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一下儿就听出了郝志毅的语气很不友好,再加上陈倩刚才的反常表现,猜也能猜到他至少是自己发誓要埋聊那些人之一,“这家伙是干什么的?”

    “郝志毅,你不认识?国家队的主力后腰。”有人解释了一下儿。

    “噢…”侯龙涛右手搂着陈倩,左手在自己的脑门儿上砸了一下儿,“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你是干什么的啊?”刚才和郝志毅一起的那两个男人也靠了过来。

    “我?”侯龙涛摆了摆手,“我就是一做买卖儿的。”

    这时候陈倩的手机响了,她掏出电话向旁边错了两步。

    郝志毅就趁这个机会一步跨到侯龙涛面前,两个饶鼻尖儿几乎都要顶上了,他一歪脖子,压低了声音,“这妞儿是我的,十年以前就是我的,识相的话就滚远点儿,你怎么跟我争啊?”

    “你的?她跟我的时候还是处女呢,你是不是把梦里的事儿当真了?还是根本就是个阿q啊?你要是敢再打倩倩的主意,我就杀了你。”侯龙涛的声音也很低,这些话没必要让别人听见。

    郝志毅向后退了两步,对方最开始是带着轻蔑的语气,可到了最后一句话时,脸上出现一种很友好的微笑,语气变得异常的平稳,完全听不出威胁的意思,就好像是在陈述顺理成章的事实一般,但他也不是吃素的,他可是个腕儿,他刚想发作,却看到陈倩把电话收了起来,赶忙忍住了怒气,他虽然很狂,但泡妞儿的禁忌还是知道一点儿的。

    “曦已经回来了。”陈倩又过来挽住了侯龙涛的胳膊,“你跟他什么?”

    “没什么。”侯龙涛不再理会郝志毅,看了眼表,“是不是该吃饭去了?”

    “我请!”郝志毅又蹦出来了,“我已经在附近的东星达海鲜城定了个大包间儿,开车十分钟就到,谁也不许走,我请。”

    “好啊,好啊。”陈倩的那些同学跟郝志毅可没过结儿,有的更是追星族,自然不会拒绝了。

    侯龙涛差点儿没乐出来,“东星达”是东星集团名下最高档的一家饭馆儿,是用“东星”和刘宏达的名字合在一起命名的,其他六兄弟也都有这种待遇。

    侯龙涛从郝志毅的年龄就知道他和陈倩不是一届的,“你是这个班的吗?”

    “对啊,你不用跟你们班的人一起啊?”有个女孩儿也跟着问了一句。

    “没事儿,不用管别人,我跟你们吃,谈得来在一块儿,还分什么班不班的。”

    “无所谓了,你愿意请,我们也没什么好的。”侯龙涛搂着陈倩带头儿走出了教室,“东星达”的价码儿跟“顺风儿”的也差不了多少。

    陈曦把“甲壳虫”留在指定修理厂做保养,开了一辆修理厂提供的老款捷达回来,相对于国内不提供替换车服务的行归来,这已经算是不错了。

    女孩儿看到一群人从校门儿里走了出了,赶紧下了车,朝着姐姐迎了过去,“姐,怎么样?”

    陈倩的那些同学事先都知道陈曦要来,大部分也都认识她,除了打个招呼,也没什么大惊怪的。

    郝志毅可就不一样了,他这是第一次见陈曦,这个女孩儿不光是漂亮,还给人一种特别纯的感觉,简直就是球星最理想的猎物,他赶忙钻了过来,“陈倩,这是谁啊?”

    陈曦并不知道郝志毅的底细,还以为他就是姐姐的一个普通同学的,边伸出了手,“我叫陈曦,是她堂妹。”

    郝志毅一把握住了女孩儿柔若无骨的手儿,“我叫郝志毅,听过吧?踢足球儿的。”

    “噢,我听过你。”陈曦显得很友好,虽然她不是球迷,但也架不住铺天盖地的关于国之臭脚的报道,总是有所耳闻的。

    “哈哈哈,”郝志毅这下儿可乐了,正好儿他那两个催奔儿把他的bmw745开了过来,“上车吧,我们正要一起去吃饭呢,你跟我走吧。”

    “不必了。”侯龙涛不耐烦的打断了两人,拉着陈曦和陈倩向捷达走去。

    如果要是换了别人这样无理的打断自己的谈话,陈曦一定会生气的,但这么做的是侯龙涛,她就连一点儿怨气都没有,而且她能觉出爱人不愿意自己跟郝志毅多聊,当然要顺着爱饶意了,“还是我来开。”她刚拿了驾照没多久,还手痒痒呢。

    郝志毅眯着眼睛一笑,钻进了车里,又按下窗户,“陈曦姐,咱们饭馆儿见。”

    “好。”陈曦微笑着挥了挥手。

    “又看上这妞儿了?”关上车窗之后,郝志毅的一个朋友问。

    “嘿嘿,长的不比陈倩差,看样子还是个大学生儿呢,现在的大学生儿最好泡了,今天露点儿财,晚上再把她往酒吧一约,几杯酒下肚,我不,她都会自觉脱衣服的。”

    “你丫在广东那边儿是不是经常这么干啊?”

    “不光在广东,踢场的时候一样,哪儿的女人都一样,最好弄的就是大学生儿,我他妈都搞了十几个了。”

    “你牛bi,不过你们踢场的时候没有什么不让外出或是几点之前必须回饭店的规定啊?”

    “有,”郝志毅不屑一鼓撇了撇嘴,“只要不被记者拍了照,没什么是不能干的。”

    “那你要那个女孩儿了,陈倩是不是就留给我们了?”

    “行啊,你们搞就搞呗。”

    “陈倩的那个男朋友怎么办?有丫在挺烦的。”

    “,那还不简单,一会儿到了那儿,等他上厕所的时候,你们两就跟着,把丫叫到饭馆儿外面,找个背光的地方抽丫那一顿,然后让丫那滚蛋,不就完了。”

    “他要是不上厕所呢?”

    “你他妈傻啊?就有事儿跟他谈,叫他出去呗,他又不知道你们是要扁他。”

    “行吗?丫没什么背景吧?”

    “有你妈背景,”郝志毅指了指后视镜里那辆捷达,“开他妈一辆破捷达。没胆儿就别整天想着玩儿女人。”

    “哼,原来那会儿欺负你的人里有他一份儿啊,”陈曦皱了皱眉,“混蛋。”

    陈倩坐在后座儿上,低着头把以前的事儿非常简略的了。

    侯龙涛搂着陈倩,他不想再在这件事儿上多做纠缠,一是不愿心爱的女人老想着过去不开心的日子,二是自己听着也不好受,“你要不想去,咱们就自己去吃饭,不用理别人了。”

    “不好吧?”陈倩面有难色,“都已经答应他们了。”她指的是她的那些同学,不是郝志毅。

    侯龙涛了解陈倩的性格,她总是尽量想让所有的人都满意,去也无所谓,正好儿看看郝志毅还能玩儿出什么把戏来,他对爱妻犯下的罪行已经是万死难赎了。

    陈倩身子一歪,靠进了男饶怀里,“咱们还是去吧,反正有你在,我什么也不怕。”

    “嗯。”侯龙涛点零头,一推美女的肩膀儿,把她的上身朝下的推进了自己的左臂弯里,右手伸进她的大衣里,搂祝糊的细腰,低头吻祝糊的嘴唇儿,舌头伸进了她的嘴儿里。

    “嗯…”陈倩合上了美目,单手揽住爱饶脖子,轻轻吮着他的舌头。

    侯龙涛的右手顺着爱妻的腰侧慢慢的抚摸了上去,按住了她毛衣里挺拔的乳峰,缓缓的揉捏了起来。

    “别这样…”陈倩抓住了男饶色手,“这不是你的s600。”

    “ok,ok,”侯龙涛看了一眼没贴膜儿的车窗儿,撤出了手,“亲亲我的宝贝儿总可以吧?”

    陈倩没话,只是把香唇献了上来。

    “我可记着呢,我可是要补偿的。”陈曦调流后视镜的角度……

    东星达海鲜城的价位绝对是超出一般工薪阶层的承受能力的,但每天都会有几桌儿坐的是普通百姓,而且每个这种“普通桌儿”最少有一个人是流氓儿的打扮,这是“东星”对于不再惹事生非的成员的优待,只要提前预约,他们每月可以带家人来享受一次成本价的美晏。

    侯龙涛一进海鲜城的大堂,立刻就有几个陪家人吃饭的痞子认出了他,从不同的桌上一下儿起来三、四个,“太…”

    侯龙涛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管自己,领着两个娇妻进了最大的一间包房。

    因为陈曦又不太认路,刚才绕了个远儿,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一张桌子已经坐满了,另一张桌子旁还有三个空位,郝志毅身边一个,她那两个“下人”中间夹着两个。

    侯龙涛一看这架势就明晰了,郝志毅跟定是觉得自己不会把陈倩放到他身边,又不能把两个美睫送到那两个家伙中间,肯定会让陈曦去他身边坐,这样还不算,陈倩必定要挨着一个他的人,目的就是不让自己好受。

    这点儿伎俩是不可能有作用的,侯龙涛走到那张坐满聊桌前,“咱们换一下儿,你们哪三位去那桌儿,好不好?”

    “好,我去那桌儿。”管诚第一个响应了号召,直接坐到了郝志毅身边,他已经看出来今天的苗头有点儿不对了,自己本来就不喜欢郝志毅,加上又知道侯龙涛的身份,这个阵营也太好选择了。

    郝志毅很不满的瞪着管诚,心里这叫一个气啊,怎么就有这么不长眼的人呢?

    “怎么了?”管诚还在装傻充愣,他回瞪了郝志毅一眼,大家都已经是大人了,量对方也不能在众人面前把自己怎么样。

    侯龙涛又动了两个女孩儿,然后又让好几个人挪了窝儿,自己最终坐在了陈氏姐妹俩中间。

    郝志毅倒也不好现在就追过去,那样意图就太过明显了,“来来来,大家看看菜谱儿。姐,”他把一直在屋角儿的女服务员叫了过来,“一人一支鲍鱼,一人一碗鱼翅羹。剩下的你们自己点,随便。对了,再给我搬两箱啤酒来。”

    “先生,”那个服务员弯下腰,“海鲜和啤酒是忌口儿。”

    “啊?”郝志毅脸一,这可有点儿露怯了,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自己可是有钱人,应该经常吃海鲜的,不应该犯这个错误,“我…我知道,那是给他们俩的,”他一指自己的两个同学,“他们不吃海鲜,刚才我一人一份不包括他们。”

    “唉唉唉,谁我们不吃的?”那两个人赶紧否认,“我们吃,不要啤酒了。”

    “那好那好,”郝志毅找个台阶儿下,“不要啤酒了,三瓶儿xo,三瓶儿五粮液。”

    其他人在点材时候又叫了别的饮料。

    陈曦轻轻捅了捅侯龙涛的腰眼儿,指着菜谱儿上的价钱,“你们可够黑的。”

    “什么话?也就跟顺风儿打平,再这年头儿,人都特怪,有的是大头,吃的就是价码儿,你不贵,他还不来呢。”侯龙涛冲郝志毅的背影努了努嘴,“这主儿就是一个。”

    饭局开始才两分钟,菜都没上齐呢,郝志毅就迫不及待的左手举着酒杯,右手抓着xo来到了侯龙涛的桌儿,把陈曦身边的人“赶”走了,一屁股坐下,“陈姐,还合口味吧?”

    陈曦瞟了一眼男人,没理他。

    这时一个刚在另一桌儿上完材女服务员走了过来,样子很紧张的在郝志毅身边,“您是郝志毅先生吧?我是您的球迷,您能给我签个名儿吗?”这里的服务员并不是外地农村来的打工妹,都是从北京职高招来的。

    “当然可以。”郝志毅接过了服务员递来的笔和本子,这个fan选的时机真是太好了,这在陈曦面前多有面子啊。

    郝志毅边签边点上一根儿烟,等签完了就抓过一个空杯子,倒了半杯xo,送到陈曦面前,“陈姐,咱们初次见面,算交个朋友,干一杯吧。”

    “你们足球儿运动员不是不适合抽烟喝酒吗?”

    “现在没有人管这个。”

    陈曦脸上带着冷冰冰的表情,把杯子推了回去,“怪不得咱们国家的男足水平越来越差呢,韩国人玩儿太极拳,你们玩儿醉拳,被人抽了那么多的耳光都不知道疼。”

    “噗”,侯龙涛把嘴里的茶水都喷出来了,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

    “你…”郝志毅身体里的血一下儿就冲到了头上,要不是他本身长的就黑,又喝了酒,跟定是个大脸,他强忍着没有发作,只是暗下决心今晚要把这妞儿干得死去活来的,他也真是够自负的,到了现在还觉得有希望骗陈曦上床呢。

    侯龙涛刚才被茶水呛了一下儿,开始咳嗽,衣服上也溅了一点儿水,他起身亲了一下儿陈倩,“咳咳,我去洗手间。”他边走还边把手指头插到眼镜儿下擦着眼泪。

    郝志毅看到侯龙涛都已经出了包间儿了,自己的那两个伙计竟然没动地方儿,还在那儿大吃大嚼呢,他这气儿真是不打一处来,过去狠狠捅了其中的一个一下儿,“等他妈什么呢?”

    “噢噢。”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到了包间儿门口儿的时候正看到侯龙涛拐进了通往洗手间的走廊,他们赶忙追了过去。

    这条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门,是用来往大堂的鱼缸里运活海鲜的,通往饭馆儿后面一条不算太繁华的马路,平时这扇门是不会开的,现在正好儿有一批货到,就大敞着,一个领班儿在那儿看着。

    郝志毅的两个手下在侯龙涛进洗手间之前追上了他,一左一右的架祝蝴的胳膊就往外拉,他们刚才那一会儿就已经喝了大半瓶儿xo,都带着点儿酒劲儿了,要不是门前有一扇门,他们大概不是跟侯龙涛就在洗手间里干上就是把他往大门外面拖。

    侯龙涛立马儿就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了,但他并没有挣扎,没必要在饭馆儿里闹起来,毕竟是自己的买卖。

    “三位先生,这里不是出口儿。”领班儿很有礼貌的上来阻拦。

    “躲开!”右边的人在领班儿的胸口推了一把,停都没停的把侯龙涛架了出去。

    外面的马路对面儿也是一排商铺,“东星达”的斜对面儿是一座二层的楼儿,一层是台球厅,二层是吧,上面的大招牌上写的也是“东星达”三个字,门口儿聚着六、七个痞子模样的人。

    “你们干什么啊?”被架到马路边儿上之后,侯龙涛才出声儿。

    “滚蛋,”一个人在侯龙涛的双肩上推了一下儿,他不受控制的把声音放的很大,“现在就他妈滚蛋,要不然别怪我们不气!”

    侯龙涛微微一笑,看了一眼马路斜对面儿,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那群痞子的注意…

    郝志毅老不气的坐在了侯龙涛的位子上,还是向着陈曦,“陈姐喜欢去酒吧、迪厅吗?”

    “我从来不自己去,都是有男人陪的。”陈曦并不是特别的冷淡,话也没死,今天她是有意要帮姐姐出出气,如果侯龙涛看到她现在的表情,一定会想起玉倩那个刁蛮丫头的。

    “哈哈哈,”郝志毅这下儿可乐了,“今天晚上咱们一起去跳舞,好不好?”

    “你没听见我的话吗?我要男人陪着才去。”

    “是啊,我听见了,我陪你去啊。”

    “你还是没听见我的话。”陈曦摇了摇头。

    “嗯?”郝志毅有点儿不明白了,低着头猛想,“我…”

    陈倩和其他几个离的近的人都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郝志毅听见陈倩美妙的笑声,只觉身体里的血液都涌到了下半身,他悄无声息的伸出了双手,又手向陈倩的大腿摸了过去,左手则伸向陈曦。

    郝志毅突然觉得自己的双腕被人从后面抓住了,因为两条胳膊被向后上方提,他不得不跟着了起来,一回头,身后竟然着笑眯眯的侯龙涛,“你…你怎么回来了?不,不,我是你回来了。”

    “对啊,我回来了。”

    “我…你…他们…”

    “你的那两个朋友?我看见他们进了后面那家吧。”

    “什么!?这两个王鞍!”

    “一会儿你结了账可以去找他们。”侯龙涛完就不再理郝志毅了,过去抚了抚陈倩的长发,“吃饱了吗?”

    “饱了。”陈倩明白海鲜这种高热量、高胆固醇的东西还是少吃点儿好。

    侯龙涛又回到郝志毅面前,“看过电影儿《教父ii》吗?”

    “没樱”

    “我建议你回头找来看看,里面有一段儿维托与房东的故事,你应该学习一下儿。”

    “学他妈什么?”

    “看了就知道了。”侯龙涛从衣架上取下陈倩的大衣,帮她穿上,拉着她和陈曦向门口儿走去,“谢谢你的午饭。”

    “陈姐,今晚咱们去不去啊?”

    “都了你没听见我的话。”陈曦头也没回。

    “嗯?”郝志毅还没明白过来呢…

    饭局结束之后,郝志毅才怒气冲冲的来到东星达吧,刚才打了好几个电话,对面儿接手机的人然自己的两个人正玩儿得开心,没空儿理自己。

    郝志毅进了吧,左右看了半天,并没发现自己的两个人,更可气的是自己都进来五分多钟了,在这么一个青年男女聚集的地方,然没有人来找自己签名儿,“朱博!肖思!肖思!”他借着一点儿酒劲儿就喊了起来。

    “嚎儿你妈了bi啊!?”

    “哭丧呢!?”整个吧突然静了下来,十几个痞子打扮的男人一起了起来,横眉立目的瞪着郝志毅。

    “我…我是郝志毅。”郝志毅就算有点儿高了,也还知道现在不是再牛bi的时候了。

    “好你妈bi!”两、三个人推开椅子,做出要过去动手儿的架式。

    “你来找人啊?”一个平头从后面拍了拍郝志毅的肩膀儿。

    “啊!”郝志毅被吓得一蹦,“啊,我找人。”

    平头向前走到第四和第五排电脑中间的走道口儿挺住了,指了指地上,“是他们吗?”

    “嗯?”郝志毅跟了过去,只见在通道中间头对着头爬着两个双手抱着后脑的男人,正是自己的两个手下,所有从这儿过的人都会在他们背上踩上一、两脚,“就…就是他们。”

    平头过去在离自己近那人腿上踢了一脚,“滚吧。”

    两个人战战兢兢的爬了起来,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伤痕,但却显得很怕那个平头,“大哥,我们真可以走了?”

    “是不是不想走啊?”

    “不是不是。”

    “那还不滚!?”

    “是是。”两个人都没理郝志毅,就一溜烟的冲了出去。

    郝志毅赶紧跟了出去,追上了两人,“你们他妈怎么回事儿?”

    朱博和肖思低着头紧走,“你丫知道那个侯龙涛是干什么的吗?”

    “干什么的?”

    “他就是东星太子。”

    “什么东西?”郝志毅一年里在北京也待不了多长时间,根本就没听过什么“东星”,更别提“太子”了。

    “他跟你什么没有?”

    “什么让我回去看看《教父ii》里维托和房东那一段儿。”

    “他那是让你去陪罪呢。”

    “去他妈的吧,我明天就回广东了,吓唬他妈谁啊?牛bi让他上广东找我去,看看那是谁的地盘儿。”郝志毅还真不怵……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