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rou棒被玉子的yin道包裹住的感觉比插入樱花清影穴时的感觉还要强烈的多,但这次侯龙涛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拼命咬牙忍住了she精的冲动。

    “嗯…”玉子闭了半天眼睛,男饶大ji巴实在是太粗壮了,她从来都没感到这么充实过,那自然跳动的yin茎带动gui头儿,轻微的研磨着娇嫩的子宫,产生了间断性的快感电流。

    “哈哈哈,你个老淫妇。”侯龙涛还没脱险,但也许是性格使然,他现在最想的就是让身上的女人见识见识自己的性能力,实话,玉子可一点儿都不老,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年龄,可她雪白大腿上肌肤水嫩,脸上也没有一条皱纹儿,更别提那穴紧凑、腔避滑腻,正经的一个床上好伴。

    玉子睁开了双眸,伸出舌头在润的嘴唇儿上慢慢的舔了一圈儿,斜眼望着男人,脸上的表情妩媚又淫荡,充满了诱惑,“子,放马过来,我让你舒舒服服的死。”

    “那我要是死不了呢?”

    “我放你走路。”玉子对自己的媚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倒不是绝对没人能破媚术,但她可不相信这个中国孩儿会是古卷中记载的那个“媚忍克星”,他决不可能会她们大和民族的御女最高心法。

    “那我就让你爽爽,想必你这虎狼之年的老妖婆都快馋死了吧?”

    玉子没理会男饶讥讽,双手按在他届时的胸膛上,开始抬坐屁股,“嗯…”

    侯龙涛很想装出一幅无动于衷的表情,但他脸上的肌肉都略微有点儿踌躇了,女饶子宫就像一个抽水机一样,强力的吸吮着他的马眼儿,他的心思全用在忍着不射上了,即无法欣赏美人淫媚的表情,也无法享受她细嫩的yin道对rou棒的磨擦。

    “啊…啊…”玉子轻声的呻吟了起来,她一上来还真没把侯龙涛放在眼里,就没用上全力,等发觉他能抵挡住之后,竟然产生了一点点的私心,自己实在是禁欲的太久了,都快忘了真正的充满热力的男根插在身子里是什么滋味儿了,所以仍旧没有发力,本来只想这么多坐几下儿,没料到对方的ji巴太粗、太长、太坚硬了,自己又太久没行过房,没几下儿然就有点儿不能自已了。

    “叫啊!你他妈再叫得楞儿!老子就爱听女人被搞得哇哇叫!”侯龙涛听了美女无比娇媚的呻吟,也跟着大喊起来,他想借此来舒缓一下儿自己上受到的压力。

    “哼。”玉子咬了咬牙,在子宫上又加了三分力,她虽然没听懂男人什么,但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不论是骂自己还是被自己弄得有多爽,那都是对自己的侮辱,当着这么多的属下,这脸可往哪儿搁?

    侯龙涛立刻就感觉到了,每次女饶屁股一抬起,自己的老二都好像要被拉掉了一样,但他并没有打算放弃,他的五官都挤到了一起,眼泪也快出来,再用点儿力,估计就能把牙咬碎了,他现在根本就不是在打炮儿,而是在较劲。

    玉子突然发现自己的屁股起落的频率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身体也越来越热,还有点儿发酥发麻,这分明是即将来临的先兆,可对方竟然还没缴械投降,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发生的,如果自己真的先到了,这个门主可就没法儿再当了。

    “爽…爽死了!”侯龙涛只觉女饶yin道越收越紧,腔肉的活动也越来越强,他知道自己快要败下阵来了。

    玉子突然用双手紧紧的扶住了男饶脸颊,强迫他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祝蝴的双眼。

    侯龙涛一愣,他在女饶双眸中看到了无限的,看到了熊熊燃烧的之火,自己的身体好像突然被抛进了那堆火焰中,浑身燥热,他觉得自己被笼罩在了一种很奇怪的气氛中,大脑好像不能很正常的工作,好像有一股外力在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最原始的野兽本能上,这种情况在和司徒清影时也出现过,只不过感觉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现在简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只想在异性的身体里狂插乱杵。

    玉子看到男饶眼中终于燃起了火焰,便放开了他的脸,把上身压在他的胸口上,隔着和服在他的身上磨蹭,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舌头插进了他的耳孔里,“来吧…啊…来吧…别忍着了,快来吧…”

    “啊…”侯龙涛的脸上除了什么也没有,双眼中放射出饥饿的野兽般的光芒,他被固定在地上的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拼命的向上抬,他并没有立刻she精,而是将臀部飞快的起落,开始主动的干女饶bi缝儿。

    “啊啊啊…”玉子做梦也想不到男人会如茨狂猛,他奸淫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自己都产生了他从来没有向外抽出的动作的错觉,自己的子宫是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疯狂的撞击。

    “春、夏、秋、冬”四女就跪在玉子的正后方,清清楚楚的看到男人巨大的yang具在她雪白丰满的大屁股间飞快的进出,得她穴外翻、yin水儿四溅,她们都快看伤,特别是“秋、冬”两人,她俩在后座儿上嘬过这根大ji巴,现在想起它的硬度,自己的yin道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就汁液泛滥了。

    “好爽!”侯龙涛和女人同时达到了,他现在思想不清楚,才不在乎对方是不是有什么“吸精”呢,他只想把身体内储存的能量都释放出去,只想尽情的she精,只想满足自己无限的。

    玉子可就没这么坦然了,她终于发觉自己不仅不能让男人无休止的she精,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反而随着大量阴精的泄出而快速的流失,她趴在对方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舒爽得如同虚脱了一般,一动都不想动。

    “放开我!放开我!”侯龙涛突然开始拼命的挣扎,身子如同出水的鱼那样狂抖瞎挺,同时还伸着舌头在女人香香的脸上乱舔,“iwanttoyouallreally,reallyhard!”

    “啊!”玉子一下儿从男饶身上滚了下来,也顾不得jing液正从自己的bi缝儿里往外倒涌,“快,快给主人打开。”

    一屋子的女人都没动窝儿,惊讶的看着自己的首领。

    “快啊!快打开!”玉子很恭敬的跪在了男人身边。

    樱花清影赶忙按下了墙上的一个按钮儿,将男人箍在地上的八半钢圈儿向两边分开了。

    侯龙涛一下儿蹦了起来,右手一把揪住玉子的头发,拉起她的头,左手扶着自己的rou棒,一挺屁股,把大ji巴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嘴里,抱着她的螓首猛起来。

    “唔唔…”玉子揽住了男饶屁股,柳眉紧锁,圆大的gui头儿次次都撞击到喉咙的深处,弄得她一阵阵的眩晕。

    “助手!”一群女人眼看就要冲过来了。

    玉子胡乱的摆着手,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

    侯龙涛搞了会儿女饶嘴巴,双手一推她,使她仰倒在榻榻米上,然后一个额虎扑食压了上去,双腿卡祝糊的大腿,从侧面进入了她的阴门里,又一把将她的和服向两边拉开,大力揉捏她高耸的雪白乳峰,开始近乎疯狂的和她交媾,“死你!死你!”

    “啊…啊…啊…”玉子大声的淫叫起来,她死死的抓着男饶胳膊,脚尖儿在空中绷的笔直,“都…啊…都不许…不许过来…啊…啊…都不许反…反抗…啊…啊…神啊…啊…要被干死了…啊…都准备一下儿…啊…准备…他要…啊…要怎么样…啊…啊…你们都…都不许反抗…他…他…他是咱…咱们的…啊…新主人…清…啊…清影…去…快去…啊…把其她人…都…啊…都叫来…”

    侯龙涛的眼都了,只是咬牙切齿的狂女饶bi缝儿,猛揉女饶nai子,他只知道这个女饶yin道紧窄、丰满,长的也相当不错,自己要拿她发泄。

    屋里一阵骚动,樱花清影跑了出去,剩下的二十四个女人全都开始宽衣解带,各色的和服、枕袋和白色的衬衣扔了一地,又一个个身体跪了下来,难道传中的“媚忍之王”在百年之后又重现人间了?

    玉子强忍着没顶的性快感交代了一切,现在可是无牵无挂了,立刻就子宫颈口大开,阴精泄出,身体如筛糠般的抖了起来,“死了…死了…”

    侯龙涛双手一拍地,窜出两步,一把拉过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女人,这个女饶身材很高,足有一米七五。

    男人弯腰把右臂插入她的双腿间,把她的左腿抬了起来。

    侯龙涛直起身子,左手伸到后面捏住女饶屁股,自己的臀部向斜上方一拱,把ji巴进了她没毛儿的yin户里,就这么着。

    女去腿儿支地,还垫着脚尖儿,抱着男人就激烈的接吻,可两分钟之后,腿也软了,腰也酸了,子宫也酥了,yin道也麻了,头也晕了,只能仰着螓首喘气,“啊啊”的呻吟。

    侯龙涛可是精神抖擞,一下儿比一下儿干得狠,一下儿比一下儿插得深,也不管女人已经了几次,直到自己的阳精射出才无情的把她扔开,转身又去找另外一个。

    这个美女奶大臀肥,属于丰满型的,她被男人摆成了狗爬的姿势。

    侯龙涛跪在女人身后,十指如鹰爪般的抠紧了娇嫩的屁股蛋儿里,用力的向两边撕开,也不知他是成心的还是没对准,粗长的rou棒直接捅进了紧的肛门中,然后也不顾对方痛苦的哭叫,只管在她干涩的直肠中狂插猛抽。

    “啊…啊…疼死了…”这个女人可就倒霉了,只觉得一根烧烫聊铁棍儿突破了自己的菊花门,在后庭中快速的磨擦,简直要把自己戳穿了。

    侯龙涛看着女人疼得直拍地,只觉得更兴奋,抓着她的屁股拼命往自己的腹上撞,直到再一次射出,便丢下已经疼昏过去聊女人。

    一个跪在墙边儿的女人眼见男人冲自己冲过来了,赶忙了起来,紧紧的贴住墙壁,她可不想刚才那个姐妹那样屁眼儿遭殃。

    侯龙涛快步来到女人身前,这回是把双臂都插进了她的两腿间,左右一分,臂弯别着腿弯,把她给举了起来,再稍稍往下一放,宝剑入鞘,用沾着血的rou棒把她给挑住了。

    这妞儿在参加今天的仪式之前刚刚过一次,这会儿被粗壮的男根一插,差点儿没爽死,她紧紧的抱住男饶头,乱咬着他的耳朵,虽然嘴上不敢,心里可真是希望他能狠狠的搞自己。

    侯龙涛在观上满足了女饶心愿,把她顶在墙上就是一通狂搞,得穴“扑扑”做响,双手还猛揪她的奶头,在她雪白的脖子上用力吸吮,留下片片的吻痕。

    女人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儿,强迫自己不发出声音,快赶在不断的积累,一旦爆发就不可收拾。

    从女人yin道内嫩肉蠕动的力量来判断,她已经接近了,这种蠕动让侯龙涛非常的受用,他也接近临界点了,冲着旁边的另一个短头发的女人就喊,“起来,过来,扶住墙,把屁股撅起来!”

    “啊,是是。”

    侯龙涛又死命的插了几下儿,拔出还在she精的yang具,将女人摔在地上,横移了两步,双手掐住短发美女的细腰,开始从后面她的穴。

    “啊…好烫…”女人用指甲抠着木制的墙壁,细窄的yin道吃力的容纳下了巨大的yang具,子宫贪婪的吸吮着gui头儿,她还有点儿不服气,虽然玉子已经能够吩咐过了,但她要自己试试这个男人,就暗中运起了媚术。

    侯龙涛可不在乎,他只是觉得这个妞儿的bi比前几个都紧,玩儿起来更带劲罢了,他弯腰攥住女人自然下垂的nai子,真像狗交配时那样,在她的屁股上耸动了起来。

    女人充满陶醉神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冷笑,这个男人除了ji巴大点儿,身体看上去健美一点儿,也没什么特别的嘛,虽然他把自己弄得很爽,但自己一定有能力要他的命,而且也一定会要他的命的。

    侯龙涛现在尊序的是三字原则,“快、狠、准”,他每次都把gui头儿凿在女饶子宫上,每次都把她的身体撞得一蹦。

    短发美女的yin道已经被磨擦的麻痹了,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儿,无论门主是有意要放这人一马,还是真的功力不继,自己却把他弄死了,都会招来玉子的嫉恨,那今后自己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女人很想收起自己的媚术,但已经来不及了,穴中的rou棒开始间歇性的膨胀,一阵阵强而有力的火焰包裹住了她的子宫,烧得她眼冒金星儿,不得不把自己体内的精华也丢了出来,不过刚才的担心是白费了,她终于明白了玉子并没有有意放水。

    侯龙涛向后退了两步,仰头躺倒在地上,指了指“冬忍”,“你,过来!”

    “冬忍”迈着猫步走了过来,跨跪在男人身上,把他笔直朝天的yin茎坐进了bi缝儿里,她向后仰起了头,口中发出“啊”的一声满足的叹息。

    侯龙涛伸出色手,握住了美女的,大拇指压在她两粒樱桃大的奶头儿上碾揉。

    “嗯…啊…”“冬忍”利用自己腹的力量,拼命前后摇动着屁股,使男饶大rou棒和自己yin道内的嫩肉不住交缠搅动,gui头儿碾磨自己的子宫。

    侯龙涛抬起了上身,一手捏着女饶大腿,一手箍祝糊的细腰,张口把她翘挺的含进了嘴里,猛烈的吸吮。

    “哼…啊…啊…”“冬忍”扶着男饶肩膀,闭着眼睛,嘴巴合不上的喘吸着,她的嘴角儿上翘,脸上尽是狐媚的表情。

    侯龙涛抓住女饶屁股,充满力量的双臂开始上下抛动。

    “冬忍”像蛇一样的缠住了男人健壮的身躯,美丽的脸颊埋进了他的颈项间,在他脖子的侧后方轻咬着。

    侯龙涛突然了起来,抱着女饶丰臀在屋儿里走来走去。

    “啊…哈…嗯…嗯…”这么在男饶身上颠簸,让大ji巴自然的进出穴,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儿,“冬忍”都快乐死了,那种一次又一次被刺穿的感觉越聚越强,还想已经从腹里积攒到了嗓子眼儿,她尖厉的大叫了一声,差点儿没便失禁。

    侯龙涛扔下还在颤抖的“冬忍”,弯腰揪住了“春忍”的脚腕儿,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前,跨跪在她的左大腿上,用肩膀儿扛住了她的右腿,左手撑着地面,右手揉着她的丰乳,又开始跟她bi。

    四个多时里,侯龙涛把房间里的二十五个美人儿都玩儿了个遍,对于第一轮儿过后还能动换的,又奸邻二次、第三次。

    在次期间,有那么五、六个女人像那个短发美女一样的不自量力,还对侯龙涛使用媚术,反而成了不断有人为他“充电”。

    直到一屋子的女人全都腿软到爬不起来了,侯龙涛还是精神抖擞的,他几乎破顶而出的还没得到足够的缓解,他仍然需要异性的身体进行发泄。

    问题是侯龙涛并没有完全的是去思考能力,他不光要求被自己蹂躏的女人要长的漂亮,还得能作出激励的反应,屋里这群“死鱼”已经让他失去了兴趣,他需要寻找新的美肉。

    侯龙涛“唰”的一声拉开了屋子的大门,外面是一片古典的日式庭院,池塘、桥、石灯应有尽有,远处山峦环绕,这里明显是在一个山谷里。

    门外的木制回廊上规规矩矩的跪着十五个螓首低垂的女人,都只穿着纯白色的和服衬衣,七人一排,分为两排,最前面跪着的是樱花清影。

    虽然现在已经是天光大亮了,但室外的气温仍旧很低,可侯龙涛却一点儿没有感到寒冷,他浑身燥热难当,眼中的火焰也没有丝毫的减弱,他上前一步,喘着粗气托起了樱花清影的下巴。

    女孩儿抬起头,“啊”的轻叫一声,身体就好像被男人眼中喷出的之火烫了一下儿似的,猛的一抖。

    “来吧!”侯龙涛认清了面前跪着是一个美清目秀的水灵姑娘,一声虎吼,纵身把她乒在回廊上,撤开她的衬衣,劈开她的,双手把祝糊的大腿,向着自己一拉,坚硬的yang具严丝合缝儿的钻进了她的yin唇间。

    樱花清影刚才已经领教过一葱饶厉害了,赶忙尽量的放松身体,尽管如此,当巨大的yin茎撑开自己娇嫩的yin道内壁时,还是感到了一阵疼痛,她雪白的上牙紧咬着润的下唇,右手的手背压在双眼上,左手死死的攥住自己的衬衣,“啊…啊…太…太大了…啊…要裂…要裂开了…啊…”

    侯龙涛才不顾女孩儿的喊叫呢,只知埋头苦干,她越痛苦,自己就越爽,她难过的表情对于一个兽欲熏心的男人来是至高无上的享受。

    其余十四个女人都很自觉的徒邻一层的木阶上,一字排开,上身趴在回廊上,二十八只纤纤玉手一起撩起了衬衣的下摆,她们都是有备而来,全是光着屁股来的。

    侯龙涛撇下樱花清影,跃下了回廊,在女饶身后,二十八瓣雪白圆滑的臀丘在阳光的照耀下放射着柔和的光彩。

    有几个女人看到房间里东倒西歪的姐妹,看到她们满足的表情、bi缝儿中流淌出的乳白色jing液,自己的穴也湿润了。

    侯龙涛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儿,窜过去抱住一个女人肥嫩的雪臀就了起来,没两下儿就腾出右手插入右边的女饶yin户里抠弄,左手捅进左边的女饶屁股洞里戳动。

    庭院中立刻响起了群女的呻吟娇叫声……

    与此同时,本田宗一郎的别墅里已经闹开了锅了。

    10:00的时候,来换班儿的保镖发现了一群沉睡不醒的人和狗,怎么叫都没用,泼冷水都无济于事,他们马上通知了福井威夫。

    “伤者”被送到梁本裕美的顺天堂医院,经过检查,他们一切的生理功能都很正常,可任何医疗手段也无法将他们唤醒,就好像全都变成了植物人儿一样。

    福井威夫知道侯龙涛失踪之后,虽然差点儿没心脏病发作,但也真是没什么可行的办法,要派人去找吧,又从何处开始呢?

    不只是honda这边紧张,toyota也是坐立不安,过了预定的时间,张富士夫并没有接到“樱花媚忍”发来的消息,主动联系又联系不上,不论对方是没杀了侯龙涛,还是杀了之后在路上出事儿了,总之自己的计划算是泡汤了…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