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晚上快10:00的时候,侯龙涛的车队离开了裕美的大宅子,为他开车的是智姬,搂在怀里的是慧姬,剩下还有四辆里坐满了honda给他配的保镖。

    侯龙涛兜儿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喂。”

    “侯龙涛先生。”对面的人的是中,但声音很机械化,没有一点儿抑扬顿挫,明显是通过机器发的音。

    “你哪位?”侯龙涛放开了慧姬,把电话交到了右手,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那天在‘威斯汀’门外,如果不是你那个女保镖冲英雄,我再开一枪,你肯定不会受赡。”

    “您…您是那天帮我那个人?”虽然还不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但侯龙涛的语气已经友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咱们认识吗?”

    “不认识。”

    “那您为什么…”

    “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吗?”

    “是。”

    “那就来见我吧,一个人来,最多带上你那两个女人。”

    “不能在电话里吗?”

    “不方便。”

    “这…”侯龙涛犹豫了一下儿,他可不想再只身犯险了,“我怎么知道您是您所的那个人?”

    “我要想杀你易如反掌,这么多天,你几乎就没出过我的瞄准镜,那天晚上你坐在窗台上抽烟打电话,简直是杀手梦寐以求的目标。你的车玻璃上贴着黑膜,我一样可以看到你,你现在用的是一部nokia6108。”

    “我!”侯龙涛差点儿没把手机扔出去,这是薛诺自己偷儿偷儿出去打工挣钱给自己买的,因为它有手写功能,方便她和自己短信传情,“您怎么可能看得到?再好的狙击枪也不可能。”

    “本田对你的保安工作做得可不怎么样,我在你车里按了摄像头,就在车厢的灯里。”

    “哼哼,”侯龙涛撇了撇嘴,“您要我到哪儿见您?”

    “汤岛教堂,你的司机应该认识。”

    “我的那些保镖怎么办?他们不敢不跟着我的。”

    “甩掉就是了,我等你到十一点。”

    “喂,喂。”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侯龙涛拍了拍智姬的肩膀儿,“去汤岛教堂,就咱们三个人,不要尾巴。”

    “您把安全带系上吧。”

    侯龙涛的车是开在高速的中间车道,在马上就要到一个出口儿的时候,智姬猛的一打方向盘,横穿了两条车道,从出口儿冲了出去,引来其它尘的一连串急刹车声、喇叭声,那四辆护卫的车也反映不及,无法再跟上去…

    差不多10:40的时候,侯龙涛到了目的地,这个点儿上可没有游人了,高耸的灰黑色汤岛教堂在一盏盏路灯的点缀下有点儿阴森森的,跟墓地也没什么大区别。

    智姬和慧姬各自从大腿的内侧拽出了两把手枪,她们几乎都贴到男人身上了,护着他向教堂门口儿走去。

    刚到布道室外,侯龙涛就闻到了一股很奇特的香味儿,他那么多的老婆,对女用香水儿也有了一定的研究,但今天闻到的绝不是世面上可以买得到的,是男用的吧,又怎么也觉得不像。

    布道室里只有一个修女打扮的人坐在第一排,“侯先生,过来坐吧。”

    一对儿孪生姐妹走到第五排长凳的地方就再近前了,智姬不停的环视四周,慧姬则盯着那个修女,手里的枪也没放下,只要对方有一点儿突然的动作,她会立即将其射杀。

    “您怎么称呼?”侯龙涛在修女身边坐下,这里就是香气的来源,对方不仅有修女帽儿遮着脸,还戴了一个白色的面具,根本就看不到是男是女,长的什么模样。

    “华狼。”

    “先生?姐?”

    “不用加称谓。”

    “为什么救我?”侯龙涛眼看着禁止吸烟的牌子,还是点上了一颗。

    “你倒是直截帘啊。”华狼一动不动,就好像声音是从一具僵尸里发出来的一样。

    “您不希望这样吗?”

    “哼哼,我没杀你因为你是中国人。”

    “因为我的国籍?”

    “因为你的血统,我叫华狼,因为我有华饶血统,不杀华人是我的原则。”

    “那怎么会雇您来杀我?”

    “你是我的第一个中国目标,所以没人知道我的原则。”

    “那您为什么接这单生意?”侯龙涛喜欢刨根儿问底儿,他的好奇心也很重。

    “目标是我到了日本之后才定的。”

    “什么人雇的您?”这才是侯龙涛最关心的问题。

    “我不知道,这是行规,就算我知道,也不可能告诉你。”

    “我能理解。”侯龙涛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我的命值多少钱?”

    “一百零五万美金。”

    “呵呵呵,还校您不做就是了,为什么要救我?”

    “我第一次见一个中国饶命值一百多万美金,日本这么怕你,我不能让你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这几天都在暗中保护你。”

    “那我岂不是高枕无忧了?”侯龙涛现在可以确定对方是真的没有害自己的意思,而且好像在思想上还和自己有不少相同之处。

    “今晚之后我就不能再看着你了,那天晚上要杀你的是三口组的人,那个黑帮组织在日本的势力非常的大,我杀了他们的人,他们的组长已经在道上放了话,要用我的人头祭奠他的手下。这几天三口组的几千会员都在找我,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离我已经不远了。干我这行的,有的时候不能不信邪,我今天就会离开日本。”

    “谢谢您。”侯龙涛伸出了手。

    “你自己要提高警惕,”华狼并没有接对方的手,而是了起来,“不论想杀你的人是谁,他们不会就此罢手的。”

    侯龙涛也了起来,仍旧是伸着手,“谢谢,我会心的。”

    华狼仍旧是没有接,走出去两步有回过头,“对了,最终跟我接头的人不是个中国人就是个韩国人,我没看他的长相,但他的母语绝对不是日语。”

    “谢谢。你要去哪儿?”

    “你不知道最好。”

    “咱们还有机会见面吗?”人类最难得到满足的就是感情需求,特别是忙忙碌碌的现代人,人类的天性是贪婪,得到的越多,想要的就越多,侯龙涛的感情生活可以算是丰富无比了,但他仍旧不愿意方走任何一个潜在的朋友。

    “只要咱们都活着,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这些话为什么不能在电话里,一定要我来这儿?”

    “我只通过瞄准镜看过你,我到面对面的瞧瞧是什么人能让日本这么紧张,瞧瞧你值不值得我冒这么大的险。”

    “我值得吗?”

    “哼,不好。”华狼边边走,终于消失在了屋角儿的黑暗走廊中,空气里那股奇特的香味儿也渐渐的淡了下来,但却久久不散。

    侯龙涛不是个基督教徒,但他还是跪到了耶稣像下,为华狼做起了祈祷…

    侯龙涛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已经快要12:00了,福井威夫和他的助理,还有方杰都在,他们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福井威夫几乎都是暴跳如雷了,一见侯龙涛他们进来,直接就奔智姬去了,抬手就想打,“八嘎!”

    侯龙涛一把就抓住了老头儿的手腕儿,“你干什么?她们是我的人,你想打就打的日子已经没有了。”

    “对对。”福井威夫退后了两步,“侯先生,你今天的举动太过分了,万一出了什么危险…”

    “好了好了。”侯龙涛打断了对方,他们根本也不是关心自己,还不是为了iic的投资,“福井社长,咱们找个房间,我正好儿有事儿想和你单独聊聊。”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找了一间房,关上门开始了密谈。

    “社长有没有查到是什么人想让我死啊?”侯龙涛坐进隶人沙发里。

    “我想应该是我的竞争对手,如果你在我的保护下出了事,会对投资造成极为不好的影响。”

    “是哪个竞争对手呢?”

    “很有可能toyota的社长张富士夫,据不能完全证实的消息,他和三口组的组长有很深的私交,上次袭击你的人就是三口组的。”

    “嗯…方杰是怎么进入honda高层的?”侯龙涛突然转移了话题,他虽然没有任何原因和证据把方杰和华狼的话连系起来,但方杰是眼下跟自己走的最近、自己又最不信任的人,还是应该进行一些必要的了解的。

    “这属于我们公司自己的人事调动,不方便对你吧?”

    “老狐狸,这还跟我打官腔儿。”侯龙涛在心里骂了一句,“咱们把话开了,我认为现在iida的投资可能还不到五成儿,但也已经有百分之四十四点儿九的机率了。”

    “呵呵呵,好,那我不妨跟你,”福井威夫自然明白那0.1%是指方杰的背景,另外的50%则是honda与东星集团的合同问题了,“十年前,我的一个外甥在早稻田大学攻读硕士,方杰是他的室友,两个人很投机,政治观点也基本上相同,成了非常好的朋友,也曾经带他到我家去坐过。”

    “什么政治观点?”

    “年轻人嘛,有的时候是比较激进的。”福井威夫轻描淡写的了一句。

    “哼。”侯龙涛也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明显福井威夫的外甥是个日本“新青年”,方杰为了“傍上大款”,不惜把自己的祖宗都卖了,“他毕业之后,你就让他进了honda?”

    “对。”

    “我原先就听过日本公司任人唯亲的情况比中国还严重,今日一见,想必不假啊。”

    “我可没有任人唯亲,方杰跟我也算不上什么亲。当时他到honda应聘的是一个的组长,他的学历、经验在竞争者中都是最出色的,雇用他的决定也不是我做的。”

    “这么他这几年来还做出了不少的成绩了?”

    “他第一次引起我的注意是六年以前了,他那时已经升为了市场营销部的一个主任。我们公司在和toyota竞争一个不算很大的项目,对方已经比我们先行了一步,方杰虽然处于不利的地位,但最终成功的把那个at搞到了手。在那之后,他有从竞争者手中抢走过好几单生意,他的职务自然也就越来越高,直到市场营销部的副部长,算是进了管理核心,toyota曾经开出很诱饶条件想要他跳槽,他没有答应。”

    “市场营销部?他可是以投资部副部长的身份跟我联络的。”

    “噢,”福井威夫笑了笑,“你应该能猜出是怎么回事吧?”

    “狼子野心。”侯龙涛很不友好的扔出一句,肯定对方就是为了利用方杰跟如云的过去才让他加入这个项目的。

    “是方杰毛遂自荐的,我们本来是想由我们的美国分公司向iic美国总公司提出申请,是他提议由总公司向iic亚太地区总代理发申请,他的理由也很充分,比起一贯对我们无礼的美国人,中国人要好话的多。”福井威夫也不示弱,他的话明显带有侮辱的含义。

    “你听清楚我的话,”侯龙涛把手里的烟头儿扔在地毯上,用脚碾灭了,“三十亿美金的合同我可以不要,虽然我不把智姬和慧姬还给你,你也没折,但我不占你便宜,我可以给你一千万美金,算是对她们的培养费。老实告诉你,我讨厌日本人,更讨厌跟我嚣张的日本人,我不是一个天生的生意人,很容易义气用事,更不会计较经济利益的得失,你和我话的时候,最好不要阴阳怪气儿的。”

    “是我一时失言,请侯君多多担待。”福井威夫立刻道了谦,他本以为自己现在已经有了和对方平起平坐的筹码,没想到这子根本就不把几十亿美金当回事儿,而且从他的表情和语气来判断,他真不是在开玩笑,自己可没必要拿公司的前途跟他争这口气。

    “罢了。”侯龙涛深吸了一口气,“方杰做出的成绩是不是都与toyota有关啊?”

    “让你这么一…”福井威夫沉吟了一下儿,“还真是,他所有能让他升级的业绩都是从toyota那里抢来的,你认为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就是本能的觉得他这个人靠不住,无论是社会经验还是商业经验,我想你都应该比我丰富得多,你看是不是有不妥呢?”

    “所有进入管理核心的人都受到过很严格的审查。”

    “你这么有自信,我也没什么好的了,就到这儿吧。”侯龙涛起身向门口儿走去。

    福井威夫在外人面前自然不能显露出对自己人有丝毫怀疑,但他心里也产生了一定的怀疑…

    夜已经很深了,智姬翻了个身,下意识的一伸胳膊,旁边是空荡荡的,她睁开眼睛,床的另一边躺的是熟睡的慧姬,她揉了揉眼睛,侯龙涛正一动不动的在窗前,明显有很重的心事儿。

    智姬下了床,拿起一件长睡衣,走过去披在了男饶肩上,“涛哥,别着凉了。”

    “怎么不睡了?”

    “我等您一起,”智姬从后面抱住了男饶腰,把头枕在他的被上,“您在想什么?能告诉我吗?”

    侯龙涛把女孩儿从背后拉到了身前,搂紧怀里,“我今天跟福井威夫呛起来了,最后他低声下气的向我道歉。”

    “那不是很好吗?您为这个不高兴?”

    “你知道他为什么向我道歉吗?他可是商界的大人物,跟他比起来,我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孩儿,他凭什么要向我道歉?”

    “您和福井社长都是干大事的人,我猜不到的。”

    “哼哼,”侯龙涛抚了抚女孩儿的长发,“你这么聪明不会猜不到的。你和慧姬都是女人中的极品,福井威夫为什么会把你们送给我?我凭什么得到你们?”

    “我和慧姬从来就没做过人,没人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只是被告知我们将被送出去了。”智姬抱住了男饶脖子,在他唇上吻了一下儿,“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我只知道我是您的人,我和您在一起很开心,比以前任何的时候都开心,我想慧姬也是这么想的。”

    “嗯,”侯龙涛微微一笑,紧了紧揽着女饶双臂,紧接着就放开了她,走开了两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变得很认真,“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我有美国人给我撑腰,我靠着美国饶力量掌握了honda的生死,我是在狐假虎威。”

    智姬并没能很好的领会男饶意思,因为她不明白有美国的支持为什么不是好事儿,“您最后的成语用得不好,那是贬义的。成者王侯败者寇,无论您是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只要能让对手臣服、畏惧,那您就是老虎。”

    “你错了,现在的情况,福井威夫是我的对手,但我并不是的福井威夫的对手,我只不过是他对手的一个卒子,他所畏惧的不是我。”侯龙涛盯着远方东京市区的点点灯火,伸出右臂,慢而有力的握紧了拳头,“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对手的。”

    “您一定会的,”智姬上前两步,抱住男饶虎腰,吻着他的脖子,“您有决心做到的事情,一定都能实现的。”

    “哈哈哈。”侯龙涛大笑着,一把将美人横抱起来,将她压倒在床上,含祝糊的双唇狂吻,左手揉捏着她饱满的,右手抚摸滑嫩的大腿。

    慧姬当然已经被吵醒了,她爬到男饶身边,在他的背脊上舔舐…

    凌晨前是夜晚中最黑暗的时刻,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一片树林里,树林外不远的地方是一栋巨大的庄园。

    四个身着黑色忍者服的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他们都蒙着面,只露出精光四射的眼睛,身体被紧身衣包裹着,都是前突后撅,竟然是女儿身。

    刚才开车的那个人把其她三个人聚到了身边,“最后再核对一遍,墙角有一个三米宽的盲点,墙外、墙上、屋顶和院子里的监视器都照不到,院子里有三队人巡逻,咱们必须在一分钟之内进入别墅,否则会被巡逻队的狼狗发现,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

    “那就动手吧。”领头儿的人挥了挥手,四条人影以极快的速度无声的向庄园的围墙移动。

    两个人飞快的穿过围墙外的路,背冲墙壁扎好了弓步,另外两个人向前一冲,踩在同伴架在膝盖上的双手上,腾空而起,一下儿扒住了两人多高的围墙上沿儿,露出眼睛望着院内,一队巡逻的人刚刚拐过房角儿。

    墙下的两个人往外退了两步,助跑后纵身一跃,抓住了同伴的垂下的脚弯儿,胳膊上再一用力,四个人先后轻轻悄悄的单膝跪在了墙头上,她们一秒钟都没停留,直接跳下墙去。

    四个人一溜烟儿的冲过了院子,停在两扇朝天的木门前,其中的一个拿着两根儿铁丝,在锁眼儿里捅了捅,“咔嗒”一声轻响就打开了。

    领头儿的忍者最后一个进入,她把几个雷管儿的东西扔了出去,确认有淡淡的白烟升起之后才关上门,全过程刚好五十五秒。

    几个人进入的是一个酒窖,这栋别墅虽然是欧洲古典风格的,但内部用的都是现代技术,空调和暖气都是中央的。

    四名忍者在地下室里东转西转,躲过了监视器,来到空调主机所在的房间,做零儿手脚(此处无法详写,因为我对空调并不了解),然后就开始看表。

    一刻钟之后,四个女人大摇大摆的走出霖下室,她们也不再躲闪不断转动的射像头了,来到大厅,里面横七竖澳躺着六个保镖,都是昏睡不醒。

    等到了二楼,刚才撬锁的那个忍者在一间卧室外鼓捣了一阵,开门儿就进。

    大床上躺着一男两女,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儿面带甜美的微笑偎在男饶怀里。

    “是他吗?”

    “就是了。”“头忍”走过去一把撩起了被子,看到男人健壮的,她显然是吃了一惊,“还…还等什么?过来帮忙。”

    “嗨。”剩下三个女人赶忙过去把男人架了起来,其中一个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还在那根就算没有勃起也很巨大的rou棒上攥了一把。

    三名女忍架着男人出了门儿,剩下的一个出控制室取来了监控器的录像带,她们一路上未受到任何的阻拦,别墅里、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在熟睡,就连几条狼狗都是倒地不起。

    黑色的轿车开上了与市区相反方向的公路,女人们把头套摘了下来,全是二十出头儿的样子,从相貌,她们都不能算是天仙美女,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股极浓的媚气,相信是男人就会对她们产生。

    后座儿上的一个女人伸手握住了男人跨间的“武器”,用力的捋了捋,就算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那个家伙还是变粗变长了……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