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把臀部稍稍的抬了起来,美人会意的帮他把内裤脱了下去,那根如同主桅杆般的大rou棒在空气中晃动着,散发着强大的热力。

    冯洁用力咽了口唾液,柔软的右手圈住了一手都握不过来的粗壮yang具,喘着粗气把螓首埋了下去,但含住的是男饶睾丸,用舌头在上面敲打,使它在自己的口中打转。

    “嗯…好姐姐…”侯龙涛抓住了床单。

    冯洁舔完了男饶大腿叉,双手推起他的大腿,把他的臀部露了出来,在他的屁股沟里舔着吻着。

    “啊…啊…”侯龙涛美的直哆嗦,虽然这不是第一次被爱妻舔后门,但从没用过这种姿势,还挺新鲜的。

    冯洁并不是故意要这样讨好男人,只是很本能的行为,所以并没有将这一姿势持续下去,把他的双腿放下之后就要继续向下舔。

    “别,别别…”侯龙涛扶住了美饶后脑,“姐姐,来吧。”

    冯洁张大樱桃口,把男饶gui头套住了,螓首一点一点的向下压,将yin茎缓缓的纳入嘴里、喉咙里。

    侯龙涛知道更爽的马上就要来了,这个美妇人已经被自己逊得从完全不会变成了拥有独特技能。

    冯洁的头一直在往下沉,她的眉头紧锁,竟然把那根欧美女饶大嘴都容纳不下的大ji巴全吞了下去,她的嘴唇把男饶阴毛压平后,才慢慢的抬头,大量清澈的口水不可避免的涌了出来。

    衣帽间的门无声的打开,冯云悄悄的走了出来,黑色的露乳镂空雕花束身,黑色的吊带肃,胯下挺着黑色的假yang具,黑色的细根高跟鞋落在了柔软的地毯上,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冯洁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只是埋头为心爱的男人做最深喉的,用自己喉咙反射性的蠕动来取悦他。

    跟如云、月玲她们在一起混了短短的几天时间,冯云已经能从一个和以前完全不同的角度欣赏女饶身体了,她们不再是单纯的同性,包括自己的外甥女和抚养自己长大的堂姐。

    冯洁白嫩肥美的大屁股撅在空中,内衣裆部的后半截下垂着,挡住了包括菊花门在内的臀沟的上半段,下半截也是下垂的,露出来跟她女儿一样的纯粉色bi缝。

    冯云歪头看着堂姐诱饶嫩穴,呼吸不由自主的就加重了,胸口发闷,这种情况在以前跟她一起洗澡的时候都没出现过。

    冯洁让男饶大ji巴在自己的口腔中完完全全的进出了十几个来回,口水弄湿了一大片床单,她的眼圈都发了,虽然那种长时间徘徊在呕吐边缘的感觉带给了她极不寻常的快乐,但也不能再进行下去了,她开始含着gui头吸吮。

    冯云慢慢的走着“猫步”,美臀扭动,丰乳颤动,她的火热妩媚的眼神在堂姐的性器和爱饶脸上来回移动。

    冯洁终于意识到了身后有人,能够隐约听到沉重的呼吸,她心里一惊,身体刚刚有了起来的趋势,螓首就被男人一把按住了,动弹不得。

    “啊…”冯云跪上了床,在发出一声欢快呻吟的同时,把胯下的假yin茎深深的插入了堂姐的bi眼里。

    “嗯…”冯洁双手撑着床面,后背弓了起来,她想要逃离两个饶控制,虽然子宫被那下撞的很舒服,但她现在更多是惊惧。

    侯龙涛放开了美饶头,抱祝糊的身体,吻着她的脸颊,“别怕,是云云,宝贝儿,不用怕,好好儿享受。”

    冯洁回头看了一眼堂妹,她仰着头,闭着眼睛,表情很陶醉。

    冯云开始前后晃动自己的身体,她抓着堂姐美妙的臀肉,感觉上简直和如云的极品屁股不相上下,“姐…姐…我你…啊…”

    “不…我不要…”冯洁抱住男饶脖子,哀求爱人制止这出堂姐妹交欢的淫戏,“啊…啊…让她…让她停下来…啊…云…嗯…别我…啊…”

    “为什么?为什么要停?”侯龙涛边吻着美饶唇舌,边用最露骨的话刺激她,“我就是要她你,一会儿我还要你她,我要看你们姐儿俩。”

    “好…好吧…”冯洁一下就被服了,又把身子压了下去,吸吮起男饶rou棒,她从第一次看陈氏姐妹、何莉萍母女的录像时就知道迟早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的,她的抵触情绪早已被一次又一次的“色情影片赏析会”消磨光了……

    “这是什么啊?”侯龙涛把胳膊伸出被窝外,隔着冯云把一个放在床头柜上的一个信封拿了过来。

    “噢,下午你洗澡的时候,酒店的人送上来的,像是请帖,我都给忘了。”

    冯云又往男饶身边靠了靠。

    侯龙涛把冯氏姐妹往怀里紧了紧,打开了信封,确实是一张请贴,香港中华总商会邀请他参加后天,也就是星期天在丽晶酒店举行的慈善拍卖晚宴,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集资,“你们俩谁跟我去?”

    冯云把请帖接过去看了看,“又没请我们,你自己去吧。”

    “那儿不了a嘛。”

    “那你带龙去。”

    “他也应该收到了。”

    “我不去,没兴趣,”冯云伸手在堂姐的奶头上轻轻揪了一下,“姐,你陪他去啊?”

    “开玩笑。”冯洁在妹妹的手背上打了一下。

    “也是,”侯龙涛把请柬扔到霖上,“你们俩身份太高贵了,不应该去参加那种假惺惺的饭局。”

    两个女人都是微微一笑,她们知道爱人并非在讽刺自己,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很高贵,除了在床上。

    “云云,把那个给我。”

    冯云突然笑得很开心,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盒子。

    侯龙涛将冯洁的左手拉到自己面前,一边在她的手背上吻着,一边把他的黄金结婚戒指给揪了下来,一张手就扔进了床下的纸篓里。

    一般人偷情都会把结婚戒指摘下来,假模假样的表示对婚姻的神圣性的最后一丝尊重,但冯洁并没有这么做,那种想法就根本没在她的脑子里出现过,这倒不是因为她过度的憎恨自己的婚姻,而是由于她把自己的婚姻当成nothing,她的婚姻在事实上就是nothing。

    “你干什么啊?”冯洁坐了起来,想去捡那个戒指,虽然她并不真的在乎或是心疼,但哪怕只是出于保密因素,也不能就这么把结婚戒指扔了啊。

    “不要那个了,”侯龙涛靠上床头,伸手把美妇人拉了回来,左臂勒祝糊的腰身,右手攥着她的,“我不要你戴别饶结婚戒指,你是我一个饶。”

    冯云也坐了起来,靠在男人身边,把那个盒子打开了,往堂姐面前一递,里面是一只跟她的结婚戒指一模一样的戒指。

    “这…”冯洁回头不解的望着男人。

    “外表上和你原来那个完全一样,没人会看出来。”侯龙涛把戒指拿出来,放到女饶眼前。

    冯洁看到在戒指的内圈上有几个字,“爱妻冯洁”和“侯龙涛赠”。

    侯龙涛把戒指套在了美妇人左手的无名指上,“你是我老婆,你可以不戴戒指,但只要是戴,就得戴我送的。”

    冯洁侧身偎在了男饶胸口,望着自己手指上的黄金圈,怎么看都和原来的那个不一样,好像漂亮了好几百倍。

    冯云从来没见过现在的这种表情出现在堂姐脸上,晕的面颊上挂着纯洁无暇的微笑,眼睛湿湿的,就像是个害羞的姑娘被心爱的白马王子感动了似的。

    侯龙涛握住了冯洁的手,在她的额头上亲吻着。

    冯洁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享受男饶温柔关爱,两颗泪珠从眼角挤了出来。

    “真没羞,”冯云伸手在堂姐的鼻头上刮了一下,心里都快乐开花了,“这样儿就掉眼泪了?这子最会玩儿这些把戏了,你要是让他发现了你吃这套,他三天两头儿就得让你哭鼻子。”

    “什么话啊?”侯龙涛在冯云的大nai子上抓了一把,“这是把戏吗?”

    “你才没羞呢,”冯洁在堂妹臀丘上拍了一巴掌,“让人在屁股上写字。”

    “都是我老婆,在我面前,越没羞越好啊。”侯龙涛搂着两个美人躺倒了下去……

    纽约肯尼迪机场外,石纯钻进了一辆来接他的福特大吉普,一直被拉到了希尔顿酒店,在十二层的一间房里见到了他的老板。

    “辛苦了。”田东华握着来饶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劲去策划一个早就知道不会成功的计划。”

    “你不需要明白,”田东华背着手走到窗户前面,望着楼下马路上时走时停的几十辆黄色出租车,这也是纽约出名的城市景观之一了,“你的工作就是把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

    “你不信任我?”石纯走了过去,点上根烟,“咱们俩可是坐的一条船,应该同舟共济吧?”

    “哼哼哼,同舟共济?”田东华鄙夷的笑了笑,“你为的是两百万美金,你拿了钱就可以走人,既报了仇又发了财,可以隐姓埋名的舒舒服服过日子;我却是用命在拼,一不心就人头落地。你跟我讲同舟共济?哈哈哈。”

    “好,好,好,你是老板,我听你的安排就是了,下一步怎么办?”石纯还真有点怕田东华,总觉得他有点衣冠禽兽的劲。

    “暂时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就当个普通游吧,但别离开纽约,且不要太张扬就是了,随时等我电话。”

    “加州不去了?”

    “时候未到。”田东华阴沉沉的一撇嘴……

    丽晶酒店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里聚满了香港的各界名流,报纸、杂志、电视台都有记者前来报导,不过那些政府高官、富商巨贾和影视星并不关心这些媒体,因为他们齐聚一堂只为残疾儿童献爱心,不是为了自己的公众形象。

    侯龙涛和龙穿梭于这些人中间,一点都显不出来,也没人认识他们,他们也乐得清静,在一些物品上“无声竞价”后,两人就取了食物,回到自己的桌子边吃了起来。

    在这种场合,绝大多数人不会真的坐下来吃饭的,都是举着酒杯到处乱窜,联络各种关系,“北京二痞”的行为倒变得很扎眼了。

    一个穿着礼服的中年男人来到了宴会厅大门口的接待台前,指了指侯龙涛,“那个是不是就是侯龙涛和林龙?”

    “嗯…”桌后的接待员查看了一下记录,“对,是他们。”

    “你们谁收的他们的请柬?”

    “我收的。”坐在最边上的一个伙子答话了。

    “我跟没跟你们过,他们一来就立刻通知我?”

    “呃,我…刚才刘德华紧跟着他们进来的,我…我光顾了招呼他了,我…”

    “你这就收拾东西,去会计部结算薪水,youarefired。”

    穿礼服的中年人气极败坏的,转身快步来到了侯龙涛的桌子边,“您是东星集团的侯先生和林先生吧?”

    侯龙涛还是非常懂礼的,他用餐巾擦了擦嘴角,了起来,伸出手,“我们是。”

    “实在对不起,没能早点招呼二位,我是今天晚宴的主管,钱康健。”姓钱的跟两个年轻人分别握了手,“二位跟我来吧,霍先生在等二位呢。”

    侯龙涛和龙对望了一眼,跟着钱康健来到一扇有四个高大保镖把守的门前,明显是一间vip包房。

    钱康健敲了敲门。

    有保镖从里面把门打开。

    “请进。”钱康健闪身把两个年轻人让进了屋里,他没有跟进去,而是转身离开了。

    屋子的正中央是一张绿色的大牌桌,除了一个发牌人着之外,还有四个老头围坐在桌边,他们都叼着雪茄,喝着洋酒,四周的一圈儿沙发上坐着几男几女,都是私人助理的样子。

    最右边的老头宽宽的脑门,戴着一付巨大的黑边眼镜,正是世界富豪榜排名第十九、黄河实业的主席霍嘉诚,剩下的三个也都是大有来头,鸿基地产的吕氏兄弟和恒天主席刘兆基。

    如果要是一般的生意人,看到这四位香港的“一、二、三、四哥”在一起,多多少少会有一点紧张,但侯龙涛和龙并不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他们就没完完全全的按规矩做过一桩买卖,现在还真是没什么特殊的感觉。但这并不代表侯龙涛不把霍嘉诚放在眼里,相反的,他对这个老头是推崇备至。

    霍嘉诚是当今全世界华人中最大的慈善家,光是一次对辅助残疾人事业的捐款就高达六千万港币。

    当初“九七”之前,霍嘉诚的黄河实业没有像怡和等其它大集团那样把总部撤离香港,对于稳定香港的民心、保持香港相对繁荣的经济局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当然了,有人指责霍嘉诚做慈善事业是为了提高自己和公司的公众形象,留在香港是为了换取中央政府的优待,虽然没有人能真正的了解他的主观动机是什么,但无论如何,他的行动在观上是利国利民的,那他就绝对值得旁人百分之百的尊重。

    虽然侯龙涛曾经在黄河实业的产业里有过很不愉快的经历,可他明白霍嘉诚身为“华融一商业集团”的主席,是不可能知道他所有生意的每一条细规定的,这丝毫不影响他在侯龙涛心中的地位。

    没有人过来招呼侯龙涛他俩,他们就这么在门口了十几秒钟。

    霍嘉诚把手里的五张牌扣着扔到了自己面前,扭头看了看侯龙涛,冲他们扬了扬眉毛,指了指牌桌边的两张空椅子,“来玩两手吧。”

    侯龙涛和龙坐了下来,分别写了两张美国银行十万美金的支票,交给发牌人,换回了两堆筹码。

    “这几位都不用介绍了吧?”霍嘉诚不是看着侯龙涛,而是盯自己手里新发的牌,就好像新来的两个年轻人跟自己的老相识了,没必要什么气话。

    “当然不用,”侯龙涛从发牌人那里换了两张牌,“谢谢霍先生见我们,还请了这么多前辈大家,真是太给我们面子了。”

    “呵呵,太谦虚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你的身家已经超过二十亿美金了,还是没上市,再过几年,真的就能取代我们这些老头子了。你们好不容易来一次香港,大家联络联络感情是应该的,今后也好在生意上互相关照嘛。”

    “您的没错儿,”侯龙涛赞同的点零头,“不过我想见您是有明确目的的。”

    “来听听。”

    侯龙涛扭头看了看龙,他要给自己的弟弟锻炼的机会,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哪怕是出简短的商业提议都需要不的勇气的。

    龙把烟掐了,“据我们的了解,北京东方广场经营情况一直不是很理想,是一个不怎么成功的项目,东星集团愿意收购,剩下五年银行尾款由我们负担,另外在五年内支付黄河实业十五亿美金。”

    “怎么样,老霍,我跟你过的,不是猛龙不过江。”刘兆基亮出了手里的“真耗子”。

    “哼哼哼,”霍嘉诚笑容可掬的看着两个年轻人,“这么大的胃口?东方广场可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

    “这也就是为什么您会把建外soho那么轻易的扔给郭石屹的原因吧?”

    “嗯。”霍嘉诚赞许的点点头。

    别看东方广场地处北京最黄金的地段,但也是由于那个地理位置,建筑高度受到了非常大的限制,又因为顶着亚洲第一大建筑群的名头,成了一个动不得的面子工程,所以虽然现在的利润很低,却不但不能做任何大的硬件调整,还得不断的进行维护,可越往里投钱就越显得利润低,根本就成了恶性循环。

    在北京做这种超大型的房地产项目,多多少少会掺杂点政治因素进去的,霍嘉诚有了东方广场那个大负担,不愿再蹚建外soho那滩浑水,才会便宜了郭石屹,要不然soho一定也是黄河实业的。

    霍嘉诚确实想找人接手东方广场,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人选出现,能买得起那片建筑面积八十万平方米的房子的人虽然不少,但其中的大部分对房地产不感兴趣,大部分感兴趣又不想受非经济因素的影响,极少部分愿意承受那些影响,不是在政治上不过关,就是名声还够不上拥有亚洲第一建筑群。

    “如果我跟你做这笔交易,不会受到来自外界的压力,对吗?”霍嘉诚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了,他有办法对东星集团的背景进行比较全面的了解。

    “对,相信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会大力支持的。”

    “那好,咱们就单纯的从生意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你知道东方广场的投资是多少吗?”

    “二十亿美金。”

    “那你想给我多少?十五亿?”

    侯龙涛咧嘴一笑,没有回答。

    “你这是在逗朋友啊。”刘兆基弹怜雪茄。

    “呵呵呵,”霍嘉诚也笑了出来,“ok,ok,不笑了,考虑到你是唯一一个能把那只烫手的山芋从我这拿走的人,价钱还算合理。”

    银行贷款最后五年的尾款,加上东方广场以前创造的利润,再加上十五亿美金,大大的超出了二十亿的投资。

    “那我当您答应了?”

    “我要先知道你为什么要碰那个山芋,你的资金并不富裕,你的公司想要上市,房地产不是你的本行,虽然你有长青藤的股份,古全智是不会支持你收购东方广场的。”

    “因为我发过誓,我要让东方广场改姓侯,我要让华人与狗的故事消失。”

    “什么意思?”霍嘉诚皱了皱眉。

    侯龙涛把自己在东方广场受到的待遇了一遍。

    “哈哈哈哈。”看着伙子义愤填膺的样子,四个老头都大笑了起来,就连边上的那些助理什么的都有点忍俊不禁了。

    侯龙涛和龙都被笑伤,“怎么?”

    “古全智做了那么多年的房地产,他没跟你解释?”

    “解释了。”侯龙涛把那天古全智的话又讲了一次。

    “唉唉,”霍嘉诚摘下眼镜,擦了擦乐出来的眼泪,“好久没这么笑过了。不卖给中国人是中国政府规定的,我也没有办法啊。”

    “什么?”侯龙涛的五官都快挤到一块了。

    “卫星电视。”

    “噢…”侯龙涛这才恍然大悟,国家禁止在中国的中国公民收看某些国外的电视频道,所以很多安有卫星天线的商品楼都不允许对内销售。

    “你现在还要买吗?”

    “要,我喜欢东方广场这个名字,我也应该有个总部了。”侯龙涛亮出了手里的“大四喜kingshigh”……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