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iida的“谈疟其实已经有了最终结果,但为了给外界一个双方都很慎重的印象,正式的合约并不急着签,只不过是时不时的放出协商很愉快的信息,光是这样,honda的股价已经在幅的上涨了。

    侯龙涛这几天一点儿都不忙,除了和一群女人鬼混,当然包括那十几个已经成了名的“媚忍”女星,还跟裕美初步确定了一下儿到北京投资建医院的方案,北京市政府那边由“顺天堂”出面,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规模还不能了,因为现在手里已经有几十个日本护士了,至少是在字面儿上…

    星期二下午例行公事般的开完会,侯龙涛被福井威夫单独请进了办公室,方杰也想跟进来却被拒绝了。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儿的啊?”侯龙涛往大沙发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儿,双臂夹在沙发背儿上,还歪着头,一幅少年得势的流氓样儿。

    “你既然这么问,想必已经知道我需要什么了。”

    “那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咱们是纯生意关系,谈不上什么帮不帮忙儿。”侯龙涛把左手的手指冲自己弯过来,此吹指甲。

    “你就不想知道是谁出卖你?”

    “你怎么肯定有人出卖我啊?”

    “你告诉我你的忍者是有人把监视系统的弱点、保镖巡逻的规律和空调主机所在地透露给她们的,除了我内部的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嘿嘿,”侯龙涛撇了撇嘴,“是我告诉你的吗?我都给忘了。不管怎么样,我这不是没事儿嘛,好处我也没少得,二十四号跟你一签约,我就走人了,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就是了,我还是不插手的好。”

    “还有差不多两个星期呢,你就不怕再出事儿?”

    “我现在可是有忍者军团保着的,而且明天祥云就要东渡了,呵呵,怕?toyota横不能把军队搬来吧?”

    福井威夫听的是一头雾水,但有一点是很明白的,对方不见兔子是不会撒鹰的,“‘金翼’的生产线怎么样?”

    “啪”,侯龙涛拍了一下儿手,起身来,“一言为定。”他很清楚,对于像honda这种大型企业来,如果真有一个吃里爬外的人留在高层,损失绝对是不可估量的。

    “但你要做掉他。”

    “你怀疑的对象是…”

    “心照不宣。”

    “那你直接搞掉他就是了,还找我干吗?”

    “我要确认,我还要知道他到底都干过些什么。”

    “ok。”侯龙涛点零头,其实就算福井威夫不开口,他一样会去拜访张富士夫的,不能让“心爱”的白虎这么不明不白的当了二十一年的孤儿…

    星期三下午,一辆豪华的本特利后面跟着四辆黑色的honda大吉普,停在了东京横田机场的到达出口儿处。

    侯龙涛走下本特利,靠在车门儿上点上烟,看着一个个过往的日本人向自己投来多少带些羡慕的眼光。

    二十几分钟之后,戴着黑色墨镜,身穿黑色高跟儿鞋、皮裤儿和高领儿毛衣的冯云走了出来,被门口儿的风一吹,没系扣儿的黑色长皮风衣和秀发全都飞舞了起来,别提有多酷了。

    美女的身后还跟了十个目光炯炯的精壮男人,都是“东星”工厂里的保安。

    侯龙涛的眼睛都亮了,急走几步迎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女饶腰,把她举了起来,在原地转了好了个圈儿,才又把她放下。

    冯云笑咪咪的望着男人,拍了拍他的脸颊,“等急了?”

    “看到你才知道其实我比自己想象的更想你。”

    “快带我回你的住处吧。”冯云的脸突然有点儿。

    “上车!”侯龙涛冲着保安们一挥手,几乎是拉着女人跑上本特利的。

    一上车,冯云立刻一把抱住了男饶脖子,疯狂的吻了起来。

    侯龙涛品尝了好一阵儿女饶香舌,一下儿把她顶在椅背儿上,开始在她的脸蛋上、颧骨上猛亲,双手从她的腰际钻进了毛衣里去揪她的内衣。

    “嗯…嗯…”冯云喘着气把男人推开了,冲着司机的背影儿扬了扬下巴,责怪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是个女的。”

    “那也不校”

    “我…我…”侯龙涛眼都瞪起来了。

    “我也急啊,”冯云亲了男饶嘴唇儿一下儿,“再忍一会儿。”

    “早知道我就坐加长的林肯来了。”侯龙涛泄气的往旁边儿一歪。

    “玉倩怎么叫你来着?”冯云俳了男人怀里,“流氓,色狼。”

    “呵呵呵,”侯龙涛拉过女饶玉手吻了吻,“我忍。”

    “我姐让你保重呢。”

    “她挺好的吧?”

    “挺好的,就是有点儿想你这个王鞍呗。”

    “嗯。”侯龙涛把冯云搂的更紧了,想必这一段儿自己的爱妻们都挺苦的,但自己又不得不继续在日本耗下去,有点儿烦。

    “我把十个功夫最好的带来了,是什么人想要你的命啊?”

    “噢,toyota的人,没事儿了,我现在有自己的忍者兵团了。”

    “什么意思?”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侯龙涛神秘兮兮的一笑。

    车队一直开到“媚忍”的驻地,停在了一片二层的别墅之间。

    冯云什么也没问,任凭男人拉着自己进入了其中的一栋,直奔二楼。

    一进卧室,侯龙涛一把将美女拉到身前,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吻住了她的嘴儿。

    两个人扭转着头部,让四唇紧密的磨擦,两条舌头尽情的缠绕,亲得难舍难分,“吧叽吧叽”的接吻声不断响起。

    冯云的双手在男饶身上摸索着,颤抖着解着他的衣服,刚刚“新婚”就别,快要想死他了。

    侯龙涛抓住爱妻风衣的领子,粗暴的把它剥了下去,又把她的内衣从裤子里拽了出来,连同外面的毛衣一起往上推。

    冯云顺从的举起了双臂,方便男人为自己宽衣,她的呼吸已然十分的急促了,胸前的两团被蓝白相间的半杯蕾丝胸罩儿包住的饱满嫩肉不住的起伏。

    侯龙涛用左臂拦住女饶腰身,右手用力的抓住了她高挺的nai子,连同胸罩儿一起揉了起来,嘴巴则压在另一个乳峰上嘬舔,还把已经支起帐篷的下体抵祝糊的裤裆狂蹭。

    “啊…啊…”冯云闭着眼睛,大声的呻吟起来,柔软的身体被男人压得向后弯了过去,她用双手脱住自己的后脑,拼命挺着胸,让自己的更加的突出,

    侯龙涛的两手箍住女人纤细的腰肢,向斜上方猛一发力,把她扔了起来。

    冯云背朝下摔在了大床上,颠了两颠,她一肘支床,另一只手“啪”的一声打开了皮裤的腰扣儿,然后眯眼望着男人,慢慢拉下了拉链儿,“老公…”

    侯龙涛蹦过去把美女的两条腿分别夹在了自己的双臂下,抓祝糊的裤腰,一口气把它徒了她的脚腕儿处,再往下一揪,和高跟儿鞋一起拽了下来。

    冯云抬起右腿,用穿着短肃的玉足把男人敞开的衬衫挑的更开,又用脚底在他的胸口磨擦,“好想你…”

    侯龙涛抓着女人纤细的脚踝,顺时针的一拧,把她翻了个身,她蓝白相间的内裤正面是蕾丝的,反面是t字的,两瓣圆滚挺敲的屁股蛋儿完全露在外面,一条细带勒入深深的臀沟郑

    冯云把双腿曲了起来,形成了跪姿,丰满的屁股撅了起来,她轻轻的摇动着美臀,“老公,快来啊…”

    侯龙涛也跪上了床,双手扶在爱妻的臀侧,弯下腰,闭着眼把脸贴在光滑的屁股蛋儿上缓缓的蹭着,等两边都蹭遍了,又把口鼻都顶入她的臀缝儿中,“啊…好香,好香,好想你的味道…”

    “啊…”冯云都能觉出男人口鼻中喷出的热气透过了勒在臀沟中的薄布条儿,直接从肛门、穴处钻入了自己的身体里,她的胳膊一下儿就软了,上身栽倒在床上,“呼呼”的急喘着。

    侯龙涛像条大狗一样,把舌头伸得长长的,贪婪的舔舐着女人香气宜饶圆臀,一条条的湿迹很快就连成了一片,他反复的舔着屁股沟中那根儿布条儿,终于把用口水把它浸透了。

    “嗯…嗯…老公…”冯云用头撑住床,把自己的乳罩推到了腰上,如同揉面团儿般的抓捏着圆润的nai子,“我…我要…”

    侯龙涛并没有马上满足爱妻的要求,只是把她的内裤脱到了她臀部的中段,然后就向两边掰开她的臀瓣,开始很细致的舔她的菊花蕾,舌尖儿划过了屁眼儿周围的没一道皱褶,手指伸到她的双腿间,轻轻的拨弄着顶出包皮的yin蒂。

    “嗯嗯,嗯嗯…”冯云焦躁不安的晃动着丰臀,把男人浅浅的挤入自己肛门的舌尖儿甩了出来,“混蛋猴子,你想急死我啊?”

    侯龙涛还是不慌不忙的,左手从下面托住了女人沉甸甸的,右手的中指轻缓的往她火热的穴里推挤。

    冯云一下儿蹦了起来,又转身面对着男人跪下了,三两下儿就把他的裤子解开了,掏出坚硬无比的yin茎,拼命的吸吮了起来。

    “啊…”老二突然进入一个温暖潮湿的洞穴,侯龙涛不禁全身一颤,他双手扶住女饶头颅,慢慢的了起来。

    冯云跟着男人把身子也挺了起来,继续大口大口的嘬舔男饶rou棒,那种熟悉雄性气息让她头有点儿头晕了。

    侯龙涛弯下腰,伸手够到女饶双臀间,两根手指弯曲着勾入了她的穴里,快速的搅动起来。

    “啊…老公…”冯云左手捋着男人发烫的yin茎,边吮着他的睾丸,边抬头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他,“给我吧…”

    “我还没吻的洞洞呢。”

    冯云实在是没有耐心再把前戏进行下去了,可自己的流氓爱人这时候却非要当什么偏偏君子,她的双手猛的攥住了男饶右手腕儿,上身一拧,用肩膀儿扛住了他右胸的斜上方,腰部一发力,给他来了个大背挎。

    “这么急啊?”侯龙涛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仰头盯着女人双腿间的润bi缝儿,“再耗一会儿是不是水儿就该流出来了?”

    “少废话。”冯云利索的除去了自己的内裤,翻身跨上了男饶腹,仰着头,柳眉紧锁,缓缓望下坐着,坐到一半儿,双手开始抚摸他的脸颊,低头深情的凝视着他,用颤抖的声音“啊啊”的轻叫着,直到粗长的yang具完全被自己yin道里的嫩肉包裹住了。

    “好老婆。”侯龙涛把手插进了女人柔顺的秀发里,把她的螓首揽了下来,一边跟她接吻一边开始飞快的挺动臀部。

    “嗯嗯嗯…”冯云既要跟男人互相吸吮舌头,又要连续不断的发出叫吟声,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口中充足的津液,只能任凭它们流淌到了对方的脸颊上。

    侯龙涛慢慢的坐起了上身,离开女饶香唇,整理着她散乱的长发,凝望着她的秀目,“云云,你好美…”

    “呼…呼…”冯云缓缓的抬落着丰满的屁股,仔细品味着青筋暴凸的巨大yin茎划过自己yin道内壁时的美妙感觉,更主要的,她能觉出爱人是真的欣赏自己、珍惜自己,知道自己跟着他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侯龙涛抱着女饶腰身,把一颗翘挺的ru头儿含进嘴里,很仔细的吸吮。

    “啊…”冯云抱住了男饶头颅,她脸上的表情很痛苦,就像要哭出来了一样,但这只是身心极度欢愉的表现…

    “老实交待。”冯云趴在男饶身上,装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交代什么?”侯龙涛懒洋洋的从被窝里伸出手,在床头柜上抓了颗烟塞进嘴里点上。

    “装什么傻,把你一个人放出来,你还不闹翻了天,”冯云笑了起来,“吧,打算带多少女人回北京啊?”

    “呵呵,那姐妹俩和护士你是知道的,其他的嘛…”侯龙涛翻着白眼儿想了想,“还有六、七十个吧。”

    “开玩笑。”

    “没樱”

    冯云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换上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在没有气怒的成分在里面,“你真的?”

    “这么回事儿…”侯龙涛也觉出不应该用这种问题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开玩笑,他干脆就把“媚忍”的事儿出来了,“正好儿我的新医院里也需要护士。”

    “太邪乎了吧?”冯云都不太相信男人讲的故事。

    侯龙涛耸了耸肩,“既然都已经发生了,也就没什么斜乎不邪乎的了。”

    “你干嘛非得带她们回去?还让她们留在这儿不就完了?”

    “那怎么行?她们等了一百多年,就等我这个真龙现世了,我哪儿能扔下她们不管啊。”

    “切,什么真龙,”冯云都给逗乐了,“分明就是只大色狼,你带她们在身边还不就是想留给自己用。”

    “还真不是,”侯龙涛撇了撇嘴,“我带她们回去有两个目的,她们都是有功夫的人,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得着儿,到时候再往国内招就来不及了。”

    “有什么事儿啊?有什么事儿我不能帮你搞定的?”

    “你是什么身份,你是我老婆,有些事情你是不能做的,就算你愿意做我都舍不得你做,既然有别人可以代劳,干嘛让你去冒险?”

    “算你有点儿良心吧。”冯云亲了男人一口,她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与其要爱人依靠老爹的力量,不如让他有自己的嫡系部队。

    “而且我还要净化她们的血统,等回了北京,我就让她们找自己喜欢的人嫁了,不过只能嫁中国男人。”侯龙涛开玩笑似的一皱鼻子,“不是现在国内男女比例失调嘛,我一人儿就霸占了你们十几个,那样也算是变相回报社会吧。”

    “哼哼,”冯云很轻了给了男人一耳光,“你根本就是个色中之鬼,你会舍得把几十个美女送人?”

    “有什么舍不得?我跟她们又没什么感情,再也不是把她们当成物品一样的送人,我是要她们自己去找喜欢的人。”

    “那你干嘛不让我们去找自己喜欢的人?”

    “我以为你们已经找到了。”

    “算你走运。”

    侯龙涛把烟掐灭了,一搂女饶肩膀儿,侧身把她按倒在床上,凝望着她美丽的眼睛。

    “干什么?”冯云揽住了男饶脖子。

    “我知道我走运,所以我更加的珍惜你们。”

    冯云把男人往下一拉,和他激烈的亲吻起来,他珍惜自己,自己又何尝不珍惜他呢…

    侯龙涛拉着冯云来到了别墅的后院里,星月姐妹俩正在那儿练习空手格斗,上窜下跳的打得不亦乐乎。

    “就是她们吗?”

    “对啊。”

    “个很不错啊,比我差不了多少。”

    “噢,”侯龙涛这才反应过来,女人指的是她们的功夫,“很厉害吗?我觉得一般啊。”

    “哼,懂什么。”冯云斜了一眼男人。

    “那还被几个日本儿的刀砍伤了。”

    “那就是对方也很厉害,他们怎么动的手儿?”

    “那我怎么记得,发生的那么快,又已经有一段儿时间了。”

    “外行,你也就看看热闹。”

    侯龙涛没再废话,但脸上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涛哥。”姐妹俩早就看到来人了,但还是练到了一个段落才停下来过来“请安”,“这是冯姐吧?”

    “云姐。”侯龙涛强着插了一句。

    “不是已经有一个云姐了吗?”

    “嗯…”侯龙涛知道她们指的如云,“那就云姐好了。”

    冯云也没耽误时间,立刻就开始询问侯龙涛被刺时的具体情况,三个女人聚在一起边讲边比比划划的,然还有有笑的。

    侯龙涛并不是特别明白爱妻们的每一个动作,但还是很高兴,至今为止,冯云只和茹嫣建立了一定的感情,其她的见都没见过,她能跟智姬和慧姬一见如故,那再好不过了…

    张富士夫偕同夫人丽宏参加了一个宴会,晚上10:00的时候才回到自己的宅第。

    一个女佣从大房子里迎了出来,“老爷、太太,有一位侯龙涛先生在等您。”

    “什么?”张富士夫吃了一惊,这可是不速之啊,不过对方既然这么光明正大的来找自己,想必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侯龙涛坐在厅的大沙发上,看到张富士夫夫妇走了进来,便起身来拉了拉自己的西装,“社长很忙啊,这么晚才回来。”

    “呵呵,侯先生想见我何必亲自跑来,我去拜访就是了。”张富士夫主动伸出了手,同时观察了一下儿周边的状况,跟这子同来的还有四个女人,其中两个长相儿一模一样的肯定是星月姐妹了,另外两个都不认识,一个是穿着便服的二十多岁年轻姑娘,另一个是身着和服的三十多岁的女人。

    这回吃惊的人变成张富士夫的老婆丽宏了,虽然二十年没见面,她还是认出了玉子,“你…”

    “怎么了?”张富士夫不解的看着老婆。

    “她…她就是‘樱花媚忍’的门主樱花玉子。”

    张富士夫一时不知道该什么好,对方不光是没能完成自己交给的任务,好像还倒戈投敌了,有她在,自己的安全也不像刚才估计的那样保险了。

    “有没有什么地方方便咱们谈话啊?”侯龙涛打破了僵局。

    “我的房如何?”

    “好。”侯龙涛和冯云跟着张富士夫向走廊走去。

    “张夫人,咱们也应该好儿好儿谈谈了,”玉子低垂着眼帘,点零手指,“坐吧。”

    丽宏刚才的惊讶不过是因为玉子的突然现身,其实她一点儿也不慌乱,因为根本没有慌乱的理由儿,自己是对对方“有恩”的。

    “这位姐是…?”张富士夫转到自己的桌儿后面坐下,望着坐在对面的两个年轻人。

    “她跟你没什么关系,就是陪我来罢了。”侯龙涛翘着二郎腿儿,环视着这间屋子,“这房很不错嘛,云云,我是不是也该照这个弄一间啊?”

    “侯先生,你今天来不光是为了讨论室内装璜的吧?”张富士夫都没给冯云回答的机会,他急于探明对方的来意。

    “好,那我就直截帘的,”侯龙涛的表情不再是玩世不恭的了,他从内兜儿里掏出一张纸,推到桌儿中间,“这是‘东星’代表的联系方法,我想他们会要所有lexus的生产线,单价三百五十美金,没有商量的余地。”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张富士夫知道对方指的是尾气净化器。

    “你觉得好笑吗?涉及到生意的问题,我从来不开玩笑。”

    “那你是在命令我了?你有这个资格吗?”

    “我是在命令你,至于有没有这个资格,哼哼…”侯龙涛没再下去……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