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高苗苗一下儿扑了上去,抱住了侯龙涛的腿,“求求你,太子哥,不要…我不要当妓女,求求你…”

    “哼哼,”侯龙涛冷冷的一笑,“你刚才不是当得挺开心的吗?”

    “不…不…求求你,我真的知错了…”

    侯龙涛一抬腿,把女人甩开了,“你求我干什么?你以为我会可怜你?你老公到现在也没帮你一句话,他都不顾你,你凭什么让我顾你啊?”

    经过男人这一提醒,高苗苗才发觉自己的男朋友确实没有一点儿要保护自己的意思,她一时之间从极度的恐惧转变成了极度的失望,本来已经直起了上身,又颓然跌坐回地上。

    “今天就算我帮你认清他到底个什么东西,”侯龙涛打了个哈欠,该回家了,茹嫣还在等着自己呢,自己不回去,她是不会先睡的,“高苗苗,我查过你的底,你还没到不可救药的地步,继续在收费老老实实的上班儿,怎么样啊?”

    “真…真的?”高苗苗惊喜的望着男人,她确实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特别的贪心,经过了这么多事儿,她愿意用一切交换以前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

    “你们四个,”侯龙涛不再理女人了,转向金松他们,“给我滚出北京,越远越好,永远也别再让我见到你们,可以吗?”

    “可以,可以,”四个人忙不迭的答应,现在是脱身有望了,“我们明天就走。”

    “别那么急,今晚你们就在这儿过夜,明天跟我的人去办房和车的过户手续。匡飞,这件事儿你处理吧。”

    “没问题。”匡飞答应了一句…

    易峦一瘸一拐的上着楼,他每走一步都会牵动臀部上的伤口,今天的罪可是受大了。

    “胖子?”易峦的老婆听到大门响,从里屋跑了出来,“你死到哪儿去了!?”

    “叫他妈什么!?”易峦正没好气儿呢,可算回到家了,也该是自己威风一下儿的时候了。

    “你到底去哪儿了?”

    “老娘们儿家别管这么多。”

    “刚才你家里、我家里都打电话来了。”

    “干什么?”

    “他们刚才有当地的公安局的人带着好几个北京人去过家里,都不像好人,他们你和易峰在北京犯了事儿,要家里劝你离开北京,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易峦缓缓的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就像屁股底下有弹簧一样的崩了起来,“啊…”

    “你怎么了?”

    “没…没事儿,这两天收拾收拾,咱们回老家,在北京已经挣了不少了,回家去做做自己的生意,唉…”易峦叹了口气,他原先还有那么一点儿要报仇的心,现在他才彻底的明白了,他不能选一个不可能战胜的对手…

    星期五上午是联大理学院一年一度的冬季运动会,陈曦报名参加凉数第四个项目,女子三千米,她现在已经在四百米的跑道上跑了三圈儿了。

    这种比赛完全是重在参与,拿不拿名次根本就不在考虑的范围内,陈曦一直是和一个同班的叫岳琪的女生儿并排跑,她们平时的关系是非常不错的。

    到两千米左右的时候,陈曦脚下一趔趄,跪在霖上,好在本来跑的速度就不快,并没有受伤。

    岳琪赶忙停下了,回身把陈曦扶了起来,“你怎么了?”

    “没事儿,腿一下儿就软了,”陈曦掸璃裤子,“没劲儿了,我不跑了。”

    “那我也不跑了,没想到三千米这么长。”岳琪也真是累得直喘粗气。

    两个女孩儿穿过跑道,向自己班级的看台走去。

    “你平时不是挺能运动的吗?”岳琪戳了陈曦的腰眼儿一下儿,“是不是昨天晚上没干好事儿啊?”现在的女大学生,相互之间并不把性当作什么不可谈论的禁区。

    “讨厌,”陈曦一拨拉对方的手,脸上刚刚褪去的晕又升了起来,“要你管。”

    “哈哈,”岳琪刚才不过是胡乱一,没想到自己还真猜到点儿上了,“老实交待。”

    “都了不要你管。”

    “不,不?”岳琪开始捏着陈曦的细腰搔起痒来。

    “唉呀,唉呀,怕了你了,”陈曦逃了两步就不再跑了,脚底下还有点儿犯虚,“昨天我生日,我男朋友从下午到晚上一直陪着我来着,行了吧?”

    “不行,你们做了吗?”

    “做了做了。”

    “你有几次啊?”

    “你死不死啊?问这些干什么?讨厌。”

    “啊,”岳琪还是不依不饶的,“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

    “十来次吧。”陈曦想都没想就扔出一个答案,她并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了,她在这个方面还不算特别的开放。

    “啊!?”岳琪惊叫了一声,又赶忙压低了声音,“傻丫头,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啊?不是他进去了几次就是几次。”

    “你才傻呢。”陈曦不再纠缠下去了,蹦上了看台,她现在脸更了,因为想起了昨天下午跟爱人缠绵的时的情景。

    看到两个女孩儿回来,她们班里的男生都开始起哄,她们俩丢人,没跑完就逃回来了…

    侯龙涛看到陈曦和几个女孩儿一起走出了大门儿,便从sl500上下来了。

    陈曦也看到了男人,和同学们告了别,跑着来到他身前。

    侯龙涛把女孩儿拥进怀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上车吧,外面冷。”

    “都是你。”陈曦用力在男饶身上凿了一拳,她极力想装出生气的样子,可怎么看也还是笑眯眯的。

    “唉呦,”侯龙涛揉了揉胸口,“什么都是我啊?”

    陈曦双手轻轻的揪着男人大衣的领子,低着头,“昨天就告诉你了,我今天要比赛,你还非要…非要…哼,我刚才跑着跑着腿就软了,都没跑完,被我们班那些人笑话了半天。”

    “呵呵呵,那怎么能怪我?”

    “不怪你怪谁?”

    “是你自己一个劲儿的要的,不是吗?”

    “你讨厌啊,”陈曦娇羞的钻进了男饶怀里,“谁…谁让你让人家那么舒服的,你就不会自制一点儿啊?”

    “好好,那以后你再要我也不给你了。”

    “嗯嗯…”陈曦扭了扭身子。

    侯龙涛把女孩儿尖尖的下把托了起来,在她柔软的嘴唇儿上亲了一下儿,“你的什么要求我都不会拒绝的。”

    “嗯…”陈曦有点儿动情了,轻轻踮起脚尖儿,揽住男饶脖子,吻祝蝴的双唇,把香舌吐进了他的嘴里。

    天寒地冻之中,热吻中的男女却只觉自己好像是置身于春暖花开的季节里一般…

    侯龙涛帮女孩儿把大衣脱了下来,从后面抱祝糊,将脸埋进她的长发里,“曦,你和倩倩是这世界上最香的两朵茉莉花儿。”

    陈曦把上身向后靠着,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左手伸到后面,轻柔的抓着男饶头发,“咱们去接我姐吗?”

    “不用,她下了班儿自己开车过来。”侯龙涛在女孩儿的腰间摸索着,拉开了她运动裤的腰绳儿,两根大拇指从她的腰侧插进去,双手向下一压,把她的运动裤和秋裤一起推到了她圆圆的屁股下面。

    “涛哥…”陈曦的身子抖了一下儿。

    “冷吗?”侯龙涛把老二从裤子里掏了出来,插进女孩儿的双腿间,双手扶祝糊的腰胯,将yin茎一下儿一下儿的往上挑,磨蹭她柔滑的内裤底端。

    陈曦赶到了胯下传来的巨大力量,就好像能把自己挑起来一样,她伸手轻抚着从自己双腿间钻出来的大gui头儿,“不冷。让我先洗个澡吧,刚才跑出一身汗。”

    “嗯,我等你。”侯龙涛又把女孩儿的裤子提上了。

    陈曦回身亲了亲男人,跑进了浴室里。

    侯龙涛把自己的衣服全脱了,房里非常的暖和,他拿起桌上那本儿看了一半儿的《倚天屠龙记》,靠坐在了长条型的皮躺椅上,他现在已经习惯了爱妻们超长的沐浴时间。

    半个多时之后,陈曦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只穿了一跳白色的t—back内裤和一件白色的胸衣,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放射着柔和的光芒,肌肤洁白水嫩,s型的身材完美无缺。

    侯龙涛把扔到了一边儿,咽了咽口水,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任何一位爱妻半裸的身体时,自己都会有惊艳的感觉。

    “没不让你啊。”侯龙涛拨开了女孩儿的内裤,竖起中指,缓缓的插进了她已经湿润聊穴。

    “别…别动…”陈曦伸手抓住了男饶手腕儿,“啊…别动…”

    “我不动。”侯龙涛转头吻着美饶肚脐眼儿,没有移动手指,只是任由她越来越热、越来越紧的yin道把自己包裹、缠绕。

    “呼…”陈曦深深的吸了口气,她自己都能觉出自己身体的温度在随着每一秒钟的流逝而升高,“我姐,从昨天晚上开始心情就不太好。”

    “怎么会?”侯龙涛抬起头望着女孩儿润的美丽脸庞,任何一个心爱的女人心情不好,他的心情都不会好的。

    “星期天是她初中的五十周年校庆,昨天晚上她几个关系不错的初中同学给她打电话,要她去参加庆祝活动。你知道我姐那个饶,耳根子软,虽然不想去,但还是答应了。”

    “初中?我知道了。”侯龙涛立刻就明白了爱妻为什么会心烦,“一会儿我劝她。”

    “嗯…”心里的话一完,陈曦水汪汪的双眸立刻就变得朦朦胧胧的了,“涛哥…”

    “曦…”侯龙涛抽出手指,起身来,把女孩儿紧紧的拥住,吻着她的耳朵,“让我吻吻你那颗美人痣好不好?”

    陈曦当然知道爱人指的是什么,自己身上只有一颗痣,她在男饶腹上轻轻掐了一下儿,跪倒了躺椅上,把白嫩结实的美臀撅了起来,“美人痣是长在嘴边儿上的。”

    “你这不是在嘴边儿上吗?”侯龙涛心翼翼的把女孩儿的内裤扒了下来,就好像怕稍稍用力就会碰坏她吹弹可破的柔肌嫩肤一般。

    “你讨厌…”陈曦把通的脸颊埋在双臂间,扭了扭圆翘的屁股,以此来表示对心上洒侃的“不满”。

    侯龙涛扶住女孩儿如同裂开的大桃子般的屁股,向两边分开,伸出手指在她肛门边可爱的皱褶儿上划着圈儿,又用两根手指把一片儿皱褶抻平,露出了一颗的黑痣。

    “嗯嗯…”陈曦劲力的想把菊花蕾收紧,但由于姿势的关系,效果并不明显。

    侯龙涛的舌头开始在女孩儿散发着淡淡茉莉花儿香的臀沟里上下滑动,再集中在一点上用力挤压。

    “嗯…嗯…”陈曦的美妙身体微微的打着颤,爱人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浑身都发酥了。

    侯龙涛把女孩儿的屁眼儿润湿了,然后开始向下舔,舌头插进了她向外分泌着蜜汁的嫩穴。

    “啊啊啊…”自己的精华正在被男人贪婪的汲取着,陈曦愿意把自己全部的精华都奉献给他。

    侯龙涛悄悄从床下的盒子里取出一根儿塑料球链,慢慢的往美女的后庭里捅了进去。

    “嗯…你坏…”陈曦想躲开,力量却不够大,动作也不够快,二十厘米长的球链很快就只剩下一条尾巴露在她的身体外了。

    侯龙涛把女孩儿上身拉了起来,左臂从后面箍祝糊的身子,让她扭回头和自己接吻,右手从她的屁股下面伸了进去,按祝糊顶出包皮外的阴核儿捻了起来。

    “唔唔…唔…”陈曦立刻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她别提有多舒服了,但身体就是不由自主的往上窜,好像要逃开一样。

    “宝贝儿,实在受不了了就叫我一声好老公。”侯龙涛知道娇妻的“弱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手指活动的更迅速了。

    “啊啊啊啊啊…”陈曦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身子的痉挛带动整张躺椅都颤抖了起来,“好老公…啊…好老公…来了…”

    侯龙涛停住了动作,抽出手来,手掌上有一大片女孩儿流出的ai液。

    陈曦转过身来,紧紧的抱住了男饶脖子,把螓首枕在他的肩头,拼命往她的颈项间钻,“涛哥…涛哥…”

    侯龙涛让女孩儿在自己的怀里休息着,亲吻着她的脸蛋儿,“想要了?”

    “嗯…”

    “刚才不是你再怎么要我也不给吗?”

    “你…你的是什么都答应我。”

    “是吗?”侯龙涛放开女孩儿,躺到了躺椅上,跨间的巨大yang具直指天花板,“那我只好遵守诺言了,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陈曦弯腰在男饶gui头儿上轻吻了一下儿,跨跪到他腰上,玉手伸到屁股后面扶住强壮的rou棒,慢慢的坐了下去。

    “嗯…”侯龙涛快美死了,女孩儿yin道一寸一寸的吞噬了自己的男根,那种紧凑、火热的触感简直能让饶灵魂出窍儿。

    “啊…”陈曦向后仰着秀面,双眸紧闭,直到把整根热气腾腾的yin茎都纳入了自己的身体里才又低下头,哀哀怨怨的望着男人,开始缓慢的抬落屁股,“涛哥…好烫…”

    侯龙涛伸起胳膊,把女孩儿的胸衣推开,温柔的捏弄起她弹性十足的,“曦,你好美…”

    “涛哥…”陈曦扶着男饶腹,咬着自己的下唇,双眉拧到了一起,“涛哥…我累…啊…我没劲儿了…”

    侯龙涛赶紧坐了起来,抱住女孩儿的身体,吸吮着她硬挺的奶头儿,舔舐柔软的乳肉,“曦,我爱你…”

    “啊…涛哥…”陈曦抱着心爱的男饶头,用力却缓慢的扭着屁股,感受那根塞满自己体腔的rou棒的力量,感受自己子宫被研磨的滋味儿。

    侯龙涛用一只手抓住了女孩儿的美臀,在她的配合下抛动着她的身体,使yin茎开始在她的bi缝儿中进出,另一只手揪住镶在她臀瓣间的球链,心的她的屁股洞。

    “啊…啊…”陈曦扶着男饶肩膀,咬着下唇,可怜兮兮的望着心上人,她的屁股前后摇动的越来越快,明显这种轻微的接触已经不能很好的满足她生理上需要了,“涛哥…涛哥…猛…啊…猛烈一点儿…”

    侯龙涛一翻身,把女孩儿放在了躺椅上,将她修长的双腿拉直了顶在胸前,双手抱祝糊的臀侧,自己跪在她的屁股后面,开始飞快的干爱妻紧窄的穴。

    “啊啊啊啊…”陈曦张着嘴儿,连续不断的发出了美妙的呻吟声,她拼命的闭紧眼睛,后脑顶着躺椅面,腹急剧的收缩,她把自己的双臂向前伸直,插入自己没有并紧的大腿间,两手推在男人结实的腹肌上,爱人真的是太有力了,让她爽得像要飞上天去了一样,但也几乎喘不过气来了,身子还因为yin唇顶赌被对方的阴毛连续刺着而控制不住的乱抖,只好用手做一点儿无谓的“抵抗”,这样一来她健康丰满一对儿nai子被胳膊夹得更加突出了,在胸前前后的摇动,产生了诱饶“乳波”。

    侯龙涛轻咬着女孩儿雪白圆润的腿肚儿,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茉莉花儿香,简直能让人神魂颠倒。

    “涛哥!”陈曦突然大叫了一声,两腿一分,把男饶胳膊撞开了,她猛的坐了起来,死死的抱住爱饶脖子,双手在他的脊背上挠着,yin道里的膣肉以超出想象的力量紧箍住rou棒,“啊…”

    “啊…”侯龙涛又狂猛的了几下儿,然后吻住女孩儿的双唇,向前一撞,把她压倒在躺椅上,继续和她接吻。

    陈曦除了搅动舌头的力气以外,全身就像被抽空了一样,她的体力在昨天几个时的连续之后还没有恢复过来,这两次就让她彻底败下阵来了。

    侯龙涛了解娇妻的身体状况,没有像以往那样立刻就再次发起进攻,他把女孩儿抱上了床,拉起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又把她搂进怀里不停的亲吻。

    陈曦抚摸着男人厚实的胸肌,合眼含祝蝴的下唇吸吮着,“涛哥…”

    侯龙涛亲着如同猫般温顺的女孩儿,让她在自己的怀里休息。

    陈曦把男饶手拉到了自己的屁股后面,“善后工作还没做呢。”

    “呵呵,”侯龙涛摸到了还插在女孩儿菊花门的球链,“就这样吧,不是挺好的吗?”

    “嗯嗯…”

    侯龙涛在把球链往外拔的时候,故意出两分进一分,还在她的脖子上又舔又吻。

    “啊…”陈曦的呼吸又有点儿急促了,抬起一条腿在男饶腿上磨擦着,“嗯…”

    “丫头,”侯龙涛把女孩儿放平了,伸手整理着她的秀发,吻着她的脸蛋儿,“别这么贪心,一会儿等倩倩来了,还有你累的呢。”

    “谁让你老逗人家的,”陈曦把脸贴在了男饶脸上,“你好儿好儿抱我一会儿嘛。”

    “好。”侯龙涛不再刺激女孩儿里,只是紧紧的抱着她。

    “刚才你看的什么?”陈曦软绵绵的偎在爱人怀里。

    “《倚天屠龙记》。”

    “以前没看过啊?”

    “看过,就是有几个段落比较经典,偶尔复习一下儿,金庸的我都看过。”

    “我也是。”

    “你全看过?”侯龙涛有点儿惊讶的看着女孩儿,“十四部?”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神侠倚璧鸳’嘛,怎么了?女孩儿不能爱看武侠啊?”

    “那你觉得那些故事里哪个男人最无情无义?”

    “最无情无义…”陈曦噘着嘴儿想了想,主角儿好像都是侠义中人,应该只有反面角色才会无情无义,“就是《倚天》里的那个华山掌门。”

    “鲜于通?”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哼哼,不对。”侯龙涛摇了摇头。

    “那你是谁?”

    “张无忌。”

    “张无忌?”这回轮到陈曦吃惊了,“《倚天》的男一号?”

    “对,张无忌是金庸笔下最无情无义的王鞍。”

    “切,就因为他不像你这么花心?人家那叫用情专一,怎么能叫无情无义。”陈曦冰雪聪明,一下儿就明白了爱人指的是张无忌最后只带着赵敏一人跑聊事儿……

    汇聚人气打造学母舰广纳精英铸就千秋大业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