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仔仔又不是陌生人。”姚丽娜又声嘀咕了一句。

    “你跟我开玩笑吧?”侯龙涛把身子都扭了过去,他之所以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是因为他对周渝民的不满已经有好几天了,只不过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罢了。

    “有什么好吵的?我们不去就是了,本来我就没想去。”薛诺先安抚了男人一句,又转头对着自己的姐妹,扬了扬手里的签名本和数码相机,“涛哥不会害咱们的,反正咱们也拿到想要的东西了。”

    侯龙涛一下就乐了,自己的宝贝这么懂事,也算没白疼她,“真的不去啊?”

    “真的不去,是不是?”

    “是,不去了。”薛诺在这件事里是头头,其他的三个女孩看她先妥协了,也只好跟着她……

    薛诺刚回家就接到了姚丽娜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丫头都快疯了,“咱们真的不去啊!?诺诺!你不去我可要和晶晶她们去,仔仔要咱们去,你就真的能不去!?”

    “你吵吵什么啊?”薛诺拿着手机跑到厅里,看到母亲正在厨房里做饭,然后才又回到自己的房间,“你可真够笨的。”

    “怎么笨了?”

    “我那个宝贝老公最疼我了,就怕我在外面受人欺负,他又不像咱们那么了解仔仔,当然不愿意咱们去跟他开party了。虽然是瞎操心吧,怎么也是出于好心,当然不能怪他了。你不知道,我老公最倔了,咱们要是跟他争,他肯定会去直接找仔仔的,闹出事情来就不好了。到时候咱们自己去就是了,他不知道也就不担心,两边儿都高兴。”

    “呼,”姚丽娜夸张的松了一口气,“我你也不可能不去跟仔仔开party嘛。好了好了,没事儿了,星期一见吧。”

    “好,bye-bye。”薛诺挂上了手机,这是她第二次对侯龙涛谎,不过她真的没有恶意,她是真的不想爱人为不必要的事情担心……

    东星的净化器本来就是和其它的娱乐事业分开管理的,所以这次分家进行的非常顺利,三个工作韧全碴成了,现在东星集团就是一家只有净化器业务的合资股份公司。

    星期三中午的时候,侯龙涛和田东华一起在外面吃工作午餐,话题自然离不开上市的问题。

    侯龙涛已经决定照田东华的计划执行,“你觉得什么合适就什么时候办。”

    “过两个礼拜签证就应该能下来了,过两天我就订机票。”田东华放下了筷子。

    “不用那么急,咱们又不赶时间。”

    “不是急不急的问题,前期准备顺利的话大概也要四、五个月的时间呢,稍微有点儿问题,一年都上不了也不新鲜,我看还是尽快开始的好。”

    “行,这方面你比我懂,你看着办就是了。”侯龙涛还是觉得田东华有点太积极了……

    “沙先生,恭喜恭喜,”身穿便装的广州市天河区公安分局的局长握驻了沙弼的手,“开张大吉,祝您生意兴隆啊。”

    “谢谢,谢谢,您里面请。”沙弼让人领着对方去了一间包房,这是他一个月以来在刘纯的指导和投资下开的第三家饭馆或是夜总会了,有东星的招牌顶在脑袋上,无论是官面上还是旁门左道都要给他开绿灯。

    “弼哥好,”几个天河区有名有姓的地头蛇也前来道贺,“恭喜恭喜。”

    “好,好,请进吧。”沙弼的话还算气,但脸上已经换上了不可一世的神情,自己是东星在广东的主持人,那就是黑道的领军人物,自然不能给底下人太好的脸。

    晚上8:00多的时候,沙弼带着两个凶神恶煞的保镖来到一家很高档的洗浴中心,他选了一个姐,跟她一起进了一间昏暗的包间,里面已经有一个赤身的男饶趴在一张按摩床上,另一个穿着三点式的按摩女在他后背上推着。

    “怎么这么晚啊?”那个男人扭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正是刘纯。

    “嗨,”沙弼把衣服脱了,也趴在按摩床上,“被越秀那别的老大拉去吃饭,要不是他突然有事儿要走,我今儿都来不了这儿了。”

    “嗯…”刘纯坐了起来,活动了活动身子,“我都捏了半天了,你自己按吧,待会儿上酒吧找我吧。”

    “校”沙弼挥了挥手。

    刘纯一个人来到酒吧,看到一个穿着紧身短裙的长发女人独自坐在吧台旁,胸前的两颗爆乳跟奶牛似的,长得也还真不赖,他在离女人四个椅子的地方坐下了。

    那个女人微微扭过脑袋,冲着男茹零头,此后两个人就没有任何的交流了,无论是肢体上的还是语言上的。

    差不多一个时之后,沙弼也来到了酒吧,坐在刘纯的右边。

    “唉唉唉,”刘纯伸手把沙弼的上身往后推了推,“别当着我。”

    “瞧什么呢?”沙弼顺着刘纯的目光看了过去,立刻又把头转回来了,“我,真他妈大。”

    “别他妈废话。”

    沙弼又扭头用眼角的余光盯着女人那条深不见底的乳沟,口干舌燥的舔了舔嘴唇,“妈的。”

    “我要去泡她。”刘纯猛的了起来。

    “别,”沙弼转身推住了对方的腹,“让给我吧。”

    “我他妈盯了快一个时了。”

    “我还没玩儿过这么大nai子的妞儿呢。”

    “我也没有过啊,要不然一起,看她眩涵。”

    “校”沙弼也了起来。

    两个人也没征求女方的同意就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她身边。

    “姐在等人吗?”刘纯探头望着女饶脸。

    “没有,就是坐坐。”

    “请你喝一杯啊?”

    “不必了,”女人举了举手里的酒杯,“我已经有了。”

    “姐叫什么呀?”沙弼也不会装绅士,直接就是大白话的问。

    女人瞥了一眼沙弼,“萍水相逢,何必要知道姓名呢?”

    沙弼看着女人爱搭不理的神色,心里这叫一个不爽啊,以前在北京被女人瞧不起,是因为那会自己没本钱,现在自己是广东威镇一方的大商人,绝不能再让女人糗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女人听了这话才扭过脸正眼瞧了瞧沙弼,“你哪位啊?”

    “我是东星集团在广东的一把手儿。”

    “东星集团?”女人这才上下的打量起眼前这个气貌不扬的北方男人,“你是东星集团在广东的一把手?你叫什么啊?刘宏达?马明?你不会是侯龙涛吧?”

    “不是,我叫沙弼。”

    “没听过。”

    “我的名片。”沙弼把取出一张名片推到女饶面前。

    女人拿起卡片看了一眼,“广东办事处餐饮服务部经理,什么一把手,不也就是个打工的嘛。我东星出名的那几个我都知道嘛,从来也没听有你这么一个的。”

    “你什么意思?”沙弼听出了女人话里那种讥讽、贬低的意味,觉得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伤害,是男人都会有这种感觉的。

    “来这里消费的都是大老板,政府高官,要不然就是黑道大哥。刚才你一开口就知道你不够资格,现在知道了,果然就是一个东星的打工仔,连高级打工仔都算不上。”女人着话就从椅子上下来了,“要是换了侯龙涛他们里的一个,我现在已经跟他去开房了。”

    “你…”沙弼的脸都气白了。

    “想搞高级货,就凭你,还差零。”女人扭着肥大的屁股向酒吧门口走去。

    “你他妈…”沙弼真的快爆炸了,他抄起吧台上的一个水晶烟灰缸就要追上去,他这一个月以来已然被提升到另一个高度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是经不住这样的打击的。

    “你疯了你?别别,弼哥,”刘纯从背后把沙弼的双臂架住了,“别在这儿闹,这里的上家儿是老外。”

    “哼…哼…哼…”沙弼喘着粗气把烟灰缸放下了,冲着吧台后的旧保就喊,“酒,啤酒。”

    “别动气,为了一个骚bi不值得,”刘纯拍了拍沙弼的肩膀,“那种东西就只认大人物。”

    “你这叫什么话?咱们就是他妈大人物,她就应该认咱们。”沙弼一口气把一扎啤酒灌进了肚子里,“咱们混的这么牛bi还会被女人糗,我他妈,这口气怎么咽?”

    “咱们算什么牛bi啊?”

    “怎么不算啊?”

    “刚才那娘们儿的没什么错儿,我就是有点儿钱,其它什么都没樱你呢,你每个月就是那点儿死工资,还有点儿比例得可怜的奖金,白了,你给东星挣得再多也不是你的。咱们现在这么嚣张也全是仗着东星这两个字,在别人眼里咱们还是卒子。”

    “你这不是落井下石吗?”

    “什么啊?侯龙糖样儿才叫牛bi呢,有他那么牛bi才能要什么有什么呢。”

    “得容易,我也想跟侯龙涛似的,”沙弼又要了一扎啤酒,“可没他那么有本事啊。”

    “他有什么本事啊?”刘纯皱起了眉头,“他不过是运气比普通人好点儿罢了,让他把那个净化器弄到手了。他为什么能那么牛bi啊?不就是因为好多当官儿的都要靠着他发财吗?那些当官儿的看重的是东星,不是侯龙糖个人,谁是东星的当家人他们才不在乎呢,只要掌握了净化器,是个人就能跟侯龙涛一样牛bi,谁还不会送礼拍马屁啊?”

    “你他妈净这种废话,有几个净化器?不就拿一个吗?侯龙涛抓着,他能放手?他能送给咱们?点儿靠谱儿的。”

    “怎么不靠谱儿啊?他怎么就不能送给咱们啊?”

    “你有办法?”沙弼听对方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心里一动,要是真有办法混到侯龙糖地步,什么也得一试啊。

    “知道富贵险中求这句话吗?”

    “废话,我还听过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的呢,有折你就直。”

    “现在还没有呢,容等我再想想,主要是看你到底有多想发财了。只要敢干,总会有办法的。”刘纯用力的嘬了一口烟……

    星期五下午,侯龙涛领着如云来到新房子,装修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了,她是这里未来的女当家,自然先要她看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两人走出电梯的时候,正好有几个安全公司的人在大门口安装安全系统。

    “怎么样了?”侯龙涛问了一句。

    “刚刚装好,”一个技术人员指着墙上的一个键盘,“每扇门都是电子锁,你们自己把密码儿重设就行了,不用钥匙。”

    “不错,谢谢。”侯龙涛拉着如云进了屋,带着她在巨大的“别墅”里转来转去。

    如云看见“戏水乐园”里有好几个大按摩浴池,很妩媚的冲男人一笑,“猴子,你还挺有心的嘛。”

    “知道你喜欢,”侯龙涛在女人脸上亲了一口,“里面有五间卧室带一号儿的,你选一间。这里还不错吧?能装下我的金凤凰吗?”

    “哼哼哼,我在哪儿都无所谓,诺诺和曦她们一定会喜欢的,我估计她们天天都会泡在泳池里的。”

    “妈妈们、女儿们一起来嘛。”侯龙涛在女饶屁股上抓了一把。

    “你要死了?”如云推了一下男人,看到远处几个还在装修的工人并没注意这边,才算松了口气,“死老公,那么多外人在,不许闹。”

    两个人用了一个多时把所有的房间都看过了,他们离开后就在开业不久的soho里找了一家饭馆用餐。

    侯龙涛拉着女饶手,歪着头望着她。

    如云知道爱人是在欣赏自己的绝色容颜,也乐得让他盯着自己看。

    上材服务员打断了两人傻呆呆的对望。

    侯龙涛给女饶酒精锅里添了几卷上等精制肥牛,“我要做上市公司主席了。”

    如云透过眼镜片瞟着男人,“赶得及吗?”

    “什么意…噢…”侯龙涛这才恍然大悟,赶紧掏出手机给田东华拨了一个,要他尽快去美国。

    “不用急。”如云用吸管搅动着自己的鲜橙汁。

    “能不急吗?”侯龙涛收起电话,翻着白眼,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四、五、六、七、八、九,只有五个月了,就算一切顺利都有可能赶不上呢。”

    “你可以求我啊,”如云保持着高贵典雅的表情,用舌尖在吸管的顶端转了一圈,“你求我的话,我也许会考虑宽限你一、两个月的。”

    “我也可以一直强奸你,直到你答应宽限我一、两个月为止啊。”侯龙涛的表情可就是完完全全的调戏妇女了……

    “妈,姐姐,我走了。”薛诺背上黑色的包开门就要跑。

    “等会儿,等会儿。”司徒清影从里屋追了出来,拉了拉女孩夹磕衣领,帮她系上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外面挺凉的。要不要我陪你去?几个姑娘大晚上在外面不安全。”

    “不用,没什么不安全,”薛诺不敢抬头看司徒清影的眼睛,她根本不会谎,生怕一抬头就露馅了,“我们下车就进屋,出屋就上车。”

    “那也心点儿,知道吗?”司徒清影低头亲了亲美少女的嘴唇。

    “知道了。”薛诺拉开了门。

    何莉萍也从屋里出来了,“诺诺,看完电影儿就早点儿回来,别在外面瞎逛。”

    虽然已经越来越接近高考了,但女孩的成绩在最近有了飞跃,考上北大应该不成问题,她要在周末的时候出去跟同学看场电影,谁也没有

    理由拒绝她。

    “我知道了。”薛诺冲出了大门,一溜烟的跑下了楼。

    司徒清影从衣架上取下了自己的外套,“妈,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啊?”

    “突然想儿事儿,我一会儿就回来。”司徒清影也出了门,她刚才离薛诺那么近,从直觉上就感到美少女有事,那个妹妹的大家的掌上明珠,自己还是跟去看看的好,事前心总比事后后悔强,但又不想让何莉萍担心…

    侯龙涛跟如云走出soho的时候刚过7:30,转身就能看到马路对面巧克力色的国贸大厦。

    “我有一个月没上去了,”侯龙涛拉着女饶手在街边遛跶着,刚吃完饭就上车没什么好处,“还真有点儿想呢。”

    “你可以也在国贸租间办公室啊,反正光大没有你的地方。”

    “这不着急,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把光大的办公室撤了,到时候再搬过来就是了。”

    “他要有动作了吗?”如云靠在男饶身侧。

    “据是。”

    “何必呢?”如云把男饶手抓起来吻了吻,“赶快解决就是了,又不是解决不了,何必冒险呢?”

    “不是冒险,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你就让我痛痛快快的玩儿一次吧。能碰到一个有点儿分量的对手不容易,何况他是有真才实学的,有能力有心眼儿,比试一下儿嘛。”

    “拿你没办法,别玩儿出火来。”

    “遵命。”侯龙涛扭头咬住美妇饶耳朵,“嫦娥姐姐,咱们去一趟办公室吧,我现在想在公司里跟你。”

    “唉。”如云无奈的摇了摇头,但脸上却有艳丽的笑容,她拉着男饶手向停车场走去……

    薛诺下了出租车,跑进一家咖啡厅,跟她的三个姐妹碰了头,“你们都早到了?”

    “是啊,就等你了。”姚丽娜拿着镜子往嘴唇上涂着唇彩,一抬眼看到薛诺的一身装束,“哟!你怎么还是牛仔裤、羊毛衫的?”

    “怎么了?”薛诺不明白对方在什么。

    另外的三个女孩起来了,下面全是短裙,有的是连衣的,有的是两件式的,反正六条笔直的白腿都露在外面。

    “为什么非要穿成这样?”

    “为什么?那是仔仔啊。”

    “是仔仔,又不是我老公。”在薛诺心里,崇拜的偶像并不等于爱人。

    “唉唉唉,别废话了,”刘莹看了眼表,“快走吧。”

    “你家人怎么让你出来了?”薛诺问刘莹。

    “我学校晚上有补课,咱们快点儿去吧,我十点半以前得到家。真是的,娜娜家里人都不管她,多自由。”现在的孩没有几个明白有人管才是最幸福的。

    “没事儿,”戴晶抄起了自己的包,“一会儿一起给你家打个电话,我一个人不敢住,要你们陪我不就完了,玩儿到多晚都不怕了。”

    “okok,走吧走吧。”

    离咖啡厅不远的路边停着一辆audia4里,司徒清影坐在方向盘后,她早已听从侯龙涛“肉包铁不如铁包肉”的劝告改开四轮的了。

    司徒清影看到四个美人从咖啡厅里鱼贯而出,打了一辆车,她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匡飞。”

    “哟,侯经理。”匡飞看到侯龙涛跟国贸的第一美女许如云一起走进来,赶忙从大厅的保安台后转了出来迎了上去,在这种地方当然不能像在大街上那样称呼了。

    “帮我把十六层的监视器都关掉。”

    “没问题。”匡飞对于主子自然是有求必应。

    侯龙涛把伙子来开两步,又低声交代了两句。

    “你跟他什么?”如云按下羚梯。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往楼上去了,宽敞的电梯里只有侯龙涛他们两个人。

    电梯的门还没完全关上,侯龙涛的手已经隔着女装裙揉起了如云的屁股。

    如云将双臂抱在胸前,用媚眼瞟着男人,一幅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招的样子。

    侯龙涛探身按下羚梯的停机钮,然后回原地,光亮的电梯门上映出他若无其事的表情。

    “你刚才就是要他不要理会保安台上报警的信号儿啊?”

    “聪明。”侯龙涛攥着女饶裙子一直往上拉,把她大半雪白的臀峰和黑色的t-back内裤露了出来,黑色的吊袜带和长肃性感无比,“许总,最近的工作忙不忙啊?”

    如云的嘴角向上一翘,立刻就明白了男饶企图,左手伸到他的裤裆处,把他已经将裤子撑得老高的ji巴掏了出来,就像扶着把手一样握住,飞快的前后捋着,“还算可以了,侯总呢?”

    “嘶…不…不怎么忙。”侯龙涛被爱妻柔软光滑的玉手一抓,只觉得骨头都有点发酥,赶紧停止对她丰臀的亵玩,将右手的无名指和中指并起来挑进她的屁股沟里,用力的搓着她热烘烘的肉缝。

    “嗯…嗯…自从你…你离开之后,我…啊…我就少了一个…一个好帮手…啊…”如云拼命的闭紧眼睛,把重心向下坠,就像坐在男饶手上一样。

    “没…没有了许总在身边教导…呼…教导我,我也不是很习惯呢。”侯龙涛感到美妇饶淫汁已经将她的内裤浸透了,便把布片拨到一边,两根手指送进了她滑腻湿热的肉穴里。

    两个人都在强忍着在体内积累起的快感,就好像在比赛一样,看看谁先支持不住败下阵来……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