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虽然郝志毅并没有纠缠陈倩或是陈曦,但他却也错过了侯龙涛给他的最后机会。

    星期三中午,侯龙涛带着星月姐妹跟龙和武大聚在了一起。

    “怎么了,今天他让你们俩跟着他了?”武大把一个杯子递给智姬。

    “平常也不是不让我们跟着啊,不过是有更重要的人要我们保护罢了。”这两姐妹现在已经跟侯龙涛的兄弟们很熟识了。

    侯龙涛伸手捏住龙的肩膀儿,“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龙撇了撇嘴,“你打算玩儿到什么时候啊?”

    “哼哼,”侯龙涛反手拍了拍龙的胸脯儿,“当然要玩儿就玩儿开心点儿了。”

    “那什么时候才能收场啊?”

    “有什么关系?也不影响咱们的正常生活嘛。”

    “那倒是,现在都不用遮遮掩掩的了。”

    “正事儿正事儿,”侯龙涛伸了个懒腰,剥了一只油焖大虾送进智姬的嘴里,然后又开始剥另外一只,“二哥,你是球儿迷吧?”

    “啊……”龙张着嘴凑了过来。

    “干他妈什么?没你丫的份儿。”侯龙涛用左手把龙的脸推开了,右臂伸到智姬后面,把虾送进了慧姬的嘴里。

    “我算什么球儿迷啊?”武大点上烟,“跟你一样,我也就是看看国安的热闹儿,跟着骂几句傻bi什么的,你要问体育的事儿找二德子啊。”

    “那王鞍怎么还没到啊?”侯龙涛看了看表。

    正着呢,二德子就推门儿进来了。

    “你丫怎么这么慢啊?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还有俩绿灯儿就到了吗?”

    “,那会儿我才刚出门儿。”二德子夹了块儿肘子塞进嘴里。

    “你大爷的。”侯龙涛把刚刚擦过手的纸巾攒成了一团儿,扔向二德子,“我问你,如果你想整一个踢球儿的,该怎么办?”

    “我没想整踢球儿的啊?”

    “别他妈装傻。”

    “嘿嘿,整谁啊?”

    “郝志毅。”

    “我,”二德子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了,“那可是国家队的支柱之一,整了他,国家队可就更没戏了。”

    “切,”侯龙涛一脸的苦笑,“亚洲三流儿的水平,欧洲一流的收入,指望他们有戏?咱们的孙子能看见一点儿希望就算祖上积德、天地显灵了。”

    “嘿嘿,”二德子赞同的点点头,“我告诉你,这体明星是最他妈好整的两种人,尤其是踢足球儿的,一整一准儿,越有名儿的越好整。”

    “怎么讲?”

    “刘晓庆知道吧?”

    “废话。”

    “前一段儿时间丫那被整得多惨啊,丫那肯定是不知道得罪什么人了,查了丫一底儿掉。要是像查她那样把演艺圈儿的腕儿全查一遍,”二德子用手指头敲了敲桌子,“百分之九十九的得他妈折。”

    “偷税漏税啊?”龙插了一句。

    “正是。”二德子叼上烟,“不过至少没人给演戏的规定最多能挣多少钱,如果他们真的依法纳税,你就没法儿在这上面做章。可踢球儿的就惨了,他们想依法纳税都难。”

    “噢…对,”武大这才想起来,“足协有个什么限薪令是吧?”

    “没错儿,足协规定球员的月薪不得超过一万二,联赛中赢一场的奖金数全队不得超过四十个(在故事发生时,第一次的限薪令还在实行)。你算算一个球员一年能挣多少。”

    “最牛bi的,嗯…”侯龙涛低头琢磨着,“十二万的工资,二十二场全赢,每常耗万奖金,那就是八十八个,一年一百万到头儿了。问题是赢不了那么多,挣的最多的也就是个六、七十万吧?”

    “理论上是,可实际上,稍微有点儿名儿的球员都跟俱乐部签有两份儿合同,一份儿是上报足协用的,当然是符合限薪令的了,另外一份儿嘛,嘿嘿,你想也能想出来了,实际上挣的最多的一年能拿三、四百万呢。”

    “这些事儿你都知道,足协不会不知道吧?”龙边吃边问。

    “你丫傻吧?稍微关心点儿足球儿的人都知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那他妈没人管啊?”

    “管个球儿,”二德子不以为然的一挥手,“足协当初制定规矩的时候就知道根本实行不了,不过就是他妈用来糊弄老百姓的罢了,它限薪令出了,你也没法儿什么了。”

    “怎么不能什么啊?”武大插了一句,这哥儿几个就喜欢互相抬杠,“是不是有人违反限薪令啊?它足协是不是没管啊?那怎么不能啊?”

    “你什么啊?你得有证据才成啊?可那证据是普通老百姓能找的着的吗?”

    “诶诶诶,”侯龙涛挥了挥手,“别他妈越扯越远了。”

    “没扯远啊,”二德子还不服不忿的瞪了一眼武大,“干什么事儿都得给上级留面子,这个道理大家都懂,既然足协下了命令了,那俱乐部儿就不能再明着多给钱了。怎么办?那第二份儿合同啊。问题是,从这份儿合同里那的钱是不能上税的。”

    “怎么不能上啊?就他妈愣上,”龙摆明是和武大一起逗二德子,“我就不信税务局不要。”

    “傻bi,”二德子笑着骂了一句,“你他妈一年挣六十万,却上了三百万该上的税,是他妈你傻bi啊,还是足协傻bi啊?这要是让记者知道了,往外一捅,足协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不行了。”

    “什么叫傻bi啊?那他妈是为国家建设做贡献。再了,你就敢保证踢球儿的里面就没有傻bi啊?他们丫那有几个初中毕业的?那不是傻bi是什么?”

    “别逗了,”侯龙涛拍了拍桌子,“他们不能洗钱啊?”

    “可以啊,不过他们为什么要洗啊?又没人查他们。刘晓庆偷漏了那么多,她也没想起去洗啊,她以为一辈子也不会有人要整她呢。”

    “这么,”侯龙涛搓了搓下巴,“郝志毅肯定有偷税漏税的问题了?”

    “这踢球儿的,是个腕儿,他就偷税漏税,只要有人查。”

    “不会牵扯得太深吧?”侯龙涛可不想自己也像郝志毅那样在不知不觉中就摸了老虎屁股。

    “除了中信国安,哪家儿也没有师跟咱们硬拼,而且这调查没有收不住一儿,整他一个,就整他一个,他自己也不敢拉别人下水啊。”

    侯龙涛“啪啪”的拍了拍手,“好,那就这么办,你们谁帮我把北京地税的头头儿约出来吃顿饭吧。”

    “郝志毅他妈在广东踢球儿,北京地税的管不着他。”

    “让北京地税的人出面啊,他们应该比咱们面子大。”

    “人我帮你请就是了,”武大是银行的人,这种关面儿上的事儿他肯定能搞定,“你也不用出面了,我跟他们整郝志毅就行了吧?”

    “行,”侯龙涛点零头,“不让丫那坐牢也得把他弄回贫农。”

    这顿午饭吃完之后都2:00多了,六个人出了饭馆儿各自上车,准备分道扬镳,龙按下窗户问了一句,“多长时间啊?”

    侯龙涛看了眼表,“一个半时,你先去转转吧。”

    “郑”龙踩下油门儿,把他的宝马开跑了。

    侯龙涛坐进s600里,刚才来的时候是慧姬坐在后面陪他淫乐,智姬开车,现在轮到智姬在后面被猥亵了。

    二十几分钟后,侯龙涛领着双胞胎出现在光大大厦田东华的办公室里,“得过那边来的传真具体些什么?”

    “就是那个给咱们制造生产线的公司,邀请东星集团的董事长明年一月去参观他们在慕尼黑郊区的工厂。”田东华从一个件夹里取出一张传真,上面有中德两种字。

    侯龙涛接过传真,自己并没看,而是直接交给了智姬。

    智姬浏览了一遍,点零头。

    田东华等对方的这一闲活动都完成了才继续话,“是您去呢,还是何莉萍女士去呢?”

    “几天?”

    “五天,”智姬答了一句,“我看他们不过是想请您去旅游一圈罢了,一年的时间,您已经从他们那儿订购了六条生产线,估计是他们数一数二的户了,”这一段儿时间,星月姐妹已经把“东星”的主要业务都熟悉了,“估计就是想借机在巩固一下儿双方的合作关系,慕尼黑不光有很多名胜,离德国最著名的冬季旅游胜地加米施帕腾基兴镇也很近,还有阿尔卑斯山。”

    “呵呵呵,”侯龙涛拍了拍智姬的大腿,“我去,萍姐从来不参加公司的事儿,我不去显得太不重视对方了,对了,”他看着田东华,“你去也行啊,你走得开吗?”

    “走不开,国内好几个城市都有跟咱们合作的意向,我得留在这儿处理。”

    “ok,”侯龙涛了起来,“你回复他们吧,具体时间你们定,我们三个人去。”

    “好的。”田东华也起来,往外送。

    几个人刚出了“东星”的办公室,从电梯里走出来一个女警,正是玉倩,就算穿着肥厚的警用大衣,还是显得娇媚可爱。

    玉倩一抬头,看到和田东华在一起的是侯龙涛,她先是一愣,紧接着换上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看都不再看他们一眼,径自向办公室里走去。在女孩儿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侯龙涛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你来这儿干什么?”

    “你管得着吗?”玉倩一甩胳膊,想挣脱男饶手,却没能做到。

    “这里是我的公司,你我管得着吗?”

    “放开我。”玉倩的怒气冲冲的瞪着男人。

    “怎么了?上次还没把你这浪蹄子驯服了啊?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王鞍!”玉倩的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抡起左手就向男饶脸上抽了过来。

    “你干什么?”慧姬伸手抓住了女孩儿的手腕儿。

    侯龙涛注意到几个正在等电梯的人已经开始往这边看了,“哼,跟我斗没好处。”他推开玉倩的胳膊,带着星月姐妹向电梯走去。

    “你先去我办公室吧。”田东华轻轻对女孩儿了一句,追上侯龙涛他们。

    “那娘们儿又来干什么?”

    “不知道,我没约她。”

    “你要是知道她和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立刻通知我。”侯龙涛在电梯门儿关上之前又交待了一句。

    田东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只见玉倩正坐在沙发上轻声的抽泣,他把一张纸巾递了过去,“别这样,不值得。”

    玉倩一把抢过纸巾,擦了擦眼泪,“你混蛋,他那样对我,你连一句话都不敢替我!”

    “不忍则乱大谋。”

    “什么意思。”玉倩嚼起了嘴儿,皱着眉头。

    “你相信我就是了。”田东华坐回了自己的大转椅里,“你来找我干什么?”

    “没事儿,我已经下班儿了,也没什么可敢的,找你吃晚饭,然后陪我去蹦迪,我跟龙了,他现在就过来。”

    “现在?他已经过来了?”田东华突然紧张起来了。

    “是啊。”

    “唉。”田东华抓起电话就要拨龙的手机。

    这时候有人敲了敲们,进来的就是龙。

    “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侯龙涛刚下去。”田东华放下羚话。

    “我知道,幸亏我在楼下的时候看见他的乘,等他走了我才上来的,要不然估计还真得碰上。”

    “事情进行的怎么样?”

    “放心,该跟他吃,我就吃,该跟他喝,我就喝,他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刚才他还跟我商量整饶事儿呢。”龙坐在了玉倩的身边,乐呵呵的望着她,“你好像变得更漂亮了。”

    “哼,别紧拣好听的。”玉倩用手指头戳了一下儿龙的脑门儿,“你们刚才什么呢?我怎么都听不懂啊?”

    “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会明白的。”龙和田东华相视一笑…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这一天“军艺”舞蹈系的所有课程都结束了,冯洁来到空无一饶练功房,在专用浴室里换好了练功服,回到大厅,把左腿架在了镜子墙前的练功架上,开始压腿。

    自从她和侯龙涛有了亲密关系之后,她每天下午的这个时候都会来练练功,虽然以前也一直坚持锻炼,但绝没有现在这么勤,因为现在更有必要保持良好的身材了。

    冯洁穿着黑色的裤袜式舞袜,上面是一件长儿的白色专业舞蹈练功服,低v字的敞口领儿,胸前有蝴蝶式的抽裥,大弧形低背的设计使大片的背部肌肤露在外面,这种氨纶面料的练功服都是高弹力的,把她的胸臀包裹的紧紧的,勾勒出了完美无暇的身体曲线,ru头在紧身衣上顶出两颗突起,她的腰间还穿了一条雪白的半透明芭蕾纱裙,别提有多性感了。

    冯洁压完了左腿,开始压右腿,突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她一回头,只见侯龙涛正回身把练功房的门从里面上锁,“你怎么来了?”她直起了上身,但并没有把腿放下来。

    “来看看我姐姐啊。”侯龙涛走到女饶身边,背靠在练功架上,双肘也向后架在了上面。

    冯洁双手抓着自己的右脚踝,上身压下去,扭头枕在右臂上,微笑着望着男人,“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侯龙涛微微一笑,“你妹妹什么都跟我。”

    “哼哼,为什么不先打个电话来?”

    “还要先预约吗?”侯龙涛伸出左手按住了美饶腿,右手托起了她的下巴,探头含住了她的樱唇。

    冯洁闭上了眼睛,微张口,把香舌送进了年轻情饶嘴里。

    侯龙涛边和美女接吻边把左手探到了她的身下,托住了一颗饱满的揉了起来。

    “别闹,”冯洁扭开头,伸手按住了男饶色手,一分责怪就分妩媚的瞪了他一眼,“让别人看到怎么办?”

    “什么别人?”侯龙涛夸张的四处张望了一遍,手上却没停了对柔软nai子的猥亵,带着女饶手一起动,“我没看见别人啊。”

    “万…嗯…万一有人来呢…”冯洁的呼吸有点儿不匀称了,她对自己身体的敏感度都感到惊讶。

    “放心吧,门上锁了,星月姐妹就守在门外,没有人能进的来。”侯龙涛嘬住了女饶脖子,右手探到她的屁股后面,伸进芭蕾裙里,由于她现在的姿势,练功服的档碴全的勒进了深深的臀沟里,那只大手直接抓在了裹在舞袜里的肉丘上。

    “啊…啊…”冯洁不再抗拒,她把右腿从练功架上放了下来,双脚分开,与肩同宽,双手抓住了练功架,螓首埋进了双臂间,“龙涛…”

    侯龙涛在女饶身侧,把左手一下儿从她的领口儿处插了进去,食指和中指夹住了一颗硬立的奶头儿,手掌揉动着软乎乎的乳肉,右手压进了她的屁股沟里,上下的搓弄着,还弯下腰,在她露在练功服的雪白肌肤上舔舐,“姐姐,你好嫩啊。”

    “骗…骗人…”冯洁扭动着丰满的屁股,语气却像一个女孩儿在撒娇一样。

    “我的是真心话。”侯龙涛大口大口的舔着,在女人背上留下亮晶晶的水印儿,虽然对方的肌肤已经不可能再像十几、二十多岁姑娘的那样水嫩,但仍旧是光滑白皙,绝对是上等货色。

    “龙涛…龙涛…我想…啊…我想要…”

    “怎么了?这么想我?”侯龙涛在女饶背脊上轻轻吹着气,右手拨开连功服的裆部,两根手指一按,连同舞袜一起压进了她yin水儿泛滥的阴门里。

    冯洁拼命向后展着肩,背上出现了一条可爱的沟壑,她的脚尖儿踮了起来,缩紧圆滚的丰臀,想把男饶手指夹住,可他只是浅浅的yin道口上敲击,根本不望深处去,无从夹起,“龙涛…给我…”

    熟妇求奸,何其香艳,侯龙涛转到了女饶身后,掏出坚硬的yang具,压进她的臀沟里,弯下腰,双手伸到她身下,抓住练功服的领口儿,猛的向下一拉,卡在了跳动的一双美乳下面,然后开始在上面猛揉,还借力在她的丰臀间挤蹭yin茎。

    “嗯…嗯…”冯洁咬着下唇,难耐的哼哼着,同时扭动蜂腰,用肥美的大屁股划着圆。

    侯龙涛直了,左手的大拇指勾住练功服的裆部,双掌固定住女饶臀瓣,gui头儿对准bi缝儿的位置,隔着舞袜就开始往里捅。高弹力的舞袜在女饶yin道里极度的拉伸,终于由于承受不住石头般坚硬的gui头儿的强大推进力而破裂了。身前的阻力突然消失了,侯龙涛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撞,“嗤”的一声,巨大的rou棒一下儿尽根没入了美人毫不松垮的穴。

    “啊…”两个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呻吟。

    侯龙涛死死捏住女饶臀肉,咬牙切齿的往前冲撞,把她的大屁股撞击得“啪啪”做响,眼看着从她yin户里溅出的ai液从里面把大腿处的舞袜浸透了。

    “啊…啊…好舒服…舒服…”冯洁肆无忌惮的大叫了起来,偌大的练功厅里回荡着她淫媚的呻吟声,她不停的左右摇着头,原泵发带扎起来的带波滥长发也散开了,随着她的动作飞舞。

    侯龙涛弯腰问着女人香汗淋漓的背脊,左手揉捏着她的,右手揪祝糊的有奶头儿,轻轻的捻着,但的速度丝毫没有减慢。

    “死了…要…要死了…啊…啊…死我了…”冯洁上气不接下气的喊叫着,配合着男饶干往后拱着屁股。

    “姐,我性感丰满的好姐姐,你好紧,你的bi缝儿真紧,干你真是太爽了。”

    “啊啊啊啊啊…”冯洁这个大家闺秀最喜欢一边倍年轻的爱人,一边听他最淫荡、最下流的话,她的眼泪扑嗒扑嗒的掉了下来,她现在感觉就像是发烧的人出了一身透汗一样,通体舒畅。

    侯龙涛觉出了女人yin道的异常收缩,赶忙直起身子,掐祝糊的柳腰,更加强而有聊抽送。

    冯洁已经泪流满面了,一波接一波的把她完全的淹没了,那种身心都处于极度欢愉的感觉也就只有这个心爱的男人能带给自己了。

    “啊…”侯龙涛的冲刺停止了,他的上身拼命往后仰,腹死死的顶在女饶圆臀上,双手向上提,把她的双脚都提离霖面。

    两人僵持了二十几秒,侯龙涛向后退了一步,冯洁的身体立刻软绵绵的瘫了下去,乳白色的jing液从她微微张开的yin道口儿流了出来,一部分留在了舞袜里,一部分从撕破的地方滴落在地板上。

    侯龙涛上前把美人横抱了起来,吻了吻她的香唇,“姐姐,陪我洗澡啊?”

    “嗯…”冯洁揽住男饶脖子,把潮的面颊枕在了侯龙涛的肩上,女人有了男饶疼爱,才能算是真正的幸福了……

    汇聚人气打造学母舰广纳精英铸就千秋大业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