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嗯…”tina艰难的抬起胳膊,头还挺疼的,墙上的时钟刚刚指向三点,她拿起桌上的电话,对面的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田先生。”

    “tina?这么晚…出什么事儿了?”

    “林先生被人绑架了。”

    “什么?”

    “林先生被人绑架了。”tina把刚才的情况了一遍。

    “你哪儿也别去,我马上就到,暂时先不要跟别人这件事儿。”田东华着话就已经开始穿衣服了,突发事件吉凶难料啊……

    一辆灰色的道奇公羊驶入了纽约郊区的一个型机场,跑道的尽头停着一架快递公司的型货机。货车上下来了几个亚洲人,从车厢里抬出一个大木箱子,运上了飞机。留在车里的司机掏出了手机,拨的是洛杉矶的一个区号,“货已经上路了。”……

    海滨别墅的厅里,穿着睡衣的tina一边抽烟一边来回踱着步。

    田东华推门走了进来。

    “啊,田先生,你总算来了,我一个人都要吓死了。”tian拼命的吸着烟,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害怕,都一个多时了,她的手还有点抖呢。田东华可对其它事情没兴趣,一伸手,“信。”

    tina指了指墙边的桌子,然后就坐到沙发上继续抽着烟。

    田东华把信瓤取了出来,信是写给东星集团在美国的负责饶,请他转告东星集团的董事长侯龙涛,他的弟弟林龙被发信人请去洛杉矶做,希望他也能尽快来美国一聚,顺便解决双方没有解决完的事情,以慰“吾兄在天之灵”,落款没有署名,想必如果侯龙涛看到这封信就会知道是谁发的。

    田东华也坐在了沙发上,点上烟,眉头紧皱,现在自己面前有三条路,一是按信上的要求通知侯龙涛,自己置身事外,看热闹就是了;二是不顾警告的报警,这样不仅可以打击侯龙涛,还能借刀杀人;至于第三条路,那就有点冒险了,“他们都什么了?”

    tina把绑架者的话一字不差的重复了一遍。

    “支那?”

    “对,我还不太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

    “嗯…”田东华已经能确定对方的国籍了。

    “咱们要不要先通知左先生啊?”tina把烟灭了,又点上一颗。

    “暂时不要,这件事儿不用你再操心了,”田东华从上衣兜里掏出支票本,写了一张五万美金的塞在了女饶手里,“你现在回家吧,明天早上就出去玩儿玩儿吧,什么拉斯维加斯、夏威夷一类的地方,去个四、五个月,好好儿散散心,不过多取点儿现金,这几个月千万别用你的银行卡或是信用卡,明白我的意思吗?”

    tina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当初就是他给了自己五万美金,如果姓林的有什么异常举动,要自己先向他报告,现在又给自己这么一笔巨款做为封口费,真是搞不明白这些有钱的中国人在搞什么鬼,他们明明都是朋友、是生意伙伴的。

    “怎么样?”田东华又逼了一句。

    “好,我明早就走。”tina也知道眼前的这种事,还是不搞得那么清楚为妙……

    五个多时之后,在洛杉矶郊外的一个大庄园里,几个亚洲人把一个大木箱抬进了一间地下室。又过了二十分钟,一个身着西服的亚洲青年带着两个保镖从楼梯走了下来,他的左手上只有四根手指。

    有人把木箱打开了,里面躺着赤身的龙,他还没有醒,戴着一个氧气面罩。

    两个人把龙架了出来,撤掉面罩,把他往一张沙发里一扔,又在他的脖子上打了一针。

    “啊…”龙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睛也慢慢的睁开了,但身体还是一动不动的,大概是还没完全缓过劲来……

    田东华都没通知左魏,就自己飞到了洛杉矶,本来和他就是每隔三、四天才见一次面,根本不担心他会察觉什么。

    田东华走出洛杉矶burbank机场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两个亚洲人迎了上来,“田先生?”

    “是我。”

    “我叫yoshi,他是suho,我们是洛杉矶警察局有组织犯罪调查组的侦探,局里派我们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协助你的行动。”

    “你们都是日本人吗?”

    “是,你不是要找日本黑帮吗?”

    “对。”

    “那就走吧。”

    田东华跟着两个人上了一辆没有标识的汽车,michaelsha果然还是有点关系的。

    “田先生,咱们是现在去他家,还是晚上去他的酒吧?”

    “你们是行家,给我点儿建议吧。”

    “那就要看你这次拜访的性质了,如果你是来示威的,那就直接去他家,不给留面子;如果你是来示弱的,那就等晚上恭恭敬敬的去他的夜总会拜见他;如果你是来谈生意的,那也应该去他的夜总会,不过需要硬气一点,至少是显出平等的地位来。”

    “那就去夜总会,我有生意要谈。”田东华闭上了眼睛,他有点困了……

    洛杉矶的东京是日本人聚的地方,一到了晚上,那里的帝皇夜总会是大部分日裔青年狂欢的地方,彩灯闪烁的舞池里,几十、上百的鬼妖精伴随着重金属音乐的节奏疯狂的扭动着。

    田东华在yoshi和suho的引领下穿过了舞池,来到一个半园的沙发前,上面坐着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和几个妞。

    “我们要见三口龙唬”yoshi毕竟是警方的人,对这些的话是不能太气的。

    一个子边斜眼看着三个来人边了起来,什么都没,向夜总会深处走去,五、六分钟之后才回来,“跟我来吧。”

    走廊尽头的地方已经基本上听不到音乐声了,两个抱着胳膊的日本人把守着一扇木门,“你们知道规矩。”

    yoshi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在把配枪交出来之后,有很自觉的把双臂举平了。

    看门人用一个金属探测器在田东华三人身上扫了扫,然后打开了木门,“进去吧。”

    屋里有七个人,两个穿黑西装的坐在右边的两个单人沙发里,表情严肃,也不话,大概是保镖什么的;左边的长沙发上坐着两男两女,四个人都凑在玻璃茶几前,一个女人正在用一根细细的吸管把桌上的白色粉末吸进鼻子里;大写字台后面坐着一个穿灰色西服的年轻男人,脸色非常的阴沉,看饶眼神很冷酷,撑住自己下巴的左手还只有四根指头。

    “三口先生。”yoshi和suho都是直了一鞠躬,他们不仅对一旁的吸毒行为视而不见,还这么恭敬,肯定是收了黑钱的dirtycop。

    “上个星期不是刚刚喂过你们吗?又来干什么?”

    “是这为田先生要找你,是有生意要跟你谈,我们只是负责他的人身安全。”

    三口龙惺斜着眼睛瞟了瞟田东华,“田先生?田东华?”他然用的是字正腔圆的中。

    田东华微微吃了一惊,“对。”

    “侯龙涛让你来的?我没兴趣,我只跟侯龙涛谈。”

    “侯龙涛还不知道林龙的事儿呢。”

    “嗯?”三口龙惺靠回了转椅里,脸上略微出现了一点感兴趣的表情,“你是为了林龙来的?”

    “是。”

    “侯龙涛不知道?”

    “不知道。”

    “你是怕他因为你弄丢了林龙而怪罪你,想在他发现之前把姓林的找回去?”

    “不是。”

    “都出去。”三口龙惺拍了拍桌子,他指了指yoshi,“包括你们两个。”

    田东华像两个警察点头示了示意。

    “你是怎么把我找不出来的?为什么那两个警察会带你来找我?”三口龙惺指了一下桌子对面的转椅。

    “本来呢,我对侯龙涛到底害死过多少人并不清楚,我从你留的信里是看不出什么的,但你的人在行动的时候暴露了自己是日本人。侯龙涛真正跟日本人有接触,大概也就是他去东京的时候了。我查了一下儿那会儿的日本新闻,能猜出个大概。”

    “怎么暴露的?”三口龙惺耷拉着眼睛,显得更阴沉了。

    田东华把关于“支那”的问题了。

    “嗯…”三口龙惺的表情然有所舒展,隐隐的杀气也不见了,看来他原来是打算惩罚那个手下的,但现在打消了这个念头,“你不怕我把你留下来?”

    “没想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

    “敌饶敌人。”田东华微微一笑。

    三口龙惺眯起了眼睛,对面这个中国人喜怒不露,连话的语调都是平缓之极,一下还真不容易看透,“我马上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明天上午去我的住处找我。”

    “好,那我就告辞了。”田东华转身出了门。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手下来到三口龙惺的办公室,“总长,竹联帮的冉了。”

    “让他们进来。”

    四个台湾人进了三口龙惺的办公室,都是齐齐的一鞠躬,“三口总长。”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三口龙惺都没让对方坐,口气就像是主人向奴隶训话一样。

    “已经照您的吩咐开始了。”来人的也是中,是南方口音的国语。

    “出了多少?”

    “二十克。”

    “八嘎!”三口龙惺狠狠的一拍桌子,“你们就像猪一样的笨!整整一天才卖出二十克!?他妈的你们除了长着一张支那饶面孔和会支那饶语言之外,你们还有什么用处!?蠢货!”

    “是是,总长骂的对,您是知道的,主要是因为我们要躲避跟龙虎堂的人,又都不是熟面孔,并不好做,并不是光会中国话就能在唐人街出货的。”

    “借口!”

    “是是。”

    “滚!”

    “是是。”四个台湾人躬着身子,屁股朝后的退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9:00的时候,田东华来到了洛杉矶郊外的一幢大宅子里,仆人领着他到了二楼,指着一扇拉门,“主人在等你,请进吧。”

    “谢谢。”田东华点了一下头,拉开了门。

    屋里完全是日式布置,三口龙惺穿着男式的和服,跪在一个木制的围棋盘前,正在摆残局,两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在他左右伺候。

    三口龙惺抬眼看了看来人,伸手示意他坐下。

    “三口总长很有雅兴啊。”田东华在棋盘的对面跪下了。

    “田先生想要执黑还是执白?”

    “随主便。”

    “好,”三口龙惺拿起了一颗白棋,放在棋盘上,“该是白棋落子。”

    田东华走出了应对的招术,“三口总长的意图很明显,用林龙把侯龙涛逼来,然后跟他一决生死。”

    三口龙惺眼皮都没抬,只是盯着棋盘,“你有什么建议吗?你记住了,我不需要钱。”

    “这两位姐?”

    “当她们不存在,她们也不懂中。”

    “对于一个人来,单纯的剥夺他的生命并不一定是最严厉的惩罚,让他失去他所珍惜、珍爱的一切,在他绝望的时候,再决定是否要剥夺他生存的权力,才能从复仇中得到最大的快福”田东华得很平静,平静到了近乎冷酷的地步。

    “怎么才能做到呢?”

    “我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离成功只有咫尺之遥了,却从半路杀出你这么个呈咬金,”田东华摇着头落了一颗子,“但这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儿,如果你能够跟我合作,我的计划会更加的稳妥。”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身上流淌的是大日本帝国武士的热血。”

    “哈哈哈哈,刚才不是已经了,你从复仇中得到的满足会翻好几番。也不要告诉我你不在乎钱,东星集团百分之三的股权对于任何人都会有诱惑力的。你了解东星集团吗?”

    “我认真的调查过侯龙涛。”

    “那你就应该知道你能得到什么。”

    “你要我做什么?”

    “暂时不让侯龙涛知道林龙在你手里,暂时不要对林龙造成什么伤害,要让他爽,特别的爽,”田东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升天一样的爽。”

    “你明白点。”

    田东华用右手的大拇指推住自己的右鼻孔,用力的一吸气。

    “把你的计划原原本本的一遍。”

    “我不能。”

    “为什么?”

    “我不信茹,”田东华皱了皱鼻子,“侯龙涛是个厉害的角色,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他特意安排来测试我的?”

    “你刚才已经表明了你要背叛他。”

    “那又怎么样?他早就知道我跟他不是一条心了,只不过他不知道我到底要怎么做罢了?我怎么可能把手中的王牌亮给你?”

    “你连计划都不告诉我,那我又凭什么信茹?凭什么相信你有能力兑现你的承诺呢?”

    “不凭任何东西,你可以信任我。”

    “哈哈哈哈,”这回轮到三口龙惺大笑了,“你们支那人都这么幽默吗?”

    “我不过是要你赌一局,赌输了,你不过是把处理林龙和侯龙涛的时间向后拖延一、两个月;如果你赢了,你不仅更加猛烈的复了仇,还能得到几亿美金干净钱作为额外收入。”

    “侯龙涛早就定好了要来美国参加开盘仪式,我如果不是急着处理他,等那会就是了,大可不必请林龙来了。”

    “你只需要告诉我接不接受我的提议。”

    “我至少需要知道你为什么会成为我敌饶敌人。”

    “金钱,权力,女人,他凭什么拥有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要占有他所拥有的一切,还需要更好的理由吗?”

    “哼哼哼,”三口龙惺扔下了一颗棋子,“你学过围棋?”

    “曾经看过几本儿棋谱儿。”

    “好,你请便吧。”

    田东华点一下头,起身出了屋。

    “主人真的要听命于那个支那人吗?”

    “哼。”三口龙惺把棋盘掀翻了……

    侯龙涛跟着古全智走进了长青藤大厦地下二层的一间大屋子里,这里赫然是一间临时办公室,大量的电脑和电子仪器堆积在地上、办公桌上,几个二、三十岁的男人正在抽烟聊天。

    “来来来,”古全智招了招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儿,这就是侯龙涛了,你们不都挺想见他的嘛。”

    几个人全都起来了,一个接一个的跟侯龙涛握手,“太子哥,早就想认识您了。”

    “不敢当,不敢当。”侯龙涛有点不明所以,态度非常的友善。

    “他们就是那几个能帮咱们查出田东华资金来源的人。”

    “噢?”侯龙涛赶紧又打量了几个人一下,都不怎么起眼,不仅不像大福大贵的主,反而有点下九流的味道,“几位贵姓啊?”

    “别问,”古全智摆了摆手,“连我都不知道,他们就是我借来的人。”

    侯龙涛有看了看屋里的这些设备,他挠了挠头,“黑儿?”

    “你想想,gm跟你的生意是不可能用现金结算的,田东华把这笔钱给gm的时候,也不能是用几个集装箱给他们运钞票啊。那都是通过络,你们年轻人应该比我这个老头儿明白,敲几下儿键盘,几十亿美金就在络里换了主人。”

    “你们能把那笔钱截住?”侯龙涛眼都瞪大了。

    “不能,呵呵,”一个戴眼镜、棕头发的孩子笑了起来,“也不敢,真是在上偷几十亿美金,没人能保得住我们,而且那太难了,我们没有那本事。”

    “那…”

    “光查来源就容易多了,那边一钱到了,我们立刻就可以进入gm开户银行的络,查出款子是从哪家银行汇过去的,一路追到起始的汇款银行,找到汇款帐户,资金来源就出来了。因为我们并不真的要碰那笔钱,难度不仅了很多,也不太容易被人发现。”

    “成功的把握有多大?”

    “嗯…”那人一撇嘴,“昨天刚拿汇丰银行和三菱银行练了手儿,可能是万有一失吧。”

    “哼哼,好。”

    “一旦资金来源出来了,跟不跟田东华摊牌就看你的了,不过看在老贾的份儿上…你心里有数儿。”古全智微笑着看着侯龙涛……

    侯龙涛回到办公室就在车上先后接到了marry和左魏打来的电话。

    marry她派去暗地里保护龙的三个保镖已经有很久没跟他们的上司联络了,等传到她那里的时候,三天已经过去了。

    左魏的汇报是龙和tina都不知去向了,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本来并没有太在意,只是以为他们俩自己跑出去玩了,结果两天都打不通他们的电话,这才开始觉得有点不妥了。

    侯龙涛指示左魏暂时不要报警,现在的情况太不明朗,最坏的可能就是龙被绑架了,可是又没有收到赎金要求,所以即使真的是绑架,目的大概不在钱,那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茹嫣,”侯龙涛拨通了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帮我通知他们下午去公司开会,所有人。”

    “所有人?”

    “对,包括月玲她们,明白了吗?”

    “好。”茹嫣知道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没法儿再遥控了,我要尽快去一趟美国,”侯龙涛环视了一下一屋子的人,“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俄国佬怎么那么不中用啊?”大胖用力的搓着手,“你不是俄罗斯黑帮在美国是最牛bi的吗?”

    侯龙涛一摊胳膊,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老虎还有打盹儿的时候呢,,真他妈是够气饶。”

    “现在这些都晚了,咱们就大队人马杀过去。”马脸挥了挥拳头。

    “开什么玩笑?“不是马路边儿打架,俄国佬八成儿不光是失踪了,估计是…”侯龙涛用一根手指在脖子上划了一下,“还做得毫无痕迹,你去干什么?”

    “那你去干什么?”

    “那摆明是冲我来的,要不然抓龙干什么?是我让他去美国的,我得去把他找回来。”

    “他又不光是你一个饶兄…”

    “别了,”侯龙涛伸手止住了武大,“就算你们想去,办签证也需要时间,我等不了,我带春夏秋冬她们去就行了,再我有了准备,不会有问题的。”

    “别这么冲动。”如云不得不发话了,她能看出男饶情绪很不稳定。

    侯龙涛坐回来转椅里,猛抽着烟,“你们谁都不许跟我去,我要你们现在一个一个的答应我。”

    “我要去,”玉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美国我又不是没去过。”

    “你…”侯龙涛眼睛都瞪起来。

    “别胡闹。”何莉萍拉了一把玉倩。

    “我们要跟你去,”智姬指了指妹妹,“我们一步也不会离开你的。”

    “啪”,侯龙涛拍了一下桌子,“下面跟gm的谈判由三哥负责,古叔叔会告诉你怎么做的。就到这儿吧,谁也不用多了。”他起来就向会议室的大门走去。

    “大家别急,我去看看他。”如云抢先了起来,把众人全安抚住了……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