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花了一个多时,把自己关于田东华的分析了一遍,“他的经历决定了他扭曲的性格,从他进公司的第一天起,他就在计划怎么把他一辈子里,所有人欠他的都从我这儿弄走了,大概从他还没进公司的时候就开始了。”

    宝丁都快听伤,“你丫天呢?”

    “哼哼,简单的吧,田东华猜到了我对他的意图有所察觉,知道我要搞他,他又发现了龙是我安插在他身边的人。他也真是自负的可以,不仅没有丝毫的收敛,反而进一步的实施自己的计划。他在临走之前那么看龙,是在摆明了告诉我他已经知道龙是卧底了,你他有多大的胆子吧?你他是不是瞧不起我?”

    “他怎么是告诉你他知道我是卧底了?”

    “咱们一步一步的来,咱们先假设他不知道你是卧底,也不知道我要搞他,他的性格是心谨慎,考虑问题也很周详,他会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而流露出那种感情吗?”

    “大概不会。”龙跟田东华的接触比较多了,对他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确实没有那么容易就会暴露感情。

    “好,现在假设他什么都知道了,也就是他猜出了你已经把他要做了我的计划告诉我了,然后他故意用那么明显的眼神儿告诉我,你是他的人,你是他安排在我身边的卧底,他是在他不怕我知道你们俩的关系,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你是我的人。哈哈哈,”侯龙涛一边大笑,一边打着响指,一边摇着头,“田东华啊田东华,好你个田东华,哈哈哈,真是有你的,玩儿得我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他那是当着面儿拿我不懂的语言骂我傻bi啊。我把那么显而易见的线索放在你面前,你却视而不见,傻瓜注定要失去一切的,他是想在最后将我击败的时候,可以这样嘲笑我。”

    “我,我头疼,”一休捏住了自己的太阳穴,“你呀我呀他呀的,都他妈把我听晕了。”

    “呵呵呵,”侯龙涛走到大窗户千面,背着手,望着窗外,“如果不是因为跟丁儿臭贫的时候突然来了灵感,我还真分析不出他已经识破了龙;如果不是我分析出了他已经识破了龙,我大概还真琢磨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他妈也被你晕了,”大胖摸着自己刚刮的光头,“我们就都当你的一点儿错儿没有,咱们现在要怎么做?”

    “现在问题有点儿麻烦了,”侯龙涛回过身来,双手撑着会议桌,弯着腰,表情略显严肃,“我这次确实是被他算计了,我是想等他把上市的事儿跟我干我完了,我就让他滚蛋的。这两个月以来我放松了对他的警惕,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准备,很难他现在已经进行到什么阶段了。”

    武大突然一拍大腿,“他所的就是上市,跟俄罗斯人谈妥了,上市的时机就成熟了。生意已经大到了让你担心政府插手的规模,也有了更高的国际影响力,上市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yht。”侯龙涛一指二哥,“现在麻烦的就是他已经完全不在我的掌控之中了,ihavenoidea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很被动啊?”

    “废他妈话,”大胖扇了二德子的后脑勺一下,“你丫就会问这种低级问题。”

    “那可不一定,”二德子揉着脑袋,“田东华又不知道咱们已经知道他已经知道龙是卧底了。”

    “没错儿,”侯龙涛走过去拍了拍二德子的肩膀,“我的自以为是导致了我本来应该是致命的失误,但他的狂妄自大又给我了重新取得领先的机会。现在我知道他要龙传递给我的每一条信息都是假的,而他却不知道从现在开始,龙传递给他的信息里,大部分都会是真的。虽然我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事事快他一步,但仍旧可以保持半步的领先优势。”

    “左屁不是在那边儿帮你看着他呢吗?他有什么异动吗?”

    侯龙涛摇了摇头,“我让左屁留心他在上市程序上的一举一动,他在背后做了什么,左屁大概就无从知晓了。龙,我需要你跑一趟美国,也许再过一个月吧。”

    “我去还有用吗?他肯定不会让我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我不是要你去看着他。他装着不知道你是卧底,我装着不知道他知道你是卧底,他的行为必须符合他不知道你是卧底,而我的行为也必须符合…”

    “明白明白明白。”

    “他不会马上要你过去,因为他需要你在这儿盯我一段儿,但最终他会要你过去,因为他怕你一个人留在我身边,你会控制不住自己;我不会要你马上过去,因为我自信他五年内不会对我再出手,但我最终会要你过去,因为我还是不放心他,需要你去看着他。如果我们俩任何一个人不这么做,对方都应该会产生怀疑的。”

    “我,我走了,我走了,”宝丁了起来,“我头都听大了,你们这些斗心眼儿的人,我都替你们累。我就回去老老实实的当我的人民警察,你有什么要我做的就通知我。我走人了。”

    屋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和宝丁是一个想法……

    武大、刘南和龙跟着侯龙涛回到了他的办公室,坐在了他的大办公桌前。

    “我还是那句话,”刘南把一根烟扔到侯龙涛面前,“你要是没有把握玩儿他,现在就让人把他做掉,永除后患。如果是因为玉倩,你不好要他的命,就现在一脚踢开他,这都是最保险的出路。”

    “没有什么事儿是有百分之百把握的。”

    “那就别继续了,没必要冒那个险。”

    “别啊!”龙先不干了,“现在收手,我以前费的劲不都白费了,怎么也得整出点儿结果来啊。”

    “又不是在做游戏,这是有倾家荡产的危险的,再惨点儿丢了性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有点儿危言耸听吧?”

    “危言耸听?”刘南瞟着龙,“他现在已经知道你是埋在他身边的,你再过去,谁能保证他不真的把你埋了啊?”

    龙挠了挠头,扭头看着侯龙涛。

    “你的人身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我会把你往火坑里推吗?”

    “那我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了,跟他玩儿。”

    侯龙涛皱着眉头,一幅犹豫不决的样子。

    “臭猴子,”武大抬了抬眼皮,“你真的怕他看不起你啊?”

    “谁看不起他?什么啊?”刘南都没明白武大在什么。

    “当然是田东华啊,臭猴子觉得如果自己不跟他玩儿到底,在中途就用暴力或是什么其它的非正常手段把他踢了,好像在事实上向他认输,承认自己斗智斗不过他。是不是啊,臭猴子?”

    “有一点儿吧。”侯龙涛撇着嘴抽了抽鼻子。

    “狗屁,哪儿他妈有这种道理?”刘南极度的不以为然,“龙虎相争当然是各出全力、不择手段了,谁规定的强大的一方不许发挥自己的优势?谁规定的强大的一方必须把自己降到对手的同一水平上?他挑战他不可能战胜的对手,那是他自不量力,作死,怪得了谁?”

    “主要是我非常的好奇,从理论上讲,他是没有一点儿胜出机会的,”侯龙涛摘下眼镜,擦拭着镜片,“但他却锲而不舍,我真的想看看他能玩儿出什么花样儿来,我想知道他到底打算怎么把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据为己樱”

    “那还不好办,把他绑了,严刑逼供,还怕他不?”

    “牵”侯龙涛都懒得反菜。

    “怎么了?不告诉玉倩不就完了。”

    “丫头那么聪明,她的东华哥突然不见了,一想就是我啊。”

    “我这位四嫂是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老向着外人啊?”虽然龙跟玉倩的关系非常好,但对于她的这一点还是有些怨言的。

    “哼哼,也不能怪她,她一直把田东华当哥哥看,如果没有真凭实据摆在她面前,她从主观上是不会相信我给田东华安的罪名的。”

    “你的话还不够分量啊?她不是很爱你吗?大被同眠都答应了。”

    “爱我并不等于要完全失去自我啊,玉倩的个性那么强,又那么,对什么事儿都有自己的想法的,”侯龙涛伸手摸了摸自己办公桌上的一个像框,里面是他和玉倩的合影,其他老婆的照片也都分别镶在别的像框里,“这丫头不好服的。本来香港那件事儿之后,玉倩已经开了绿灯儿,现在龙的问题一明了,可以看出田东华根本就没真的打算在香港做掉我,是我错过了机会。”

    “就算他没想干掉你,至少可以看出他图谋不轨。”

    “对啊,怎么他妈来去又绕回来了?玉倩就是不想让我在上伤害田东华,那就算是她尽到做朋友的义务了,其它随便我。我现在不动他,一是我好奇,二是我根本就动不了他。”

    “什么叫动不了他?”

    “现在是上市之前的关键时刻,中途撤换负责此事的总经理,不光是短时间内很难找到合格的人接手,也会打击未来股民对东星的信心,这种时候大变动是要不得的。所以虽然明知他心怀鬼胎,除了被动防守,我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其实我也根本没必要现在就把他踢开。”

    “为什么?”

    “你想想,他是要借着上市这件事儿控制东星,在美国上市的过程是很正规的,一条儿一条儿的都规定好了应该怎么做,需要提供什么资料,所以他从程序上钻空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既然如此,在上市工作完成之前,他暂时对咱们形成不了任何威胁。”

    “那你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看就只剩下直接收购了。”

    “直接收购!?”刘南差点没把嘴里的香烟吐出来,“咱们这次上市发售十亿股,每股招股价两美元,不过肯定是高开,全买下来,没有三十亿想都别想,他哪儿来的资金?而且就算全买下来,那只占东星总股本的百分之三十,你一个人就拥有百分之四十四点澳股份,他还是控不了股啊。”

    “是啊,”侯龙涛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胸有成竹,“所以我好奇啊。”

    “他连hostiletakeover的机会都没有,他出多高的价钱,我们都不会出让的。”

    侯龙涛耸了耸肩,“所以我咱们就静观其变,看他到底能玩儿出什么花样儿来。”

    “好,那咱们就再陪他玩儿几回合。”刘南最终还是同意了侯龙涛的“对策”…

    到了下班时间,星月姐妹开着s600来接侯龙涛和他的秘。

    茹嫣从塑料袋里掏出一盒艳艳的草莓,递到前面,“智姬,拿着,洗好的。”

    “好。”智姬接了草莓,先往正在开车的慧姬嘴里塞了一个。

    “你要吗?”茹嫣侧身靠进男人怀里,又掏出了一盒草莓。

    “你什么时候买的?”

    “你跟大哥他们开会的时候,”茹嫣咬下了一个大草莓的尖端,闭着眼睛把唇向男人送去,“哥哥…”

    侯龙涛左臂搂着美饶肩膀,右手托着她的下巴,低下头,含祝糊的嘴,舌头插入她的檀口中,将半个草莓挑到自己的双唇间,把酸甜爽口的汁液挤给她,自己把剩下的果肉吃掉。

    茹嫣在男饶脸上亲了一口,继续喂他。

    侯龙涛把爱妻的两条长腿从座位下搬了上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色迷迷的右手伸进了她的女装短裙里,爱抚着光滑的裤袜美腿和美臀,嘴里还能品尝鲜果和香津,真是惬意。

    benz在靠近公安部的长安街边停了下来,几分钟之后,已经换了便装、一身都市少女打扮的玉倩开门钻了进来。

    茹嫣把腿从爱饶身上挪开,为刚上车的女孩让出地方,还没等她坐稳,已经把一颗草莓送到了她口边,“来,张嘴。”

    侯龙涛的嘴巴紧接着就跟了过去,堵住了玉倩的檀口,跟她一起把那颗草莓吃了。

    玉倩也靠近了男饶怀里,“嗯…”

    “怎么了?很累啊?”

    “脚疼。”

    “你干什么来着?”

    “从办公室走到马路边儿上远着呢。”

    “呵,你就娇气吧。”

    “不行啊?”玉倩在男饶腰上掐了一把。

    “我帮你揉揉。”茹嫣向玉倩勾了勾手指。

    “好啊,”这回轮到玉倩把腿放到男饶腿上了,“茹嫣姐姐最体贴了。”

    茹嫣微微一笑,托起女孩一只白白净净的脚丫亲了一口,开始在她娇嫩的交心上搓捏。

    侯龙涛用力的咽了口吐沫,自己的这些老婆可真是太会挑斗自己的了,他的左手揉着玉倩的大腿,右手扶着她的背臀,轮流亲吻两个美人。

    “涛哥哥,”玉倩用一根香指刮了刮爱饶脸颊,“我问你点儿事儿啊。”

    “。”侯龙涛扭头在女孩的脖子上舔着,左手插进她的背心里,隔着乳罩,托揉起圆鼓的nai子。

    “讨厌…色狼…”玉倩揽住男饶脖子,把头枕到他的肩膀上,“今天你的田东华以前的事儿,有好多我都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打听出来的?”

    侯龙涛的手刚刚插进女孩的乳罩里,听她这么一问,扣弄奶头的手指在一瞬间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你妈妈跟我的。”

    “我妈妈?为什么会跟你那些?”

    “我特意去找她问的,田东华的过去她都知道。”

    “噢…”玉倩也知道母亲确实是调查过田东华的过去,因为他曾经是自己未来丈夫的侯选人。

    “怎么了?”侯龙涛挑了挑女孩尖尖的下巴,“干什么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没事儿,”玉倩浅浅的一笑,把屁股向男饶腿边蹭了蹭,靠得他更紧了,脸颊蹭着他,玩着他的领带,黑亮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鸟依人,别提多惹人爱怜了,“茹嫣姐姐,你揉得好舒服。”

    “你的脚丫好香。”茹嫣喊住了女孩的一颗大脚趾吸吮着,抬眼望着她,眼神性感无比。

    “呼…”侯龙涛重重的出了口气,把自己的领带揪松了,就好像呼吸困难一样,他将衬衫从裤子里扽了出来,右手伸到玉倩的双腿下,把裤子解开了,巨大的yin茎一下就跳了出来,打在了玉倩的大腿下侧,他根本就没穿内裤。

    玉倩稍稍分开双腿,让坚硬的rou棒从自己的大腿间钻了出来,然后将它夹紧。

    “呵…呵…”侯龙涛扶着女孩的大腿,一下一下向上挺着屁股,“”着她的双腿,她的腿娇嫩无比,磨擦起来也是舒爽的很。

    茹嫣在另一头把玉倩的双脚并在一起,抱在身侧,自己压下上身,含住了男人钻出雪白间的大gui头。

    玉倩低头在茹嫣的长发上吻着,右手伸到双腿下,握住男饶睾丸,在柔软的手心里转动。

    “啊…”侯龙涛闭上眼睛,往椅背上一靠,头仰了起来,“我的宝贝儿…”他的右手还在玉倩的裙下,抓住了内裤,虽然他现在的姿势并不能做什么,但只要打到让美人了解自己心意的目的就行了。

    玉倩果然是立刻就会了意,她向后靠到车门上,把粉色的t-back内裤褪到了膝盖处。

    茹嫣从另一边帮女孩把内裤脱了下去,将香喷喷的不片放在了男饶脸上。

    “嗯…”侯龙涛用力的吸着气,“倩妹妹…”

    茹嫣跪在座椅上,抱着男饶头,舌尖顶在玉倩的内裤上,把一块布料压进他的嘴里。

    玉倩背对着男人,跨过他的双腿,皱着眉头,右手在屁股后面摸索着,“啊…”好像是找准位置了,她开始慢慢的往下坐,“啊…涛哥哥…啊…”她能觉出自己被逐渐的填满了……

    电梯门一开,里面着侯龙涛、茹嫣、玉倩和星月姐妹,外面着陈倩和陈曦。

    “嗯?你们上哪儿去啊?”侯龙涛走出去搂住了两姐妹的细腰。

    “回家吃饭啊。”

    “在这儿吃不就完了吗?”玉倩隔着牛仔裤在陈曦翘翘的屁股上拍了一把。

    “讨厌,”陈曦轻轻掐了玉倩一把,“上个礼拜就没回家吃过饭,我大伯父他们都不高兴了。”

    “为什么?不是你们姐妹俩一起在外面吃嘛。”

    “也不能老在外面吃啊。”陈倩靠在男饶身前,样子有点无奈,她也想像其他姐妹那样,能住在这里,就像是住集体宿舍一样,有那种快乐的气氛,但物质条件好上几百倍。

    “那随你们了。”玉倩跟着茹嫣她们先进屋去了。

    侯龙涛当然知道两位陈姓爱妻心里怎么想,每次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她们那种恋不舍都是显而易见的,“我送你们俩下去。”

    “路上堵吗?”陈倩把车钥匙掏出来了。

    “今天还行,能开得动。”侯龙涛左亲一下右亲一下,“你们俩刚才在家里干什么来着?皮肤好都是粉色的呢。”

    “哼哼,”陈倩拉着爱饶手,“欺负云姐来着,不光我们啊,诺诺和清影也有份儿的。”

    侯龙涛拉着姐妹俩到了停车场,在嫩绿色的夹壳虫前面,抱着她们不停的亲吻,就是舍不得放她们走。

    陈曦在爱饶耳朵上舔着,“我过两天跟大伯父他们我跟同学去外地旅游,应该能过来住几天的。”

    “我不要你们只能住几天,我要你们一直住在这儿,我要天天回家都能看到你们,我要天天睡前都能亲吻你们,你们搬过来吧。”

    “我们也想啊,”陈倩紧紧的握着男饶大手,“可是…”

    “我不管了,我忍受不了了,我去找你父母。”

    “什么啊?”两位仙女都惊讶的看着男人。

    “没有其它的办法,咱们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开了。”

    姐妹俩都没话,以前没人提起,但大家都明白,她们的问题迟早都要解决的,而且只有一种方法。

    “好不好,”侯龙涛把姐妹俩的两只手拉到自己的嘴边,轮流的轻吻着,“我真的不愿意再这么下去了,咱们没什么见不得饶,就算是外人,咱们都不必瞒着,更没必要瞒着你家里人了,也不应该瞒着他们。”

    “需要我们准备什么吗?”陈倩的声音有点颤抖,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也许是因为自己在潜意识里盼这天已经盼了很久了吧。

    “给我两天时间,我好好儿想想,你们什么也不用做,一切照常。”

    “我父母…”陈曦摇了摇男饶胳膊,“光服大伯父和大伯母…我爸妈这礼拜四正好要来北京。”

    “我知道,给我点儿时间。”侯龙涛在女孩花瓣般的脸蛋上吻了一口……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