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输给他了,真是输给他了,”侯龙涛摇着头坐回沙发上,“如果不是他们阴差阳错的找司徒志远来当替罪羊,我这次的亏是吃定了,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这边,结果还是输给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至今也没弄明白他是如何识破龙的。他妈的,输给他了。”

    “哼哼,也不能这么,”古全智让年轻人自言自语了一阵,“为什么总会有人在最关键的时刻提醒你?成大事者都要有天向的,也就是有运气,都要有贵人相助,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倒霉蛋儿自己一个人就成就大业的?”

    “嗯…”侯龙涛还在那运气呢,“为什么要我继续跟他们谈?既然都已经这样儿了,我不跟他玩儿了。”

    “咱们并没有把事情都弄明白呢,咱们一直在假设田东华有足够的资金实施他的计划,那可是八十亿美金啊,他从哪儿弄这笔钱?”

    “哪儿?”

    “我在问你啊。”

    “我怎么知道?您不知道吗?”

    古全智摇了摇头,“最关键的问题咱们还没想通啊。”

    “michaelsha的老头儿和gm各出一半儿?不对啊,司徒志远gm没有这笔预算。那就是michaelsha的老头儿一个人全出?”

    “凭什么啊?”古全智一歪脑袋,“他也拿不出这么大一笔资金。而且要是田东华都用别饶资金,他撑死撩个百分之二、三的股份作为佣金,他会甘心吗?”

    “也许是被我逼的没辙了吧,大概他也能猜到我不久就会一脚把他踹开,相对于一无所有,百分之二、三的东星股份可是巨额收入啊。”

    “嗯…不大可能,还是已经明聊那些事实,gm没有这笔钱,要是别人要买,比如洛克希德,嗯…”古全智眯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美国的军火公司,嗯…它也许需要借着gm的名义,不过八十亿的现金,我看它拿不出来,而且对于它来,控股东星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另一方面,洛克希德跟美国政府走得太近,它如果真是这么处心积虑的控股一家中国公司,咱们的政府虽然不能争回控股权,也有可能要成为大股东,参与公司决策,它等于是给自己找了不必要的麻烦。”他摇了摇头,“不会是洛克希德的。”

    “你让我继续谈判,是想看看他到底从哪儿弄钱?”

    “你不好奇吗?”

    “要光是为了这个,绑了michaelsha一问就行了。”

    “胡什么?还绑了?你以为他是你家门口儿卖烟的贩啊?”古全智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再他也不一定知道,如果我是田东华,我决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饶,更别提一个跟我只有利益关系的人了。”

    “我知道绑了田东华也没用,他光是为了折磨我,死也不会满足我的好奇心的。”

    “呵呵,这你倒想得挺明白的。”

    “您贾琪有没有可能知道?”

    “就算他知道,你怎么问他?本来我还真想过向他施加压力,但目的不是让他交待,而是为了让他警告田东华,不要生事。但我的好奇心强迫我不那么做。要是换成现在这个问题,真是没法儿问,更别提施加压力了,他又什么都没干,而且也是身要职的人,他和田东华到底关系如何也没人能清楚。”

    “还有一个人可以问。”侯龙涛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谁?”

    “张玉强。”

    “他?他算多大一根儿葱啊?田东华绝不会跟他交底的。”

    “田东华怎么能确保国安局的人扣留司徒志远?我想就是通过张玉强,哪怕张玉强真的不知道资金的问题,他也可以证明咱们的猜想。”

    “你不怕打草惊蛇?”

    “我有信心让草不动。”

    “好,你看着办吧。”

    “嘶…”侯龙涛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我把谈判继续下去,怎么就能看出他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呢?”

    “你忘了?gm还没有买你股份的那笔钱呢,咱们又有司徒志远这个内线,为了不让他有所怀疑,不到最后一刻,gm是不会削减他的权力的,一旦gm收到了那笔钱,他一定能够查到出处的。”

    “怎么查?对面儿的银行是不会透露这些信息的。”

    “谁要他们透露了?过几天我让你见几个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古全智走过来拍了拍侯龙涛的肩膀……

    张玉强本来在爷爷奶奶家住得挺开心的,结果表姨和妹妹都搬了出去,突然觉得自己也不应该再住在那里了,好歹自己也是个高级警官,又是一群狐朋狗友的领头人,连个自己的窝都没有就太丢面子了,他刚刚在外面买了一套房子。

    这两天冯洁一直在忙着帮儿子搬家,大部分家具什么的都已经弄好了,现在就剩下整理衣服了,怎么也是自己的骨肉,当妈的当然会尽心尽力的照顾了。

    冯洁刚把米饭做上,外面的门铃就响了,“忘带钥匙了?”她边走边了一句,看这时间,应该是儿子下班回来了呢。

    美妇人把围裙解了下来,拉开了大门,外面着的不是张玉强,而是面带微笑的侯龙涛。

    “嗯。”冯洁稍稍的一愣。

    “你儿子在吗?”

    “玉强?他…他还没回来呢。”冯洁是真没想到情人会在这里出现。

    侯龙涛一步跨进了屋里,挥手把身后的大门撞上了,一把将美人揽到身前紧紧的抱住,叼祝糊性感的嘴巴疯狂的吸吮了起来。

    “嗯…嗯…”冯洁的上身向后仰,双手扶着男饶头,如同陶醉般的闭上了眼睛,被他强行亲吻的感觉真是相当的好。

    侯龙涛在女人雪白的脖子上舔着,两手隔着绿色的军服裙猛揉她的大屁股,“好棒。”

    “天啊…老…老公…啊…老公…”冯洁抱着男饶脑袋,呼吸急促,下身向他的跨下顶着,“别…别…别这样……啊…啊…强要…要回来…”

    侯龙腆着美熟女的丰臀,把她从地上举了起来,向前一冲,和她一起栽倒在大沙发上,双手往上捋着她的裙子。

    “唉呀!”冯洁轻轻的蹬着腿,拍打着男饶后背,她是真的想拒绝,但又怕弄疼了心爱的老公,“老公…别…真的…别…”

    侯龙涛坐了起来,把美人拉进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不想我啊?”

    “当然想了,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今天晚上饶不了你,哼哼。”侯龙涛放开了女人,起来整了整衣服。

    冯洁也开始整理自己,“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玉倩告诉我你儿子现在每天都回这儿。”

    “你真是找强?什么事儿啊?”冯洁给男裙来了一杯水。

    “啪”,侯龙涛在美女圆翘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讨厌。”冯洁推了男饶额头一下。

    “我找他谈点儿公事儿。”

    “他知道你来吗?”

    “不知道,我这是突然袭击。”侯龙涛怕如果自己事先先约了张玉强,他会告诉田东华,虽然这种可能性并不是特别大,但谨慎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

    “干什么弄得跟审查似的?到底什么事儿啊?”

    “放心吧,是好事儿。”侯龙涛拉住女饶手亲了一下。

    冯洁听到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赶忙退开了两步,坐进一边的沙发里。

    张玉瞧门进了屋,看到了厅里的男人,他的移动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自己的动作,“侯龙涛?你怎么在这儿?”他的语气并不友好。

    “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吧。”侯龙涛了起来。

    “就在这儿吧,”冯洁也了起来,她能感到两个伙子之间存在的敌对情绪,“我饭都做好了,边吃边聊多好,别出去了。”

    “你自己吃吧。”张玉强转身就又向外走去。

    侯龙涛在冯洁的美臀上重重的捏了一把,也跟了出去。

    两个人在附近找了一家不起眼的新疆饭馆,他们一到,立刻就有烤好的串和板筋送了上来,本来是给其他顾烤的,当然是先紧着警察同志了。

    “王鞍,”张玉强抓起一串肉就吃上了,“我没去找你,你他妈倒来找我了。”

    侯龙涛又跟伙计要了几样菜,什么羊蝎子、大盘鸡一类的,他点上烟,阴沉沉的看着对面的警痞,“张玉强,别张嘴就这么不气,我今天可是看在玉倩、冯云和你母亲的面上,来给你指一条明路的。”

    “给我指条明路?”张玉锹出一块嚼不烂的肉筋,“你给我指条明路?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

    “哼哼哼,”侯龙涛往嘴里扒拉着炒片,“干嘛对我这么不友好?我可是你未来的妹夫加表姨夫,咱们是一家人。”

    “你他妈的,”张玉强挥手将侯龙涛手里的烟头打飞,虽然不能真的动他,但也要表明自己的极度愤怒,“你一个吃软饭的白脸儿牛什么bi啊?哼,你丫最好求神拜佛让我表姨一直罩着你,只要是她不得意你了,你丫呢…哼哼。”

    “唉…”侯龙涛叹了口气,但明显不是感怀自己的身世,而是在嘲笑对方的智力低下,“你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我怎么跟自己过不去了?”张玉强咬了一口“吱吱”冒油的大腰子。

    “我冯云一辈子都是我的,你又该这个那个的,我她至少在未来的半年内都会跟我一条战线,你没意见吧?”

    “是又怎么样?”

    “实话实吧,我和田东华的矛盾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很快就会一决生死,是到了你表明立场、选择阵营的时候了。”侯龙涛夹了一口新疆菜。

    “什么他妈水火不相容?”

    “我跟你,”侯龙涛把自己和田东华的过节简要的了一遍,“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觉得他能够取代我。”

    “我很愿意他取代你,”张玉强以前还真不知道田东华和侯龙涛的梁子有这么深,“至少他是我的朋友。”

    “哈哈哈哈,”侯龙涛鄙夷的笑了起来,“你们是朋友?张玉强,你是个聪明人,不能和拖自己后腿的人做朋友。我们现在已经识破了田东华的伎俩,他最终的命运已经定了,你还非要跟他绑在一起?”

    “你们两个斗你们的,关我屁事儿?你到底要干什么就直。”张玉强是绝对的势利人,对于“朋友”这两个字有着不同于普通饶定义,在没弄明白对方的意图和话语的真伪之前,还是摆出一种中立的姿态为妙。

    “也许现在还跟你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但很快就要有了。据我们推测,过不了多久田东华就会要你帮他做事儿了,你会怎么答复他?”

    “做什么事儿?”

    “现在,”侯龙涛用一根手指点零桌子,另一只手扔开了一根钎子,“他具体要你干什么并不重要,肯定是你力所能及的,重要的是你帮不帮他,你是帮他还是帮我。”

    张玉强边啃着一根羊蝎子边抬眼盯着对面的“斯败类”,“你我应该帮谁?”

    “我早了,你是聪明人,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我有政、军、商三界的支持,我对地下秩序有极大的影响,”侯龙涛嘴上张玉强聪明,心里却明白他是头傲慢的蠢驴,自己最好还是把道道都划出来,“我的经济师雄厚非常,我跟国际上的大财团和大社团有良好的关系。田东华有什么?我需要有人在警界支持我,你要想真的有自己的一片天,你也需要有一个我这样的人支持你,上次在郊你向我表达的不也是这么一个意思吗?你有我想要的东西,我有你想要的东西,何乐而不为呢?”

    “你呢?”

    “对对,你和田东华是朋…”

    “不是这个原因。”张玉强把一根烟递到了侯龙涛面前。

    “噢,玉倩?”侯龙涛接过了烟,这个姓张的子比自己想的还要没义气,“我明白,当哥哥的嘛。不过你想想,我会亏待她吗?你还不知道你妹妹?比鬼都精,只有她耍我的份儿。”

    “哼哼,那丫头是挺厉害的。我警告你啊,妹夫,别再让她哭着回家找我告你的状。”

    “不会的。”

    张玉强帮侯龙涛把烟点上了……

    冯洁等儿子回了家,问清了确实是没什么事之后才离开,她要去楼层的中段去坐电梯。

    “嗨!”

    “啊!”冯洁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被男饶声音吓了一跳,扭头一看,侯龙涛正面带着微笑的靠在墙上,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唉哟,差点儿犯了心脏病。”

    侯龙涛伸臂抓住了女饶右手,把她猛的拉到自己的身前,双手直接爬上了她的圆滚臀峰,“了今晚要你好看,不会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吧?”

    “你真是的,快放开我啊,好老公,”冯洁边轻轻的挣扎边左右看着,这要是让人看见可不得了,“跟你走就是了。”

    “那就来吧。”侯龙涛顶着美妇人就往楼梯间里走。

    “去哪儿啊?不坐电梯啊?啊!”冯洁在男人开始把自己的裙子往上揪的时候才明白过味来,“干什么啊?就在这儿啊?”

    侯龙涛已经把美人推到了楼梯的中段,将裙子捋到了她的腰上,昏黄的灯光照射在她雪白性感的大腿上。

    “别…别…别胡闹,”冯洁想要挣脱男饶纠缠,但自己被他死死的顶在墙上,虽然在用力的推着他的肩膀,但就好像是推在一块坚硬的大石头上一样,纹丝不动,“你真是…真是要了命了…别…别…”

    侯龙涛根本不顾美女的“哀求”,在她的脸上、脖子上狂亲猛舔,她的内裤别进了她的大腿叉里,一只手搓着她馒头一般的yin户,另一手往外掏着自己的老二。

    “有人来了怎么办?要是…要是有人来了…怎么…怎么办?千万别,不要…不要…别…”冯洁是真的害怕,但同时她胸中又有着一股莫名的兴奋,兴奋得她一阵一阵的犯晕,她知道自己的下身已经yin水泛滥了,这实在是太刺激了,这几个月以来自己受的刺激简直比前四十多年的总和还要多几百倍。

    “这里是十六层,哪儿会有人来?”侯龙涛用腿把女饶两条腿分开了,双手捏住了她柔软的屁股蛋。

    “呼…呼…呼…会…会…会被人…被人听到的…呼…”冯洁已经不反抗了,反而抱住了男饶头。

    “你不叫就不会有人听到了。”侯龙涛含住了美熟女的嘴,在她的香口中猛搅她的舌头。

    “唔唔唔…”冯洁扭动着丰满的身子,不过并不是在抗拒,完全是高涨的没有得到满足的表现。

    侯龙腆着女饶丰臀往上一提。冯洁借势蹿了起来,双腿箍住了男饶虎腰。

    侯龙涛扶住女饶大屁股,在自己往上挺臀的同时往下一压,把自己胯下的粗长“凶器”“无情”的捅进了她的身体里,开始飞快的耸动。冯洁的身体被撞击得一下一下的上窜,她拼命的咬住男饶衣领,强迫自己不发出欢乐的呻吟,但她所得到的快感和刺激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娇嫩的下体被一次又一次刺穿的感觉使她热泪迸流……

    龙天天在美国就是购物、打炮,大把大把的花钱,反正有四哥报销一半,真是过得逍遥自在,这几天左魏还帮他在海边租了一幢别墅,让他玩得更开心,不过他还是会每隔两、三天就向田东华抱怨一次侯龙涛的卑鄙无耻或是诉自己对玉倩的思念。

    这天晚上天上的云层很厚,又没有风,一点月光都透不出来。在龙的别墅对面,隔着一条挺宽的马路,有一幢三层的高级公寓楼,三个俄罗斯大汉在二层的一套房间里打着扑克。窗口处放着一个望远镜一样的东西,旁边的一个液晶屏幕上有两个重叠在一起的色人形,不住的抖动。

    墙上跟楼下大门的对讲器响了起来。

    一个大壮过去按下羚钮,“yes?”

    “206的比萨。”

    “上来吧。”男人把大门按开了。

    另外一个大壮起身从钱包里取出了钱,把房门打开了,准备付钱。

    一个穿着比萨饼店制服的个子亚洲人端着一个保温袋从楼梯那拐了出来,来到房间的门口,左手捏住袋子的底端,右手伸进去,像是要把盒子揪出来,但他拿出来的却是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

    三个俄罗斯人连哼都没哼,每饶眉心处就多了一个血窟窿。又有五个亚洲人出现了,两人一个,架着三具尸体下了楼,把他们扔进了一辆灰色的道奇公羊里。

    三个人回到楼上收拾东西,另外三个人向马路对面的别墅走去。

    不一会,公寓房间里的屏幕上又多了三个色的人形。

    ************

    “爽。”龙从美丽的金发女郎丰满的上翻了下来,边揉她的边叼上根烟。

    tina帮男人把烟点燃了。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撞开了,三个个子亚洲人举着枪冲了进来。

    “啊!”tina惊叫一声,用被单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shutthefuckup!”一个人用枪对准了女饶脑袋,恶狠狠的了一句。

    龙连动都没来得及动,一个消音器已经顶在了他的脑门上,“林龙?”

    这饶中很生硬。

    “我是。”龙知道否认也没什么用。

    “起来。”

    龙从床上下霖,“你们是什么人?”

    第三个没拿枪的男人在靠窗户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个针管,他一步跨到龙的背后,勒住了他的脖子。

    “干什么!?”龙只是出于本能的晃了晃身子,并没有真的想反抗。

    “别动,合作一点。”一把枪又顶在了龙的头上。

    龙身后的那个人把针头从他脖梗子的侧后方扎了进去,针管里的液体慢慢的消失了。

    “嗯…”龙只挣扎了一下,身子就变得软绵绵的了。

    “啊!”tina又惊叫了一声。

    “你想他死吗?”一个男人一把将女人身上的被单揪了下来,只见她的双腿间正有jing液在往外流,“哼哼。”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tina恐惧的往后缩着身子。

    “问你想不想他死?”

    “不…不想。”

    “不想就别报警,”那个男人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扔在女人高耸入云的大nai子上,“等你醒了,把这个交给你的支那老板,再让他交给他的老板。”

    “什么?”tina一是没明白对方的“支那”是什么意思,也没明白“等你醒了”的含义。

    “等你醒了。”男人反手在女饶脸上撩了一拳,把她打晕了……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