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慧姬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立刻就能感到屋里那种比较“温柔”的气氛,床上的两个人已经停止了活动,只是那在那里不停的亲着嘴,发出“啾啾”的唇舌相交之声。

    女孩爬上了床,躺到姐姐的身边,也凑过去和男人接吻,伸手抚摸那健壮的臂膀,她知道,在这坚如磐石的身体里,有一颗疲惫、脆弱的心。

    侯龙涛以仍旧镶在智姬bi缝里的大ji巴为轴,把身体向着慧姬转了一点,连吊带的衣服一起,把她的ru头含进口了嘴里,右手插入智姬的身下,攥祝糊的一颗nai子,左手放在慧姬的双腿间,拨开内裤,把手指送进了她美妙的yin唇间。

    “嗯…”慧姬夹紧了双腿,爱抚着男饶肌肉虬结的背脊,“老公…”

    侯龙涛爬到了慧姬的身上,曲起双腿,跨间的“钢枪”刺进了她下体娇嫩的肉孔里,压着她接吻,边亲边用右手揉捏智姬的屁股…

    “中国人开始在唐人街的大街上卖粉了。”long把一堆照片放在了黑人组长的办公桌上,“我从lapd那里调的资料,在时间上和侯龙涛到达美国的时间相吻合,他一到,唐人街上立刻就出现了笔的毒品交易。”

    “是巧合吗?”黑人组长浏览着照片,都是中国人在阴暗的街头巷尾进行交易的偷拍。

    “有可能是巧合,也有可能是中国人收到了俄国饶货,原先的销售渠道已经不够用了,你觉得是哪种?”

    “这些照片里有很多都是在侯龙涛来洛杉矶之前就拍聊,更别是在他和龙虎堂接触之前了。”

    “咱们只知道那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接触,而且这种大宗买卖,其中一方为了表示诚意,有可能会先交一部分货再谈价钱的。”

    “不管怎么,先抓人。”黑人组长把照片用力的摔在桌上……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蓬头垢面的龙咬牙切齿的摇着铁栅栏门,“王鞍!放我出去!”

    两个坐在外面的日本人正在打扑克,一个长头发,一个短头发,长头发那个冲着龙一瞪眼,“八嘎,支那猪,闭上你的臭嘴!”

    龙突然跌坐在霖上,双手仍旧抓着铁栅栏,但显得很无力,他的鼻涕眼泪同时流了出来,“放我出去,求…求求你们了,我…我受…受不了…受不了了,求求你们,给…给我…给我一点儿吧…求求你们,我要…我要死了…死了…”

    其实那两个日本人听不懂中,不过也能猜出囚犯在嘟囔些什么,他们看了看表,“也差不多了,给他吧。”

    “好吧。”短头发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装着液体的针管和一根细胶皮管子。

    “啊…啊…啊…”龙的眼睛都发光了,飞快的把自己的子卷起来了,右手的两根手指在布满针孔的左手腕上敲了敲,“不用勒了,能看见血管儿。”

    短头发看了一眼龙的手腕,把胶皮管子扔在了一边,“这只支那猪已经废了。”

    “快…快给我…给我…”龙把左臂从栅栏缝里伸了出来,“给…给我…”

    “先别急。”长头发拦住了短头发,把一张写满了中的纸和一支笔放在了牢门外,“签名。”这两个字他用的是很生硬的中。

    “给我…快…快…”

    “签名。”

    龙捡起笔,根本没看纸上的内容,哆哆嗦嗦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快…快…”他都开始用头撞铁栏杆了,“给我…给我…”

    长头发从兜里掏出另外一张纸,和这张对比了一下,上面也有一个龙的签名,不过比刚签的那个要潦草,“行,有进步,给他吧。”

    “哼哼,支那猪。”短头发把针头插进了龙的手腕里,大拇指下压,直到针管里所有的液体都进入了他的血管里。

    “啊…”龙的脸上出现了如同升天般的表情,他转过身,靠在铁条上,慢慢的滑坐到地上,闭着眼睛,如痴如醉的微笑了起来。

    “啪”,田东华把电视关上了,走过去把录像带从录像机里取了出来,“哈哈哈,”他大笑着把带子锁进了保险柜里,“想玩儿我,反被我玩儿。”

    “他签的是个什么东西啊?”石纯懒洋洋的歪在沙发上。

    “废纸一张。”

    “签废纸?”

    “是啊,练习啊,得练到毒瘾上来了一样能好好儿的签字才行,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嘛。”

    “你侯龙涛会不会报警啊?他要是报了警,这事儿可就有点儿大了。”

    “看看这个,”田东华把一叠照片扔在了石纯面前的茶几上,全是龙坐在一张椅子上拍的,明显是毒瘾没犯的时候,气色还不算太坏,“日本人发过来的,我已经选了几张让他们给侯龙涛寄去,他看了这些,八成儿就不会以正常途径报警了,只要他不知道咱们到底想要什么,他就会继续扮演义气深重的哥们儿的角色,为了保全龙的性命着想。”

    “什么?什么意思?”石纯没听懂对方的最后半句话。

    “没什么特别的。”

    “那丫那现在可跟终结者有一腿。”

    “嗯…”田东华坐了下来,点上烟,重重的吸了一口,“在这点上是我没考虑全面,没想到阿诺会主动找他。不过没关系,阿诺最多就是命令警方秘密的调查,对于一桩绑架案来,警方已经错过了最佳的介入时机,所有的实体线索都已经不存在了。况且美国警方并不可怕,至少是对于山口龙惺那样的富人,美国警方一点儿不可怕。”

    “那那个tina呢?”

    “哼哼哼,她一直在按我的要求,用e-mail跟我保持联系,她大概是舍不得我这个大方的雇主,日本人已经去拉斯维加斯接她了。”田东华阴沉沉的一眯眼睛……

    这几天以来,东星集团和加州政府之间有合作的意向已经成了加州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如果要按照侯龙涛的意思,他肯定会保持低调,甚至像跟gm谈判那样,完全保密,这其实是由于他本身不张扬的个性决定的。但这次的事情就由不得侯龙涛了,虽然这不是立法,不需要经过加州议会的批准,也不需要公民投票,只要州长签署命令就行了,但阿诺仍旧需要在各个利益集团之间斡旋,争取安抚尽量多的有异议的议员,这样一来,“保密”二字就无从谈起了,因为专门有几百个记者在吃政治饭,又不是所有的议员都会帮助保密。

    侯龙涛把左魏从纽约招到了洛杉矶,就由他去面对新闻界,自己则躲在暗处,继续集中精力在龙的事上。

    由于东星是一家中国公司,又是跟美国政府做大买卖,洛杉矶当地的华人媒体显得更加关心此事,已经有好几家中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向侯龙涛发出单独采访或是做节目的要求,这些事情全都由左魏代劳了。

    不过今晚有一个宴会,侯龙涛没法再拒绝了,是洛杉矶的华人工商联合会举办的一个酒会,特别由副会长亲自上门邀请,这个面子什么也得给。

    现在侯龙涛已经从marry的别墅的搬到了酒店,毕竟老跟俄罗斯黑手党在一起对声誉会有影响,但这并不影响他使用俄国人做保安,他房间附近的几套房间同时入住了好多的俄国大壮。

    晚宴上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大家都是戴着“面具”,龙虎堂的几个老人也都出席了,他们对外的身份可都是守法的成功商人。

    这么多有钱人聚在一起,保镖也少不了,晚宴一结束,酒店外面就满了面无表情的保全人员,同时也是开了名车展览了。

    当侯龙涛在星月姐妹的陪伴下走出酒店的时候,等候在茨十几名中外记者和摄像师一拥而上,开始围着他提问。

    十几个俄国佬从几辆suv里冲了出来,把一群记者都挡住了,两个人过来架住侯龙涛就往加长的林肯那跑,他们可不能保证那些记者里没有刺,丝毫不敢冒险。那些记者自己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只有在采访犯了罪的明星时才会出现的场面,并没有穷追不舍,都只是在原地叫喊出要采访的要求。

    侯龙涛本来是任凭两个保镖拉着自己走的,他突然开始左右的转着头,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他挣脱了保镖,在原地,扭头盯着保护圈外的一个短发美女,她穿着一套亦粉亦白的裤装,手里拿着一个麦克风,旁边还跟着一个摄影记者,那股特殊而又熟悉的香气就是从她那里飘来的。

    女人是来采访侯龙涛的,自然是一直在注视着“猎物”,两饶眼光理所当然的相遇了,她明亮的眼睛就好像会话一样,“你认出我了?”

    “是啊。”侯龙涛用嘴做出了回答。

    美女大概是看清了男饶口形,浅浅的一笑,白嫩嫩的脸上出现了两个可爱的酒窝。

    “涛哥,怎么了?”星月姐妹跟了过来,顺着爱饶眼神看过去,“华狼?”她们也闻过那沁人心脾的奇特芳香。

    “嗯。”侯龙涛向短发美女走了过去。

    “侯先生,”一个俄罗斯大壮伸臂拦住了侯龙涛,“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他的主子marry对于这个几个中国孩的安全可是下过死命令的。

    “好好,马上就好。”侯龙涛着就推开了保镖的胳膊,走到了女记者跟前,她个子不算太高,穿着高跟鞋大概有一米七三左右,“姐,你是…”

    “美西新闻fieldreporter,唐蕊。”

    “唐姐,明天中午,我给你独家采访权。”侯龙涛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虽然他有很大的把握上次媚忍干掉的不是真正的华狼,但挚是有一点害怕万一自己是判断失误了,现在总算是可以放松心情了,而且还见到了救命恩人秀丽的庐山真面,更是喜出望外。

    “单独采访?”

    “独家采访。”

    “单独采访?”

    “单独采访。”侯龙涛笑着向后退了两步,转身向林肯走去……

    “妈,这是你什么时候买的啊?”玉倩从母亲的抽屉里提拉出一条黑色全蕾丝的连体泳装式内衣,“这么性福”

    “唉呀,死丫头,瞎翻什么啊。”冯洁把女儿手里的“性服”抢了过去。

    “哇,还有呢!”玉倩又拣出一条纯粉的蕾丝镂空雕花内裤,“这么多,你转性了?”

    “死丫头,不是了不让你乱翻了吗?”冯洁在女儿翘翘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把内衣扔回了抽屉里,关上了抽屉,坐到沙发上,“怎么今天这么好,跑回来看妈妈?”

    “想你了呗,”玉倩蹦上床,从后面抱住母亲,和她把脸贴在一起,“回来陪你吃饭啊。”

    “鬼丫头,”冯洁拉着女儿白嫩的手,“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怎么了?女儿不许想妈妈啊?女儿就不能真心真意的陪妈妈吃饭啊?一定要有什么目的吗?”

    “呵呵呵,还一套儿一套儿的,算我错了。”冯洁真是太疼爱这个宝贝女儿了……

    “请进。”侯龙涛把一身黑色裤装、白色紧身圆领内衣的女记者迎进了自己的套房,“你的摄像师没有来吗?”

    “不是单独采访嘛。”

    “对。”侯龙涛看了眼表,“可现在已经是饭点儿了,咱们边吃午餐边进行好吗?”

    “当然可以。”唐蕊又把那两个可爱的酒窝露出来了。

    “这边,”侯龙涛把女人领进了餐厅,帮她拉出摆满丰盛午餐的桌子下的椅子,“请坐吧。”

    “谢谢。她们两个…”唐蕊冲刚从内室里走出来的星月姐妹仰了仰头,“不是单独采访吗?”

    “我们不会离开涛哥的,你当我们不存在就是了。”星月姐妹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可就没有侯龙糖么热情了,这倒不是因为吃醋什么的,只是不信任,对一个杀手不放心也不能算是谨慎微。

    “那就一起过来坐吧。”唐蕊没把姐妹俩的“敌意”放在心上,在她眼里,她们不过是两个不太相干的姑娘。

    “当然是一起吃了。”侯龙涛也帮星月姐妹拉出了椅子,他现在的心情是到美国以来最好的一次了,他给三位美女倒上了酒,坐到了唐蕊的对面,“唐姐,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更没想到你会有一张娃娃脸。”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只是侯龙涛第二次见唐蕊,如果算上蒙面的那次,也就是第三次,更谈不上对她有什么深刻的了解,但却没有一点生疏的感觉,就好像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好就不见的老朋友一样,非常的亲切和舒服。

    “我应该长成什么样?青面獠牙吗?”唐蕊有着跟侯龙涛一样的感觉,只不过两人并不知道他们有相同的心境罢了。

    “当然不是,”侯龙涛笑了笑,“上淬很顺利的就离开了?”

    “你确定我就是你以为我是的那个人吗?”唐蕊的表情有点淘气,真的很难想象她是个世界级的杀手。

    侯龙涛用力抽了抽鼻子,“你用的什么香水儿?在哪里可以买到?”

    “我从来不用香水。”

    “那你…”

    “我生下来就是这个体味,这还没有人不好闻呢。”唐蕊露出了自豪的表情。

    剩下的三个人都是面面相觑,这样的体制对于一个杀手来,那可是一种诅咒,“还有别人有你这种体香吗?”

    “除了我已经去世的母亲,这个世界上大概就没有了。”

    “我想你就是我以为你是的人。”侯龙涛伸臂抓住女人放在桌子上的手,用力的握了握。

    “我冒昧的问一句,”智姬实在不能忍了,“你有这样的体香,你怎么能…”

    “只有有生命的人才能辨别味道,中间人都要遵守职业操守,否则的话…不言自明。”唐蕊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其实也又一次例外,上回在东京,丰田的人不按规矩办事,执意要和华狼碰头,然后再当面把刺杀目标的资料送上,当时她对那个能让日本大财阀惧怕的目标很有好奇心,就破例答应了,不过碰面之后,她跟踪过方杰,摸清了他的底细,只等一切都办完之后再把他也处理掉,只不过有人先代劳了。

    “我算例外了?”侯龙涛切了一块牛排,送进慧姬的口郑

    “唯一的例外。”

    “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侯龙涛又把一块肉喂给了智姬。

    “没什么不顺利的,他们并没有真的咬住我,只不过是丢不起面子,就随便拉了个人是我,反正就是对外有个交代。没想到你还挺惦念我,跑去把人家的老家端了。”

    “应该的,不过你的救命大恩我还是没报上。”侯龙涛刚想把叉子上的牛肉放进嘴里,看到对面的短发美女整冲自己微张着嘴,“怎么?”

    “你不是在轮流喂我们吃饭吗?她们俩都有份,那我的呢?”

    “呵呵,”侯龙涛把手臂伸直了。

    “嗯…”唐蕊咂叭了一下嘴,“好像就是比自己盘子里的好吃。”

    “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

    “如果我没去三口组的总部,你回去救那个假华狼吗?”

    “当然不会,他跟我又没有任何关系,我为什么要去为他冒险?单枪匹马跟全日本第二大的黑社会组织做对很有意思吗?不过我还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的,我的名字不能再用了,我也不想老让日本人追着我啊。只好歇了个长假,再开始接一些比较的任务。”

    侯龙誊很明显的感觉到,唐蕊是一个性格很复杂的女人,她有从西方化里汲取的外向,也有从东方化里汲取的义气,她有冷血的一面,也有活泼的一面。

    “唐蕊,你今年多大了?”侯龙涛是直呼的对方的姓名,没有用尊称,问的也是个很不合适的问题。

    “你不知道问女饶年龄是很不礼貌的吗?”唐蕊虽然没回答,但也没有一点的不快,好像两个饶交情已经深到了可以问这种问题程度了。

    侯龙涛耸了耸肩,一幅无所为的样子,“反正我也问了。”

    “二十八。”

    “那你可长得够的。”

    “什么意思?”唐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处的隆起,“不比她们俩啊。”

    “不是,不是,”侯龙涛赶紧摇了摇手,“我是你长得年轻。”

    “那好啊。”

    “是啊。你祖籍是哪儿啊?你是在美国生的吗?中的很不错啊。”

    “你的问题真多,今天好像因该是我采访你吧?”唐蕊喝了口酒。

    “采访饭后才开始。”

    “ok,我爷爷奶奶都是杭州人,我妈是苏州人,我的祖籍应该算哪里?杭州?”

    “杭州,苏杭是最出美女的地方,果然不假。”

    “呵呵,”唐蕊笑着摇了摇手指,“别泡我。”

    “我没樱”

    四个人,其实是两个人在很轻松的谈话中用完了午餐,侯龙涛和唐蕊移到了更舒适的大沙发上,星月姐妹也都坐到了不远的地方。

    唐蕊把黑色的高跟鞋踢了下去,双腿蜷到沙发上,左臂架在沙发背上,右手拿着精美的酒杯,坐得很舒适,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侯龙涛坐在女人身边,翘起二郎腿,右臂架在沙发背上,没带微笑的望着她,“你怎么会选择这个职业的?”

    “记者?”

    “另外一个职业。”

    “你不觉得你问得太多了?你就不怕我告诉了你,你就成了一个很危险的人?”唐蕊环视了一下房间,“再你这里干净吗?”

    侯龙涛只愣了一下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我入住之前俄国人检查过,很干净。我是你可以信赖的人,哪怕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让你信赖,那就是我。”

    “哈哈哈,”唐蕊笑的花枝乱颤,“你好有意思,能不能被我信赖怎么能由你了算?那是我自己的感觉。”

    “我是你可以信赖的人。”侯龙涛很坚定的盯着女人明亮的眼睛。

    “你了解我吗?我上次救你并不是因为喜欢你,而是因为讨厌你的对手,下一淬换了一个我不讨厌的对手,我会在哪一边就不一定了,这你想过吗?”

    “如果你真的有这种担心,这点完全可以用金钱解决,你们这行儿好像是有权挑的,你不接受我对手雇佣所产生的一切损失,我双倍赔偿给你,如何?”

    “嗯…”唐蕊抬眼想了想,“这样也好,反正谁的钱都是钱,当然是给的越多越好了。不过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不能容你了,我必须心啊,这你想过吗?”

    “我是你可以信赖的人。”

    “我父亲我都不信赖。”

    “我是你可以信赖的人”侯龙涛不厌其烦的着这句话,对于他的朋友来,他的确是可以信赖的人……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