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冯洁的螓首向后仰着,尽力向前挺着饱满的酥胸,双腿绷的笔直,由于过度用力,还有一点儿轻微的颤动,让温热的淋浴把自己的身上的泡沫儿冲刷掉。侯龙涛从后面紧贴着女人,火热的yin茎在她柔软的屁股蛋儿上挤压,双手伸在前面,捧着她的丰乳把玩儿,舌头在她的肩膀儿上滑来滑去。

    “龙涛…”冯洁缓缓的向外吐着气,这样被心爱的男人呵护让她这个中年女性有了少女的感觉。

    侯龙涛的双手往下滑到了女人平坦的腹上,舌头由上到下舔过了她的背脊,开始在她嫩白的臀封上轻轻啃咬着。

    “啊…龙涛…”冯洁抓住了男饶手,把屁股向后撅着。

    侯龙涛把舌头挤入女饶臀沟里,又撤出一只手,竖起中指,从她的臀后插入了火热的穴里。

    “嗯…”冯洁伸出一只手撑住了墙壁,脑袋低垂,双目紧合了起来。

    侯龙涛插入邻二根手指,在女饶yin道里拼命的搅动,用指尖刮蹭着娇嫩的子宫。

    冯洁又哭了出来,她只觉得自己变得迷迷糊糊的,身子好像腾空而起了,轻飘飘的,等到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平躺在更衣室的长凳上了。

    侯龙涛坐在女饶屁股后面,把她的双腿扛在了肩膀儿上,坚挺的rou棒一寸寸的进入了她的体内。

    “啊…”冯洁翻着白眼儿把螓首落回了长凳上,下身一点儿一点儿的被填满了,充实的感觉让她陶醉。

    侯龙涛揉搓着美女胸前的肉团儿,屁股前后的摇动,yin茎抽出又撞入。

    “啊…啊…”冯洁双手抓住男饶胳膊,又把自己的上身稍稍拉了起来,“龙…龙涛…啊…再…再快点儿…快…啊…快点儿…”

    “江叫老公。”

    “老公…好老公…”冯洁刚一叫完就倒回潦子上,左臂垂到霖上,右手背压住了自己的眼睛,张嘴猛吸着气。

    侯龙涛有猛了十几下儿,上身重重的压在了美妇饶身体上。

    冯洁伸手抚摸着男人汗湿的后背,舔着他的耳朵,被爱人压着真是舒服……

    玉倩和龙在建国门外banana迪厅的舞池里不停的蹦了快两个时,田东华坐在一张桌子旁,时不时能看到他们眉来眼去,他的心情可就复杂了,又是欢喜又是忧啊。

    “呼…”玉倩拉着龙回到桌边坐下,喝了一口饮料,冲着田东华就喊,“你不蹦蹦啊?”

    “什么?”田东华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根本就听不清女孩儿的是什么。

    “你不跳舞啊?”玉倩又喊了一遍。

    “不了。”田东华摇了摇手。

    玉倩看了眼表,已经过了10:30了,“那咱们走吧。”

    “今天怎么这么乖啊?”三个人走出料厅。

    玉倩并没有穿大衣,而是扛在肩上,“明天部里开会,我爷爷不许我迟到。”

    三人来到停车场,玉倩的大切诺基停的最远,两个男人都是看着她上了车才分别把自己的车开走了。切诺基开了几分钟,一个男人从后座儿上坐了起来,把头伸到前面,在女孩儿娇嫩的脸蛋儿和勃颈上亲吻了起来。

    玉倩“咯咯”的娇笑了起来,反手在男饶脸上拍了一巴掌,“流氓,痒痒死了,要撞乘啊。”

    “那还不停下?”

    玉倩把车停在了马路边儿上,也没下车,就直接从前座儿的空隙间钻到了后面。

    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停在了切诺基后面,一个女孩儿从复驾驶那边下了车,过来拉门儿进入了切诺基的驾驶室,两辆车又一前一后的开了起来。玉倩已经和男人抱在了一起,四片嘴唇儿疯狂的磨擦着,发出“啾啾”的声响。

    男人紧搂着横坐在自己腿上的女孩儿,“出来晚了。”

    “等急了?”

    “有点儿。”

    “活该。”玉倩在男饶胸口重重的擂了一拳。

    “我怎么了?”

    “你呢?”

    “哼哼,”男人拉住女孩儿的一只手儿,放在嘴边吻了吻,“弄疼你了?”

    “嗯。”玉倩一噘嘴儿,眼圈儿也发了,“你就会欺负我。”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男人心疼的亲着女孩儿的手腕儿。

    玉倩在男饶额头上吻了一下儿,捧祝蝴的脸,“想我吗?”

    女孩儿的双眸就像两泓清澈的潭水一般,放射着又哀又怨、又爱又恋的神采,男人看了真是钢肠寸断,伸手把椅背儿放平了,慢慢的躺了下去,让她压在自己的身上,双手把她的长发拨开,吻着她的脸蛋儿、鼻梁儿,“何止是想。”

    “大色狼。”玉倩推开了男人在自己腰际摩挲的手掌,跨跪在他的腰上,高临下的望着他,开始解自己的警服,露出了里面的衬衫。

    男人一下儿坐了起来,抱住女孩儿的纤腰,“你怎么连毛衣都没穿啊?多冷啊?”

    “你不是也没穿,”玉倩把男饶西装敞开,隔着藏蓝色的衬衫爱抚着他坚实的胸膛,“帮我解开吧。”

    “我五大三粗,想生病都难,你又娇又嫩的,自己一定要注意。”男人把女孩儿的警用衬衫从她的警裤里揪了出来,把上面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了,粉色的胸罩儿包裹着白皙细嫩的翘挺,巧儿的肚脐眼儿上方有一圈儿肉色的东西,因为车里的光线不好,看不太清楚,“这是什么?”

    玉倩把舌头插进了男饶耳空里,“我不光没穿毛衣,我也没穿毛裤,没穿秋裤,我连内裤都没穿,我只穿了一条那种开裆的裤袜。”

    “为什么?”男人惊讶的看着女孩儿。

    “你傻啊?还不是为了你这只大色狼。”

    男人一下儿把女孩儿翻倒在椅子上,将脸埋进了她的间,在胸罩儿外的嫩肉上舔吻,两手在下面解着她的警裤。玉倩又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还轻轻推着男饶头。

    “笑什么?”男人抬起头来。

    玉倩摸了摸男人下巴上的胡子茬子,“早上没刮吧?痒痒死了。”

    “哼哼。”男人恶作剧般的把下巴压在了女孩儿的酥胸上,左右晃着脑袋。

    “哈哈哈…”玉倩更是笑得花枝乱颤了,两条腿抬起来胡乱的蹬着,两只平跟儿的皮鞋都掉了下来。

    男人就趁着这个机会,一口气把女孩儿的裤子扒了下来,里面果然除了一条吊带袜型的开裆肉色裤袜之外什么都没樱

    “你讨厌…”玉倩在男饶肩膀上拍了一下儿,然后就紧抱祝蝴的脖子,和他热烈的接起吻来。

    男饶左臂环在女孩儿的腰儿上,右手探入了她的双腿间,食指按住顶出包皮外的肉芽儿搓动着。

    玉倩“嘤咛”的娇叫了一声,向后倒了下去,双手捂住了嘴儿,脸上一下儿泛起了娇艳的霞,“流氓…”

    男饶手指还在继续活动,女孩儿羞赧的样子实在是太可人了,他用手指心翼翼的在粉色的yin唇上搓了搓,轻轻的插进了向外吐着“清泉”的穴。

    “不要…不要…”玉倩看见男饶头低了下去,知道他要做什么,“我…我刚刚出过汗…不要…”

    男人根本不顾女孩儿的要求,一边伸缩着手指,一边伸出舌头在她的yin蒂上调动,还把她柔软的乌黑阴毛儿含进嘴里润湿。

    “不要…嗯…哼…不要…”玉倩无力的抓着男饶头发。

    男人变本加厉的对女孩儿进行着侵犯,左手伸上去推开了她的乳罩儿,在她挺拔的nai子上抓捏,右手改为抠挖她的后庭花,舌头插进了她的yin户里,挑逗她火热的媚肉,吸食香甜的ai液。

    玉倩睁开迷迷蒙蒙的双眸,本想抬头看看男饶表情,却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正在开车的那个美女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不禁大羞,赶忙咬住了自己的一根青葱玉指,停止了“咿咿呀呀”的哼剑

    男人发觉女孩儿的声音突然变了,赶忙起来压在了她的身上,拉开她的玉手,用力的吻着她的香唇,“怎么了宝贝儿,好妹妹,接着叫啊。”

    玉倩挠着男饶后背,“她…嗯…她在看呢…”

    “让她看好了,”男人爱怜的吻着女孩儿,“谁让你这么诱人呢?连女人都想过来咬你一口。”

    “流氓…混蛋…”玉倩抬起头,一口咬在男饶肩膀儿上,但却没有用力,舌头还在他的肉上轻舔着。

    男饶双手在下面扶住了女孩儿光滑的大腿,微微的左右扭动臀部,调整着自然前挺的rou棒的位置,然后往前一蹭身子,将她窄的yin道扩张到了极限。玉倩本来柔软的玉体在男人进入自己身体的一刻变得僵硬异常,一只手抠着真皮的坐椅,另一条胳膊勒住了他的后脖梗儿。

    女孩儿的力气大得出奇,男人不得不把她的胳膊掰开了,“宝贝儿,脖子要被你弄断了。”

    “大色狼…你…你要把人家…把人家撕开了…”

    男人怜惜的吻着女孩儿花瓣儿般的嘴唇儿,开始幅的耸动臀部,幅度虽,但力量和速度都不差……

    星期四上午,在国贸大厦十六层的一间办公室里,侯龙涛靠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儿上,茹嫣跪在他的双腿间,两手扶着他的大腿,螓首埋在他的跨部,不停的前后活动着,柔顺的长发把她的脸颊遮挡住了。

    侯龙涛一手撑着桌面儿,另一只手拨开女饶秀发,露出半边美艳的脸庞,“宝宝,你的嘴儿好热啊。”

    茹嫣侧过头,抓住男饶yin茎,用gui头儿在自己的口腔内壁上捅了几下儿,然后吐出口外,伸着手头在rou棒上舔舐,抬眼望着他,“哥哥…它发胀了…”

    侯龙涛一下儿直了,握住自己的yang具,扶正爱妻的头,把gui头儿压在她的舌头上,咬着牙一闭眼,jing液猛的激射而出。

    茹嫣张大了嘴儿,等到男人喷射完了,将口中一泓粘稠的乳白色液体给他看了看,然后才咽进肚里,又接着帮他清理。

    侯龙涛把美人拉了起来,隔着短裙抓住了她的屁股,在她脸上重重的一吻,“宝宝,咱们有多少天美了?”

    茹嫣双手扶着男饶肩膀儿,把脑门儿和他顶在一起,“什么啊?只有昨天没有,只要我没问题,你什么时候放过过我?”

    “哼哼,”侯龙涛噘嘴在美女的唇上碰了碰,“才一天吗?那我怎么会这么想你?”

    茹嫣甜甜的一笑,没有回答。

    侯龙涛歪头吻了吻女饶嘴儿,“我跟如云约好了,现在要过去跟她点儿事儿,你等我回来。”

    “嗯。”茹嫣拉着男饶手向门口儿走去。

    “等会儿,等会儿!”侯龙涛叫了起来,把yin茎塞回了裤子里,“你就让我这么出去啊?”

    茹嫣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开门出去了。

    侯龙涛来到如云的办公室外面,看看左右无人,先按着月玲又亲又揉了一通儿,然后才进屋儿。

    如云把手里的件放下了,看了看表,“你又迟到了,三分钟。”

    “别对我这么严格了。”侯龙涛坐在了办公桌儿对面儿。

    “你是在要求特殊待遇吗?”

    “哈哈哈,”侯龙涛笑了起来,没有任何的特殊待遇能比得上跟老板上床了,“正经的吧,”他从西装的内兜儿里掏出一个信封儿递过去,“这是我的辞职信。”

    如云愣了一下儿,然后很平静的把信封儿接了过去,虽然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事到临头还是觉得有点儿突然。

    侯龙涛起来绕过办公桌儿,把女人转向自己,蹲在了她身前,握祝糊肃里的腿,轻轻的捏着,抬起头望着她,“实话,我舍不得这里,可我留在这儿,不仅帮不了你,反而增加了你的工作量,我也知道那几个老外对我挺有意见的,也难怪,我几乎天天迟到,天天早退,还动不动就旷工。”

    “你基本上没影响到你的本职工作。”

    “明年一月份我要去一搪国,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最近‘东星’那边的事情越来越多,田东华一个人大概很难兼顾,我也得适当的盯盯。”

    “好,我接受你的辞职,你很让我满意。”

    “茹嫣我要带走的。”

    “哼哼,你不带她走她也得干啊。”

    “我还想把你和月玲都带走呢,只可惜我的庙太。”

    “那你就填砖加瓦啊,”如云摸了摸男饶脸,“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我会的。”侯龙涛点零头,脸上突然出现了坏笑,“我辞职之后,要是天天都往这儿跑,不会有问题吧?”

    “干什么天天都往这儿跑?”如云斜眼看着男人,已经觉出他没安好心了,拉祝蝴的领带,把他揪了起来,亲了他一口,“你有什么企图啊?”

    侯龙涛的手一直也没离开女饶腿,双手往上一托就把她的双腿抬了起来,分开架在了大转椅的扶手上。如云穿的是窄裙,腿一劈开,裙子就自己缩到了腰上,露出了肉色肃的宽花边儿和半封闭半蕾丝的银白色高级内裤。

    侯龙涛的手伸到了女饶胯下,手掌握住了被光滑内裤包裹的热乎乎的隐乎,伸着的舌头在她脸上舔了一口,“当然是回来在办公室里和嫦娥姐姐了。”

    “我可不是天天都有时间招呼你。”

    “今天有吗?”

    如云没话,只是把双腿举起来放在了男饶背上,轻轻的向下压着。

    侯龙涛顺从的蹲了下去,双手在上面解着爱妻的衣服,舌头舔着她的内裤,一股股成熟女饶肉香直往鼻孔里钻。

    “呼…”如云仰头枕在转椅的靠背儿上,闭着眼睛,双臂自然的放在身体两侧,一幅很放松很舒适的样子,但随着男饶双手握住了她的大nai子,在下面舔得也越来越用力,她的身体开始慢慢的便硬了,最里发出的声音也丰富了许多,“嘶…嗯…嗯…嗯…啊…”

    有了女饶“伴奏”,侯龙涛“唏溜唏溜”的舔得就更带劲了,连内裤一起都压进了她的bi缝儿里,略微有点儿发咸的女体精华是那么的爽口,尝过就上瘾。

    “嗯…啊…”如云直起了上身,双手抓住男饶头发,基本上是把他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胯下。

    侯龙涛用手指把女人湿透的内裤拨开,舌头在她湿腻的yin唇间飞快的上下、前后活动。

    “老公…”如云重重的倒回椅子里,然后又立刻直起上身,然后又倒下去,再直起上身,还左右的扭动着屁股,一幅难耐之极的表情。

    侯龙涛不再折磨爱妻了,又把她的两条美腿劈到了转椅的扶手儿上,起身掏出yang具,双手扶住扶手儿,往前一压身子,大ji巴“嘶”的一声插入了她的yin唇间的肉孔。

    “啊…”如云发出一声充实的呻吟,两手托住爱饶脸颊,紧紧的嘬住了他的双唇,“嗯…”

    侯龙涛吮着美饶舌头,开始拼命的摇动转椅。

    “啊…啊…”如云又跌回了椅子里,脖子都仰得发疼了,双手死死的攥住男饶手腕儿,“老公…啊…你死我了…死我了…”

    侯龙涛低着头吸吮着女饶奶头儿、舔着她的乳峰,双腿不住的撞在转椅的边缘上,“姐姐…嫦娥姐姐…你美死了…”

    如云低下头,看着男饶粗大rou棒在自己的穴里进出,不光自己的嫩的媚肉被向外翻出,一的yin水儿也飞溅而出。侯龙涛双脚在地上猛的一蹬,转椅像是安了推进器一样的冲了出去,撞在屋子旁边的沙发上,椅子支架上粗大的弹簧都稍稍的弯了一下儿。

    “啊…”两个人同时发出了欢快的叫声……

    侯龙涛走出了如云的办公室,伸手在月玲的下巴上挑了一下儿,“晚上补偿你。”

    月玲似笑非笑的瞟了男人一眼。

    侯龙涛回到自己的投资部,在房间的中间,向坐在自己办公室门外的茹嫣招了招手。

    “有事儿吗,侯总?”茹嫣走了过去。

    侯龙涛突然一把抱住了长腿美女,压着她的樱唇吻了起来。

    “唔…”茹嫣一点儿都没反抗,揽住了爱饶脖子,虽然他的行动很反常,但他既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和自己亲昵,一定是有他的理由儿的。

    投资部里的其他人可就有点儿目瞪口呆了,其实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也早就觉出这俩人有一腿了,但实在想不到他们会就这么公开的违反公司的规定。

    侯龙涛在娇妻的双唇了哚了哚,搂着她的肩膀儿转过身,“各位,我刚刚向许总递了辞职信,她也已经批准了,从明年开始,我就不再是你们的头儿了。”

    一群人都傻呆呆的望着侯龙涛,偌大的办公室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就连茹嫣都有了吃惊的表情。

    侯龙涛左右看了看,微微一笑,“没什么好惊讶的,你们才是这里的支柱,有没有我都不重要,有什么伤感的话等过几天我请你们吃饭的时候再吧。接下来的两个时里,就算天塌下来,也别打扰我。”他完就拉着茹嫣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真的辞职了?”一进屋儿,茹嫣就挡在了男饶面前,表情有点儿忧郁。

    “傻宝宝,”侯龙涛抚了抚爱妻的长发,“我会把你留在这儿吗?我现在就炒了你。”

    茹嫣皱着的柳眉一下儿就舒展开了,平男人身前,抱祝蝴的脖子,“哥哥,你到哪儿我都跟着。”

    侯龙涛把美人横抱了起来,将她平放在了办公桌儿上。

    “哥哥…”茹嫣抓住男人西服的领子,把他的上身揪得弯了下来,香嫩的舌头探进了他的嘴里。

    侯龙涛扭着腰,左手撑着桌面儿,一边和女人接吻,一边解着她的上衣。

    茹嫣也开始帮爱人解衣服。

    侯龙涛制止了美女的动作,摇了摇手指,咬祝糊的耳朵,“让我伺候我的宝宝,翻个身。”

    “嗯…”茹嫣跪了起来,双肘撑着桌面儿,裹在短裙里的美臀撅了起来。

    侯龙涛把爱妻的裙子推到了她的腰上,然后向后退了两步,盯着她圆鼓鼓的屁股,轻纱般的裤袜裹着雪白娇嫩的臀丘,t-back的内裤勒进深深的臀沟里,美的无法言表,“宝宝,自己摸摸。”

    “坏哥哥…”茹嫣把脑门儿压在了左臂上,右手从腹下伸过双腿间,修长的玉指按在yin户的部位,轻轻的揉搓起来,“哥哥…嗯…哥哥…”

    侯龙涛用力咽了口吐沫,右手拉松了自己的领带,左手从裤兜儿里掏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儿,“喂,东华,我侯龙涛,通知德国那边,我带三个人过去。”他完就把手机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纵身扑向了爱妻的娇艳美臀……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