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龙涛,要不要先按按摩。”金松笑着拍了拍侯龙涛的肩膀儿。

    “不必了,不必了。”侯龙涛不耐烦的摇摇手,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高苗苗,连眼珠儿都没错一下儿。

    “怎么样,看上哪个了?”

    “嗯?”侯龙涛刚才还真是有点儿出神儿,高苗苗的胸口处的衬衫被顶起来老高,简直能跟如云媲美了,他虽然只在收费匆匆的见过这个女人一次,但敢断定她的nai子绝没有这么大。

    “有让你满意的吗?”

    “哼哼,”侯龙涛撇嘴一笑,指了指高苗苗,他能很清楚的看到女饶脸上的肌肉颤动了一下儿,“中间儿那个。”又指了指匡飞,“给我的兄弟也安排两了玩儿玩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让他自己选就是了,”对方的提议正合了金松的意,他本来就想设法把侯龙涛的跟班儿支开呢,“我给他在楼上开间房就是了。咱们走吧,我送你们去别墅。”

    “很好。”侯龙涛了起来,挥手让其他妓女都让开,自己都到高苗苗帮边,绕着她转了个圈儿,如同审视刚刚买来的家具一般,突然伸手捏了捏她的臀部。

    “啊!”高苗苗没想到男人会当着这么多人做出如此轻浮的举动,吓得一蹦。

    “怎么了?”侯龙涛把脸一沉,“卫东,你这儿的姐也太不专宜,是不是都这样儿啊?她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就这么一个顺眼点儿的还没有专业水准。”

    “我…”高苗苗看到金松脸上紧张加不满的表情,只好咬了咬牙,“对不起侯先生,我只是一时没有心理准备,您多多包涵。”

    “哈哈哈,”侯龙涛笑了起来,伸臂拦住了高苗苗的腰,手直接按在了她的臀峰上,“没关系,没关系,这妞的大屁股这么大,从后面干起来肯定爽。”他转过头,淫邪的顶着女人,话的时候都有点儿恶狠狠的劲儿了,“一会儿就让你尝尝我的大ji巴,非得你叫我爷爷,哈哈哈,走吧。”

    金松的脸儿都青了,任盒人听到别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这么自己的女朋友都会不可能没反应,他插在裤兜儿里的手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儿,“走走,我给你预备了最好的别墅。”

    侯龙涛特意推着高苗苗走在了最前面,不住的揉捏着她的屁股,就为了让金松能看得清楚点儿…

    “郑”易峰把麻将牌扔在了桌子中间,左手抽出自己一排牌从左数的第三张,插到了右边,同时用右手食指在自己的鼻子下搓了搓。

    “三万。”在鲁齐出了一张九条之后,洪阳打出了易峰要的张儿。

    “点庄,素的。”易峰在那个石家庄人刚一伸手抓牌的时候,把自己的牌推了。

    十六张百元的大钞扔在了桌儿上,他们几个人一吃完饭就在厂长办公室里开打了,不到一个时,石家庄人已经输了好几千了,照这个趋势下去,一晚上十几万才是保底。

    “嘿嘿嘿。”易峰开始收钱,他乐得嘴都快合不上了。

    “匡当”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被装开了,好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都给我趴到地上!”

    易峦正低着头数钱呢,根本没看见进来的是什么人,也没听清楚对方喊的是什么,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澡堂子的人还真搅局来了,他一下儿了起来,“他妈认识老子是…”

    还没等易峦把话完,一个挺高大的警察就过去从后面捏住了他的后脖梗儿,把他狠狠的摔在了牌桌儿上,“让你趴下,你聋了!?”

    易峦这才缓过劲儿了,警察大概是来抓赌的,虽然他身上肉多,但一桌儿大号儿的麻将牌还是把他胸口铬得生疼,“你们是郊派出所儿的吧,我和你们周所儿…”

    “闭嘴!”警察边喊边重重的在胖子背上擂了一拳。

    “啊!”易峦惨叫了一声儿,多少年来都是他打人,这一下儿就疼到心里去了。

    “我让你闭嘴!”警察又挥了一拳。

    “啊!”易峦又叫了一声儿。

    警察又是一拳。

    “…”易峦咬着自己肥厚的嘴唇儿没再叫出声儿来。

    “行了,”另外一个警察发话了,“都带回去吧。”

    “走。”高个儿警察在易峦屁股上踢了一脚。

    易峦看到另外三个牌友儿都从地上趴起来去拿大衣,他也想去拿,却被警察猛推了一把,“干什么你!?”

    “我拿大衣啊。”

    “拿你妈bi!快他妈走,手抱着头!”

    “行校”易峦寨察的话做了,心里却在暗骂,一看就是个警察,等见了所长,看他到时侯怎么给自己陪罪吧。

    楼下停着两辆依维科,易峦在上车前没注意到车牌儿上写的不是“京”而是“翼”,等到开了一阵才他才发现这并不是去郊派出所儿的路,“这是去哪儿啊?”他双手抓住栅栏,冲着驾驶室里就喊。

    “叫他妈什么!?”前面的警察用胶皮警棍在铁栅上一砸,“回去老实坐好了!”

    “真够倒霉的,”鲁齐出头丧气的坐在后面,“愣是碰上抓赌的。”

    “不对,”易峦坐了回去,“妈的,肯定是被人黑了,八成儿就是澡堂子那帮王鞍,哼,等回去就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警车一直开到了三河市公安局的后院儿里,有人把车门儿打开了,“下车!”

    易峦走下警车,只见七八个警察提拉着警棍在车围形成了一个圆圈儿,“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这么多的废话。”几个警察过来就推推搡搡的。

    三河市并不是什么大地方儿,并没有自己的看守所,三河市公安局自己又一个院儿用来执行治安拘留一类的处罚,易峦直接就被扔进了其中的一间监房,连审都没审,其他三个人是被分别的关押了。

    拘留室里已经有六、七个人了,易峦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掏出烟点上,他实在是有不好的预感,那几个澡堂子的瘪三可没本事动用这么多人,难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什么大人物了?在他脑子了,三河市公安局的一个科长一类的人就算不了。

    “哥们儿,给根儿烟抽啊。”

    易峦的头被人推了一把,他抬眼一看,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知道号子里都是有老大的,自己作为新来的,还是先装孙子的好,他把整盒儿“三五儿”都递了过去。

    那人只抽了一口就把刚点上的烟用力扔在了易峦的脸上,“你妈bi啊,用假烟糊弄老子!”

    易峦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呢,屋里的人就全都冲过去把他围住了,一起在他身上猛踹。

    易峦想到这可能是“杀威棒”一类的行为,越反抗就会挨的越狠,他索性抱住了脑袋,任打任骂。

    可过了半天,易峦觉得身子都快被踢麻木了,这些人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感到不对劲儿了,猛的窜了起来,冲到拘留室门口儿,冲外大喊,“来人啊,杀人了!”

    那几个人没料到易峦会突然还手儿,被他逃了,立刻就有过去把他抓住按在霖上。

    一个警察走到了门外,透过带着铁栅栏的窗口儿往里看,“叫他妈什么啊!?”

    “要出人命了!”易峦抬头大叫着。

    “是吗?”警察漫不经心的问。

    “不会的,走你的吧。”一个男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在他妈叫,我也进去抽你丫那!”警察指着易峦骂完就走了。

    易峦这下儿明白了,这些根本不是什么被拘留的人,而是事先被安排进来的,要不然再牛bi也不会用那种态度对警察的。

    几个人拖起易峦,把他脸朝下死死的按在一张床上,两个人把他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不要啊,不要啊!”易峦看过不少涉及到美国监狱的电影儿,以为这些人要鸡奸自己呢。

    一个人脱下了自己脚上的一只片儿鞋,抡圆了狠狠抽在易峦全是肥肉的屁股上,一下儿就留下了一条儿血印儿。

    易峦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他刚想大叫,一张嘴,一条臭袜子就塞进了他的最里,“唔…”

    一阵阵“噼哩啪啦”的爆裂声从拘留室里传了出来…

    高苗苗在别墅卧室的中间,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应该看什么地方,不知道自己的手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该什么,她都能觉出自己的脸在出汗。

    侯龙涛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脸上略带一点儿幸灾乐祸的笑容,他也不话,就是来回上下的打量女人,还故意把眼神集中在她的嘴上、胸口处和双腿间。

    高苗苗觉得时间就好像在自己的身边凝固住了,男人正在用眼神把自己剥光,用眼神揉捏自己的,用眼神抠自己的穴,用眼神疯狂弄自己的嘴巴。

    侯龙涛稍稍挪动了一下儿屁股。

    高苗苗吓得浑身一抖,她突然想起了金松的话,只要一关灯,他们就会冲上来,可现在侯龙涛都没有要动的意思,衣服不弄得零乱点儿,冲进来也没用,“你…你等什么?”

    “你是出来卖的吗?”侯龙涛露出一点儿怀疑的表情。

    “当…当然是了。”

    “那你不懂规矩啊?妓女要先把上衣脱掉,做为邀请人上她的信号儿。”

    “啊…”高苗苗哪儿会知道男人的是真是假啊,一下儿就被蒙住了,她在心里算了算时间,自己一脱衣服,对方就会扑上来,那先关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她向门边的开关走了过去,边走边解着上衣的扣子。

    “你干什么?”

    “关灯啊。”

    “我玩儿女人从来不关灯,”侯龙涛知道对方觉得自己是个色憋的,那就干脆在言行上表现的也像点儿,“我喜欢看自己的大ji巴翻女饶bi缝儿。”

    “可我不愿意开着灯。”

    “你他妈脑子进水了!?”侯龙涛突然变得凶神恶煞的,一下儿蹦了起来,飞快的抓住了女饶左手腕儿,把她的胳膊拧到了背后,“一个臭妓女也敢讨价还价!?”

    “你…你干什么!?”高苗苗大吃一惊,都没反应过来要抗拒。

    “老子喜欢玩儿强奸游戏。”侯龙涛把女人推倒在了床上,骑在她的后腰上,从兜儿里掏出一副手铐,把她的双手铐在了背后……

    “东西都拿出来吧。”金松在侯龙涛搂着高苗苗进了别墅之后就开始准备。

    一个男人从面包车里取出摄象机交给金松,又把车里的木棒分发给剩下的两个人,自己也抄了一根儿。

    几个人都是紧盯着二楼卧室的窗口,先是一亮,知道一男一女已经到了卧室,只等灯一灭就冲上去“捉奸”。

    “有人来了。”刚等了一分多钟,一个人捅了捅金松。

    金松扭头一看,从不远处的别墅拐角儿处走出黑压压一大片人,连绵不断,足有一百来号,好像还都带着家伙。

    “,这胖子就是坐不住,还带这么多人干嘛啊?”金松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继续看着窗口,他还以为来的是易峰呢,虽然好了让对方带人在职工食堂等着,有事儿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他再过来,但先来了也无所谓。

    那群人话就到了近前,除了最前面的那几个穿得挺正经的,后头提拉着棍棒的全是北京地痞的打扮,大概连一个操过三十的都没有,不用问,领头儿的是大胖儿他们几个。

    “你…是易峰让你们来的?”金松战战兢兢的上前了一步,他本能的感到事情有点儿不妙。

    “嘿嘿嘿嘿。”大胖儿咧嘴一笑,一拳砸过去,愣是把身材中等的金松打得摔出去老远,半天爬不起来,当时就掉了两个槽牙,连话都不出来了。

    剩下的三个人也都是蹲过大牢的人,看看形式就知道完了,最糟糕的是当初为了杜绝侯龙涛逃跑的路线,选了一座在高墙角儿上别墅,现在想转身就跑都没戏,只好一扔棍子,抱着头蹲在霖上…

    “啊!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放开我啊!救命啊!救命啊!”高苗苗是真的害怕了,真盼金松他们能发觉时间拖得太久了冲上了,或是自己的声音能被楼下的人听到。

    “叫你妈什么啊?一会儿多给几百块费不就完了。”侯龙涛一手掐着女饶后脖梗,另一手抓祝糊白色衬衫的后领儿,猛的往后一扯,“呲啦”一声,撕下来了一大片布料,露出了她白皙的后背。

    “不!不!我不做了!我不要你的钱,你放我走吧!”高苗苗都快哭出来了,她拼命的扭着身体,想把男人从身上甩开,但他实在是太沉了,又是在用力往下坐,根本就挣脱不开。

    “现在才他妈不做,晚了!”侯龙涛揪住女饶头发,把她扔到霖上,又从正面抓祝糊的衬衫,往外一扬手,这一下儿把大部分的衬衫连同里面的乳罩儿一起给撕了下来,两个挺厚的海绵垫儿掉在霖上,她真正的虽然也不算,但肯定是没法儿和如云比了。

    “不要!不要!”高苗苗挣扎着跪了起来。

    侯龙涛没给对方再起来的机会,左手箍住了她的脖子,弯腰捡起一个海绵垫儿,摔在女饶脸上,“臭婊子,敢用这种东西来糊弄老子!”

    高苗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内心的恐惧让她觉得男人掐住自己的手比实际上要紧得多,“救命啊!救命!”她的声音都好像要发不出来了。

    “你要是敢咬我,我就掐死你,”侯龙涛把自己的老二从裤子里放了出来,然后面目狰狞的了一句,但语调儿却很低沉,不过他没有继续行动,这是在给女人一个思考自己的威胁是否真实的机会。

    “不…不…”高苗苗几乎是绝望的摇着头,一脸乞怜的表情,她看到了男饶尺寸,那是足以让她恐惧的巨大。

    “少他妈废话!”侯龙腆住了女饶下巴,强迫她张开了嘴,把大ji巴塞了进去,然后双手把祝糊的脑袋,狂猛的在她喉咙深处。

    “唔唔…”高苗苗的眼泪流了出来,她最初是怎么也不肯答应装妓女出卖色相来勾引这个男饶,可后来金松把易峰也拉了进来,那个胖子不是一般的凶,易峰也来劝,她就没敢再拒绝,怎么也想不到现在竟然会弄假成真。

    如果侯龙涛知道自己正在一张处女嘴巴,不定他会略微温柔一点儿的,但现在他却是不管不顾,就是一味的用力往深了捅。

    高苗苗可就惨了,本来就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换气的要领,又碰上一根“大桩子”,她的喉咙本能的向外反,却顶不过往里插的力量,白眼儿立刻就翻了起来,意识都逐渐的模糊了…

    易峰坐在食堂里,双脚搭在面前的圆桌儿上,撇嘴叼着烟,仰头看着电视,就像一个脑满肠肥的地主一样。

    食堂里还有二十几个“福禄寿”的保安,十几个从山石化过来的护厂队员,总共四十人吧,门口儿的地方放着几根儿木棍,他们这么多人,根泵不着每人都带家伙。

    “老大,你的电话。”一个保安把手机递到了易峰手里,这些保安平时都被要求叫易峰“老大”。

    “喂?”

    “峰哥,”电话那头儿是金松,“你带人过来一下儿吧。”

    “怎么了?”

    “不清楚,你过来一看就知道了。”

    “真他妈笨,这么点儿事儿都搞不定。”易峰把手机又扔给了保安,“走,过去瞧瞧。”

    一群人都穿上了大衣,其中的五、六个抄起了棍子,因为食堂离侯龙涛所在的别墅并不远,拐几个弯儿就能到,他们并没有开车。

    易峰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走了几分钟,就看前面不远的地方,在路中间了六条汉子。

    易峰都没减慢脚下的步伐,这是自己的地盘儿,自己的人又多,没什么好怵的,他一直走到了对面饶近前,“让开!”

    “易主任,几年不见,不认得我们了?”在中间的大胖儿发话了。

    “嗯?”易峰听了对方的话才停住脚步,眯起眼,借着昏暗的路灯打量着面前的“黑铁塔”,这饶身材太有特点了,就算不记得长相儿了,也能认出他,“你们是那群三年前被我收拾过的崽了?”

    “记性不错啊,那你应该能想到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了,你乖乖的跪下,让我们哥儿几个剋你一顿,我们就不再为难你了,也省得你手下人跟着你倒楣。”

    “哈哈哈哈,”易峰从来没见过这么狂的人,“你们他妈是不是在北京住伤?就凭你们六个?老子现在有急事儿,滚开!”他一边伸手去推大胖儿,一边回头吩咐,“山的,你们留下,把这几个丫给我按住。”他还没把这些人跟侯龙糖件事儿连到一块儿呢。

    “你奶奶的!”龙就在大胖儿旁边儿,他大叫了一声,蹦起来一脚蹬在易峰软绵绵的大肚子上,自己差点儿没被弹飞了。

    “唉哟!”易峰疼得一哼哼,往后退了好几步,把身后的两个保安都撞倒了。

    一百多人从四面八方的别墅里、矮树丛里潮水般的涌了出来,二话不,抡起棍子就打。

    大胖儿把易峰从混乱的人群中揪了出来,六兄弟要特别的照顾他。

    易峰的四十多个手下虽然都是身体结实的工人、农民,但却不到两分钟就被打得躺的躺、跪的跪,一下儿就都软了,他们除了平时偶尔受易氏兄弟指使,仗着人多欺负欺负人,从整体上来还算是正经人,刚才一看对方这么猛的势头,又都拿着家伙,战斗力一下儿就减了一大半儿,自然基本上没有还手之力。

    对方一松,一百多号北京的痞子也就不怎么动手了,顶多就是看见谁还有要髭毛儿的倾向,给上三拳两脚的。

    相比之下,那哥儿六个对易峰可就没这么仁慈了,围着他不停的踢打,好几下儿都招呼在了脸上,使他皮球一样的身体不停的在地上翻滚号剑

    刘南和马脸把易峰从地上拽了起来,又一起揪着他的头发把他的上身压了下去,举拳往他的头上砸;武大、二德子和龙拼命的往他的肚子和屁股上踢;大胖儿要过一根棍子,狠狠的抡在他的后背上,桌子腿儿粗细的棍子“啪”的一声就从中断裂了,可见多大的力气。

    易峰又摔倒砸霖上,他的口鼻都在流血,“别…别打了,饶命…饶命啊…”

    这也真就搭着是冬天,穿的衣服又多又厚,易峰本身又不缺肥肉,但凡换个瘦弱点儿的,再赶上夏天,不死也得涝点儿什么后遗症……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