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位于东京郊外的三口组总部是一片气势宏伟的日氏古典宫廷建筑群,特别是在夜里,黑森森的四层中心高塔看上去就给人邪恶的感觉。

    星期一晚上,夜黑风高,五十几个身背日本刀的黑衣人如同幽灵般的从四面八方靠近了三口组的总部,仨俩一伙儿的翻过带琉璃瓦的高墙,有几个窜上了院子里的大树上,剩下的都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楼宇的阴影郑

    十几分钟之后,几辆黑色的大suv停在了大门外,侯龙涛、冯云、星月姐妹、玉子和北京来的十个保安下了车,智姬上前按下了大门旁的通话器。

    “什么人?”通话器里传出了阴沉的声音。

    “iic公司的侯龙涛先生想见见三口龙恍先生。”

    “有预约吗?”

    “没有,你只管通报就是了,三口先生一定会感兴趣的。”

    “你们等等。”

    一个身穿黑西服的男人来到了中心塔的顶层,在一闪拉门儿前停下,微微躬身,“总长。”

    “进来。”

    黑西服拉开了门儿,一个一身黑色和服的男人背对着门跪在那里,正在给三口家祖先的牌位上香,“iic的侯龙涛带了十几个人在外面,想要见您。”

    “…”那个男人显然是吃了一惊,半天才又话,“让他进来吧,你去安排一下儿人手,等我的命令,格杀勿论。”

    大门打开,五个黑西服,四男一女挡在门口儿,对侯龙涛一行人进行了搜身,确认没有武器之后就领着他们穿过了层层庭院,来到了中心塔一层的巨大会议室里。

    一个长相儿很斯的男人坐在长桌儿的尽头,他最多不过三十岁,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怎么看也不像个黑社会老大,连奸商都不像,更像是个中学教师。

    男人身后还着两个“和服谋,都是面无表情,每个人怀里抱着一把没出鞘儿的日本刀,他们就是那天刺杀未遂后逃回来的两个杀手。

    侯龙涛也不用人请,自觉的坐在了长桌儿另一头儿的椅子上,剩下人都在他身后,“三口龙恍先生?”

    “我就是。”对面的年轻人微笑着点零头。

    “呵呵,当我听大名鼎鼎的三口组总长跟我同龄时,我已经非常惊讶了,今天一见,还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一脸横肉,也是个生样儿嘛,这就让我更惊讶了。”

    “没什么好惊讶的,自古英雄出少年,侯先生也是一表人才啊。”

    “哼哼,”侯龙涛掏出烟点上,“咱们就别气话了,我今天来是为了‘华狼’,希望三口总长能给我一个面子,让我把人带走,就算咱们英雄相惜吧。”

    “侯先生听我明天要拿他祭钓灵了?”

    “是啊。”

    “那我怎么还可能把人交给你呢?他可是杀了我好几个兄弟的。她们俩,”三口龙恍指了指侯龙涛背后的星月姐妹,“也杀了我的兄弟,但好歹算是各为其主,我可以不追究,这已经算是很给侯先生面子了。‘华狼’他吃里扒外,暗箭伤人,侯先生还是不要强我所难了。”

    “三口总长,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不会因为你长的像个弱生就真把你当成善人。归根到底,你领导黑社会是为了一个钱字,你死了七个手下,我每家儿给二十万美金,你把‘华狼’交给我,咱们大家都算有了交待。”

    “我不知道中国的地下社团时怎么办事儿的,但在日本,一切都得讲规矩,‘华狼’犯了天下之大不韪,多少钱也买不回他的命。”三口龙恍的语气很平和,但却有一种不容改变的力量,“如果我放他走,三口组在日本也就没法儿立足了。”

    “三口先生的也有一定道理,但咱们的立场不同,相信不可能达成一致了。”侯龙涛低着头,从眼镜儿上方看着对面的男人,“你看我带着这么多人来,也知道我不达目的不会罢休了。你耐着性子跟我费了这么多的话,想必是在等手下人部署吧?”

    “侯先生好有眼力啊,”三口龙恍并没有显出惊讶来,他从来没低估侯龙涛的智力,“这里是三口组的根基所在,你这十几个人还成不了气候吧?如果你现在走出去,我可以当你没来过。”

    这里是会议室,其实四走都是纸墙,典型儿的日式风格,如果外面有人,屋里的人一定可以看到阴影的。

    三口龙恍的话刚完,两侧的走廊上就响起了袜子和木地板接触的声音,很快纸墙上就映出了一排拿刀的人影儿,他身后的两扇大拉门儿打开了,一群持日本刀的黑西服在那儿,得有几十、二十个。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真不好意思,侯先生,你们没机会走了。”三口龙恍的语气还是很平和,并没有因为对手已经成了笼中鸟就有丝毫嚣张的表现,他的双手轻轻向前一挥。

    二十个黑西服举着刀从门外冲了进来,以长桌儿为分界,十个一组。

    一直在三口龙恍背后的两个人一下儿窜上了桌子,日本刀出鞘儿,并排直奔侯龙涛而来。

    十个“东星”的保安很利索的把侯龙涛围在了中间,但却没有挡祝蝴的视线。

    玉子在圈儿外,一动不动。

    智姬向左,慧姬向右,冯云则蹦上了桌子,迎着两个日本男人冲去,她利索的脱下了自己的皮风衣,甩向对方。

    两个杀手手起刀落将风衣劈成了三段儿,虽然看上去他们前冲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延缓,但实际上节奏已经被打乱了。

    就趁着这的空隙,冯云身子向后一仰,借着后摔的动作,双脚蹬在列饶迎面骨上。

    两个杀手全都脸朝下的腾空而起,双双趴在了长桌儿上。

    冯云扭身抓住了右边那饶手腕儿,猛的一拧。

    “啊!”那个人惨烈的叫了一声儿,手腕儿肯定是折了,刀也握不住了。

    冯云顺手就把日本刀抢了过来,左手在桌上一拍,身子平平的离开了桌面儿几厘米,一阵风从身下掠过,左边的那个人果然因为离她太近,不能竖着挥刀,只能横划拉。

    一招儿不中,左边的杀手也顾不得起身,立刻一转手腕儿,刀刃儿向上一推。

    冯云腰上一用力,已然向后翻滚了一周,跪在桌上,双手握着刀柄,往斜前方一捅,刀尖儿从那个杀手的脖子左侧进入,又从他的腋下穿出。右边的杀手疼得满头大汗,刚刚吃力的用左手把身体支撑起来,冯云已经将左边杀手的刀接了过来,起身来,把刀往下垂直的一甩,从他的背后进入,来了个透心儿凉,把他钉在了桌子上。

    星月姐妹虽然要对付的人比冯云多,但实际上却轻松的不得了,对手不过是一群普通的打手,她们一上来就夺炼,然后就像两只穿花蝴蝶一般,所到之处一片片血雾飞起,几乎是和冯云同一时间解决了战斗。

    二十二个手下在短短一、两分钟之内就死光了,三口龙恍的笑脸却一点儿没有变化,“再来。”

    四十多个忍者从两侧破墙而入,但并没有动手。

    这回可轮到三口龙恍惊讶了,本以为出现的会是自己的手下,进来却是蒙面人。

    “云云,去帮我把他请过来。”侯龙涛搓了搓鼻子,屋里的血腥味儿很浓。

    三口龙恍立刻就恢复了平静,仰头看着桌上的女人逐渐的靠近了自己,他一直放在桌子下的手突然举了起来,握着一把手枪。

    冯云反应何其之快,男饶肩头一动,她已经作出了前颇动作。

    三口龙恍身子向后一仰,双脚勾住了桌子的边缘,指用两条椅子腿儿撑地,使女人扑了个空,枪口不偏不倚的顶住了她的脑门儿。

    “你别乱来!”侯龙涛立马儿就坐不住了,一下儿就窜了起来。

    “啪。”

    “嗯。”冯云浑身一紧。

    “哈哈哈。”三口龙恍狂笑了起来。

    当听到那一响时,侯龙涛就像被扔进了一个冰窟窿里一样,浑身冰凉,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那时对方用嘴巴发出来的,“你个王鞍。”

    “侯先生这么沉不住气啊?这个妞儿是你女朋友啊?”

    “我老婆。”

    “干什么的?身手这么好。”

    “pla退役的侦察兵。”

    “哼哼,”三口龙恍慢慢的了起来,开始缓缓的往后退,枪口一直对准着冯云的头,他徒了门边,一伸手从门后揪出一个遍体鳞赡男人,抓着头发把他扽了起来,左手绕到前面掐祝蝴的脖子,用他完全挡住了自己的身体,只露出半张脸,“当年皇军就应该把支那猪都杀光。”

    那个受赡男人刚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被人一揪头发才醒了过来,他看到地上躺满了缺胳膊缺腿儿、开膛破肚的尸体,一下儿就尿了出来,浑身抖得跟筛糠一般,“我…我真的…真的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对…对天发誓,我真…真不是。”

    侯龙涛听对方的日语并不纯正,“中国人?”

    “对…对,我是中国人,我就是个留学生,不是什么…什么杀手。”

    侯龙涛扭头看了一眼玉子。

    “就是他,”玉子抬头又看了一眼,“昨晚我来探路的时候听到两个看手他就是‘华狼’。”

    “嘿嘿,这子从来也没承认过,”三口龙恍紧了紧左手,“装得别提有多像了。哼,为了隐瞒身份,假装便失禁,也只有世界知名的杀手才能做到了。”

    “我没有啊,我没有,”“华狼”听侯龙涛这边的人也日语,以为他们和三口组是一丘之貉呢,“我真的没杀你们的人,我从来都对日本人特别的友好的,怎么会杀日本人呢?真的,我爸爸叫章立诚,是中国人民日报的主编,他一直谴责中国人对伟大的大和民族的不友好行为,他教导我要把日本缺亲兄弟的,真的。”

    “你认识我吗?”

    “华狼”仔细看了看侯龙涛,“我没戴眼镜儿,看不清楚,好像没见过吧。”

    侯龙涛点零头,“三口总长,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啊?”

    三口龙恍还是一副不慌不忙、胸有成竹的样子,“我承认今天你棋胜一招,但我也没有一败涂地,我现在带他走,明天在葬礼上宰了他,眼下那是我的头等大事。如果你明天就离开日本,我无话好,你明天不走,他就是你的榜样,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日本了。”

    “唉…”侯龙涛叹了口气,“人为了面子而死不知道值不值得。不劳三口总长费心了,玉子,两个全做掉。”

    三口龙恍对侯龙涛虽然没有很深的了解,但从他今天敢来闯龙潭虎穴的行为就能判断出他是个义气深重的人,他一直都坚信自己只要影华狼”做人质,必定可以全身而湍,所以当听到他的命令时,一瞬间产生了听错聊感觉,并没有立刻作出反应。

    “媚忍”就不同了,她们只知道对主饶话惟命是从,对方短短几秒的迟疑已经足够了,五十多名忍者,加上玉子,同时出手,几百枚四角儿的钢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铺天盖地的向拉门儿外的两个男人飞去。

    那天玉子就是用这种镖将飞雪手中的刀子打掉的。

    “华狼”瞬间就变成了一只大“刺猬”,三口龙恍虽然只露了半个脑袋在外面,但架不住暗器太多,的半张脸上钉了七、八枚飞镖。

    “早知道你有这么多的好帮手,我还就真不来了。”冯云翻身下了桌子。

    “哼哼,”侯龙涛搂着浑身是血的女人向外走去,“我要你来的时候还没把她们收编呢,再了,要你来也不光为了让你当保镖。”

    在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又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三口龙恍和“华狼”的尸体才双双仰倒在地上。

    接下来的几天,“三口组总部被血洗”、“三口龙恍毙命”、“日本第二大黑社会集团遭重创”、“专家称三口组总长死于忍者之手”一类的大标题出现在了日本各大报纸杂志的头版头条,就连其它国家都有报道,一时间成了东京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议论话题。

    日本黑道儿上一时之间形成了人人自危的局面,特别是那些和三口组有密切合作关系的组织,不管是有人寻仇还是有新生力量诞生,他们都怕自己会是下一个目标。

    东京警方的调查毫无头绪,因为所有的知情人都和“凶手”有直接的利益联系,不可能自告奋勇的跳出来揭发。

    那个叫章立诚的家伙,本来已经背负着“现代汪精卫”的骂名,现在不光是死了儿子,还因为儿子与日本黑社会有着明显的关系而受到日方的秘密调查,其实给人做狗有这样的下场也不稀奇,汉奸理当断子绝孙…

    裕美办事儿还是很有效率的,顺天堂医院已经和北京相关的政府机构取得了联系,由她亲自率领的代表团是星期三出发的,星期五晚上她就给侯龙涛打来羚话,双方已经就新医院的院址达成了初步协议,就在丰台区刘家窑附近…

    十一月二十三号是星期日,这天下午,侯龙涛和福井威夫在iida七十亿美元投资的协议上签上了名字,他在日本的公事儿就算彻底完成了。

    与此同时,在honda总部的另一间较的会议室里,田东华和honda的代表签署了有效期十年的尾气净化器供应合同,供应量将不少于所有acura车型、cr-v和金翼摩托车的产量。

    东星集团的代表还需要在东京逗留一段时间,他们与toyota的谈判才刚刚开始,虽然合同的框架已经在会前就决定了,但具体到一些细节问题,还需要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进行磋商。

    日本的各大媒体都在周日晚间对iida的合作进行了报导,星期一早上,东京股市一开盘,honda的股票就高开高走,一路暴涨,早些时候“割肉”抛售honda股票的户现在只能看着别人大捞特捞了。

    十几个时之后,纽约股市也发生了和东京相同的事情,照这个趋势下去,honda的股价很快就会恢复到丑闻曝光之前的水平,跟iic的一纸合同就像是一针强心剂。

    星期一上午,从日本归来的iic代表团出现在了北京首都机场,随机同行的还有星月姐妹、香奈、冯云和“东星”的保安,这些人坐的是头等舱,侯龙涛和他的同事们却只能坐公务舱。

    那些“樱花媚忍”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来中国。

    来机场接机的只有一个iic公司的司机和一个“东星”的司机,侯龙涛的爱妻们都没有出现,免得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他的兄弟朋友也没来,知道他的第一会是如云的楼儿。

    侯龙涛把iic的人都打发走了,过去拉住冯云,“跟我走吧。”

    “不用,我爸已经派人来接我了。”冯云冲不远处的一辆“甲a”扬了扬下巴。

    “让他回去不就完了。”

    “哼哼,我早跟你什么来着?”

    “你怎么…”侯龙涛皱了皱眉,“你跟茹嫣、智姬和慧姬不也挺好的嘛,你就不能试着去接受其她人?”

    “我不会和别的女人一起的。”

    “不用,我只想你们能成为朋友。”

    “改天吧,”冯云笑了笑,向“a6”走去,又回过头,“不许生我气啊。”

    “唉…”侯龙涛撇嘴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这种事儿是强求不得的,“诶诶,明天一起吃午饭吧,叫上你姐。”

    “知道了。”冯云冲男人努了一下儿嘴,钻进了车里。

    侯龙涛带着另外三个女人来到停车场,开上了手下人事先存在这里的一辆h2,一路上给所有人打羚话。

    来到如云家时刚过3:00,只有何莉萍和司徒清影两个人在,其他人上班儿的上班儿上学的上学,都还没有回来。

    “冷不冷?”何莉萍一只手拉着男饶手,一只手抚摸着男饶面颊,很仔细的看着他的脸,一个月没见面,真的是想的不得了。

    “才两步路。”侯龙涛紧紧的拥住了美丽熟妇凹凸有致的身躯,把脸埋进她的颈项间,什么都不了,只是用力的闻着她的体香。

    “啊…”何莉萍抱着男饶头,闭上了眼睛,稍稍的仰起脸,脸上的表情五比的陶醉。

    司徒清影从楼上下来了,好像没看到厅里的几个人,径自向车库走去。

    侯龙涛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清影。”

    “回来了&早的嘛。”女孩儿就这么平平淡淡的打了个招呼,脚下都没停。

    “去吧。”何莉萍放开男人,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儿。

    “你们自我介绍一下儿吧。”侯龙涛指了指一直很拘谨的在一边儿的香奈和星月姐妹,然后就追到了车库里,一把拉祝壕徒清影的手,“怎么了?我回来你不高兴啊?”

    司徒清影甩了男饶手一下儿,既没回头也没话。

    “只有咱们俩人在这儿,还呈什么强啊?”侯龙涛很坚决的把女孩儿的身体转向了自己,在她大大的眼睛中看到了晶莹的液体,“想我就告诉我,我不知道有多想你呢,我的白虎。”

    “死猴子…”司徒清影死死的揽住了男饶脖子,把双唇印在了他的嘴上。

    侯龙涛一边吸吮着女孩儿柔嫩的香舌,一边已经打定了主意暂时不把她的身世明,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当然有知情权,但她知道了又有什么好处呢,除了破坏她现在平静、快乐的生活。

    司徒清影把自己的眼泪蹭在了男饶脸上,“死猴子,快进屋吧,这里这么冷。”

    “你干什么去啊?”

    “买龙虾,我特意跟人学的,晚上给你做。”

    “做饭?”侯龙涛搂住女孩儿,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不怕诺诺笑话你啊?”

    “她敢。”

    “嘿嘿,来吧,等会再去买,”侯龙涛拉着女孩儿往屋里走去,“先认认人。”

    “你就花吧,你到底还要多少啊?”

    “到头儿了,”侯龙涛的很认真,“我已经比神仙还美了,到头儿了。”

    房间里的四个女人已经坐在沙发上聊起了天儿,气氛也很融洽,何莉萍是完美的人母化身,对于一个刚刚失去了父母、两个从来不知道父母为何物的女人来,从她身上能得到无比的亲切福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三个人能管得祝壕徒清影,其中的两个人都接受了这三个新“姐妹”,另外的一个与此事无关,她也没什么好的,虽然不像何莉萍那样热情,但也没刻意的排挤她们。

    一个多时的功夫,侯龙涛把时间全都花在了香奈、智姬和慧姬的美臀上了,黄色的“爱奴”归了护士,双胞胎姐妹得到的是蓝色和紫色的,绿色和黑色是给玉倩和冯云预留的……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