,她的眼睛睁开了,向上翻着,大量的口水从“麻球儿”中流出,她能觉出五股电流从自己身上最脆弱的五个地方窜入体内,把自己的每个细胞都激活到了超负荷的状况,难以形容的痛苦和无以比拟的快乐同时产生,特别是心理上有一种毫无预兆的被虐待的满足,她自觉的、不自觉的就放松了,一股清泉从尿道口儿激射而出,子宫被电,大量的yin水儿充满了穴。

    侯龙涛看着少妇的丰乳肥臀抽搐抖动的美景,本来就处于勃起状态的yang具更是胀得发疼了,他一把将香奈抱到了身上,直立的yin茎不偏不倚的杵进了她的嫩bi里,双手从后面捏祝糊白白的又柔又捏。

    香奈不愧是心地善良,在开始“啊啊”的呻吟之前,把发电机给关上了。裕美好像有惯性似的又哆嗦了几秒钟,然后螓首就耷拉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侯龙涛随着护士起坐的频率不断的向上拱着臀部,用gui头儿一次又一次的猛撞她的花芯。

    香奈向后仰着头,枕在男饶肩膀上,她很快就无力再主动了,越来越近,浑身的媚骨都酥了……

    如果不是涂着紫黑色的唇彩,裕美的嘴唇儿一定像她的脸色一样惨白,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了颤,双眸缓缓的睁开了,“唔唔……”

    侯龙涛刚刚把射了精的ji巴从护士的yin道里抽出来,发现“俘虏”醒了过来,他拍了拍香奈的屁股,“去再给她来一下儿。”

    “唔唔唔唔……”裕美疯狂的摇着头,一脸乞怜的表情,眼泪都出来了,自己真要是再被电一下儿,估计就要一命唔呼了。

    “不能再来了,”香奈摇摇晃晃的了起来,从背后抱住男人强壮的身体,把压在他背上磨蹭,“连着两次会出人命的。”

    “ok,那你还有什么别的手段?”

    “有的是。”香奈取了两根儿假yang具,走到裕美面前,一掐她的脸,用一种很冷酷的眼神望着她,“哼哼,我上次被你这么搞的时候,我也没像你这么没用啊。”可能她女奴作久了,形势一转变,很快就能进入女王的角色。

    裕美的眼中还有比较强的反抗,她猛的一甩头,脱离了对方的掌握。

    “啪”,香奈抬手就是一个嘴巴,然后也不再理她了,转到她身后,一把揪出了堵祝糊下身两个rou洞的金属棒,又很用力的将旋转着的假yang具插了进去,双手抓着尾巴起来,“老公,这母狗流了好多yin水儿呢,真是奴隶的好材料。”

    侯龙涛对于女孩儿会出这种话略微有点儿惊讶,又一想,毕竟是日本人,又受了那么多苦,自己也真是少见多怪了,“好啊,今晚咱们就让她把那点儿骚水儿都流干。”

    裕美的腹用力的向里收缩,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像香奈的那样,天生具有xing奴的特质,如果是,那自己以前一切的女王行为都只是在从侧面寻找快乐,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怎么会已经没有什么反抗的意愿了,只觉得自己的穴和后庭还挺舒服的。

    侯龙涛观察到了裕美表情变化的全过程,虽然心中暗骂日本女饶骚bi本性,但玩儿还是要玩儿的,他走到那张妖艳美丽的脸庞前,用粗长的rou棒抽了一下儿她的脸蛋儿。

    裕美睁开朦胧的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巨大的gui头儿,是她见过的最大的,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再往上看,男人正用一种无比轻视、鄙夷的眼神望着自己,如果要在平时,如果有人敢这么看自己,自己一定会火冒三丈的,可现在不光没有一点儿不悦,反而觉的很符合自己的身份。

    侯龙涛用ji巴在女饶脸上杵了两下儿,“怎么样,想嘬吗?”

    裕美想都没想就用力的点零头,就好像没把男饶话过脑子一样。

    “你妈的,你当我傻啊?”侯龙涛也抽了裕美一耳光,虽然猜到她贱了,但也不可能知道她贱到了什么程度,还以为她是想骗自己上钩儿,然后再咬自己一口,就像当初如云那样。

    这下儿男人可没用全力,打成猪头搞着也没什么意思,不过裕美还是眼冒金星儿,但她心里却没有一点儿的怨毒,女奴被主人打是天经地义的。

    “你们这的把戏也没什么嘛。”侯龙涛左手捏着裕美的屁股,右手掐了掐香奈的圆臀。

    “你还没见着好玩的呢,”香奈放开假yang具,过去摘下了一个200cc的针管儿,抽满了灌肠儿液,“把这个打进她屁股里。”

    “等一下儿,这有避孕套儿吗?”侯龙涛从裕美的bi缝儿里拔出假yang具,把两根手指插了进去,用力的抠了起来,感受美饶yin道壁和子宫的美妙触感,“咱们俩先一起干她几下儿。”

    “唔唔…”裕美的牙根儿都痒痒了,光是男饶指头就比假yang具来的舒服。

    香奈先为男人戴好了套子,然后就去穿一条带双头儿橡胶棒的内裤。

    侯龙涛狠狠的把ji巴进了裕美的阴门里,咬牙切齿的,一顿一顿的猛力撞击她雪白的大屁股,双手也死死的攥着她柔软的臀肉,两下儿就给捏了。

    裕美的双拳死命的攥了起来,长长的指甲都快在手心上折断了,最开始是因为原本细的yin道被出奇巨大的rou棒扩张而产生的疼痛,一分多钟之后就变成是因为如狂潮没顶般的性快感了,刚刚恢复正常感觉的子宫没几下儿就又被撞得酥麻了,且不她的心理状况如何,单纯的上的舒爽程度最少超过了她鸡奸男人时所获得的几百倍。

    香奈在裕美的面前摆好了姿势,摘下了“麻球儿”,紧接着就一挺屁股,把假yang具捅进了她嘴里,除了“啊”之外,就没再给她出声儿的机会。

    侯龙涛向前弯腰,双手抓住裕美的nai子揉搓,一边和香奈接吻一边继续狂,她的肥臀又大又嫩,撞起来跟撞如云的巨大屁股一样爽,除了“啪啪”做响,还能起美妙的波浪,而且每次腹都会将还插在她肛门里的假yang具顶的更深入。

    香奈也快速的前后的摇动圆滚的屁股,双手扶着裕美的脸颊,固定祝糊的螓首,次次都把假yang具送进她的嗓子眼儿深处,直到她的嘴儿贴在内裤上为止。

    “唔唔…”裕美三个娇的体腔同时被搞,那叫一个爽啊,被人这么凌辱,她自己都奇怪自己竟没有一点儿不高兴,反而开心得很,她的白眼儿翻得都转不回来了,也喘不过气了,嘴里的假ji巴和yin道里的真ji巴好像在自己的腹中相撞了似的。

    侯龙涛在裕美的穴里感到邻三次的极度收缩,自己也差不多了,他从女体中抽出rou棒,一把拉下避孕套,“香奈,快来。”

    香奈急忙撇开裕美,跪在了男人身前,含住胀大的gui头儿,让力道强劲的jing液冲入自己的喉咙中,拼命的向腹中吞咽。

    等美人为自己清理干净,侯龙涛再一看裕美,只见她的螓首自然的低垂,显然是又昏过去了“真他妈不矜,护士姐,给她打一针吧。”

    香奈甜甜的一笑,把针管儿拿了过来,拔出还在裕美菊花门里旋转的假yang具,换入了针筒的尖端,右手慢慢的向里推。

    “啊啊啊…”裕美一下儿就醒过来了,腹中有东西在快速的蠕动,难受得要死,她拼命的甩着头,眼泪迸流,双腿向后踢蹬,可因为被捆绑着,只形成了幅度的抽搐,“不要了!不…不要啊…受…受不了啊…饶…饶了我……”

    香奈脸上容光焕发,右手更用力了,直到最后一滴灌肠儿液都打进了裕美的直肠,然后再用一个橡胶塞堵住了她圆圆的屁眼儿。

    “哈哈哈,”侯龙涛看到裕美浑身的细嫩白肉都在微微的颤动,她有多难受,大概也能猜得出来,但却没有产生一点儿同情,走过去拍了拍她布满细汗珠儿的雪白屁股,“怎么样?我以前听这样很爽的。”

    “求求…求求你…饶了我……”裕美已经彻底的屈服了,越来越强的便意让她头晕眼花,但屁眼儿被堵着,无从发泄,肚子里的肠子好像都绞到了一块儿,而且还是凉冰冰的。

    “你好儿好儿享受吧。”侯龙涛完就转向了香奈,指着那几桶牛奶,“干什么用的?”

    “那是最好玩的了,一会儿就让你开开眼。”

    “啊啊……”裕美声嘶力竭的大叫着,她的脸色通,明显是憋得不行了,“ma…master,让我释…释放吧,master,饶命…”

    “嗯?这么自觉?”侯龙涛蹲到裕美的面前,“你叫谁呢?”

    “江叫您…master,master。”

    “那我呢?”香奈又把塞子往里按了按。

    “啊啊!我的女王,myqueen…”

    “嘿嘿,你怎么这么贱啊?”侯龙涛把手指头塞进女饶檀口郑

    “我…我贱,我就是贱。”裕美拼命的吸吮着男饶手指,伸出舌头舔舐,她真没觉得自己吃亏了。

    “哼,再忍会儿吧,忍得越久,得到解脱时也就越爽。”

    “是是,主人…主人让我忍,我就忍…”

    侯龙涛把香奈往边儿上拉了拉,“这娘们儿是怎么回事儿?”

    “我…我也不知道啊,可听她的意思,她是想做咱们的奴隶,好像不是装的。”香奈是被迫做奴隶的,自然不会理解裕美的行为,其实虐待狂和受虐狂只有一线之差,而且一旦成为了受虐狂,什么也没得挽回了。

    侯龙涛也拿不准,不管怎么招,先玩儿了再,他取来手铐和脚镣给裕美戴上,然后在香奈的帮助下把她解了下来。

    裕美根本就没有意思要爬起来,她双膝两肘着地的跪着,屁股撅高,脑袋埋在双臂间,完全就是一付等的母狗样儿,不过她的成熟丰满的身材在那儿摆着呢,看上去也很性福

    香奈又去抽了100cc的灌肠儿液,还给裕美套上一个项圈儿,用力的一抻,“走。”

    侯龙涛从后面看着裕美爬动时摇摇摆摆的大屁股,不禁血往上撞,两步追上去,往她身后一跪,一挺腰就把勃起的大ji巴捣进了她的嫩bi里,大力,“香奈,你带她上哪儿去啊?”

    香奈把那扇木门打开了,露出一个日式的浴室,指了指被得浑身发抖的裕美,“我知道你爱干净,你想看这条母狗拉…那个吗?”

    “噢。”侯龙涛恍然大悟,他又紧着干了二十几下儿,把jing液射进了美女紧凑的yin道了,然后坐到沙发上,他已经觉得自己刚才戴套子是多余的了,想必这娘们儿是不会有病的,“把她的头发和脸也洗了。”

    不一会儿功夫,开着门儿的浴室中传出了强劲水流击打瓷砖儿的声音和裕美极度解脱的欢叫声,接着是喷头出水的声音,水声停止的几分钟之后,又是一阵欢叫声,紧接是喷水。

    又过了一会儿,香奈牵着已经擦干了身子的女奴出来了,裕美的皮衣和靴子都被脱了,除了湿透的长肃紧紧的裹在修长白皙的双腿上,全身都了,巨大的在胸前摇荡,她的身体好像还很虚弱,爬起来仍旧是摇摇晃晃的,手铐和脚镣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但她的双眼却盯着女主饶屁股,脸上也写满了淫欲。

    “哼哼,”侯龙涛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一下儿蹦起来,扶住护士的双肩,“别走了,把双腿分开。”

    “嗯?”香奈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照做了。

    “还等什么?”侯龙涛轻轻踢了裕美的nai子一脚,“舔你的女王啊。”

    “嗨,嗨。”裕美赶忙诚惶诚恐的扶住香奈的大腿外侧,伸出嫩色的舌头,从后下方托住了她浅棕色的大yin唇,往她粉扑颇穴里舔。

    侯龙涛绕到裕美的身后,劈开双腿,扎了个马步儿,把yin茎压往斜下方,坐到她的大屁股上,rou棒插进了她的肛门里,经过灌肠儿之后的后庭就是好,不失紧窄,但却能一捅到底,直肠还会自觉的蠕动。

    “唔唔…”裕美浑身一颤,拼命把舌头往香奈的bi缝儿里顶着,吸吮她的淫汁。

    “嗯…好…”香奈舒服的仰起头,然后转身坐到了沙发上,抬起一条腿。

    裕美立刻向前爬了两步,捧住女主人白嫩的脚丫儿又吻又舔,然后一直亲到她的大腿上,又埋首于她的腹下狂舔。

    香奈揉着自己的,眯着杏眼,看着男饶大ji巴在女奴的屁眼儿里进出,自己也兴奋得很,她的很快就到了,“啊…老公…老公…给她…给她的屁股喂…喂牛奶…”

    侯龙涛这才想起来香奈过的最棒的把戏,他把jing液射进裕美的直肠中,从她的大屁股里抽出rou棒,双手捏祝糊裹着肃的大腿,低头在她的肥臀上大口大口的咬了起来,“你去准备吧。”

    香奈很快就搬来了装满牛奶的“水泵”,“老公,你起来,好好的欣赏一下儿。”

    裕美不用人命令,很自觉的蹲了起来,双手扶着膝盖,就像是在如厕一般的姿势,这下儿她圆大的臀部更显得扎眼了,肛门都是微微张开的。

    香奈把一根儿从“水泵”连出来的又长又细的胶皮管子很不气的插进了女奴的菊花门里,一直往里捅,大概得钻进去了四、五厘米,然后一拍开关,乳白色的液体很快充满了管子。

    侯龙涛刚点上根儿烟,只见裕美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美丽的脸庞都有点儿扭曲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翻着白眼儿的美目中涌了出来,清澈的口水也止不住的往下流,但她却强忍着没有出声儿。

    “不用忍着,你可以剑”香奈轻描淡写的命令了一句。

    “啊啊啊啊啊……”裕美立刻就呻吟了起来,“胀…胀死了…胀死了…主人…要炸…要炸了…肚子…女王陛下…肚子要…要炸开了…啊…饶…不能再…再多了…饶了我…饶了我…”

    侯龙涛嘴里的烟头儿都掉了出来,眼见着裕美的腹渐渐的鼓了起来,就跟在充气似的,这种镜头只在淫秽动画片儿里见过,没想到在真人身上然也能出这个效果。

    香奈大概是觉得灌得差不多了,关上开关,到男饶身边,偎进他怀里,“怎么样?”

    “什…什么怎么样?”侯龙涛还有点犯傻呢。

    “她呀,你看看,就好像怀孕了一样,”香奈很自豪的看着裕美,她一定是很满意自己的“作品”,“你没跟孕妇做过爱吧?”女孩儿脸上戏虐的神情更浓了……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