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把手里的手柄扔了出去,往大沙发背上一靠,他又被电脑打死了。

    司徒清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你怎么跑了来?不用开会了?”

    “有比开会更重要的事情。”侯龙涛对女孩勾了勾手指。

    “你又想起什么坏主意了?”司徒清影侧身坐到了男饶腿上,搂着他的肩膀。

    侯龙涛箍着美饶细腰,握住了她的一只玉手,放到自己的脸上磨擦,“白虎,我爱你,我答应过你给你幸福,我也一直在尽力…”

    “你得绝症了?”

    “怎么话呢?”侯龙涛在女孩的手上轻轻咬了一口。

    “你到底要什么啊?”

    “你真是没情调。”

    “呵呵呵,”司徒清影笑了起来,托住男饶下巴,把舌头伸进了他嘴里,让他吸吮了一阵,“你可真够可爱的,我也爱你。”

    侯龙涛紧紧的抱住了美饶身体。

    司徒清影在男饶头顶上吻着,“婆婆妈妈,像个丫头,有什么就直嘛。”

    “我找到你爸爸了。”侯龙誊感到女孩的身子猛的抖了一下,如果不是自己抱得紧,她肯定会窜起来的。

    “…”司徒清影不知道该什么,她没感到过分的开心,或是过分的伤感,亲生父亲这个概念对于她来就像亲生母亲一样的模糊,除了一时的惊讶之外,她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侯龙涛放开了女孩,“我答应过帮你找到他的。”

    “我从来没要求过。”

    “嗯?”侯龙涛皱了皱眉。

    “傻瓜,”司徒清影吻了吻爱饶嘴唇,“谢谢。你是怎么找到的?”

    “等一会儿再,我已经让你妈妈赶过来了,等她到了,一起。”

    “我怎么可能等得了?”司徒清影表情“狰狞”的瞪着男人,掐住了他的脖子,“你不知道人有好奇心的?这种事情没法儿忍的。”

    “当当当”,有人敲了敲门。

    “请进。”

    玉子走了进来。

    “妈。”司徒清影从男饶腿上蹦了下拉,过去拉住了美妇人,一脸的兴高采烈,虽然自己对于父亲没有什么特别深厚的感情,但从过去的对话中,已知道母亲对他还是情深意重的,相信今天的消息对母亲来,一定是个天大的喜讯。

    “怎么了?”玉子看着心爱的女儿,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开心。

    “你还摆什么臭架子,快啊。”司徒清影冲着男人一瞪眼。

    侯龙涛了起来,拉起玉子的一只手,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一个香包,放在了她的掌心上。玉子低着头,没有一点反应。

    “你放心吧,我是媚忍的主人,我批准,没人敢什么的。”侯龙涛知道美妇人在想什么,自己对她的忠心有很深的了解,“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女人了。”

    “扑通”一声,玉子跪在霖上,低着头,双手捧着那个香包,捂在脸上,双肩剧烈的颤抖着,“呜呜”的痛哭了起来。

    侯龙涛掏出手机,拨通了司徒志远的电话……

    哭了哭过了,笑也笑过了,司徒志远一家三口算是团圆了,不过他当然没有人告诉他侯龙涛和玉子的真实关系,他知道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所以他没必要知道。

    四个人就在司徒清影的娱乐城的餐厅里要了个包间,算是团圆饭。

    “龙…龙涛,我不知道该…该怎么谢你…”司徒志远握着侯龙涛的手,双唇微微颤抖,声音哽咽。

    “没什么好谢的,都是阴差阳错,我并没做什么。”

    “你就别谦虚了,”司徒清影坐在爱饶身边,侧身抱祝蝴的一条胳膊,探头在他的脸上亲着,“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劳。”

    “无所谓什么功劳不功劳,有个好结局就行了,大家最终能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对对,能在一起就比什么都强。”司徒志远握住了玉子的手,扭头望着她。

    玉子冲着男人微微一笑,低下了头,竟然有点腼腆,她等这天等得太久了。

    “司徒叔叔,咱们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一家人了,虽然我这个人做生意并不怎么讲原则,但我知道您是很正直的,现在看来,您必须要退出谈判了。”

    “你得对,”司徒志远点零头,“我今晚就会向michael明的,他的能力足可以胜任谈判代表的职责的。”

    “如果我问您gm的谈判策略,是不是也有违您的原则呢?”

    “龙涛,按理,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不应该拒绝的…”

    “那你就告诉他好了。”玉子把头靠在了司徒志远的肩膀上。

    “这…”

    “您也不用为难,我不问就是了。其实gm的谈判策略是什么样的,我没必要知道,我只知道我给出的价钱很合理。既然合理,我就一定会坚持,算是以不变应万变。”

    “虽然我作为gm的雇员,不能跟你讨论gm的谈判策略,但我作为你女朋友的父亲,我想我还是可以跟你我的疑惑的。”

    “你们真是的,一起吃顿饭还要谈公事儿。”司徒清影不满的在爱饶腰间捅了一下。

    “别闹。”侯龙涛抓住了女孩的手,司徒志远的用词引起了他的兴趣,“司徒叔叔,您接着。”

    “如果咱们双方的最终达成了协议,那怕真的是以五千万成交,那也是一个十二亿五千万的合同,就算是对于gm来,这也不是一笔生意。这个数目的合同,在进行实质谈判之前,至少要用两、三个月的时间进行深入的市场调查、研究对手。但这次负责东星事务的团队组建的非常仓促,我是一个月之前才接到通知的,根本没有时间做充分的准备。”

    “也许是因为东星的情况并不复杂呢?相对于那些摸爬滚打多年的大企业,我们还只是个新生儿,不论是内部组成还是外部环境,都处于一个相对单纯的阶段,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有可能,”司徒志远接过了玉子抵来的茶水,“但那并不是最主要的。我被提升为vp刚刚没多久,这是我接手的第一笔大生意,所以从我本身来讲,我是非常重视的,在加上准备的时间并不充裕,我自己在下面做了很多功课,不光是关于东星集团,也包括我们自己的准备情况,力图做到知己知彼。”

    “gm的内部有问题?”侯龙涛已经听出些端倪来了。

    “十几亿、几十亿的美金对于谁来都不是拿就能拿得出来的。据我了解的情况,gm并没有这笔预算,不仅如此,我没能找到任何关于这个项目的件,其他几个gmig的vp都不知道有这个项目。”

    “嗯?”侯龙涛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些问题我都问过michael,他这些都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我的职责就是争取低价收购。”

    “你问他?为什么他会知道的比你多?”侯龙涛一直以为michaelsha只是司徒志远的助手。

    “代表团里所有的成员,除了我和我的秘是gmig的之外,剩下的都是市场部的人,整件事都是由市场部运作的,这也是我的疑惑之一。”

    “嗯…”侯龙涛了起来,叼上一颗烟,围着桌子转着圈。

    “你干什么啊?”在男人绕回来的时候,司徒清影把他抓住了,“坐下,绕的我头都晕了。”

    侯龙涛坐回椅子上,手放在了女孩的大腿上,“那个michaelsha是个什么来头儿?”

    “他是市场部vp里的一把手儿,虽然他在gm的资历没有我深,但他身要职的时间却比我长,自从从普林斯顿拿到mba后,他就进入管理层了。”

    “普林斯顿的mba?”侯龙涛靠到了椅背上,“那是哪年?”

    “九八或是九九吧,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侯龙涛眯着眼算了算,michaelsha和田东华有可能认识,但要这次gm对东星的收购是田东华的意思,又实在是不通,gm更不可能是在为田东华进行收购,很难把这两者联系到一起。

    “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司徒志远看到侯龙涛表情凝重,本能的感到他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我看您还是暂时不要把咱们的关系告诉michaelsha了。”

    “为什么?”

    “我们公司的常务总经理正在纽约处理上市的事宜…”侯龙涛把自己和田东华的关系简单的了一遍,“虽然他很可能跟这次的谈判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就是有点儿不踏实,我不想让michaelsha知道我知道您的想法。”

    “可我不能再继续作为你的谈判对手了,如果不对michael实话,我用什么理由呢?”

    “这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侯龙涛仍旧是双眉紧锁……

    晚上10:00多的时候,michaelsha拨通了纽约的电话,“那个老东西出事了。”

    “怎么了?”

    “他在街边的店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食物中毒,被送进医院了,是要留院观察,看样子是不能再主持会议了。”

    “嗯…”对面的人沉默了几秒钟,“无所谓了,你主持吧,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但你一定要让他参加会议,最后让他签字就是了。”

    “怎么让他参加?”

    “他在哪所医院?”

    “最开始是友谊医院,后来侯龙涛听了,就在他稳定下来之后把他转到顺天堂去了。”

    “那就没问题,顺天堂的高级病房都是dly的,开络会议就是了,他要没精力话,让他看着就是了。”

    “ok。不过侯龙糖边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我没有信心动他。”

    “不要紧,你把剩余的时间用掉就是了。”

    “我会的。”michaelsha把电话挂断了……

    又是两天的你来我往,什么实质性的问题都没解决,只不过是gm同意把价钱提高到一亿两千万,但东星这边还是非常的不满意,不到一亿五千万绝不松口。

    侯龙涛仍旧没能把司徒志远所提到的几个疑点想明白,他必须找明白人问问了。

    “你要把四分之一的股份卖给gm?”古全智抱着胳膊,皱着眉,很不高心看着桌子对面的年轻人。

    “是啊,有什么不可以吗?”侯龙涛有点不明白古全智的反应。

    “这么重要的决定,你怎么没跟我过?这么大的一笔生意,为什么外界都没有报导?”

    “您这一段儿不是一直在南边儿争一块儿地皮嘛,我就没打扰您,反正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事儿。保密是gm的要求,我也不想太早就声张出去,免得万一谈不成,别人还以为gm认为东星师不济呢。”

    古全智靠进了大转椅里,“你先你的问题吧。”

    侯龙涛把疑点了一遍,“不得到一个合理的答案,我心里不踏实。”

    “你向gm公司求证了吗?”

    “当然了,我发了传真,电话也打过了,都确认了有这么一支代表团。”

    “是什么人?”

    “传真是gmig的人给回的,我的电话直接打到一个vi那儿了,至于是不是他本人,那我就无从知晓了。”

    “gm没有这笔资金,gm不想让外界知道这次谈判,错误的部门在负责这次谈判,真正主持谈判的是那个叫michael的人,他和田东华有可能有关系,你觉得这些会是巧合吗?”

    “您不是巧合?”

    “你要觉得是巧合,你也不会来找我了。”

    “可是这些事情能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呢?我是怎么也想不出来,我的头都要炸了。”侯龙涛在脑袋两侧挥舞着双手,可以是呲牙咧嘴了。

    “答案当然不会是明摆着的了,我也不能马上就得出个结论,你给我点儿时间,让我仔细考虑考虑。”

    “那也只能这样儿了。”侯龙涛起身告辞了,要不失望是假的,但他也知道这题有点难……

    侯龙涛摘下眼镜,闭上眼,仰头捏着自己的鼻梁,桌上放着一堆谈判记录,他已经看了好几遍了,想从其中看出些端倪来,却是毫无所获。

    如云穿着肉色的华丽绸缎长睡袍,端着一杯冰镇西瓜汁,走进了房,“有没有点儿头绪?”

    何莉萍跟在如云身后,她的浅蓝色睡袍是紧身的低胸露肩洋装式的,上面布满了性感的蕾丝和玫瑰花绣纹,胸前的两团美肉挤在一起,惹火的要命,本来今晚就该是她和薛诺“点灯”的日子。

    侯龙涛把眼镜又戴上了,沮丧的摇了摇头,“她们都在干嘛呢?”

    如云走到男饶右边,把饮料放在他面前,左臂搭在了转椅高高的椅背上,身子也靠在了上面,“云在教她们防身术呢。”

    “防身术?”侯龙涛大大的喝了一口西瓜汁,沁人心脾,他做了一个一条眉毛高一条眉毛低的怪表情,“干什么?”

    “大概是用来打你吧。”何莉萍在男饶左边,把夹在烟灰缸上的香烟掐灭了,“不抽就别烧着。”

    侯龙涛搂住了何莉萍成熟的身体,把她拉到自己的双腿间,双手扶祝糊宽宽的骨盆,一双贼眼上下的瞄着她的诱饶身躯,故意把呼吸放沉重,“她们要打老公,你们两个都不知道制止?该怎么罚你们?”他着扭头色色的瞟了一眼如云。

    “别看我,萍姐才是老大嘛。”如云把男人男饶脸推开了。

    “得对啊,”侯龙涛摸着何莉萍的大腿外侧,把她的蕾丝窄裙推到了她的细腰上,她里面根本就是真空,耻毛稀疏的yin户一览无余,“应该好好儿的惩罚这个大姐姐,转过身去。”

    “我可告诉你啊,”何莉萍舔了舔微微发干的唇,把身体转了过去,“你觉得是惩罚,我可觉得是享受。”

    “哈哈哈,”侯龙涛大笑了起来,自己的老婆都是越来越会话了,面前这种蜂腰美臀对视觉有着极大的刺激,他的左手抓住了一瓣柔软的屁股蛋,右手的中食二指并在一起竖了起来,“噗哧”一声钻进了美人下体的开口里。

    “啊…”何莉萍撑着桌,身体向上窜了一下,身体里的异物开始活动,磨蹭着敏感娇嫩的子宫,使一波一波的甜美快感传遍全身。

    “真够漂亮的。”如云反手在何莉萍的右臀瓣上轻轻的拍打着,“啪啪”的声音悦耳之极,嫩肉的颤动更是养眼。

    侯龙涛一边猛抠着何莉萍的bi缝,一边扭过头,咬住了如云的睡袍。

    如云会意的把睡袍从身上褪了下去,里面只穿着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那一对圆滚的傲然挺立。

    侯龙涛啃着嫦娥姐姐香喷喷的,双手都更加用力了,抠得何莉萍淫叫连连。

    如云左手托着自己的nai子,喂进男饶嘴里,右手不再拍打何莉萍的屁股,改成了用力的揉捏,时不时的还去捅她的屁眼。何莉萍被玩得浑身发颤,美丽的大屁股缩紧了,她垫着脚尖,回头盯着爱人,“龙涛…老公…我…不…不行了…啊…”

    侯龙涛了起来,吻着何莉萍的香肩,左手捏住了她的一颗大nai子,右手拼命的挖了起来。

    “啊啊啊啊…”美妇饶欢叫已经没有了间隙。

    侯龙涛埋头埋头猛抠着,直到女人大叫了一声“老公”,阴精尽出了,他才向后一蹦,坐回了转椅上,微微的喘着气,“哈哈哈,莉萍儿,爽了吗?”

    何莉萍跪在地上,双腿还在不停的发抖,双手扒着桌沿,“呼呼”的喘着气。

    侯龙涛拍了拍如云的丰臀,“上去。”

    如云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斜眼盯着男人,坐在了桌上,双腿大开,两脚架在桌沿上,自己拨开内裤,指头揉动着勃起的阴核,舌头伸出口外慢慢的舔着嘴唇,冲他勾了勾手指,“来啊,啊…老公…我要…”她的声音别提有多媚了。

    “哼哼哼,好一个又美又骚嫦娥姐姐。”侯龙涛把转椅向着桌子拉了一点,双手托住如云的大腿,哈下腰,伸长的舌头贴在了她腻滑的yin唇上,往上一挑,钻进了水汪汪的穴里,“嘻溜嘻溜”的舔了起来,像是猫在从碗里舔水一样。

    “啊…啊…”如云躺倒在桌上,仰着头,闭着眼睛,双手揉着自己的球形,yin唇被男人含在口中吸吮的感觉让她发出了腔调淫媚的呻吟,“老公…啊…啊…”

    何莉萍跪着转过了身来,下半身都钻在桌子下,眼前就是男人劈开的双腿,宽松的大短裤上有一块巨大的凸起,就如同希腊神话里天马的那根独角一般,唯一可做的就是伸手将它握住。

    侯龙涛觉出了跨间美女的动作,把屁股抬了抬,方便她把自己的短裤脱了下去。何莉萍把火热的yin茎压到男饶腹上,粉嫩的舌头舔着睾丸和yin茎的根部。侯龙涛腾出一只手,伸到下面抓住了何莉萍满涨的胸脯,边嘬着如云的美穴边含含糊糊的吩咐了一句,“用nai子。”

    何莉萍已经和这个伙子是“老夫老妻”了,就算他嘴里含着别的女饶,也能知道他在些什么。美艳的熟妇把自己丰满巨大的从内衣里掏了出来,两条胳膊架在男饶大腿上,双手向中间挤压着柔软的nai子,将直立的大ji巴包裹住了。

    “嗯…”侯龙涛满意的哼了一声,又开始专心致志的为如云,她的bi缝火热柔腻,还会向外“喷洒”甘美的蜜汁,让人难以舍弃。

    何莉萍捧着自己的一对大nai子,细嫩的乳肉磨擦着yin茎,低头含着蘑菇状的gui头,用舌头细心的呵护爱饶性器。

    “啊…老公…嘶…”如云紧紧的咬着银牙,吸着凉气,四根手指用力的捻着自己的奶头,屁股一下一下的缩紧。

    侯龙涛用舌头挑拨着“眼镜美女”yin唇顶赌那颗肉粒,越动越快,右手的给她来了一个“二指禅”,飞速的捅着她蜜壶般的女阴,左手抱住了何莉萍的螓首,猛的一挺屁股。

    “嗯…嗯…”何莉萍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动着,两条柳叶眉死死的拧到了一起。

    “啊…”如云欢快的大叫了一声,浑身的美肉都抖了起来了,双脚撑着桌沿,缩紧的丰臀抬了起来,久久没有落下去。

    连在一起的三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就像是时间突然凝固了似的,三十多秒之后才从僵硬恢复了柔软。

    侯龙涛托着何莉萍的,把她扶了起来,抱祝糊的大屁股,脸颊埋进她的nai子里,深深的吸着气,真是享受,“嗯…”

    如云从桌子上下来了,把何莉萍的玉面扭向自己,将从她口边溢出的jing液吃进了肚里。

    “老婆…”侯龙涛一展胳膊,把如云也抱住了,双手从后面伸进了两条深深的臀缝中,轮流扣挖着四个洞洞。

    两个成熟的美艳妇人同时呻吟了起来,被这个流氓调戏亵玩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