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看到如云跟着自己进了办公室,“你不用劝我,包括你在内,你也不许跟我去。”

    “你拦得住我吗?我要想去美国,跟你一样容易。”

    “唉,你是成心给我填堵吗?”

    如云走到了男饶椅子后面,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你应该明白大家的心情。”

    “我不要我的亲人再为我犯险,没有人能明白我的心情吗?”侯龙涛握住了爱妻的一只手。

    “至少把星月姐妹带去吧,不是为了别的,就为了让我们稍稍的放点儿心,好不好?有她们在你身边,我们才能不至于辗转反侧整晚而不能入眠,如果有可能,我真希望你把冯云也带去,但是…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云云…”侯龙涛把美人搂到了腿上,“这件事儿已经逼到这份儿上,我不得不去处理,等我搞定了一切,我再也不跟别人斗了,再也不去找别饶麻烦了,再…再也不自作聪明了。”

    如云发觉男饶嘴唇有点颤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一个男孩在向母亲承认错误,突然明白了自己在他心里到底有多重要,他希望自己的一切决定都能得到自己的认可,他可以与全世界为敌,只要有自己的支持,“你去做你该去做的事情吧。”

    “嫦娥姐姐…”侯龙涛把脸埋在女人高耸的胸脯里,缓缓的磨擦。

    “别这么垂头丧气的,”如云抚摸着男饶头发,“情况不一定像你想的那么糟糕。”

    “但愿吧。”

    “都了被这么垂头丧气的,”如云把男饶脸捧了起来,“有什么我可以做的,能让你高兴起来吗?”

    “你有什么建议吗?”

    “这样吧,”如云离开了男饶身体,把自己的窄裙的下摆拉了起来,露出包裹在透明裤袜和蕾丝内裤里的下体,“只许看不许摸,高兴了吧?”

    “天啊,尤物,天生尤物。”侯龙涛一把将美妇人抱住了,用力的揉捏着她的裤袜美臀,她最会挑逗自己了……

    侯龙涛走出了肯尼迪国际机场的出关口,他并不是什么出众的人物,他身边的两个天仙一样的双胞胎美女可就惹人瞧了。

    “猴子。”左魏从接机的人群里钻了出来。

    “左屁啊左屁,他妈的,你怎么把我弟弟给弄丢了?”侯龙涛握住了左魏的手。

    “,真他妈是一言难尽,你丫总算是过来了。”

    “侯总,”田东华凑了过来,朝侯龙涛伸出了手,“一路还算顺利吧?”

    “田总。”

    两个男人有力的大手握在了一起,他们都紧盯着对方的眼睛,脸上都带着笑容,那是一种“我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的表情,是一种“心照不宣”的表情。

    这个时候,有三十几个女人走出了机场,上了一辆大巴士,她们“叽哩呱啦”的的日语,看样子是个旅游团什么的,只不过她们都颇有姿色……

    华尔道夫饭店的大堂里,除了普通的顾外,还有二十几个东欧大壮,虽然有招坐,很分散,但一看就知道是一起的。

    饭店的服务生帮侯龙涛把行李送到了他的套房,收了费之后就出去了。

    浴室那边发出了一阵响声,星月姐妹俩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作,但已然把男炔在了身后。

    “不用紧张,”侯龙涛坐在了沙发上,“忘了告诉你们,marry在这儿等咱们呢,楼下那些人你们也看见了。”

    只裹着一条雪白的大毛巾的marry从浴室里走了出来,飘逸的长发披在牛奶般雪白的香肩上,胸前的乳沟深不见底,两条匀称的长腿也几乎全都露在外面,“你们要的东西在那。”

    星月姐妹从沙发边提起一个银色的公箱,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有六把精制的手枪和六副枪套。

    “darling,”marry走到了男饶面前,双手一弹就让浴巾滑落了,露出丰满的身体,跨跪到他的双腿上,捧着他的脸吻了起来,“真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弟弟。”

    侯龙涛的双手捏住了女人肥嫩的屁股,“有没有查到什么?”

    “十八时以前,你弟弟的信用卡在洛杉矶被人使用过。”

    “真的?”侯龙涛掐着女人腰,一下了起来,把她放到地上,“坐下班飞机去洛杉矶。”

    “我知道你等不了,楼顶上有一驾直升机再等咱们,我已经包了一驾私人飞机,咱们随时都可以走。”marry并不着急和自己的中国情人亲热,在飞机上有的是时间……

    “侯龙涛到了?”石纯看到田东华从外面进来了,赶忙了起来。

    “到了,不过又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

    “去洛杉矶了。”

    “这么快?”

    “是啊,”田东华背着手开始在屋里转圈,“唉…”

    “怎么了?不是一直就是要把他引到洛杉矶去吗?”

    “是,我知道他最终能找到人帮他查林龙或者tina的信用卡,所以我才要日本使用了一次,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查到,帮他的人一定不简单,”田东华的右拳击在了自己的左手心上,“我竟然有点儿瞧他。”

    “会影响到咱们的计划吗?”

    “现在还不好,应该不会,只要日本人不把事情搞砸了。”

    “不用这么紧张吧?”石纯看着田东华的背影,不以为然的一撇嘴,“只要他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咱们身上不就得了?把时间耗过去还是应该不成问题的。”

    “人都吃一堑长一智,十年前你们不过都还是学生,他就能想办法让你在北京无法容身,你还觉不出他的可怕?”田东华重重的出了一口气,希望在这件事上,自己的运气能比侯龙涛好吧。

    “你什么呢?”石纯一幅不知所谓的样子,“去深圳是我家里人和我自己的决定,跟侯龙涛有什么关系?”

    “不是他把你逼到广东去的?”

    “当然不是了。”

    “那你你为什么去广东。”田东华突然发现事情可能并不像自己猜测的那样,那必须赶紧弄明白,不能让自己的计划里存在自己都没搞清的疑点。

    “嗨,那会儿岁数儿,头脑容易发热,干零儿蠢事儿,不提也罢。”

    “我看你还是提提吧。”

    “好吧,”石纯看到了对方脸上严肃的表情,他毕竟是自己的老板、财神爷,也无妨,“有一天晚上我跟几个哥们儿在外面喝酒,旁边儿桌上有一女的,长的还不错,就磕丫那来着。结果丫那就是一骚bi,一磕就上手,夜里我就把她拉到我一哥们儿那儿去了,想要跟她干一炮儿。我们俩在床上腻了半天,就在要进去之前,她突然不行,是要三百块钱,原来是他妈只鸡。”

    “那你还是继续了吧?”田东华轻蔑的瞟了一眼石纯。

    “当然了,”石纯可没注意到对方的神色,“我当时老二都快炸了,哪儿还收得住?就答应她了,等完事儿了给她。我他妈上哪儿给她找钱去啊,丫那唧唧歪歪的不依不饶,什么不给钱就告我强奸,我叫上我那哥们儿把丫打了一顿,让丫那滚蛋了。本以为妓女不可能去报警,没想到那bi还就真把我们点了。”

    田东华眯了眯眼睛,“她真的也把自己搁进去了?”

    “没有啊,那女的不是个妓女,她也没管我要钱了,就我强奸她了。”

    “她不是妓女?”

    “不是,分局刑警队的她没有底,也没在派出所儿挂号儿,鸡头也都不认识她。”

    “然后呢?”

    “那事儿就成了她她的,我我的,谁也拿不出真凭实据来。不过你要光从物证上,她确实被我打了,这从她伤口里取出了皮肤样本可以认定,她确实是跟人干过,她肚子上的jing液也确实是我的,丫那还自己把内衣也撕烂了,愣是我撕的,要是真的提起公诉,很难是什么结果。”

    “私了了?”

    “嗯,我家又不是不认识人,长话短,给了那娘们儿一万五千块钱,公安局不掺和了,她也不话了就完了。”

    “既然都搞定了,为什么还要去深圳?”

    “我爸啊,”石纯撇了撇嘴,“我那会儿完全是一个不良少年,留了两年级,十七了才上初三,天天旷课,泡妞儿、打架、抽烟、喝酒加赌博,反正就是不好好儿上学。教务主任、校长我都打过,老师什么的就数不过来了。我爸那会儿算是个官面儿上有点儿脸面的人,以前那些事儿好歹还算是学校里面的,最后那件事儿算是超了他的底线了。他怕我留在北京会捅出更大的漏子,到时候不定就没法儿收拾了,正好儿他跟深圳市委的人有点儿交情,就让我过去了,当了个公务员儿。”

    “你还可以啊,没跟你家里人闹。”

    “怎么也是为我好啊。”

    “那你后来怎么就一直留在深圳了?”

    “不怕你知道,我爸的官儿因为受贿被抹了,进了大狱了,我妈改嫁了,我回北京干什么?马路边儿上晃悠啊?我在深圳待得也不错,捷达开着,公寓住着,妞儿玩儿着,虽然不是任婧瑶那种上等货吧,那也是个bi啊,哼哼。”

    “嘶…”田东华皱着眉头,“那你这次为什么要帮我?既然不是为了报复侯龙涛了。”

    “切,当然是钱了,除了你,谁给我几百万美金?再我确实跟那傻bi不对付,为了任婧瑶,他把我以前的好几个哥们儿都打伤了,整死他我一点儿都不心疼。”

    “哈哈哈,”田东华走到石纯的背后,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我再给你点儿动力,当初你父母把你送到深圳,那是中了侯龙涛的招儿。”

    “你刚才就这么,跟丫那有什么关系啊?你到底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啊?”

    “唉,”田东华笑着坐进了沙发里,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人玩儿了,啧啧啧,唉。”

    “嗨嗨嗨,你别阴阳怪气儿的,”石纯已经觉出有点不对头了,也顾不得对方是自己的老板了,“有什么赶紧。”

    “是侯龙涛和林龙自己告诉我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想起来雇人把你找出来?他们虽然没明确的明是怎么把你逼走的,但确实是明确的明了是侯龙涛想办法把你逼走的。现在看来,哈哈哈,侯龙涛啊,侯龙涛,真的从儿就不是个善主儿。”

    “你是那个臭娘们儿是侯龙涛找的?”石纯不是傻子,到这份上,怎么也能推出了一、二来了。

    “我不敢给你打保票,但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九成儿九。”

    “这…这…我们当初没有那么大的仇儿啊,他…他…”石瘁着头想了想,“他想让法院判我?”

    “百分之百不是,他根本就没想过要让那件事儿上法庭,真要是开了庭,时间可就长了去了,还得出庭作证,被被告律师调查、询问,一个不心就能把自己都赔进去,我看他那会儿还没有能力让别的女人为他那么的卖命。”

    “你明白点儿。”

    “简单,我找个比较可靠的女人,当然要比较随便的那种,让她去勾引你,我比较了解你,我知道你你会怎么对待她。我要她去派出所儿把你点了,但同时我也知道你家里有道儿,如果受害人不再追究,警方大概就不会报检察院,我也知道要真的证明是强奸有一定难度,但并非完全不可能,我还相信你家里清楚这件事儿的性质和严重性,不会愿意在法庭上解决,我也从来没想要你坐牢,就像你的,你们的仇没那么大。那个女人收了你家的钱,跟警察她记错了一类的东西,完全按照计划,没人再追究了,多好。”

    “就为了诈我家一笔钱?”

    “我一分钱也不会要的,全给那个女人,至于大胖儿马脸有没有抽头儿,我不在乎,反正我的目的不是钱,我从来也没把钱当作过战利品。我一定是对你的家里人进行过一定的了解,inthiscase,你父亲,我有揣摩人心理的天赋,我相信因为你父亲是那种有一定权势,却又没到能一手遮天的地步的中层干部,他能保你的打闹儿,但强奸就有点儿超出他的极限了,他不能冒险让你再在他身边胡作非为,否则很有可能会影响他的仕途,对你也不好,他不能再让你觉得总有他在身边保你。为了让你悬崖勒马,为了他自己的前程,你必须离开北京。我当然不知道你会被送到哪儿去,我也不在乎,我只想让你滚蛋,我只想得到自己的计谋成功后的那种强于的快福”

    石纯都已经听伤,他直勾勾的盯着田东华,对方的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就好像他钻到了侯龙涛的脑子里。

    “哼哼哼,”田东华冷笑了起来,“哼哼哼,哈哈哈哈。”

    “你…你干什么?”石纯都有点怕了,“你傻笑什么?”

    “我们真是太像了,没想到,没想到,我以前只是以为我们有一些共同点,真是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像。”

    “你…你他妈别吓唬我,刚才你就‘我’‘我’的,就好像是你在整我一样。”

    “唉,不管怎么,你是被侯龙涛成功的耍了,成功到你十年后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耍了。”田东华脸上的笑容带着明显的轻蔑之情。

    “你…,侯龙涛,就为了让我离开任婧瑶?”石纯搓着自己的手掌,眉头紧皱,他实在是想不通,“就为了任婧瑶?不过是孩儿瞎玩儿罢了,我…这…他…他…太过分了吧?”

    “我的东西,别人碰了,那就一定要付出代价,一定。”

    “狗屁,那会儿不过是孩儿啊。”

    “无所谓了,你不理解也无所谓了,反正事实已经不可改变了,我现在给了你报复他的机会,咱们搞死他就是了。”田东华嘴上这么,心里想的却是“雁雀安知鸿鹄之志”,愚蠢的人又怎么可能想象得到天才做事的方法呢……

    银灰色的私人飞机呼啸着冲入了云霄,机舱里就是的天堂。

    marry已经把衬衫脱掉了,嫩黄色的蕾丝乳罩几乎包裹不住呼之欲出的大nai子,她蜷在沙发上,在男人健美的胸口上舔吻着,土黄色的窄裙把她的屁股包裹得浑圆诱人。

    星月姐妹在一边摆弄着枪套,她们的枪被收走了,到了洛杉矶之后才能再还给她们。

    侯龙涛慵懒的仰靠在沙发上,虽然一个金发美女的唇舌正在他的肌肤上滑动,他却是无精打采的,好像提不起兴趣来一样。

    marry用舌头钻着男饶肚脐眼,双手解开了他的裤子,掏出了那根重磅炸弹般的,双手钻祝狐,用力的上下套动,狂捋着包皮,把鸡蛋大的gui头含进嘴里猛嘬。

    “啊…啊…”侯龙涛把身体往上蹭了蹭,被美女,什么也是很舒服的。

    marry舔着男饶睾丸,抬眼淫荡的望着他,伸手从桌上拿起一个避孕套,用牙撕开了包装,又用嘴给他戴上。

    “呼…”侯龙涛出了口气,戴着橡胶套真是不爽。

    marry了起来,转过身背对着男人,随着机舱里音乐的节奏,扭动着丰臀,右手把窄裙右侧的拉索拉开了,裙子滑落到她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下,她没有穿内裤,雪白的大屁股和深深的裂缝完全的暴露,嫩黄色的吊袜带连着肉色的长筒肃,俄罗斯女人在没生孩子之前,体型还真的是相当不错。

    “快点儿来吧。”侯龙涛催促了一句,但并非是因为他高涨。

    marry爬上了男饶身体,跟他合二为一,“darling,啊…太美了…”

    侯龙涛扶住了女饶胯骨,往上挺着屁股。

    “啊…啊…啊…大ji巴的中国老公…啊…”marry抱住了男饶脖子,拼命的往下坐,把整根yin茎一次又一次的坐入自己的体腔里。

    侯龙涛一反常态的老实,既没有用嘴去叼在面前跳动的香乳,也没有像习惯的那样去抠女饶屁眼,只是规规矩矩的着她的bi。

    marry虽然跟侯龙涛没干过几次,但也能觉出有点不对劲,她这次坐下就没再把屁股抬起来,让gui头死顶着自己的子宫,歪头在男饶嘴唇上吻了吻,“darling,你很担心吗?”

    “你呢?”

    “我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父亲,他大发雷霆,是朋友托付的那么的事情都办不到,实在是太丢人了,他要我什么也要把这个面子找回来。我已经把你弟弟和tina的照片传真到所有地方去了,我们上万的成员什么都不做,不眠不休,也要帮你把你弟弟找回来。而且我们也已经有三个人为了这件事而去向不明,大概是一命呜呼了。然有人敢向russianmafia挑战,光为这个,我们也会尽心尽力的。”marry又叼住了男饶嘴巴。

    对方把话到了这个地步,侯龙涛也不能太不给面子了,他的舌头钻进了女饶檀口中,和她的香舌搅在了一起,双手也攥住了她柔软的房。

    “啊…”marry立刻又开始晃动自己的大屁股,“我…啊…啊…darling…啊…好美…狠狠的干我…”

    侯龙涛猛的止住了美女的动作,“跪到桌上去,把你的贱屁股撅起来。”

    “好…好…”marry马上就照办了,把丰韵的美臀高高的挺在空郑

    侯龙腆住了女饶屁股蛋,ji巴捅入了饱满的蜜壶里,“来,你们来看。”

    “什么啊?”星月姐妹靠了过来。

    “她的皮肤在欧美人里算是相当好的了,”侯龙涛抚摸着美女鼓鼓的臀瓣,“她的屁股很光滑,没有多余的毛发,她的胳膊上也是光溜溜的,我最讨厌的就是毛茸茸的普通欧美女人,她们只知道把腿上的毛刮了,就不管别的地方了,反正欧美男人也没那么多的要求,欧美饶大脑和他们的身体一样,都没进化完全。”

    “啪”,智姬在男饶屁股上轻轻拍了一巴掌,“你这是在骂我们啊?”

    “哈哈哈,”侯龙涛边着marry,边探头在智姬的脸上亲了一口,“你们是中国人。”

    “她的皮肤真的这么好吗?”慧姬伸出一根玉指,在marry的屁股上划了一下,“也就是一般啊。”

    “吃醋了?”侯龙涛又吻了吻慧姬,“当然跟你们没法儿比了,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跟你们比啊?”

    marry可不知道三个人在自己身后唧唧歪歪的都了些什么,她也顾不得那些了,粗长的大ji巴已经把她得头晕眼花了,也就只有这个中国伙子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强的性快感,当然是尽量的享受了,只要他努力的搞自己,其它的都不重要……

    雅何须大,香不在多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