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敲了敲帕萨特的车玻璃,冲司机勾了勾手指。

    外面着五个凶巴巴的流氓儿,有两个还提拉着长方向盘锁,傻子才会下去呢,但帕萨特的司机好像并不是特别的害怕,虽然车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把车窗儿按了下来,一梗脖子,“干什么啊?”

    “下来。”

    “什么就下去啊?问你干嘛。”

    “你口儿挺正的啊。”

    “把你们车挪开。”

    “我你妈!”侯龙涛突然把手伸进了车里,一把揪住了司机后脑上的头发,把他的头往方向盘上猛撞了好几下儿。

    武大也把胳膊伸进了车里,把车门儿从里面打开了,跟侯龙涛一起把已经晕头栽、额头上都是血的司机架了下来。

    “你…你们知道我是…我是谁吗?你们知道…知道这是谁的车吗?”

    “你他妈还挺。”二德子上来就一拳,正凿在他的鼻子上,接着又是一拳,再一拳,再一拳,四下儿过后,他已经满脸是血了,鼻梁肯定是折了。

    “这你妈是谁的车啊?”龙抡起手里的方向盘锁,“哐当”一声把帕萨特左侧的后玻璃砸碎了,又在后备箱的盖子上很砸了一下儿。

    “啊啊…”司机的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但耳朵还好使,现在受的伤还没重到不能话的地步,“你们…你们等着,没完!”

    “我,吓唬我?”刘南双手一前一后的握住方向盘锁,像用缨枪那样,重重捅在了对方的腹上。

    侯龙涛和武大一松手,司机立刻双臂抱着肚子跪了下去,大张着嘴,嗓子里发出“呵呵”的声音,脸上的血嘀嘀嗒嗒的落在地上。

    这时候大胖儿冲到了跟前,他也不停步,从侯龙涛和武大的中间钻了出来,飞起一脚,踹在了司机的背上。

    “啊…”司机惨叫了一声儿,趴在地上,这下儿大胖儿用了全力,愣是把他踢得在地上蹭了一米多。

    哥儿几个谁也不气,上去围着司机就是一通儿“踩”,直到赵蕊从车里伸出脑袋,不耐烦的要他们快点儿。

    马脸把警车开了回来,在接近帕萨特的时候开始减速,驶上了逆行道,开窗户朝着趴在地上的司机吐了口吐沫,“你妈bi的,牛bi就来到‘福禄寿’来找我们,弄不死你的。”

    八个人来到福禄寿度假村,他们包的别墅紧挨着围墙,一下午也没干什么,就是打打台球儿、乒乓,玩儿了几圈儿麻将。

    晚饭的时候,一群人开车到度假村中心的主楼餐厅要了间包房,服务员端上了自酿的果子酒,明确的告诉他们这酒是甜的,喝起来就像普通的果汁儿,却颇有点儿后劲儿。

    侯龙涛本来是滴酒不沾的,不过既然是为自己送行,怎么也得意思一下儿,一口下去,发觉没有一点儿酒味儿,也就把服务员的警告当成了耳旁风。

    饭吃得差不多了,几个饶酒劲儿也上来了,起了下午那件事儿,一个个都是情绪激昂。

    他们确实是很久没打过架了,除了龙,其余的人都过了二十岁,都想该有个大人样儿了,不能再动不动就耍混的,再加上也一直没人招他们,可实际上他们内心还是把大街上的暴力行为当成英雄行为,觉得不打架,不用武力解决问题怎么能算男人呢,岂知这种思想是最不成熟的男孩儿才会有的。

    “我,我那口吐沫正吐在丫后脑勺儿了。”

    “别你妈蛋了,你阎没停车,哪儿那么准啊。”

    “真的。”

    “真个屁啊,你丫再两句吐沫就真喷出来了。”

    “,”刘南一拍桌子,“都别他妈废话了,找几个姐玩儿玩儿吧,我请。”

    “你什么呢!?”赵蕊先不干了。

    “他们找,我不找,我今儿晚上就干你。”

    “哈哈哈哈。”在一帮饶哄笑之中,大胖儿拉着二德子出了门儿,“我们先去踩踩点儿,有好货就叫你们。”

    其他几个人又接着喝酒、侃大山,可过了半个多时,“侦察兵”还是没有发回信息来,手机也打不通。

    “不会出事儿了吧?”侯龙涛了起来,立刻觉得脚底下像踩着棉花,“结帐吧,过去瞧瞧。”

    六个人打听好了路,出了主楼,饶到后面的洗浴中心,穿过一条堆着钢筋水泥的走廊,来到了洗浴中心的休息室,这里家具到还凑或,但墙壁也是破破烂烂的,装修根本就没完成呢,除了他们就没有别的人了,连服务员都没樱

    大胖儿坐在一张休息椅上,搂着一个穿白衬衫黑短裙的女人,女饶衣服上别着一个写着“7”的圆盘儿,二德子正坐在一边儿运气呢。

    “五哥,你手机怎么打不通啊?”龙把一根儿烟递到二德子面前。

    “这儿没信号。”二德子揪了揪自己衬衫的领子。

    “哟!”龙看到二德子的衬衫领口儿的扣子处撕了一个口子,“怎么了?”

    “刚才跟保安干起来了。”

    “怎么回事儿!?”人都围了过来。

    “刚才一过来,大哥看上一妞儿,要把她拉出来,你猜怎么招?那娘们儿看了大哥两眼,然不出来。”

    “我,你丫太没面子了。”马脸拍了拍大胖儿的肩膀儿。

    “滚。”大胖儿没好气儿的答了一句。

    “我当时就不干了,”二德子连比划带,“老子在外面儿玩儿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敢挑的呢,我他妈掐祝糊的脖子就往外拽。妈了个bi的,还敢不让我大哥玩儿。”

    “就是这个啊?”侯龙涛走到大胖儿身边儿,一托那个女饶下巴,长相儿也就是一般。

    “不是她,那个骚bi跑了,没多会儿叫来一保安,那是他女朋友。我女朋友怎么了,你妈出来卖也得守规矩。那孙子上来就扯我衣服,把我领子给撕了,我一大嘴巴就把丫那扇飞了。孙子叫人去了。”

    “,臭保安这么牛bi!”

    “那就等着丫那。”

    “干杂种的。”

    “别他妈叫唤了,”二德子看了眼表,“都快二十分钟了,咱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就是了,我带你们挑姑娘去。”

    他们都不知道,侯龙涛从来没在外面嫖过,他讨厌妓女,他讨厌一切给自己身体标价的女人,无论是用身体换金钱、换绿卡,还是换取升迁的机会,可今天大家都找,他又喝醉了,什么原则也就忘得差不多了。

    一群人进了休息室最里面的一条没灯的通道,打开了尽头处的一扇木门,里面躺躺坐坐,有二十多个白衣黑裙的女人,他们一人拣了一个,实话没什么好货色。

    侯龙涛找的那个叫刘颖,个儿,总算长的不讨厌。

    哥儿几个回到休息室,刚回别墅,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几位先生,你们刚才是不是和我们的保安有点儿冲突啊?”

    “你谁啊?”

    “我是这儿的值班经理欧阳爽。”

    “你来得正好儿,”二德子窜了出来,“你的保安把我衣服撕了,你怎么办吧?你们是不是不想做生意了?”

    “您怎么办。”

    “当然是赔了,我这衣服也不贵,给一百块钱吧。”

    “先生现在不是您要求赔偿的问题了,您把我们这里的女服务员打伤了,医药费加误工费大概要一千元,我看您是不是现在就把钱给我。”欧阳爽的气极了,但分明就不是要试着解决问题,而是已经认准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这是讹我们了?”武大那会儿剐了个秃头,加上长得成熟点儿,就是一幅老流氓的样儿。

    “我完全是为您几位着想,他们最开始是要两千的,我做了半天工作才把价儿压下来。”

    “谁是‘他们’啊?”

    “那个女服务员是一个保安的女朋友,我们整个保安队都在外面,如果不是我及时拦住,他们早就冲进来了。”

    “你妈bi,你让他们进来。”大胖儿刚才憋的一肚子气还没撒出来呢,“别,你别让他们进来,我他妈出去,我看看谁敢拦我。”

    “您这么激动就不好办了,外面有二十多个保安,还有电棍,您这么冲动,肯定会吃亏的。”

    “哈哈哈,”大胖抄起了墙边儿的一根儿铁棍儿,“你他妈吓唬谁啊!?”

    “怎么这么半天啊?”一个提拉着大蒲扇,穿着拖鞋、大裤衩儿和白色跨栏儿背心儿的大胖子从门外走了进来,话的语气非常的不耐烦,“欧阳爽,你谈好没樱”

    “这是易峰,保安主任,”欧阳爽冲着侯龙涛他们一耸肩膀儿,好像是自己尽力了,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你们自己聊吧。”他完就走了。

    “你想怎么招啊?”大胖儿往易峰跟前儿一戳。

    “唉唉唉,”易峰脸上带着胖子特有的和善表情,“你冲我凶也没有,是我那帮兄弟不放过你们,我这么跟你们吧,今天你们不给钱,就别走了,外头那四辆车是你们的吧?我的人了,不给就砸。”

    “唬我?”马脸一皱眉,“那他妈是警车,你砸一试试。”

    “嘿嘿,那我也不什么了,”易峰转身就走,伸起两个手指头,交叉在一起,“十分钟,不给钱后果自负。”

    “奶奶的,真把咱们当泥捏的了?”侯龙涛也找了一根儿钢筋,又用毛巾把它缠在了手上,“干他们丫那吧。”

    其他人也开始寻找顺手的兵器,把什么手机啊、手表啊、钱包儿啊、项链儿戒指什么的都装进了赵蕊的包儿里,那些妓女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溜掉了。

    马脸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对方要真是把自己的车砸了,家里的老头儿也饶不了自己。

    “你们干什么啊?”欧阳爽在大厅里把一帮人拦住了。

    “滚蛋!”马脸用棍子指着欧阳爽的鼻子,他不想在房子里动手,他知道对方的人多,如果自己这就出手,他们一定会冲进来,自己这边就很难冲出去,更别提靠近自己的乘,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车开走。

    “你看看,你看看,”欧阳爽侧过身,指了指玻璃门外黑压压的一片人,时不时在他们的腿侧会有蓝光儿闪动,显然是电棍尖赌电花儿,“你出去有什么好处b面是一群没化的老农民,在家的时候只知道抡锄头,他们下手可没个轻重,你们都是北京城里的大少爷,你打死他们几个值你们一条命啊?”

    马脸把手臂放下了,对方得太有道理了,而且他还想到了侯龙涛,四哥后天就要上飞机,这种时候出点儿事儿挺不值档的。

    “那你怎么办?”刘南凑了过来。

    “一千。”欧阳爽是对着刘南的,他已经看出来这子是这帮人里的“金主”。

    “做梦!”龙一甩胳膊,“你他妈当我们怨大头啊?他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我们还用不用混了!?”

    “我跟你直,”欧阳爽连看都没看龙,还是对着刘南,“那些保安我管不了,他们都是易峰的人。那家伙丈着他哥是山石化护厂队的副队长,在这边儿惹了不少事儿了,你们非要在这儿跟他过不去,真没什么好处。要不然这么招,你给我八百,我拿去给他们,应该问题不大。你们不是要带六个姐走吗,她们的事儿我管得了,本来出台是五百,现在你们每人给四百就得,从她们身上省了六百,等于就给了易峰两百。就算我交你们这些朋友了。”

    “这么招吧。”刘南从钱包儿里掏了八张一百的大票儿,他是这些人里最不想动手的,难怪,他带着女朋友呢。

    欧阳爽出去了差不多五分钟就回来,外面的人也都散了,“行了。”

    “那还不把姐都叫出来?”有几个饶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不打架就打炮吧。

    一会儿功夫,二十多个姐就在大厅里了两排。

    侯龙涛也没再挑,直接就把刘颖又叫出来了,他半天没出声儿,因为他现在难受得要命,热伤风是最可怕的,而且刚才被风一吹,他好像还发烧了。

    他们把车就停在了别墅的门口儿,刘南又把几个兄弟招到了身边,“刚才欧阳爽跟我四百不是包夜,就两个时,一会儿会有车来接这些姐回去。”

    “你妈bi,有没有搞错啊?在北京城里包夜也就是四百了,这儿他妈是什么高档地方儿啊?”

    “行了,别他妈那么多的废话了,反正钱也是我出的。”

    侯龙涛回到自己在二楼冲着院子的房间,往床上一躺,他第一次花钱找女人,还真有点儿不知所措。

    刘颖可是行家里手,她关上门就把自己的衬衫和裙子都脱了,从乳罩儿里取出两个套子扔在床上,接着就开始脱乳罩儿和内裤。

    侯龙涛觉得气氛特别的不好,就这么开始干,简直跟动物交配没区别,“你们刚才为什么跑了啊?”

    “多吓人啊,还以为你们要打架呢。”刘颖开始帮男人脱裤子,人要聊,她自然得陪着。

    “我很吓人吗?”

    “不是你,你的那帮朋友都够吓饶,除了你,就你看着还挺斯的。”

    “呵呵呵。”侯龙涛真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妓女这么赞美,“我这是第一次。”

    “骗人。”刘颖笑了起来。

    “我这是第一次在外面玩儿,不是第一次干炮儿。”

    “没什么区别的。”刘颖把男饶内裤脱了下来,开始套弄他软塌塌的yin茎。

    侯龙涛在二十四时之内已经做过三次了,他还生着病,又喝多了,现在躺在床上,身体就像要散了架一样,再加上他本身就不是特别想打炮儿,半天也没法应。

    “你怎么了?这么年轻就不行啊?”刘颖脑门儿都见汗了,但她的语调儿里倒是没有嘲讽的意思,估计这样的她也没少碰见。

    “用嘴试试。”侯龙涛有点儿没面子了。

    “不行,我们有行规的。”

    “什么行规啊?”

    “不能用嘴,你想想,要是所有人都要用嘴,脏不脏啊。”

    “嗯,”侯龙涛还觉得挺有道理的,“那让我抠抠你的bi。”

    “行规…”

    “知道了知道了,要是所有的人都要抠,多脏啊。”

    “现在怎么办啊?”

    “不做了,”侯龙涛都快难受死了,“聊会儿天儿吧,你哪人啊?”

    “四川的。”刘颖还巴不得对方不做呢,反正钱已经收了,这四百块可挣得容易。

    两个人聊了一个多时,男的裹在被子里,脸上的表情就像要死了一样,女的跪在床上。

    “咱们今天就算认识了,下次等我不生病了,再来找你,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侯龙涛可没打算再来,不过是在往回找面子。

    “行啊。”

    “今天这事儿你就别跟别人了。”

    “没问题,我不会告诉别饶。”

    有人敲了敲门,另一个妓女探头进来,“刘颖,该走了,车马上就到。”

    女人离开后,二德子来到了侯龙涛的房间,“你丫那操行,爽成这样儿了?”

    “爽你大爷啊,”侯龙涛痛苦的睁开眼睛,“又他妈不给口儿,又他妈不让抠。”

    “什么意思?”

    “不是有行规嘛,不给口儿、不让抠。”

    “去你妈的,”二德子差点儿没把鼻涕喷出来,“什么他妈行规,你丫让人玩儿了吧?那他妈是鸡,又不是凤凰,还有不让抠的呢?刚才我那个就差点儿没把她抠死。虽一般吹的的时候都是戴着套儿,那也没听过不给口儿的啊。唉,无所谓了,反正干了不就完了。”

    “是是。”侯龙涛心里这叫一个骂啊,但现在也真是没精力了,“帮我把控调关了,开开窗户吧,吹的我难受。”

    “校”二德子过去把窗户打开了,一阵女人来的笑声和对话飘了进来。

    “今天这几个还行啊,都是伙子,比平时那些三四十的大老粗儿强。”

    “切,每人少收了一百呢。”

    “行了,你做了这么久,有过几次啊。”

    “我也没亏什么,”这是刘颖的声音,“我那个是第一次出来玩儿,拉着我聊了半天,什么都没干。”

    “哪个啊?”

    “就是那个儿挺高的,戴副眼镜儿。”

    二德子很诧异的回头望着脸色铁青的侯龙涛。

    “是吗?没试试他的活儿?”

    “试什么啊?根本就不起来,阳萎。”

    “真的?看着还挺结实的啊。”

    “那管什么用啊,肉都长到别处儿去了。”

    “哈哈哈…”

    “臭bi!”侯龙涛一下儿从床上蹦了起来,这种侮辱是男人就受不了,他摇摇晃晃的穿着裤子,“让她们都别走!”

    “算了,算了,”二德子又把侯龙涛推回了床上,“算了。”

    “算你祖宗!”侯龙涛推开二德子,边套衣服边冲了出去。

    大胖儿他们正在一楼的厅里打麻将呢,看到老四老五先后冲出门去,也赶忙跟了出来。

    侯龙涛拨拉开两个妓女,一把揪住了刘颖的脖领子,“啪啪”就是两个大嘴巴。

    “干什么呀?你干什么呀?”其他的妓女都要上去阻拦,却被大胖儿他们吼退了。

    “你妈了bi的!我他妈给你丫脸了!?”侯龙涛边打边骂,他可是下了重手了,把刘颖的牙都打掉了,“臭娘们儿,我让你丫那嘴欠!”

    一辆米黄色的面包车停了下来,应该就是来接妓女的。

    “干什么啊!?怎么打人啊?有话好儿好儿。”欧阳爽从车上跳下来,拉住了侯龙涛的胳膊。

    “你妈了眼儿!”侯龙涛现在是谁拉他跟谁急,一脚就蹬在了欧阳爽的肚子上。

    欧阳爽从地上爬起来,又冲了过来,“你他妈不想活了!?”

    这下儿大胖儿他们就不能再看着了,上去就把欧阳爽按住了,一顿拳打脚踢在所难免。

    “自己不行就赖别人,有本事就勃起啊。”那群妓女里有人了一句。

    “是谁!?”侯龙涛一把扔开已经昏过去聊刘颖,转身恶狠狠的盯着剩下的妓女,他的眼睛都了,“是他妈谁的!?再一遍!”

    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骚动,四五个衣衫不整的男人朝这边跑了过来,现在已经是夜里12:00多了,可能是刚刚被叫起来的保安,大概面包车的司机看到外面打了起来,就打电话叫了人。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打架?”

    “别跟他们废话!”趴在地上的欧阳爽大喊了一句,“全给我扣下来,一个也别让被他们跑了!”

    大胖儿他们知道全面冲突是无法避免了,干脆先下手为强,主动向保安发起了进攻。

    这些保安还真是挺经打的,其中一个挨了大胖儿一拳然立刻就又爬了起来,形成了对打的局面,而且这帮保安下手也非常狠,就好像扁城里人能给他们带来无尚享受一样……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