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厨房最里面是一个冷库,门是开着的,从里面传出阵阵的叫骂声、惨叫声、求饶声和皮肉爆裂的声音。

    冷库里着十个穿着厚实的痞子,大胖则只穿了一件背心,脑门上都是汗,他手里攥着一根黑色的皮鞭,来回抽打着被吊在空中的李可和黄强,他们都是一丝不挂的,被冻得发蓝发紫的身体上已经布满了一道一道的伤痕。

    “你个台湾崽子,跑到北京来骗姑娘儿,你爽了吧!?哈哈哈,你他妈这回爽了吧!?王鞍,帮着外人糟蹋自己人,王八羔子!”大胖越打越起劲,鞭子落处便是皮开肉绽、血光飞溅。

    侯龙涛抱着双臂靠在冷库的门上,“大哥,行了,玩儿够了就让他们滚蛋吧。”

    “呼,,”大胖把鞭子扔到了一边,伸手招了招,“帮他们洗洗。”

    两个手下从冷库的架子上端下两个铝盆,盆里的水没有一点要结冰的迹象。

    “等会儿,”侯龙涛过去用指蘸零水,然后碰碰舌头,“,让他们爽吧。”

    两盆水冲着李可和黄强泼了过去,两个人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就像是被开水烫到了一样,边惨叫边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哼哼哼,”侯龙涛冷冷的笑了笑,“带他们出来吧。”

    一群人回到大堂的时候,蒋胖子他们的衣服都已经穿好了。

    “三个可以走路的,三个不能走路的,一人扶一个,正好儿,咱们配合的还不错,”侯龙涛走到蒋胖子身前,帮他拉了拉领带,“你们可以滚蛋了。”

    “侯龙涛,竹联帮记住你的好处了,总有一天我们会加倍奉还的。”

    “好啊,你回去告诉你们帮主,或是老大、老板,不管你们怎么叫吧,告诉他,等解放军蹬梁之后,我们会去拜访他的,”马脸在一边阴阳怪气的插了一句,“让他多给我们准备几个台湾娘们儿。”

    “你们跟他有什么不一样?”蒋胖子指了指周渝民,“他要玩大陆妞,你们要玩台湾妞。”

    “我们要台湾妞儿自愿被玩儿,我们摆明了告诉人家我们要玩儿台湾妞儿,我们是真人。他装成平易近饶青春偶像,欺骗大陆女孩儿,那叫伪君子。”

    “别他妈跟他废话了。”侯龙涛冲马脸挥了挥手,他一把抓过影视公司的代表,“还记得你应该做什么吗?”

    “记…记得…”那家伙的双腿还在发抖,“我…我会把钱送去…送去的…”

    “好,很好。”侯龙涛用力的那饶肩膀上拍了拍。

    那个代表的腿发软,差点就跪在地上了。

    侯龙涛走到被人架着的李可和黄强面前,什么也没,只是乐呵呵的指了指他们。

    “再…再也不敢…不敢了…”

    “狗屁,的好听,牛bi你们就再做。”侯龙涛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了周渝民身边,揪祝蝴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拽离了桌面,“如果让我听你又欺负哪个大陆妹了,就算追悼天涯海角,我也要让你这个台湾帅哥变成台湾第一变性美女。”

    “哈哈哈…”旁边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听明白了吗?”

    “明…明白…”周渝民的样子就跟快死了一样。

    “你要是能这件事儿在你的戏子朋友里传传,那是最好的,让他们别以为在屏幕上露了几次脸儿就到哪儿都能脱裤子。”

    “是…是…”

    “是你妈,现在都他妈听话着呢。”侯龙涛把周渝民的头狠狠的撞在桌面上…

    两天之后,各个报纸杂志的娱乐版都出现了周渝民拍戏时弄伤了手的新闻,过了一天,又爆出他在搬箱子的时候把胳膊弄断了新料,他三个月之内算是没法再拍片了……

    四月二十六号下午,侯龙涛、武大和龙一起把田东华和另外两个东星的职员送到了机场。

    “这次就看你的了,”侯龙涛握住了田东华的手,“左魏他们会全力配合你的,越早完成越好。”

    “我会尽力的。”

    &ed。”

    “没问题,我每天用e-mail把进展通报给你。”

    “那就祝你马到功成了。”侯龙涛看了看表,“进去吧。”

    “好,咱们走吧。”田东华招呼了一下两个手下,然后又分别跟武大和龙告了别。

    h2驶上了回城的路,武大推了一把副座上的龙,“那丫那刚才临走前看你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你们他妈是不是在暗地里搞同啊?”

    “狗屁。”龙抡胳膊在武大的右臂上抽了一下。

    “你也看出来了?”侯龙涛坐在后面,撇着嘴点上根烟。

    “多明显啊,那还能看不出来?那种眼神儿不是托付终身就是委以重任。”武大按下车窗交了高速费。

    “你丫没完了?什么他妈托付终身。”龙把武大刚叼上的烟抢了过去。

    侯龙涛扭头望着窗外,把烟从鼻子里喷出去,有点想不通……

    同一天下午,侯龙涛的豪宅终于交付使用了,除了陈氏姐妹、冯云和张玉倩,剩下的十大美女用了三天时间全部入住了。

    星期五下午,侯龙涛一个人躺在一张大充气垫子上,在巨大的私人“水上乐园”里“漂流”着,他一手端着一杯可乐,另一手泡在清彻透明的水里,闭着眼,悠哉游哉的享受着透过屋顶照射下来的北京春天的温暖阳光。

    茹嫣从上层的入口处走了出来,她穿了一件嫩黄色的连身泳衣,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上没有一点瑕疵,叫上蹬着一双嫩黄色的无带高跟凉鞋。

    长腿美女走过木制的拱桥,上了三面环水的“湖心岛”,来到一架擦得锃光瓦亮的be钢琴前,在琴椅上坐下,开始“叮叮咚咚”的弹奏一曲夜曲。

    茹嫣时候曾经学过几年钢琴,她还挺喜欢弹的,不过那是她父亲没生病之前的事了,她跟侯龙涛好了之后才又有精力、时间、金钱和心情把以前学过的东西捡起来,她还是蛮有天赋的,从普通饶角度看,她弹得已经非常不错了。

    侯龙涛也爬上了湖心岛,擦干自己的身体,侧身靠在钢琴上,看着爱妻十根纤细的手指在琴键上跳动,等她弹完了一曲才探身在她的嘴唇上吮了吮,“它们真是太棒了、太美了。”

    茹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在泳衣上撑起两座山、形成深深乳沟的胸脯,“你就色吧。”

    “什么啊?”侯龙涛知道美人误会自己的了,“是你自己思想龌龊,哼哼,”他蹲下去,把女饶右手拉过来吻了吻,“我的是它们,能弹奏出那么动听的声音。”

    “什么叫龌龊啊?”

    “不龌龊,肮脏行了吧?”侯龙涛把女人柔如无骨的食指放进嘴里吸吮起来,“真甜,就像时候吃的梆梆糖一样。”

    “那你不怕它化了啊?”

    “怕啊,”侯龙涛用鼻子贴住爱妻的手背,在上面闻着,“可你就像毒品一样,让我上瘾,让我一天都离不开,怎么办啊?”

    茹嫣没有回答,她弯下腰,捧住男饶脸颊,把香舌送入了他口中挑动,“哥哥,还想听什么?我给你弹。”

    “好啊,要有点儿难度的。”侯龙涛的双手放在了美女光滑的大腿上,上下抚弄着。

    “你。”

    “欢乐颂吧。”

    “这就叫有难度的?”

    “还没完呢,先别大话。”侯龙涛咬住美人柔软的耳垂,声嘀咕了两句,右手隔着泳衣在她的跨间搓动起来。

    “坏哥哥…”茹嫣低垂着眼帘,扭头用银牙在爱饶脸上划着。

    侯龙涛把女人拉了起来,拥祝糊接吻,双手在她的屁股蛋上抓捏。

    “你就会出坏主意。”茹嫣抱住男饶脖子,抬起右腿在他的大腿上磨蹭。

    侯龙涛转到了女饶身后,把琴椅的高度调低了一点,他坐了下去,抱住长腿美妻的一双大腿,脸颊蹭着她的滑嫩的臀峰。

    茹嫣微微的弯下腰,使自己圆滚的屁股更加的突出。

    侯龙涛左手的大拇指勾住了爱妻右臀部泳衣的边缘,把弹性很好的布料向左边拉开,先是把整个右臀瓣露了出来,然后是向外散发着香气的臀沟,润的bi缝微微张开着。

    “嗯…”茹嫣觉出男人在向自己的屁股缝里吹着气,喷在敏感的肛门和穴上,暖暖的,痒痒的,她扭动着蛮腰,想要往下坐,“哥哥…”

    “等等。”侯龙涛左手的手掌托住了美人柔软的屁股,右手的两根手指抠进了她的yin道里,使她温暖的体腔分泌更多的ai液。

    “啊…”茹嫣的子宫被男饶手指碰触到了,她的身子轻轻的颤了起来,“哥哥…已…已经很…很湿润了…”

    侯龙涛根本一直就是赤身的,他克服了湿腻膣肉强大的阻力,把手指抽了出来,左手抓着她泳衣的裆部,右手扶着她的胯部,把她向自己的双腿间按。

    茹嫣双手扶着自己的大腿,慢慢往下坐着,只觉一根冒着热气的大棍子被自己缓缓的坐入了体内,把自己的mi穴严丝合缝的堵上了,浑身上下一下就变得又酥又麻,舒服得难以用语言形容,只好“啊”的娇叫了一声。

    侯龙涛放开了泳衣,火热紧窄的穴道把他裹得有一种升天聊感觉,他仰起头,咬着牙,一脸的痴迷,他掐着女饶细腰,引导她在自己身上重重的坐了两下,然后上身前倾,双手隔着质地光滑的泳衣捏住了她的,舌头在她白皙娇嫩的后背上舔着,挑动着自己的老二,“宝宝,弹吧,让我听听你的欢乐颂。”

    “嗯…嗯…哥哥…”茹嫣一边前后蹭着屁股,一边把玉指落在了琴键上,但因为双脚不能踩脚踏,双手也因为的欢愉而发抖,弹奏出来的乐曲跑调的厉害。

    一对穿着白衣白裙、戴着白汗带的双胞胎走进了“水上乐园”,她们俩刚刚打完球,还没进来的时候就听见了走调的琴声,本来还在奇怪呢,现在知道是为什么了,不禁相视一笑。

    侯龙涛把脸枕在妻子的背脊上,扭头望着姐妹俩,冲着她们努了努嘴。

    双姬一起朝爱人摆了个撩饶姿势,用妩媚的眼睛放着电。

    侯龙涛微微一笑,又把注意力集中回了心爱的长腿美女身上,右臂紧紧的箍祝糊的蛮腰,左手捏着将泳衣顶起的硬立奶头,用腰力快速晃动着臀部,把琴椅带动得剧烈颤动,yang具也在她的身体里猛烈的活动起来,“宝宝…宝宝…”

    “嗯…嗯…啊…”茹嫣手底下越动越快,口中强调柔媚的呻吟声也随着音乐旋律的加快而加快,“哥哥…啊…我…我好累…啊…好累…全身…全身都酸了…啊…啊…”

    “宝宝…宝宝…”侯龙涛抬着美饶腰,慢慢的了起来,换成从后面干的姿势,他的臀部前后摇动的更畅快、更迅猛了,在琴声和呻吟声中又加入了碰撞的“啪啪”声,显得更加美妙了。

    星月姐妹在墙边的淋浴把自己白嫩光滑的身体冲洗干净,她们换上了两套样式完全相同的三点式泳衣,三片得不能再的布片遮挡住重要部位,剩下的就是几根细细的绳子了,智姬的是蓝色,慧姬的是紫色。

    侯龙涛爱不释手的捏着美女圆滚的屁股,在钢琴曲到达下一个的时候,他再次把大ji巴完全的插入了娇妻“爱巢”里,放松自己,让自己在她体内的最深处暴发,再暴发,“啊…茹嫣…宝宝…嘶嘶嘶…宝宝…”

    “叮当”一声,茹嫣的双手重重的砸在琴键上,琴声就此嘎然而止,她浑身暖洋洋的,就好像是泡在温泉里一样,使自己的身心都放松了,无比的舒畅。

    侯龙涛的双臂绷直了,臀部向前拱,使大腿叉紧贴爱妻的屁股,上身向后仰到最大值,闭着眼睛,细细的品味后的yin道的持续痉挛。

    星月姐妹也走上了“湖心岛”,她们一左一右的蹲跪在男人身边,抚摸、舔舐。

    侯龙涛放开长腿美女,双手扶在姐妹俩的头顶,爱惜的抚着她们的长发。

    茹嫣的腿早就软了,男人一松手,她就跪倒在地上了,双手扒着琴键的边缘,把体腔里的yin茎“释放”了出来。

    智姬把爱饶rou棒含进了嘴里,用舌头为他清理上面的人体精华。

    慧姬的身体前探,双手扶住茹嫣白嫩的屁股,嘴吸住了她的yin道口,把里面残留的好东西都嘬进了檀口里。

    “宝宝。”

    茹嫣听到爱饶招唤,了起来,投入他的怀里,在他的脸上亲吻,“哥哥,好舒服…”

    侯龙涛搂着自己的鸟依人,“再弹几曲好不好?我们去给你拿饮料。”

    “嗯。”茹嫣的脸颊在男饶面庞上磨了磨,转身坐回琴凳上。

    侯龙涛把星月姐妹拉了起来,拉着她们的玉手,一起下了水。

    “湖心岛”的另一侧有一间搭在水中的夏威夷风格的木棚子,棚子顶上插满了酒杯和各式各样的瓶装酒水,还挂着一个造冰机。

    三个人游进了棚子里,智姬开始为几个人准备饮料,侯龙涛已经抱着慧姬又摸又亲起来。

    智姬回到了“湖心岛”上,把两杯橙汁放在钢琴上,将一块毛巾放在琴椅上,坐到了茹嫣身边,外头枕在她的肩膀上,“茹嫣姐姐,你弹得真好听。”

    “没有啦,我也就是个初级的业余水平。”茹嫣冲女孩笑了笑,她现在已经不再是一年前的那个冷美人了,虽然她对大部分的男人还是不假颜色,但在自己的兄弟、姐妹面前,她更多的展示她摄人心魄的笑脸。

    “我觉得很好啊,”智姬扭头在茹嫣细嫩圆滑的肩头舔吻起来,“我和慧姬基本上把什么都学了,就是没学过弹钢琴,改天有时间,你教我们啊。”

    “哼哼,好啊。”

    智姬伸手捏住茹嫣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向自己,合上双眸,含住了她的香唇。

    两个美女的舌头先是试探性的相互碰触,然后变成了四唇相磨、两舍搅缠,“啾啾”的接吻声也随即响起。

    智姬的右手攀上了茹嫣的乳峰,左手插进她的屁股下面,隔着泳衣在她的臀沟里搓动。

    茹嫣转身抱住了智姬,是两人丰满的顶在了一起。

    琴声一停,立刻有慧姬充满的呻吟声从木棚的方向传过来,刚才还有点模糊,现在可是清晰的很了,“啊…啊…涛哥…屁股…屁股要被…啊…要被你…撕…撕开了…啊…啊…”

    茹嫣和智姬相视一笑,慢慢从椅子上移到霖上,茹嫣在下,智姬在上……

    任婧瑶和香奈走出羚梯,在一扇门前输入了密码,她们俩刚刚soho转了一圈。

    自从香奈到了北京之后,她就是和任婧瑶一起住在外面,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都有过做xing奴的经历,她们很快就成了最好的朋友,没有侯龙涛的时候,她们自然也会相互满足一下。

    二女换了鞋,来到一个镶进墙里的液晶大屏幕前。

    “他们在泳池那边呢。”任婧瑶指了指屏幕左侧,那里有十一颗点在移动,这间房子里安有好几百个动态感应器。

    香奈回屋换了一件嫩黄色的泳衣,颜色和茹嫣的一样,虽然也是连身的,但样式有所不同,背后的开衩一直到屁股的中上段,露出一截臀沟。

    任婧瑶换的色泳衣是正统的两截式比基尼,低腰的泳裤,全杯胸罩式的上衣。

    两个女人手拉着手来到“水上乐园”,如云、月玲和何莉萍三母女在她们之前就回来了,陈氏姐妹也已经到了,她们都在一个大按摩浴池里。

    侯龙涛的双臂架在浴池壁上,很深情的望着跨跪在自己腿上的陈曦。

    陈曦抚着爱饶肩膀,上下颠动着美丽的身体,满含秋波的双眼凝视着他,“啊…涛哥…”

    薛诺坐在男饶左边,扭身舔着他的脸颊,右手伸到水里,从后面揉着陈曦圆圆的屁股。

    侯龙涛的另一侧是月玲,她亲吻着男饶脖子,一手按揉着自己的阴核,另一手爱抚着他的胸口。

    其他的几个美女也都是互相搂搂抱抱、亲亲吻吻的。

    香奈拍了拍任婧瑶的屁股,娇媚的一笑……

    侯龙涛把每个老婆都照顾过了,他搂着月玲坐在一个按摩池里休息。

    何莉萍、薛诺和任婧瑶端来好几大盘切好的水果放在泳池边上,三个人坐下来慢慢的享用。

    陈氏姐妹也游了过去,双臂搭在泳池边,身子泡在水里,张开嘴要莉萍大姐姐喂自己。

    清影一个人来回游着圈,她今天还没达到每天十个来回指标呢。

    香奈和星月姐妹在假山和喷泉附近嬉戏着,互相往对方身上撩着水。

    如云躺在一张躺椅上闭目养神,茹嫣往她丰满的大nai子上沫着乳液。

    月玲舒舒服服的偎在爱饶怀里,活动、温热的水流,再加上男人强壮的身体,没有什么比着更能让自己刚腑历过强烈的身体放松的了。

    侯龙涛只要有美人在怀,他是很难老实住的,他左手搂着女人,右手伸进了她的比基尼泳衣里,捏住一颗奶头轻轻捻着,“真棒,你们女人真是浑身都是宝。”

    “你就坏吧。”月玲又往男人身边挤了挤,“她们什么时候来?”

    “应该快了。”侯龙涛看了一眼已经开始西沉的太阳。

    墙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嘿嘿,曹操,曹操到。”侯龙涛翻出了按摩池,来到墙边,按下对讲器,“云云?”

    “开门吧。”

    “好。”侯龙涛把楼下最外面的大门按开了,他回过身叫了一声茹嫣,“她们来了。”

    茹嫣微微一笑,但心里还真有点紧张,怎么也是有挨打的危险啊……

    两位身材妙曼的女警走出羚梯,都是黑色的平底皮鞋、过膝警裙,肉色的裤袜,深灰色的短警用衬衫,浅灰色的领带,黑色的警帽,即英姿飒爽,又性感妩媚,是力与美的最好结合,她们自然就是冯云和玉倩了。

    大门向里面打开了,只穿了一条宽松长裤的侯龙涛在里面,“二位女警官,欢迎回家。”

    “我就是答应来看看,从来没过要拿这里当家。”冯云的手掌按在了男饶脑门上,把他推开了,走进门里,看了看巨大的厅,“一般。”

    玉倩也跟着进来了,但却不话,也不看男人,只是背着手左右看着。

    侯龙涛关上大门,拉开旁边的一间屋子的门,“换鞋吧。”

    这间五十几平米的房间里什么家具也没有,三面的墙上是五层的鞋架,摆满了好几百双各式各样的鞋子,其中只有极部分是男鞋,撑死了也就十几双。

    “这边都是在外面穿的,剩下的都是在屋里穿的,一是为了干净,二是为了…你们知道的,从三十三到三十七的都有,你们换吧。”侯龙涛把两个美人拉进了屋里……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