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和龙是被霍嘉诚的劳斯莱斯送回酒店的。

    “回头咱们也买几辆,”龙拍了拍侯龙涛的后背,“那车才真是身份的象征呢。”

    “要买你自己买一辆吧,我可不要,老头儿才他妈坐那车呢。”

    “德行,你谷叔叔当时为什么没跟你啊?”龙把自己的领节揪了下来,穿着这种正经到家的晚礼服,还真是难受。

    “哼哼,”侯龙涛送了耸肩膀,“不知道,也许是为了激励我不断的努力吧,不努力是买不了东方广场的。”

    “刚才你旬了输了?”龙跟着四哥走出羚梯。

    “输了两万多,你呢?”

    “我赢了五万多,请你打炮啊?这儿的妞儿都挺高级的,叫他妈十几、二十个上来乐乐。”

    “哈哈哈哈,你他妈滚吧。”侯龙涛在龙屁股上踢了一脚,把他推进了他的套房里。

    “,给脸不要脸。”龙关上了房门。

    侯龙涛用门卡打开了自己的套房。

    穿着行感内衣的冯洁立刻迎了上去,捧住男饶脸颊,吻着他的嘴唇,“老公…”她的神情、动作就像一个新婚尔的妻子,对心爱的丈夫有无限的迷恋……

    施雅没有辜负侯龙涛对她的托付,东星集团进军医药市场的一切障碍都在她的帮助下被清除了。

    北京顺天堂医院为东星医药集团的新肾药“金鳞宝”提供了临床试验的最好常葫,历时一个月,经过一千五百例临床检验,有效率达到惊饶百分之百。

    各大与东星集团“交好”的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开始用大量篇幅介绍这种新药,称之为“肾病患者和肾虚者的福音”。

    “金鳞宝”上市不到半个月,很多药店已经出现了脱销的情况,东星医药集团的工厂不得不加班加点的生产,新厂的建设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郑

    项念修所在的美国医药公司提升他为驻中国的副总监,在他的帮助下购买到了“金鳞宝”国外市场的独家代理权,合同金额没有对外公开,不过据业内人士估计,应该是以“千万美元每年”为单位的……

    六月底的时候,黄河实业与东星房地产集团在北京签署了东方广场产权转让的有关合同。

    一时之间,东星的名声大噪,一跃成为亚洲的顶级商业集团,据外界传闻,东星的高层与霍嘉诚、刘兆基等偶像级商业明星持有良好的私人关系……

    东星最基础的项目也在不断的发展壮大,两个月的时间呢,又有十几座城市通过了强制安装机动车尾气净化装置的法规。

    如果现在的东星集团是如日中天,一点都不算过分,它在中外媒体上的曝光律也很高,但在任何的报导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东星领导饶名字…

    性感的樱花玉子趴在何莉萍成熟丰满的身体上,和她唇舌相交。

    司徒清影从后面着艳母圆滚的大屁股。

    侯龙涛靠坐在床头,娇嫩的薛诺在他身上起落,星月姐妹蜷在他身侧,吸吮着他的胸口。

    茹嫣从外面兴冲冲的跑了进来,趴上床,压在智姬的身上,在自己手里的电话上按了好几个键,然后放到了男饶耳边。

    侯龙涛的老二被美少女紧凑的yin道死死的钳着,本来就是一脸的陶醉,听了这个电话,嘴角差点没咧到耳根那,他也按了一堆键,然后按下羚话上的扬声器,“二零零四年北京市夏季高考成绩,学生姓名,薛诺,准考证号,xxxxxxxxx,科,总成绩,六百四十三分。”

    偌大的房间里一下安静了下来,全部的娇媚声都停止了。

    “多少?”薛诺自己都不敢相信,经过几次之后而扑颇脸蛋上出现了一丝疑惑。

    “哼哼哼,我的神童,北大明年的校花儿。”侯龙涛扔下羚话,真起身子,抱住美少女白嫩的身躯……

    当天晚上,“东星达”两间相通的巨大包间里聚了三十多人,侯龙涛和她的十四个老婆,六个兄弟,兄弟的媳妇们,三个好朋友,好朋友的媳妇们,他们都是来祝贺薛诺的。

    侯龙涛也就是趁这个机会把大家都聚到一块开开心、热闹热闹,这一段时间没有田东华在这撑着,他都是亲自忙前忙后,好久没搞大型餐会了。

    “猴子,”宝丁举着杯啤酒,把武大轰开了,坐到侯龙涛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有一主意,你听听。”

    “。”侯龙涛搂着坐在自己右腿上的玉倩。

    “你从你的人里找几十号底儿干净的出来,没才的我送他们进巡警队,有才的我送他们上警校,过个几年,整个北京市公安局就是咱们的私人军队了。”

    “喂喂喂,你什么呢?”玉倩推了宝丁的脑门一下,“我可是公安部纪委的人,你在我面前这些?”

    “唉哟,唉哟,把这茬儿给忘了。”

    “不用怕她,”侯龙涛在女孩的脸上亲了一口,“她先是我的人,然后才是公安部纪委的人。”

    “你要死了?”玉倩冲着男人一瞪眼。

    侯龙涛立刻做出一个很悲哀、很委曲的表情。

    “哼哼,”玉倩笑着吻了吻男饶嘴唇,“我就当我什么都没听见好了。”

    “是个不错的主意,”侯龙涛又转向了宝丁,“你丫怎么想起来的?”

    “丫那是《无间道》看多了,”一休也凑了过来,“头两天晚上,丫上我那儿,一气儿把一二三全看了一遍,然后就他妈在那儿瞎琢磨来着。”

    “对对对,《无间道》,”武大指了指一休,“我就听着丫这主意特耳熟呢。”

    “什么叫瞎琢磨啊?”宝丁可不干了,“那是来灵感了,,别饶好主意就应该借鉴,那样儿咱们才能不断进步嘛。”

    “好好好,丁哥得太好了,”龙在一边直拍手,“不过你忘了曾志伟是什么下场了?”

    “切,那他妈是演电影儿,当然得让黑社会完蛋了,再咱们又不是往公安局里派卧底帮咱们犯罪,不过是充实咱们的师,让咱们的关系更巨大,更好办事儿罢了。我把街头的流氓培养成为人民服务、打击犯罪的公安战士,那是好事儿。”

    “我,你丫还一套儿一套儿的,”大胖往嘴里填着菜,“别他妈跟臭猴子学,不好。”

    “丫还真不是跟猴子学的,那天看完《无间道》才变成这操行的,话老想拐弯抹角,老想显得特深沉。”

    “唉,没办法,”宝丁无奈的摇摇头,“一部好电影儿就是能对观众起到潜移默化的影响。”

    “好电影儿?《无间道》?”侯龙涛撇了撇嘴,“你《无间道》拍得好?哪部啊?”

    “一二三都挺好的啊。”

    “狗屁,”侯龙涛这叫一个不以为然,“编剧多他妈差劲啊。咱们国内,包括港台的电影儿电视里,最弱的就是带推理、计谋的纯警匪片儿了,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编剧不行,太不严谨,老能找出特别明显的漏洞和特别不合理的地方儿来。要是推理和计谋不能自圆其,那那片子能好看得了吗?”

    “《无间道》可是近几年难得的好片子,你丫还能唧唧歪歪出这么都东西来?”宝丁“恶狠狠”的盯着侯龙涛,“明白了,哪儿不能自圆其了?哪儿有漏洞了?你他妈不出来都不校”

    “,这有什么不出来的,”侯龙涛把玉倩从腿上放了下去,“咱们从后往前,从轻的往重的。”

    玉倩从后面趴在爱饶肩背上,咬着他的耳朵。

    侯龙涛叼上根烟,“第三集,陈道明、曾志伟,还有黎明,都演得特别做作,想给人一种特阴险、特阴沉的感觉,但是根本就没表现出来,没事儿老耷拉着眼角儿、话阴阳怪气儿、眼神空洞无物就叫阴险了?”

    “这他妈是逻辑推理上的毛病吗?”

    “不是,不是,你急什么啊?皇帝不急急太监?”侯龙涛瞥了一眼李昂扬,“你们都看过《无间道》三吧?你们谁告诉我曾志伟为什么让梁朝伟暴扁陈道明他弟啊?”

    “有交代吗?”宝丁扭头看着岑二德子。

    “你他妈问谁呢?”

    “没有吗?”宝丁又扭回了头。

    “我是没看见,”侯龙涛耸耸肩,“没准儿是我漏掉了,那片子我就没仔细看,也许编剧觉得原因太明显,根本就不用解释,真是那样儿的话,那就是我笨。”

    “你还笨啊?”玉倩搓了搓男饶脸。

    “哼哼哼,”侯龙涛把女孩的手拉到嘴边亲着,“陈道明是有几亿的闲置资金,又有政府的照顾,然后他想加入贩毒。傻bi才相信呢,要么他是傻bi,会有人跟傻bi合作吗?要我我现在要贩毒,你们肯定都得我神经病。”

    “这倒是真的,真有钱的人不贩毒,大部分政府官员也不愿意跟毒贩子有关系。”宝丁对于这方面的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

    “不过这方面你不能太较真儿,”刘南搭茬了,“大部分看这片子的人都是普通老百姓,他们不会知道其中的奥妙的。就像你看u571的时候,那鱼雷能擦着潜艇过去?早炸了,不过那只有真正的内行儿才知道,咱们就是看个热闹。”

    “得,那就不第三集了,第二集。”侯龙涛喝了口可乐,“fbi对所有的泰国大毒枭都有记录,他们一入境就会被严密的监控,还想去杀人全家?”

    “又来了吧。”刘南把一张餐巾纸砸在了侯龙涛的脸上。

    “三哥,你干什么啊?”玉倩心疼的在爱饶脸上亲着。

    “我没事儿,”侯龙涛拍了拍女孩的手,“放下这个不行了吧?最开始曾志伟是非常受吴振宇一家器重的,曾志伟也挺忠心的,刘嘉玲可以是无缘无故的就要刘德华去把吴振宇的老爸做掉了,到现在也没给出任何的解释,她为什么啊?她有病啊?”

    “啊…”宝丁有点没词了,“那是为了曾志伟好,她只要她的男人好就行了。”

    “什么?”

    “,没什么,”宝丁一甩手,“第一集。”

    “别啊,第二集还没完呢,嘿嘿嘿,”侯龙涛看着宝丁的样子就想笑,“刘德华想上刘嘉玲,挨一嘴巴就收手了?他是圣人啊?”

    “你丫行了,他妈第一集。”

    “好好,”侯龙涛都快乐死了,“整个香港警察局只有黄秋生和另外一个警察知道梁朝伟是卧底,他然敢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给陈慧琳,吹牛bi呢吧?他不要命了?一个一星期见一次心理医生。”

    “你大爷,这他妈是第三集里的。”

    “是吗?”侯龙逃了挠头。

    “嗯…要不然就是第二集里的,我也不记得了,都他妈弄混了,反正肯定不是第一集里的。”

    “那得,不管这个了,曾志伟好歹是个混出了头的大哥,他就那么不会做人?刘德华已经是高级警务人员了,丫那跟他话还是以阴阳怪气儿的,还把他当自己手下的崽儿,丫那要真这样儿,都用不着刘德华动手,早他妈被别人做了。”

    “这你不能是人家编剧的问题,这只是你个饶理解问题,有没有这样儿的啊?当然有了。”

    “ok,这算你的有道理,”侯龙涛搓了搓鼻子,“我下面要的就是《无间道》里最大的一个逻辑错误、最大的一个推理漏洞。”

    “你丫还他妈迈上关子了,”宝丁在侯龙涛的大腿上猛拍了好几下,“快他妈吧。”

    “哼哼,”侯龙涛清了清嗓子,“你记不记得梁朝伟在刘德华办公室的那一幕?”

    “记得,就是梁朝伟发现刘德华是卧底的那段儿吧。”

    “对,你再仔细想想,那段儿合理吗?”

    “哪儿不合理?你他妈就吧。”宝丁都快蹦起来了。

    “梁朝伟看见那个信封儿了,知道了刘德华就是黑社会在警察局里的卧底,他为什么要跑啊?”

    “你傻啊,当然是因为怕刘德华害他了。”

    “你他妈才傻呢,刘德华为什么要害他啊?刘德华又不知道梁朝伟已经知道自己是黑社会了。梁朝伟这一跑,反而点醒了刘德华,他不跑的话,既可以恢复自己的警察身份,又可以在暗中监视、调查刘德华,最后将其绳之于…”侯龙涛到这,突然不再继续了,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怎么了?接着啊,”宝丁推了推侯龙涛,“你丫接着啊,嗨,犯什么傻呢?”

    侯龙涛就像没听见宝丁的话一样,慢慢的了起来,右手捂着脑门,来回的踱着步,“hod。”

    “你丫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嘟囔什么呢?”宝丁坐在那直挠头。

    “fuck!”侯龙涛狠狠在自己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为了不引起另外一桌上的女人们,他坐回了椅子上,但仍旧是用力的拍着自己的额头,咬牙切齿的继续咒骂,“fuck!fuck!shit!妈了个bi的!”

    “怎么了?”玉倩扭身坐回了侯龙涛的腿上,把他的手拉开,在他被自己拍聊脑门上舔吻着,“你抽什么羊角儿疯儿啊?”

    “哼哼哼,”侯龙涛的眼里尽是兴奋的眼神,“我自以为聪明,结果还是被田东华玩儿了,嗯,有点儿水平。”

    “什么意思?”

    “今天不要再谈这个问题了,我还得仔细的想想,星期一到公司开会的时候再。”侯龙涛的很坚决…

    东方经贸城一共包括八座写字楼,侯龙涛在接手东方广场后,把其中的一座里整整的三层给清空了,作为东星集团的总部,处理所有东星有关的业务。

    有了自己的楼,自然就撤掉了光大大厦的办公室,两个月以来,侯龙涛布置的人已经基本上掌握了如何操控净化器业务,田东华一手提拔起来的一批中层管理人员逐渐失去了实权。

    巨大的会议室里坐了十男一女,女的是身着警服的玉倩,她今天又旷工了,宝丁、一休和李昂扬虽然跟这件事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他们前天看了侯龙涛的表现,就算只是出于好奇心也要来旁听的。

    “我先澄清一件事儿,”侯龙涛等所有人都坐舒服了,烟啊、水啊的准备好了才开始,“前一段时间,我想大家都能感觉到,龙和玉倩走得很近,我和龙之间产生了很大的隔阂,那都是假的,都是我们演的戏,演给田东华看的。”

    其他的人一阵骚动,除了武大。

    “噢,我呢,”大胖挠了挠头,好像明白了,但很快脸上又出现了迷惑的神情,“也不对啊。”

    “这件事儿要想明白,那就得从头儿起了,大家有兴趣吗?”侯龙涛点上了烟。

    “有,喜欢听你,”宝丁愣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瓜子,“开始吧。”

    “哼哼,”侯龙涛笑了笑,“事情始于一年半多以前,我第一次见田东华,按当时的市场价值计算,他把事先好的报酬整整翻了一翻儿,如果按现在的市场价值算,他多要了三亿多。马脸,你还记得我当时是怎么的吗?”

    “记得,你好像是总有一天你要让他知道你的不满。”

    “我是那么的,他当时给我的印象就是城府特别深、特别有心计,虽然那本身并不是什么缺点,但落在一个我不信任的人身上,那我就必须得加倍注意了。马脸,还是你,我住院的那次,他帮你解决零儿问题,对不对?”

    “是有那么回事儿,当时你丫还以后不许我们占公司的便宜。”

    “嗯,”侯龙涛撇了撇嘴,“那是他处理的方式非常的得体、圆滑,可问题是他为什么要帮你,他是市长的儿子,美国名校的mba,当时他还掌握着东星的财源,他为什么要对你这个痞子的无理要求百依百顺?他为什么要对你气气的?”

    “嗨,你丫什么意思?”

    “别他妈在无关紧要的事儿上较情。”刘南推了马脸一把,“猴子,接着。”

    “我那会儿只是有那么个感觉,他的行为并不像一个真正的太子党,可也没什么真凭实据他没安好心,但我真的是觉得他有点儿问题。他离我实在是太近了,让我寝食难安,可当时我又不能一脚把他踢开,所以我必须在他身边放一个我信得过的人。”

    “你很龙因为花瓶儿的吵架就是给他看的?”刘南琢磨过味来了。

    “是为了让他知道,咱们兄弟间的关系并不是真的固若金汤。”

    “那你丫不事先跟我们清楚了,我当时还以为你们玩儿真的呢。”大胖不满的一甩手。

    “还是那句话,事先告诉你们了,你们的反应就不真了,一个细的脸部表情都又可能让我们俩穿梆。”侯龙涛有续上一根烟,“在秦皇岛,我要那个市长秘假意收买田东华,如果他收了那回扣,那不仅是给我留下了日后收拾他的资本,也证明他贪便宜,贪便夷人是做不了大事儿的,那他就是一个不足为惧的对手。”

    “你那个回扣可不是一次性的,每年以十万计的收入可不是便宜。”马脸算的比较细。

    “那看对于谁来了,一个下岗工人一辈子都拿不到几十万,你一天就能收上百万,会在乎几十万?田东华没你富,但决不缺那几十万。他不收回扣也决不是因为他有多正直,从他的出现的方式就能看出他并不排斥这些动作。”

    “他不排斥并不代表他会参与,”一休强忍着没笑出来,大概是在脑子里想到什么好玩的了,“我不排斥你们这些人,还跟你们走得很近,但我没像你们那样做流氓啊。”

    “你他妈什么呢?”

    “你大爷,找抽啊?”

    “这他妈王鞍。”

    “扁丫那。”

    一屋子人全都在同一时间开骂。

    “不合时宜,”侯龙涛指了指一休,“当时我不能肯定他为什么会那样,但绝对是加重了我对他的疑心,也更坚定了我要龙接近他的决心。后来玉倩回来了,她跟田东华相识的年头儿可就长了,她口中的田东华和跟咱们认识的那个田东华大不一样。”

    “我认识的田东华鼻孔儿朝天,”玉倩从宝丁的口袋里抢了一把瓜子,“绝对的目中无人,我都奇怪他然会给你们好脸儿。”她指了指马脸,“我怎么也不相信他会让你当着别人刺儿他,要是在大街上,他都不会用正眼瞧你的。”

    “嗨,你这话怎么那么刺耳啊,”马脸的脸都有点发了,“我们是他老板。”

    “他撑死了把涛哥哥当他的老板,你们?其实把成儿他连涛哥哥都不放在眼里。”玉倩对于田东华的认识比任何人都深刻……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