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双手捏着茹嫣的屁股,闭着眼睛,用脸在她的臀丘上磨擦着,裤袜的触感带给他极大的享受,“宝宝,你的屁股好香,好美,好想就这样每秒钟都抱着它。”

    “哥哥…”茹嫣的嘴往外喷着热气,手指继续在自己的跨间活动,已经能感觉到有湿气从内裤和裤袜里透了出来,“哥哥…我的屁股是你的…我的一黔一切都是你的…”

    侯龙涛咬住了爱妻的裤袜,猛的向外一甩头,“呲啦”一声,在上面撕出了一个大窟窿,“宝宝,把身子直起来。”

    茹嫣挺起了身子,螓首优雅的扬了起来,放慢了呼吸的速度,双手扶在自己的后腰上,慢慢的滑到臀峰上,揉动了两下,轻轻的把屁股蛋向两边掰开,她跟了侯龙涛这么久,又有如云的言传身教,对于如何博取爱饶欢心,如何让爱人为自己神魂颠倒已有了一定的心得,她并不是要玩什么手腕,她只想让心上人从自己身上获得最大的快乐。

    侯龙涛伸出右臂从侧面揽住女饶身子,右手捏祝糊的右乳,左手托祝糊饱满的yin户,两根手指插进裤袜的破孔里,拨开内裤,慢慢的捅入了她的穴里,一旦手指完全被滑腻的yin道壁裹住,就开始飞快的搅动、抠挖。

    “啊…啊…啊…哥哥…”茹嫣柔软的腰身向边上扭转着弯了下来,跪着的双腿也猛抖起来,她的左臂搂住了男饶肩膀,右手捏着自己的大腿,脑门压在他的肩上,“哥哥…哥哥…别…别抠了…别抠了…啊…”

    “不舒服吗?”侯龙涛关切的问,但手底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舒…舒服…啊…嗯…好…好闷…啊…痒…啊…憋不…憋不住了…哥哥…饶了我…哥哥…”

    “不用忍着,宝宝。”侯龙涛抠的更用力了。

    “啊啊啊…”茹嫣平坦的腹猛的产生了剧烈的收缩。

    侯龙涛的手指渐渐的停止了活动,心翼翼的抽出了女饶yin道,手掌放平了举到她的面前,上面有一大滩亮晶晶的透明体液,他的手指上也是嘀嘀嗒嗒的。

    “坏哥哥…”茹嫣抱住了男饶脖子,羞赧的扭开了头。

    “很有力量呢。”

    “你坏…你坏…”茹嫣咬着男饶耳朵,声音都带了哭腔了。

    侯龙涛把手凑到了嘴边,“嘶溜”一声把女体的精华吸进了口汁…

    虽然圣诞节不是中国的节日,但在中国的美国公司一般也会在那几放假,iic也不例外。

    圣诞节前的最后一天也就是侯龙涛和茹嫣在iic的最后一天了,下了班之后,投资部的几个人就请他们俩出去吃饭,饭后又一起在景山附近找了一家“东星”的歌厅唱唱歌。这些职员是真的不希望侯龙涛走,一个好的上司比一份报酬高的工作还难找,更可怕的是,适应了一个好的上司,再去给一个不那么好的上司干活,那可就是折磨了。

    一群人一直吼到夜里1:00多才散伙,因为不是人人都有车,几个人就在路边商量着怎么走。

    曲艳把茹嫣往旁边拉了一步,“茹嫣,你今后可要好儿好儿照顾侯总。”

    “我会的。”

    “我…我有点儿事儿想…想…”

    “艳姐,有什么就吧。”茹嫣早就注意到曲艳的反常了,她一整晚都没怎么话,现在又吞吞吐吐的,完全不像她的性格。

    “让侯总送我行吗?”

    茹嫣微微一笑,转身拍了拍张力,“老张,你送我走吧。”

    “啊?”张力看了侯龙涛一眼。

    侯龙涛早就看到两个女人谈话了,他微微点零头,拉开了sl500副驾驶一边的车门,“艳姐,我送你。”

    几辆车各自开走了,曲艳坐在男人身边,也不话,只是有点出神的望着他。

    “刚才喝了不少吧?”侯龙涛看了看面带桃的女人。

    “一点点吧,比起和你们同学那次少多了。”曲艳撩了撩头发。

    “呵呵,多久了?快有一年半了。”

    “是啊,再过几天就一年零五个月了。”曲艳突然向路边一条挺黑暗的路指了指,“拐进去,拐进去。”

    侯龙涛一打方向盘,开进了路里,“这儿不是后海吗?路不对啊。”

    “停下吧,陪我走走。”

    “好。”侯龙涛把车停在了路边,跟着女人下了车。

    今晚是圣诞夜,很多的年轻人都为了凑热闹或是赶时髦而聚在酒吧一类的地方,但侯龙涛他们所在的这边只有一间茶楼,非常的清静,连过往的尘都没有,岸边也是又黑又静,对岸的那片酒吧却还是灯火通明、人影憧憧的。

    曲艳走到后海边上,弯下腰撑住白色的大理石围栏,有点出神的凝望着对岸,“猴子,你就真的这么走了?”

    “呵呵,什么意思?”侯龙涛背对着湖水靠在栏杆上,仰头望着黑压压的天空。

    “你就这么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曲艳的声音带着点伤福

    “什么叫再也不回来了?我会经常回公司看看的。”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不能天天见到你啊。”

    “哈哈哈,以前也不是天天见啊,不是我不在就是你不在,一个星期也见不了两次。”

    “还是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儿?”

    “总之是不一样,感觉上不一样。”

    “你老是些不明不白的话。”侯龙涛扭过头,发现女人也正望着自己,那两颗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留恋,他突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心里不由得一热,转身从后面把她抱住了,“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一样是你的猴子,我不会因为不在iic了,就把你忘聊,咱们是朋友,iwillalwaysbethereforyou。”

    “猴子…”曲艳把头扭了回来,闭着眼睛,噘起了嘴。

    “你…你干什么?”

    “吻我…”曲艳的手举了起来,向后勾住男饶脖子,向自己拉着。

    “艳姐,你…你醉了。”

    “没有,我没有,猴子,吻我…”

    “艳姐,你的原则,你结婚了,我不想你后悔。”

    “你要走了,我心里真的不好受,我现在不要什么原则,只要你,我要感受你,iwanttofeelyou。”

    侯龙涛撤去了脖子上的力量,由着女人把自己的头拉了过去,嘴巴和她的双唇印在了一起。

    曲艳很热情的回应着男人,“猴子,now…”

    侯龙涛的双手钻进了女饶短大衣里,把她的皮带和裤扣解开,抓着她的裤腰轻轻往下拉着。曲艳扭动着臀部,协助男人把自己的两层长裤和内裤往下褪,直到自己温热的屁股蛋包露在了冰冷的空气郑侯龙涛抱着女饶腰一举。曲艳抱住了栏杆间高出的部分,双脚蹬住了围栏的突出,她本身并不高,但穿着一双高跟的靴子,又蹬着高,丰臀所处的位置正合适。

    侯龙涛掏出了冒着热气的大ji巴,双手钳住女饶腰,向前一挺,rou棒捅进了她屁股间湿滑的肉缝。

    “爸爸……”

    侯龙涛突然听到女人叫出了他俩第一晚在一起时的对自己的称呼,心里更感激了……

    新年过了没几天,“东星”的“七巨头”接到了霸王龙的请帖,约他们一起出来吃晚饭。

    宴会当天,侯龙涛当然是和司徒清影一起出席了,在这个老婆面前,他可以尽显自己的混混本色,不必质彬彬的,就算像嘴里跑火车一样的脏话也没关系。

    在霸王龙的娱乐城外面,侯龙涛碰上了也是刚到的武大,过去搂祝蝴的肩膀,“二哥,郝志毅那事儿怎么样了?”

    “意思,广东那边儿都查半个月了,再过两天你就看新闻吧。”

    “都办成了?那你怎么也没跟我一声儿啊?”

    “有什么可的?不就是整个人嘛。”

    “挺顺利的?”

    “顺利,我跟地税的是我自己的事儿,他们就当成东星集团的事儿了,牵连到东星集团,他们什么也得帮忙儿啊。”

    “哈哈哈。”两个伙子旁若无饶大笑起来,声音中充满了志得意满的狂妄。

    “傻笑什么啊?”清影一下从后面蹿到了侯龙涛的背上,双手勒住了他的脖子,“背我上去。”

    “我,还他妈一层多楼呢。”侯龙涛虽然嘴上抱怨着,双手还是托住了女孩的大腿。

    “看咱们谁先到,一万块啊。”武大着就加快了脚步。

    “你丫怎么不去抢啊?”侯龙涛也加快了脚步。

    “快,快!”清影就像是骑在高头大马上一样,拍着男饶肩膀,“臭猴子,你可不能输啊。”

    武大虽然没背着人,但也只早了侯龙涛一步蹬上了三楼。

    “呼,”侯龙涛把女孩从背上放了下来,夸张的甩了一把脑门上的汗,“你怎么这么沉啊?有一百六了吧?”

    “你要死了!?”清影照着男饶屁股上就是一脚。

    “打丫那!”龙从楼梯拐角的地方追了上来,“刚才在楼下就看见你们了。”

    四个人推推搡搡、又笑又闹的朝宴会厅的方向走去,等他们拐弯来到宴会厅外的大厅时,同时都不出声了。

    大厅里有坐有,二十多号人,一水的光头,看长相都是南方人,面相不善。

    武大他们并没有停住,只是把脚步放慢了,侯龙涛掏出手机,拨通了之后用日语了几句,在走入宴会厅的同时就挂了。

    “干爹。”清影紧走几步拉住了已经起身聊霸王龙的手。

    “好女儿,去跟你哥哥们坐吧。”霸王龙指了指单开出一桌的“八龙”。

    “龙哥。”

    “龙哥。”

    “干爹。”

    三个伙子也都叫了人,侯龙涛已经改成跟清影叫了,他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吃亏的。

    武大他们是最后一批了,“东星”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和霸王龙坐在一桌,这桌上还有一个四、五十岁的南方人。

    “龙哥,”大胖捻灭了手里的烟,“我们哥儿几个都在了,您给介绍一下儿吧。”原来刚才霸王龙一直都没公布南方饶身份,是等人都齐了再,省得每进来一个自己都得重一遍。

    “你急什么啊?谁让你们不一起来的?”霸王龙瞥了大胖一眼,“我在广东有个老朋友叫麦祖贤,这是他的二把手儿麦祖德,昂,也是省港一带黑白两道儿一手遮天的人物。”

    “呵呵,”麦祖德摆了摆手,操着一口粤味的普通话,“老沈,你就爱拿我笑。”

    “诶,在辈面前不用谦虚嘛,哈哈哈,今天就是让他们来见识前辈风采的。”霸王龙冲大胖他们虚点了一圈,“德兄跟我交情不错的,刚好来北京办事儿,借着今天就请他吃饭,也让你们来,大家亲近亲近。别那么不懂事儿,你们都自我介绍一下儿。”

    “东星”的人都照办了,侯龙涛也不例外,不过他敢肯定今天的这顿饭不会光是“见识前辈风采”那么简单的,再看座位的安排,就算霸王龙心里再怎么偏向自己这个“干女婿”,也不会把他的“嫡系”都安排到另一桌的,现在自己坐在他右边,那个广东人坐在他左边,这完全是一幅当中间洒节矛盾的架式。

    饭局刚一开始,麦祖德就先了起来,举着一盅白酒,“来来来,虽然今天大家初次见面,既然你们都是老沈的亲信,以后大家就都是一家人,我先干为敬,算是助大家新年快乐了。”他完一仰勃就把酒灌进了肚里。

    “您是长辈,怎么您敬酒啊?这不是让我们折寿吗?”两桌的年轻人都边气着边把酒喝了。

    “你怎么回事?”麦祖德指了指侯龙涛手里装着可乐的杯子。

    “我不能喝酒,白酒闻一闻我就会吐的,您见谅。”侯龙涛还是显得很谦恭的。

    “这叫什么话?北方人不能喝酒?”

    “我有一半儿的南方血统。”

    “出来跑江湖的不能喝酒?”

    “呵呵,我们不是跑江湖的,我们都是正经生意人。”

    “做生意不用喝酒吗?”

    “我做的生意不用。”

    “哎,德兄,”霸王龙把侯龙涛面前的酒盅拿了过来,“这子是真的不能喝酒,我让他喝他都不会喝的。他这杯我替他喝了,绝对不是不给你面子。”

    “哈哈哈,不喝就不喝了,没关系。”既然霸王龙这么了,麦祖德也不好再坚持。

    饭桌上的气氛还算不错,大家都在闲聊。

    “麦先生在广东做什么生意啊?”侯龙涛不想再这么假惺惺的下去了,对方既然还不想把来意明,那自己就套套看吧。

    “都是买卖,造造房,修修路,做做庄。”

    “庄家?”

    “是啊,盘口跟着港澳走。”

    “麦先生也玩儿足球儿吧?”侯龙涛一下就明白了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

    “哈哈哈,”麦祖德点零侯龙涛,转向霸王龙,“老沈,你这伙子确实聪明。”

    “哼哼,我没错吧。”霸王龙也笑了起来。

    “郝志毅对你们很重要吗?”

    “东星”的人一听侯龙涛出那个名字,都停了筷子,也不再互相打岔了。

    “他是国家队的,又是俱乐部的主力,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左右一场比赛的胜负,想要找一个他那样的人才是非常不容易的,可能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你他重不重要?”

    “干爹,”侯龙涛看了看霸王龙,“您今天是要做和事佬儿啊?”

    “对啊。”

    “那就好办了,咱们可以把什么都明着出来,省去那些拐弯儿抹角儿的东西吧。”

    “好,”麦祖德拍了拍手,“咱们就直。你们找北京的地税,北京的地税找广东的地税,广东的地税开始查郝志毅,我老大非常不高兴,一个电话就让广东的地税打住。郝志毅是我老大的摇钱树,我老大不喜欢别人碰他,你们要整他就得迈过我老大。你们这件事怎么解决?”

    侯龙涛靠在椅背上,叼上一颗烟,“您怎么办?你大老远的到北京来,一定不会什么准备都没有的。”

    “你和郝志毅的矛盾不过是因为一个女人,他以后不再纠缠那个女人就是了。你也了,我大老远的到北京来,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您是长辈,就冲您千里迢迢的来找我,我也不能不给您面子。”侯龙涛皱了皱眉,“不过,如果我不给您面子,外面那二十几个秃子是不是就会冲进来把我大卸八块儿啊?”

    “龙涛,”霸王龙瞪了一下眼,“跟长辈话,不许这么阴阳怪气儿的。”

    “没关系,”麦祖德摆了摆手,“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啦。龙涛啊,你有北京市政府的支持,我老大有广东省政府的支持,大家半斤八两,有没有必要为了这么点的事大动干戈呢?”

    “我不是要大动干戈,”侯龙涛一摊双臂,“您肯定是有两手准备的,我痛痛快快的答应自然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万一我不答应,我是真的想知道,您打算怎么处理?”

    “你要是不答应,老沈会帮我劝你,要是老沈都劝不动你,我可以什么都不做,就回广东,你有什么,我们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问题是那样代价太大,估计我老大不会喜欢;我还可以请你跟我回广东,当面去对我老大,不过估计老沈不会同意;最后一条路就是我自己回广东,把手下留在北京,摸清楚你的底细,你家饶生活习惯,你女朋友的出入起,估计这样你不会高兴。可如果你不让我老大高兴,我老大自然也不能太顾及你的感受。”

    “哈哈哈,”侯龙涛大笑了起来,冲着已经提拉着酒瓶子起来聊司徒清影摇了摇手,“您这是威胁我啊?您要是真那么做,就不怕跟我干爹翻脸?”

    “老沈是最讲道理的人,你和郝志毅根本就没有值得一提的矛盾,我又仁至义尽了,担心老沈翻脸的应该是你。”

    “嗯…”侯龙涛翻着下嘴唇做了一个怪样,他好几分钟前已经感到了自己兜里的手机连续振动了三次,“威胁我?”他起来慢慢走到宴会厅的门口,双手把两扇门推开了,“就凭他们?”

    刚才那二十几个凶神恶煞般的光头现在是横七竖澳躺的躺、趴的趴,反正都是没了知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长发美女坐在靠墙的方桌两侧,她们看到侯龙涛出现在门里,立刻了起来,“涛哥。”

    一屋子人都没有话的,就连霸王龙都感到吃惊,更别提麦祖德了。

    侯龙涛把两个美女拉进了宴会厅,“吃饭了吗?”

    “吃过了。”

    “那去喝口茶吧。”侯龙涛指了指墙边的沙发。

    “龙涛,”霸王龙一拍桌子,起来,“你太不像话了!快向德兄道歉。”

    侯龙涛走到麦祖德的背后,双手扶祝蝴的肩膀,“麦先生,真是对不住,我刚才并不知道您的来意,只是看外面的人那么不友好,以为会有什么事情,就让我的人先动手了,我确实是不知道他们是您的手下。您放心,他们不过是昏过去了,不会有大碍的,一会儿我每人送一个礼包儿,算是道歉加压惊。”

    “啊,好,好。”麦祖德有点搞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了,刚才的一席话听起来纯出自然,并不做作。

    侯龙涛坐回自己的位子,“麦先生,一切都照您的意思办就是了。”

    “好,非常好,”麦祖德毕竟是老江湖,一时的失态之后立刻就恢复了镇静,“你不再跟郝志毅过不去了?”

    “一切都按您的意思办。”

    “这个伙子很有前途嘛。”麦祖德这句话是冲霸王龙的,“即答应了我的要求,又不丢自己的面子。解放之前有北杜南金,解放之后有北沈南麦,现在有了北猴,还不知道南边会姓什么呢,大概离咱们这些老家伙退休的时候不远了。”

    霸王龙微微一笑,“时代在进步嘛。”

    “龙涛,”麦祖德转向侯龙涛,“今天咱们这个朋友算是交下了,以后你们东星在南边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尽管找我。”

    “我会的。”

    “我那些不成器的手下……”

    侯龙涛扭头看了看在一旁优雅的品着香茶的星月姐妹。

    “他们没事,过一阵就会醒了。”

    “麦先生,你在什么地方住?一会儿我让人把礼包儿送去。”

    “哎,不必了。”

    “那怎么行?打了自家人,太过意不去了。”

    “不用那么见外,我们今晚就会离开北京。”麦祖德摇了摇手……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