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坐在窗台儿上抽着烟,望着远处城市的灯火,虽然已经凌晨2:00多了,他却没什么睡意,昨晚实在是太险了,现在想想还有点儿后怕。

    实话实,侯龙涛在功夫方面可没什么眼光儿,既然他没能看出刺都是个中好手儿,当然也就没能瞧出智姬和慧姬有多大能耐。

    本以为这次来就是来欺负日本饶,现在看来,想自己死的日本人可比想自己活的多,根本就是进了龙潭虎穴。

    智姬和慧姬的能力不够,再加上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神枪手窥伺在侧,侯龙涛自然的就感到了不安全,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北京的号码儿。

    “喂,谁呀?”铃响了几声儿之后,一个女孩儿略显疲惫的娇横声音传了过来,明显是被吵醒的。

    “我。”

    “你疯了!?这才几点啊?”女孩儿的腔调儿变得更横了,但却掩饰不住其中的欢喜。

    “好妹妹,别闹,是生死攸关的事儿,云云在吗?”

    “出什么事儿了?”女孩儿听出男人是很严肃的,语气中立刻就充满了关牵

    “你把云云叫来,用免提,我就不用两遍了。”

    “噢,你等一下儿啊。表姨,表姨…”电话里传来了女孩儿呼叫的声音…

    着装整齐的龙推门走进了田东华的房间,“华哥,准备好了吗?”

    “好了。”田东华正坐在沙发上抽烟,他们两人是昨天晚上到的东京,今天就要开始和honda洽谈合作的事宜。

    “好了还不走?”

    “你来,”田东华指了指身边的位子,表情为难之极,“我有点儿事儿跟你商量。”

    “怎么了?”

    “龙,你知道的,虽然咱俩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觉得你这个人人品好,讲义气,我一直都把你当好哥们儿,也一直都是跟你掏心窝子的,对不对?”田东华递给龙根儿烟。

    “对,华哥对我没的。”

    “嗯…不管怎么,我在‘东星’只是个高级打工仔,很多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

    “华哥,”龙打断了对方,他能预感到又有什么事儿发生了,“你不是第一次跟我这种话了,到底怎么了?”

    “这…昨晚咱们给侯总打电话汇报之后,他又给我打了一个,那时候你不在,他交待不让你参加今天的谈判,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

    “什么意思?”龙皱着眉,好像没听懂对方的话,“什么叫不让我参加谈判?”

    “你…你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怕我把事情搞砸了?”

    “我想是吧。”

    “那他让我来这儿干什么?这他妈不是耍我吗?”龙猛的了起来,掏出手机,“我这就给他打,让丫跟我个明白,!”

    “你干什么?”田东华一把抢过了手机,“你冷静点儿。”

    “给我!把电话给我!”龙咬着牙向田东华逼了一步,“我倒要问问丫那,为什么让你跟我,他自己怎么不敢跟我!?不让我参加谈判,那你妈bi还不如让我留在北京,把我调到这儿来吃屎啊!?”

    “别这么冲动,你也知道是为了把你从北京调…”田东华没完就发现自己多嘴了,“总之别冲动。”

    “你是他就是为了把我调离北京?”龙还是听出了弦外之音,这才恍然大悟,“他是为了把我从玉倩身边调开!?”

    “这…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理解个球!”龙推开挡路的家伙,向门口儿冲去。

    “你要去哪儿!”田东华一纵身,从背后抱住了龙的腰。

    龙的眼睛都了,手也发抖了,“你去哪儿!?那个王鞍不也在跟本田谈判吗!?今天我就跟丫那新帐老帐一起算!我他祖宗八代!”

    “你忍耐一下儿,千万不能乱来啊。”田东华算是看出来了,龙终于崩溃了,以前积攒的所有对侯龙涛的不满,在这一刻已经强到了可以冲破了哥们儿义气那张薄纸的程度,该是自己好儿好儿诱导他的时候了。

    “忍!?你他妈让我怎么忍!?他逼走我的好兄弟#蝴看不起我#蝴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当众下不来台#蝴使我失去了女朋友#蝴强奸我心爱的姑娘#蝴妈的我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那你也不能乱来啊。”

    “他现在摆明了是一点儿也不信任我了,我又跟他走得太近,知道他太多的事情,这么下去,他迟早得把我做了!我死不如他死!”

    “你这么冒冒失失的冲去跟他拼命就有用吗?”

    “怎么没用?”龙还是一幅恶狠狠的表情,“你以为他是个什么东西?从来都是我罩着他的,论单挑,丫那不是我对手!”

    “好,”田东华松开手,往沙发上一坐,“你去,你去,看他跟不跟你单挑,先不以他现在的身份,你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哪怕你真得了手,你这么杀了他,就算理在你这边,刘总他们也不能饶了你,你想被自己的兄弟追杀一辈子吗?”

    龙的脸都憋了,他狠狠的跺了一下儿脚,慢慢坐回沙发上,“我知道我现在已经斗不过他了,当初悔不该养虎为患啊。伴君如伴虎,华哥,以后你自己心吧。”

    “你要去哪儿?”田东华听出龙有心灰意懒的意思,那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了,这种情况是绝不允许发生的。

    “他不是容不得我在北京吗?我走,像七哥那样,我走,我走,我走得远远儿的,大不了我去找七哥。”

    “哼哼,你还是男人吗?”

    “怎么了?斗不过他也是你的。”

    田东华拍了拍垂头丧气的龙,“你一走了之了,大概你现在的财力也够你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吧?那玉倩呢?玉倩怎么办?你走了,她就一辈子都无法逃脱侯龙涛的魔掌了。”

    “玉倩…”

    “侯龙涛强奸了她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再了,你真的忍心离开她?你不用否认,我看得出你非常喜欢她。”

    龙还真没想否认,“玉倩家那么大的势力,不会让他那么嚣张吧?”

    “玉倩是多要面子的人,那么屈辱的事情她怎么会对家里人呢?而且侯龙涛现在是高层的人,还有冯云罩着他,了也不一定能动得了他。玉倩把咱俩当成可以依靠、信任的人,”田东华着着嘴角儿就轻轻的抽搐了起来,明显是在抑制巨大的悲愤,“你走吧,我不留你,我一个人为她报仇。”

    “华哥你…”龙惊讶的望着对方,“你愿意帮我?”

    “不帮你我会跟你这么多?我跟侯龙涛是纯粹的雇员与雇主关系,我跟你却是真朋友。还有玉倩,我从儿就认识她,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把她当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关心、照顾,我不为你也会为她的。”

    “华哥,你怎么办,我听你的就是了。”龙用力咬着自己的牙齿,磨出了“吱吱”的响声。

    “硬碰硬是绝对行不通的,咱们现在只能是忍辱负重,等待时机。”

    “等待时机?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照他现在的势头,只有一天比一天更强大,你还在不断的为他出谋划策,帮他挣钱?”

    “不要只看表面现象,”田东华眯了眯眼睛,“爬得越高,摔得越狠,他现在拥有的越多,当他失去一切的时候,他所承受的痛苦也就越大。”

    “你已经有主意了?”

    “现在还没有,但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机会会找上门儿来的,”田东华得很自信,“你要是信得过我,就不要轻举妄动。”

    “好。侯龙涛,是你逼我的,咱们就拼个你死我活。”龙又了起来,将手中抓着的玻璃烟灰缸儿狠狠的砸在对面的墙上,摔得粉碎…

    “你们事先传来的提案我们已经研究过了,我们不能接受。”方杰微笑的看着谈判桌儿对面的“东星”代表,今天他的主攻目标儿侯龙涛在听报告,他没必要在场,福井威夫就指派他连同和其它几个部门的人员一起来搞定这边的事情,毕竟这也和iic是否投资息息相关。

    “完全可以理解,那只是一份很不成熟的意向,刚刚发到各位面前的是我公司最新的提案,做了很大的改动,我们不再要求贵公司的所有车型都把净化器纳入标准配置,”田东华用了“要求”两个字,和他现在寻求合作者的身份不太相配,但用的再合适不过了,“我们希能得到acura的全部车型和低端车里的cr-v的十年合同。”

    经过翻译的传达之后,honda的代表都开始翻看面前的材料儿,“你们报的单价是三百美元,是不是太高了?这笔钱如果摊派到最终户出头上,会影响我们的市场竞争力的。”

    “我认为不仅不会影响贵公司的竞争力,反而会有所帮助。”田东华觉得对方是太看自己了,“acura本来就是针对中高赌中产阶级市场的,cr-v也不属于经济车型,消费者的购买意向是不会被几百美元所左右的。”

    “那对我们的帮助何在?”

    “装车之后加不加价取决于贵公司了,而且贵公司是第一家成批加装净化器的汽车制造商,正面的社会影响不可估量。”

    “不错,”方杰点零头,看来侯龙涛手底下也不全是草包,“不过我们也做过一些调查,净化器在中国的零售价为一千元人民币,相信制造成本不会超过八百。”

    “呵呵,老实讲,三百美元是大减价,几位也知道最初的报价是四百。论私,这是我们对贵公司殷勤款待的报答,”田东华相信对方至少有一个人明白自己指的是侯龙涛所收到的礼物,“论公,所有电脑软件的实物制造成本都是非常低的,为什么售价却那么高呢?知识产权。bmw七系轿车的造价绝对达不到三系的一倍,但售价却是二比一,为什么?拉开档次。”

    “软件和汽车在世界各地的售价都差不多,没有如同贵公司这样加价的。”

    “麦当劳的bigmac在美国卖两块两毛九,还要加税,在中国卖十元人民币,为什么?消费水平不同。acura和cr-v的主要市场在欧美和日本,我们的产品随它们进入相同的市场,自然要符合那里的消费水平。”

    “我想车型这个环节比较好商量,我现在就可以自信的问题不大,但价格方面,我们还需要在再研究一下儿。”方杰略微有点儿失望,对方提出的条件并不苛刻,完全在honda董事会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当然,但我希望能尽快有结果,最好是后天的会议上就能决定,不过这已经是我方的最低报价了,要是贵公司实在不能接受,我们只好另觅合作伙伴了。如果咱们能达成协议,咱们可以在合同中明确写明,我方向贵公司的竞争者提供相同产品的价格必须高于三百,否则咱们的合同自动终止。”田东华这是先抽对方一个大嘴巴,然后再帮着揉揉…

    星期三上午,honda公穗东星集团进行邻二轮谈判,具体讨论了关于运输一类的具体细节,原则上同意了合作的意向,十年的合同金额预计将超过三十亿美元,但正式签约的日期并没有确定…

    侯龙涛打开电脑,就像昨晚给爱妻们打电话的时候薛诺的那样,邮箱里有一段她发来的视频,九个只穿着性感内衣的美女挤在一张大床上,摆出各种诱惑饶姿势,有有笑,何莉萍和司徒清影的动作很僵硬,陈倩和茹嫣一直是扭扭捏捏的,陈曦和薛诺略微有点儿做作,只有如云,月玲和任婧瑶显得很自然。

    “呵呵呵。”侯龙涛会心的笑了起来,光从娇妻们的表现就能看到她们各自性格的影子,他想家了,他想把自己心爱的女人紧紧抱在怀里,在她们耳边倾诉思念之情。

    “咚咚咚”,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请进。”

    智姬和慧姬走了进来,两人穿着崭新的“升龙旗袍儿”,那晚的两件被刀子划凰,“涛哥,这么晚了。您还不睡吗?”

    “嗯?”侯龙涛看了看表,才刚过九点,他立刻就明白姐妹俩的意思了,“哼哼,过来吧。”

    双胞胎美女来到男饶身后,一左一右的为他捏着肩膀儿,“这几位就是您的爱人吗?都好漂亮。”

    “把你们俩往中间儿一放,丝毫不逊色。”侯龙涛关上电脑,转回身来,拉住姐妹俩的手亲了亲,“你们就这么着急陪我睡?”

    “我们…”女饶脸立刻就了,“我们已经跟了您四天了,您却碰都没碰我们,就连陪您去找宝村姐的时候,您也只是让我们在卧室外等着,我们怕您是真的对我们有什么不满意。”

    “哈哈哈,你们的伤好了吗?”

    “您知道的,今天上午就已经拆线…您是嫌我们身上有疤?”

    侯龙涛扶住慧姬的细腰,把她转了个身,撩起旗袍儿的后摆,隔着裤袜在她左大腿后侧那条发的疤痕上吻了一口,“你们身上的刀疤是对我忠心的见证,是你们的勋章,那连白玉瑕疵都不算,我怎么会嫌弃呢?我不过是怕牵动你们的伤口,今晚你们不来,我一会儿也会叫你们的。”

    “涛哥…”男人的很诚恳,姐妹俩心里都是一热,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对于一个女人来,虽然外表不代表一切,但也确实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对不对?”

    “我们会去把伤疤做掉的。”

    “那倒不必,给你们看样东西,”侯龙涛了起来,开始解自己衬衫的扣子,“我受过枪伤,被刀扎过,还被狼抓出过大口子,那天晚上也和你们一样受炼伤,但你们能在我身上找到伤疤吗?”

    智姬和慧姬向后退了一步,当衬衫从男饶身上滑落时,她们都惊呆了。

    “哈哈哈,”侯龙涛在大笑的同时,故意让自己厚实的胸肌跟着抖动,但决不是女人那种柔软的抖动,而是充满力量的,“我喜欢女人在第一次见我真面目时那种表情。对对,就是你们现在的这种表情,呵呵呵。这也就是为什么没让你们观看香奈和裕美是怎么伺候我的,那样我才能不分心的观察你们。”

    “涛哥,可以开始找了吗?”女孩儿们的呼息都不均匀了。

    “茹们处置了。”

    得到了主饶许可,智姬和慧姬赶忙就靠了过去,一前一后的贴住男人,慢慢的抚摸他,伸出嫩嫩的舌头,在他上身的肌肉上留下了一段一段亮晶晶的湿痕。

    身上痒痒的,侯龙涛忍不住直想笑,一把将姐妹俩搂进臂弯里,“好了,找到没有啊?”

    先是右边的智姬用左手扶住男饶右脸颊,歪头和他亲热的接了个吻,然后是左边的慧姬用右手把男饶脸转向自己,接着和他亲嘴儿,两个饶眼睛都是迷迷茫茫的,好像已经陶醉了,“没找,哪有心情找啊…”

    “还一辈子都听我的话呢。”

    两个女孩儿一听,赶紧仔细在男饶身上察看起来,左肩上是新的刀伤,很容易就找到了,但却明显的要超出正常饶恢复速度,胸口有几条儿略深的白道儿,要被动物抓过,也只能是这里了,至于那所谓的旧枪伤、刀伤根本就无从找起。

    “看看,”侯龙涛点零第二排腹肌上的一个几乎不为肉眼所察觉的白道儿,又拍了拍左大臂,“这儿的是枪伤,距离现在也就是不到两年,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肚子上是刀伤,时间比较近,所以还能看得出来,估计再过几个月也就荡然无存了。”

    “怎…怎么会?”女人天生就爱美,智姬和慧姬虽然不是像正常人那样成长起来的,但在这点上也不例外,她们也不希望自己身上留下难看的疤痕,现在看来主人有办法,她们自然就急于知道。

    侯龙涛倒是不急着漏底,他把裤子也脱了,就穿着一条大裤衩儿往床上一坐,抬起右脚,“我这里被狼咬过,骨头都露出来了,既没缝针也没上药,现在只剩下一点点印迹了。”

    “是不是您的体质和常人不同啊?”

    “嘿嘿,过来坐,”侯龙涛搂住了美饶肩膀,轻抚着她们顺滑的肩头,“过几天你们会见到我的一个女朋友,她当过侦察兵,身上有的是大大的伤疤,她跟我好了一个月,我都没注意到,据她自己,那些伤疤变得越来越不明显了。”

    “为什么会那样?”智姬在男饶脖子上吻了起来,“您就告诉我们吧。”

    侯龙涛用左臂把慧姬搂得更进了,右手爱抚着智姬的长发,“我想是我的jing液有什么特殊作用吧。”

    “涛哥,你好坏。”智姬以为男人在逗自己。

    “没骗你。”侯龙涛上身往后一仰,把慧姬带倒床上,让她侧压在自己身上,抱着她吻了起来,把她的舌头吸进嘴里吸吮,“宝贝儿,不是跟你开玩笑,我的好处你还没尝到呢。”

    “嗯嗯…”智姬在男饶脸上吻着,左手抚摸着他的身体,她不想再纠缠伤疤的事儿了,她坚信如果主人有办法,一定不会不用在自己和妹妹身上了。

    侯龙涛躺下的时候就松开了慧姬,并没有把她也带倒,女孩儿善解人意之极,她滑进了男饶双腿间,把四角儿的大内裤拉了下来,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她没见过真正的男人,但光碟看得就太多了,眼前这条“大蛇”就算是欧美的男演员都没法儿比,粗壮得如同充满了水的大皮管子一般。

    “嗯…”侯龙涛懒洋洋的把眼睛闭上了,gui头儿进入了一个湿热的口腔,被滑腻的舌头缠绕,睾丸被托在一只柔软的手掌中旋转,实在是享受,不仅如此,胸口正被另一条香舌舔舐,口中还能吸吮女人香甜修长的手指。

    智姬一直舔到了侯龙涛的肚脐儿,光用舌头都能感觉出那一棱一棱的肌肉,她原先只是对主人“愚忠”,现在慢慢产生了一种新的感情,而且她毕竟还是少女,很难不对这个男人好奇,光是那几处伤口的来历就够诱饶了,只不过她早已学会了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智姬刚想再继续往上吻回去,忽然觉得脚腕儿被妹妹拉一下儿,扭头一看,她正费力的把那巨大的rou棒往喉咙里塞,却最多只能纳入五分之三。

    慧姬抬起眼,向姐姐勾了勾手指,自己慢慢的起身上了床,撅着屁股跪在了男人身边,整个过程里从没让yin茎离嘴。

    智姬也用想头的姿势跪在了男饶另一侧,歪头把妹妹没能含进口中的那部分rou棒叼住了……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