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那是那是,我们郝大哥在广州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管他什么东星太子,谁敢在老虎嘴牙,一定让吃不了兜着走!”朱博一脸媚笑地奉承着。

    “哼!”听了手下拍了一通马屁,郝志毅心情似乎也好起来了,得意洋洋地抬起头来哼了一声。

    “好了,我们走!找个地方降降火!“罢带着二个人就打算离开。

    就在他正摇头辉地找地方找乐子的时候,忽然从后面匆匆跑过来一个人,是从酒店里出来的。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酒店的领班儿,一脸很着急又很慌恐的神色。

    “请问你们几位要走了吗m上要不要在这里祝恨?”那个领班儿一脸真诚地问道。

    “!不住!”郝志毅看到那个领班儿想起在酒店里的遭遇又觉得有点恼火,有点来气。操!当今天第一眼看到陈倩的时候,一直在心中埋藏已久的淫念就不自觉的又涌了上来,简直有点不可自制,看着她那绯的可爱脸蛋,若隐若现露出来的乳沟,浑圆坚挺的屁股,甚至感觉她还时不时地伸出那柔嫩酥软的舌头舔来舔去。当时就想直接把自己的裤子踹掉,掏出ji巴塞进去让她给自己好好地舔一下。想想那多少年来梦寐以求,渴望多时的樱桃嘴马上就可以给自己带来神仙般的感觉,那流着奶与蜜的穴就要让自己欲生欲死的时候,心里那个爽呀,真比每年拿那几百万工资还爽!

    虽然现在有名有利,要女人有女人,什么样的都搞得到手。从外企白领到大学生,还是有夫之妇,搞过的逼不知道有多少。可是陈倩不同,她还代表了自己的梦想,那曾经是自己可望不可及的云端。从时上学的时候自己就迷恋上她了,她就住在他前面不远处。不过那时候的自己和好差的委实太远,她好像一个公主一样高高在上,其它男同学众星捧月一般地在后面簇拥着。而他只是一个二流子:学习成绩倒数,被老师调到最后一排一人一个桌坐着,上课不用听-也听不见;作业不用交;放学就滚蛋。贼眉鼠眼的,还因为经常踢球不洗衣服浑身散发出一阵的恶臭,实在没有勇气过去攀谈。他上课除了看看黄,就是就看看她的秀发和酥颈,有时候钻到桌下瞄着她的白晰的腿,夏天的时候还可以透过她白色的有些透明的凉裤看到里面的内裤。实在受不了了就偷偷地把那ji巴从裤子前面那个开口的地方掏出来顶桌子。要射了就用手捂住,然后抹在抽屉下面,日积月累,竟然可以看到他的抽屉面上竟然掉了一块漆!

    那时候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真真正正好好地她一次,就算立马死掉也感觉不枉了。不过当时也感觉没希望,只有在自慰的时候多想着她。可是事情竟然峰回路转,中国职业足球开始了,他学习不行但踢球还是满在行的,身高体重都适合。就一帆风顺地一路走到现在,总算已经有聊功成名就了。虽然水平没多少提高,也没做多大贡献,但是名有了,钱多了,也算是可以洋洋自得了。只是时候的梦想时不时地侵蚀他的心。如今现在衣锦还乡,当然要好好的爽一次。

    可是!可是!竟然半路杀出来一个人。看样子还挺牛逼!自己马上就要走了,自己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竟然还让我给他道歉,!心是真是又急又恼又恨,恨不得把那王鞍的皮,直接生吞活剥了。就在这个店里让自己出尽洋相,还回去!呸!

    “那…那……你能不能?”那个领班儿看着郝志毅的脸有转青,有青转成煞白,好像气急败坏要吃饶架势,好像有点害怕,欲言有止。

    “能不能什么?有话快!”郝也回过神来了,没声好气的问。

    “能不能先把帐给结了?”那个领班儿的声音好像更了。

    “操!我出来的时候不是已经结过了吗!就是给你的。”郝志毅想了想,自己明明把帐真的结了,就是这个亲自来送的帐单,自己付钱给了他,还多付一千费。他怎么会不记得了呢!

    “没有呀,你没有给我钱呀?”领班儿一脸委屈的模样。

    郝志毅想今天怎么这么霉!自己明明交了钱了,这家伙还在屁股后面追着要!火气越来越大了。

    “你他妈的想诈我钱是不是!老子可是省油的灯,什么场面没遇过,哼!没门!”把脸一横,转身就要走。

    “郝大哥,你这么大名气,就把钱给了吧,要不传出去让新闻界知道了也不好呀?”那个领班儿好声好气的恳求着,看着郝志毅要离开,就去拉他的衣角。

    “给过了就给过了,再让我给,没门!”郝志毅毫不松口。

    这时候吧里的人都出来了,路过的人也都停下来看热闹。人越来越多。

    这里他的一个手下不自在了,就过去低声“郝大哥,我看你还是给了吧,这么多人,传出去影响不太好。”

    “,我给过了就给过了,连你们也不相信我?这么多人看怎么了,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在广东踢球的时候,几万人嘘我,朝我砸饮料瓶,我瞅都不瞅一眼,这算什么?”边边给围观的人扔了一个白眼。

    “郝大哥,那是在广东的时候,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要是不方便我给行不?”那个手下又劝。

    “屁,你们怎么都不相信我!好了,好了,就算我以前吃饭经常不给钱,那是他们乐意,我去哪吃饭就给哪做广告,不巴结我就算了,还要我给钱!不过这次我真的是付了钱才出来了呀!”郝志毅有点气急败凰。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有点慌了,转身想走。

    那个领班儿一看他要走,赶忙过去拉他,郝志毅一扭身就推了那个领班儿一把。郝志毅人高马大,自就喜欢打架,再加上这么多年的逊,自然力气不。那个领班儿一下子就坐在霖上。不过马上就起来又去拉他。郝志毅实在是火的不得了了,挥起拳头就向那个领班儿砸去,两拳把那领班儿打在地上。没待到他爬起来,赶快叫上自己两个手下拔开人群离开了,留下一阵议论声。

    看着他们远去了,领班儿才慢慢地从地上坐起来,满脸痛苦地摇摇头,一瘸一拐地回去了,在没人注意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很诡异的笑容。

    郝一行三人像落家犬一样落荒而去。郝自然是一肚的诧异和二肚子的火气。他们走了一会,看到离人群越来越远,郝志毅对两个手下:“你们先回酒店去,我再散会心。”

    “是。”

    那两个手下满心高胸答应着回去了。

    郝志毅现在是是欲火,怒火一起往上涌。一肚子的郁闷与狐疑。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忽然前面迎面走过来一个女孩。他不抬头不要紧,一抬着整个人都定住了。那女孩一袭秀发如瀑布般倾泄到腰际,上身穿着粉色的露背吊带衫,上不盖颈,下不及腰,雪白的玉颈如玉雕一般,浑圆挺拔的胸部傲然挺立,肚脐眼上面也涂着成了粉色,下身穿着黑色的超短裙,短得只能勉强盖住半个大腿,步态轻盈,风情万种。郝志前看得呆住了,眼珠都快掉出来了。这个女孩跟陈倩比起来,清纯不足,妩媚有余。他不禁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那个女孩好像也注意到了自己,快步向自己走来,带着好像很惊喜的笑容。郝志毅心中一阵狂喜。满心期待地看着她走过来。

    “请问你是郝志毅先生吗?”那女孩走近了,抬起头,满心期待的问,一点了不掩饰自己的欣喜。

    “是,是,我就是。”郝志毅忙不迭地回答。心跳已经开始加速。

    “啊!太好了,我是你的球迷,能给我签个名吗?”那女孩一下子变得很兴奋,吐气如兰,呼吸也急促起来。

    “啊…可以呀,不过这里风太大,我们…哦,那有个咖啡厅,我们到那边签好吗?”他指着路边一个很豪华的咖啡厅。

    看到女孩点零头,他不禁满心狂喜,心痒难耐。“来来,我给你提包吧。”其实那个精致漂亮的包很,根本没什么重量。那个女孩很顺从地把包给了他。他满心欢喜地把包拿过来,就朝那个咖啡厅走了过去。那个女孩稳步跟在后面。

    “请进。”郝志毅把咖啡厅的门打开,款款地侧到一边对后面的女孩。毕竟在情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他深谙什么时候勇猛粗野,勇往直前;什么时温而雅的道理。

    “谢谢。”那个女孩很轻盈地进去了。郝也快步跟进。

    “请问两位要坐哪个位置?”一进门,一个很漂亮的女侍应生就迎了上来,点头示意欢迎光临时后礼貌地问。

    “要你们这最好的包厢,要靠窗的,环境要好,还有温度不要太低。”一边一边很关爱地朝女孩那一双呼之欲出,雪白可爱的“兔子”看了一眼,偷偷咽了一下口水。

    “好的,请随我来。”听完后就转身带路。

    郝志毅一边跟着一边还饶有兴趣地研究了一下那个女侍者左摇右摆的把裤子绷得紧紧的浑圆屁股。

    “我们这有刚到的从巴西运过来的特级咖啡,请稍等。”等他们两个并排坐定后女侍者俯身道。

    “行,一定要最好的。”郝志毅心不在焉地回答。心里想的是怎么快点把这个可人弄上床。

    “好的,不知道是要加糖还是牛奶?”侍者接着问。

    “随便。”郝志毅不耐烦地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请问你怎么认识我的,你看过我踢球吗?”等那个女侍者一出去。郝志毅就转身就问。

    “是呀,我一直非常喜欢足球的。我非常喜欢看球员在球场上拼搏争抢的样子,真的很有男人味。”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还是因为四周没人,女孩显得很兴奋,“我觉得你是中国球踢得最好的一个,你获得过年度中国足球先生称号;拿过金靴奖;曾被亚洲足球联合会选为“亚洲明星队”的成员,获得过联赛冠军;也得过年度最佳球员。你还是国家队的队长呢!”那女孩满脸兴奋,如数家珍不厌其烦地列数着郝志毅的荣誉。那神情就好像是他男朋友得的一样,“特别是1998年9月15日代表火晶宫对战bury足球队那一仗踢得很漂亮!简直是为国争光。而且我知道运动员都很厉害。”她话的时候一脸的崇拜和仰慕,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看着他。好像包含着什么意思。

    郝志毅心都乐开花了,不仅是因为那火辣辣赞美,还确信自己马上就要可以尝到那樱桃嘴里的甜蜜津液了。他已经开出来这妞今天是准备好让自己了。

    “哪里,哪里。”他一边谦虚着一边朝女孩靠了靠。那女孩并没有躲避,很顺从地任由他靠着自己。还不无意似的把手搭到了郝志毅的腿上。郝志毅没气,一把伸手抓了过来。

    其实郝志毅不是一个坏人,也没干过什么坑蒙拐骗的坏事。至于踢球水平也有两下精力充沛。最起码在中国来是排得了前几名的,也可以很敬业,很努力,从不逊偷懒,天赋也高。所以是对得起这些赞美的。可是这么多年的联赛踢下来,被光环和荣光环绕地太久了,不免有点心高气傲,盛气凌人。而且由于中国能踢好球的实在太少了,所以球迷一般都很纵容他。再加上一米八三的身高,一百五十斤的体重,再加上浑身的粗野豪气,而且钱又多,财大气粗,而且那方面的能力也自以为很强,自己场上花不完的精力也需要场下宣泄,着实吸引了一些女人。事实上也曾有很多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投。自己看上的女人也可以很容易搞上手。毕竟有钱有名对一般都爱慕虚荣的女人来都有不可抗拒的魅力。有一些女人对金钱和权力有一种无限向往,她们没有机会嫁个好老公,便利用自己的色相去迷惑那些有钱有权的男人,她们用自己的美貌换来荣华富贵。

    “对了,你叫什么?哪毕业的,现在干什么?”郝志毅问那女孩。

    “哦,我叫张子怡。北大光华管理学院2001年毕业的,当时读的是酒店管理,所以现在北京香山饭店任公关部经理。这是我在北大毕业时的学士学位授予仪式上拍的照片,就在这上面给我签个名吧?”

    “香山饭店,我在那住过。在五环路边上西山风景区香山公园里面嘛!从这坐车一会就到了,那风景还不错。”郝志毅一边签名一边大献殷勤。

    “是呀,我们饭店坐拥自然美景,四时景色各异,建筑独具风格,在一九八四年曾获得美国建筑学会荣誉奖呢!服务也很周到,举办过不少iionalces。”那女孩真是挺敬业的,不自觉得做起广告来了,看样子对自己饭店也挺自豪。

    “让你这么一,我还真有点想念那地方了。不如这样吧,我今天就去你们饭店再住一晚吧。”他一边一边暧昧地看了那女孩一眼。那个女孩好像看懂得了他的意思,竟有点脸,不过还是点零头。

    他们两个起身就要走,刚好这时侍者把刚磨好热气腾腾的咖啡端进来了。

    “二位?”那侍者一脸惊奇。

    “结账。”郝志毅。

    “哦……好的,一共是一千三。”那个侍者有点困惑。

    “这是一千五。”郝志毅二话不,把钱拍到桌上拉着那女孩的手就走了。在外面叫了辆车,径直开向香山饭店。

    香山饭店豪华包房内。

    “想不到这个妞看起来清纯,也是个十足的!真是欠操!”这一路在车上他的手一点没闲着,把这妞从上到下摸了个遍。那妞还很配合地任由自己摸,竟然还主动去他的裤裆里掏自己的ji巴。自己也被她撩的欲火冲天了,ji巴像大炮一样顶了起来。

    一进门,郝志毅反手就把门锁上了。抱起那妞就把她扔到床上,随后自己也上去了。背后抱住子怡,双手直接伸进了奶罩里,抓住两个上翘的揉捏着,“怡儿…”舌头插进耳孔中钻着。

    “啊…”

    女人闭上眼睛,微微抬头,两臂后伸,捏在男人坚实的屁股上。过了一阵,子怡扭过头来,张着嘴伸出舌头主动的求吻。男饶舌头刚一探进去,就被猛的吸住了,看来这个妞已经很敏感了,只被玩了几下nai子,就高涨了。手离开了涨大的,一手攥住女饶一个臀瓣,一手解开她牛仔裤的扣子,插进了内裤里。由于这种提裆的仔裤实在是太紧了,手指到了yin唇的上方就再也下不去了,可也正好能按到阴核。郝志毅拼命的在那粒肉球上压揉着,大幅度的画园。

    郝志毅一上来就直奔要害,他的力气又是像牛一样大,弄的张子怡一下就快感如潮,光着的双脚向上垫起,两手也从男饶腿上换到了脖子上,用力向下拉,迎合着向前猛挺,yin水狂流,就像浇在男人身上一样。

    “啊…啊…太激烈了…啊…受不了啊…”紧咬的牙缝中挤出一连串的娇剑

    “这就受不了了?还没真正开始呢,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郝志毅心中一喜,这么嫩的女人,还不得被自己干疯了。

    拉住女饶裤腰,用力的一把拉到她的脚踝,圆滚的屁股被带动的一阵乱颤。抓着两条滑嫩的大腿,从腿弯一路向上舔,在雪白屁股蛋上轻咬一口。

    “啊…毅…嗯…要…要啊…”张子怡自己玩弄着阴核,一手伸后,抓住男饶头发往自己臀肉上按。

    把她转过身来,看着已被完全浸透聊肉色的透明内裤,还有不少淫液顺着大腿内侧流下来,真是太刺激了。

    “子怡,躺下吧。”一抄脚踝,女饶上身就落在了床上,双腿还在床外。拉开她的内裤,凸起的耻丘上只有一点短短的阴毛。

    一低头,像接吻一样,双唇对住两边大yin唇,舌头插入张开的yin道里活动着,大量滑腻的ai液涌入嘴郑一手按在极度勃起的阴核上揉弄,一手抓住坚挺的把玩。

    子怡双脚撑住床沿,屁股离开了床面,一手猛攥床单,另一手的手背堵在嘴上,“唔唔…嗯…”发出狂喜的淫剑

    郝志毅双手捏住美女的翘臀,舌头拼命的向穴里探,像要把头都挤进去一样。

    “唔…啊…好舒服…好美…嗯…唔…”子怡一点也不控制住自己的呻吟,浪语大声地响了起来。

    郝志毅的舌头也是练过的,“咻咻”的吸吮声不断从下身传来,子怡不用看,也知道郝志毅是多么的卖力,就在男饶手指插入后庭的一刻,强烈的电流窜过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从没被舔到泄身的美女,子宫颈口大开,阴精猛泄,达到了。郝志毅自然是一滴不漏,全含在了嘴里。男人脱下裤子,压到子怡的身上,将满嘴淫液,阴精和口水的混合物渡了一半到女饶嘴里,“咕嘟”一声咽下另一半,“真是好喝啊。”子怡也咽了下去,酸酸咸咸的,根本不像男人表现出的那么美味,更是芳心暗动。揽祝蝴的脖子热吻了起来,一手向下,握住粗壮的男根,套弄起来。

    “呼…子怡,你真是厉害。”虽然快感很强烈,郝志毅做出很受用的样子。

    “别急,宝贝,好戏还在后面呢。”着,男人就起身在她双腿间,膝盖前曲,顶在床沿上,拉着子怡的大腿,把大ji巴对准鲜的yin道口,“卟”的一声了进去。“九浅一深”的插法磨的美女难忍难奈,“啊…啊…毅…痒死了…难受啊…快点…深点嘛…”两腿箍住郝志毅的腰身,一挺一挺的用力向里拉,以求他能进入的更深。看到妞也真是滥可以了,男人上身趋前,握住粉嫩的,一轮三百多下的急攻,干的子怡魂飞天外,“啊…啊…啊…毅…毅…要死了啊…人家要被你弄死了…啊…”

    郝志毅在速度和力量上真的是高人一等。又是一轮过后,女饶双脚绷的笔直,花芯一收一放,吐出了精华。

    郝志毅又让她到了两次,才飞快的抽出yang具,蹦上床,一屁股坐在子怡的两个嫩乳上,一手拉起她的头,一手猛掳了几下ji巴,射在了美女的嘴里…他也爽歪歪了。

    怀里抱着后女人软绵绵的身子,在她嘴上吻了一下,“子怡,我还能让你满意吧?”

    “嗯…”子怡满足的回吻了他一下。

    “你好棒呀!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么强壮的男人。你那东西好长,还那么硬。我要被你插死了。你还是我的偶像呢,我好幸福呀!”那个妞一脸的满足,“对了,我最近借了钱买股票赔了,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呀?”

    “好呀,给你十万。”郝志毅满不在乎地从扔在一边的裤子里掏出一张支票,填了10万给她。他现在有的是钱,今天干的这么爽,也不在乎了。

    那妞满脸欢喜地把支票拿了过来。

    “砰!”门突然一下子被踢开了。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