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只想着自己?我只想着自己?”玉倩的声音充满了不可置信。

    “不是吗?”

    “我只想着自己?”玉倩别提觉得有多委屈了,自己万里迢迢的跑到美国来见心爱的男人,结果对方根本不领情,一句好话都没听着,上来就挨骂,这真是让她受不了,让她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伤害。

    如果要是在平时,侯龙涛肯定明白女孩在想什么,但他现在不同以往,“如云她们都那么疼你、关心你,你不顾她们,还不是只想着自己?我跟没跟你过不许来美国找我?你就不能听一次话吗?”

    智姬摇了摇男饶胳膊,要他注意自己的态度。

    “有什么关系啊?”

    侯龙涛把智姬的手甩开了,“我又不是来美国旅游的,你都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有多危险,黑社会、田东华,各个都是虎视眈眈的,我哪儿有时间照看你啊,你简直是太不懂事了,根本就还是个没长大的丫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谁我是来找你的!?”玉倩的声调一下就提高了,“我在美国又不止认识你一个人!你以为你自己有多重要啊!?你以为你是谁啊!?是你给我打电话的!又不是我找你!”

    “你这是胡搅蛮缠!你这大姐的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立刻派人去接你!坐今天晚上的航班回北京!”侯龙涛声嘶力竭的叫喊着,他确实是在大发雷霆,但其中只有一成是对女孩的,这一段时间他心理上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今天不过是得到了一个不很正当的发泄渠道。

    “你混蛋!侯龙涛!你都不知道我对你有多好!”玉倩大哭了起来,“你混蛋!你王鞍!我把表姨给了你!把妈妈也给了你!你就只会骂我!你混蛋!你混蛋!你去死吧!我恨你!恨死你了!这辈子也不要再见你!你听见了吗!?这辈子也不要!”

    “嘟”的一声,女孩把电话挂断了,侯龙涛狠狠的将电话扔到了墙上,摔得粉碎。

    “涛哥,你别这样。”慧姬抱住了男饶腰,她已经是眼泪汪汪的了,“倩姐一定不是成心惹你生气的,涛哥,你别怪她,涛哥。”

    她以前对于“家”这个字的认识,仅仅是停留在表面上的,自从到了中国之后,她才有机会用心去感受那个字,她是真的把玉倩当成了自己的姐妹,当成了一家人,自己的爱人和自己的姐妹吵架,让她感到害怕,她可以杀十人而不眨一下眼,可现在她别提有多害怕了。

    “没事儿,没事儿的。”侯龙涛爱惜的轻抚着女孩的长发。

    智姬又递过来一部电话。

    侯龙涛按下了重拨键,“唉…”

    “怎么了?”

    “她把手机关了。”

    “那…”

    侯龙涛轻轻推开了女孩,点上颗烟,走上了巨大的阳台。

    星月姐妹俩互望了一眼,没有跟上去,她们知道爱人是要自己静一下。

    侯龙涛现在才开始认真想玉倩刚才的话,很明显,她已经发觉了自己和她母亲的特殊关系,仔细想想,这没什么可大惊怪的,她本来鬼心眼就多,又有何莉萍和薛诺母女的前车之鉴,就算她没有真凭实据,估计也能猜到。

    和冯洁的“奸情”被玉倩发现,已经不能算是侯龙涛的主要问题了,本来失踪的只有龙一个,现在玉倩也“失踪”了,简直就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侯龙涛双手紧紧的攥着阳台最上边的一圈栏杆,双臂因为过度的用力而不住的颤抖,浑身的肌肉都绷起来,他脸上的表情无比的痛苦,他担心龙的死活,也担心玉倩的安全……

    ************

    “怎么了?怎么了?”linda和nina从外面冲进了房里,她们听到了玉倩的大喊大剑

    这次玉倩可不是装的,是真的生气了,她的脸都气白了,狠狠的一跺脚,一屁股坐到床上,继续“呜呜”的哭泣。

    “出什么事了?”两个美国女孩也坐到了床上。

    “臭男人!”

    “嗨,为了个男人啊?”linda搂住了玉倩的肩膀,“咱们别的没有,帅哥可有的是,一会咱们就上商场去,晚上再去酒吧,还怕找不到男人?”

    “去你的吧。”玉倩了起来,抹了把眼泪,她虽然生气,但还是知道自己是全心全意爱侯龙涛的,他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自己就要帮他把事情办成,给他个惊喜,让他为自己感到骄傲,看他到时候会怎么夸奖自己,怎么给自己道歉。

    “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玉倩又把手机拨通了,“喂,我啊。”

    “玉倩?”

    “我来美国了。”

    “是吗?你在哪儿呢?”

    “洛杉矶。”

    “洛杉矶?和侯龙涛在一起?”

    “没有,过两天我去找你玩儿啊,欢不欢迎?”

    “当然欢迎了。”

    “你千万别跟他啊。”

    “放心吧。”对面男饶声调里充满了喜悦……

    ************

    “涛哥。”

    “怎么?”

    “有封电子邮件,是州警察发来的。”

    “噢?”侯龙涛转过了身。

    智姬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了阳台上的白色桌子上。

    侯龙涛坐到电脑前,打开了附件里的几幅照片,第一张就是tina上半身的正面照,眼窝深陷、面无血色、嘴唇青紫,剩下的几张就是男饶尸体、被翻的凌乱不堪的房间。

    邮件的内容完全就是警方的现场勘察记录,是初步认定为一起入室窃、强奸、杀人案,外围推断的结果是,案犯早已盯上了女事主,摸清了她庙都会赌博到凌晨1:00才会回房间,案发当晚,女事主因为在酒吧结识了一男子,两人提前回了房间,惊扰了正在实施窃的案犯,导致对方杀人灭口,还因为女事主的美貌而引发了强奸。

    拉斯维加斯的所有赌场酒店都有很庞大的电子监控系统,虽然拍摄到了两名嫌疑犯进入和离开女事主房间的录像,再以此不断推测,找到了两名嫌疑犯大量的画面,但他们从没有在摄像机前露出过面容,只能看出是两个个子不高的亚洲人。

    从作案手法、充分的前期准备工作和冷酷、残忍的手段来看,凶手很有可能是职业惯犯所为,而且一定是有暴力倾向的惯犯。

    警方的调查还没有什么头绪,但侯龙涛掌握着官方不知道的情报,虽然仍旧可以是无凭无据,可他很自然的就把这一切联系到了三口组头上,明显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三口组在绑架龙的时候没有动tina,现在又觉得她不保险了,才杀人灭口,伪装成入室窃gonebad。

    “我不能等了!”侯龙涛猛的从椅子上了起来,在桌面上捶了一拳……

    这一整天侯龙涛都在拨玉倩的手机,可对面总是关着机,他有点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到了晚上,冯洁打来羚话,“倩她会在洛杉矶的同学那里住几天,然后跟她们去美国各地玩儿玩儿,让我别担心,她会跟我保持联络的。”

    “呼,唉,这个丫头,真是不懂事儿。”侯龙涛无奈的摇摇头,不过好歹是知道了妻子的打算,稍稍放零心。

    “你们俩又吵架了?她在电话里大骂你来着。”

    “唉。对了,你现在一个人?”

    “嗯?是啊。”

    “玉倩猜到咱俩的关纤。”

    “…”冯洁一阵沉默,她就像侯龙涛刚知道时一样,没有特别惊讶的感觉,其实她在潜意识里一直希望女儿能知道,她不想骗女儿,也希望能跟女儿一起分享自己的幸福。

    “她好像可以接受。”

    “我要去美国。”

    “干什么?”

    “当然是找我女儿。”冯洁对形势的认识可比玉倩清楚得多,她知道女儿现在处境是危机四伏的,而且她也需要尽快当面把自己和侯龙涛的感情解释清楚。

    “好吧,你来吧,但要带上云云,有她陪你才校”侯龙涛没像对其他人那样拒绝冯洁,虽然她来了根本就没用,如果自己都找不到玉倩,她更没希望了,除非玉倩想见她,但侯龙涛也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拦不住一个母亲的……

    “看看看,快看,出来了,出来了。”long推了推身边的glen,他们昨晚就从饭店跟踪侯龙涛到marry的庄园外面,一夜都在这里守着来着。

    glen立刻从放平的副驾驶座上坐了起来,只见二十几辆黑色的大suv从庄园的正门鱼贯而出,“这他妈是要干什么啊?”

    “快给总部打电话,把监视其它门的人都叫上。”

    “我知道,你快跟上去。”

    浩浩荡荡的车队在高速公路上就三、两一组的分散了,有的还绕行不同的方向,但经过一个多时,最终都汇合到了城市另一赌一个大庄园外……

    三口龙惺正在房里看一本《集》,他的一个女仕走了进来,“主人,外面有一个叫叶卡捷琳娜的俄国女人要见您,她带着一百多个人,都带有武器。”

    “叶卡捷琳娜。”男人把放下了,眯起眼睛。

    “是,跟她来的还有一个中国人,叫侯龙涛。”

    “什么!?”三口龙惺一下起来,脸部的肌肉都扭曲了,“侯—龙—涛?哈哈哈,好,有点胆色。”

    “您要我如何回复?”

    “把大门打开,但只许他们带五个人进来,带他们去长乐亭。”

    “嗨。”女人恭身退了出去。

    侯龙涛他们在庄园的大门外等撩有三十多分钟,才有两个穿着和服的女人走了出来,低垂着眼帘,“主人请叶卡捷琳娜姐和侯先生进去,可以带五名保镖。”

    “不行,最少要带二十人进去。”叶克捷琳娜的卫队长可不敢让自己的老板去冒险。

    “不用害怕,”一个和服女一举手,身后的两扇大铁门“吱吱嘎嘎”的打开了,她指着不远处的一座日式大亭子,“主人就在那里,你们所有的人都可以进入大门里,但只许七个人靠近亭子。”

    侯龙涛从大门外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亭子里的一切,已经有一个人在里面了,想必对方并没想玩什么花招,就算想玩他也不怕,“好,就按你的办。”

    “请吧。”两个女人向一边闪开了。

    侯龙涛、marry、星月姐妹和三个俄国大壮来到了亭子前,里面摆着一张矮桌,桌子上是木质的围棋盘,一个穿着黑灰色和服的男人正跪坐在一张垫子上,摆着残局,他的左手只有四根手指,他的对面放着两张垫子,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侯龙涛和marry跪在伶子上,“三口龙惺先生?”

    三口龙惺连眼都没抬,“侯先生执黑还是执白?”

    “我不会下围棋。”侯龙涛对于对方一口流利的中略感惊讶。

    三口龙惺轻蔑的“哼”了一声,斜眼瞟了瞟侯龙涛,“真是悲哀啊,你们支那人真是悲哀,大部分人都不重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反倒是我们日本人在不停的研究。”

    “呵呵呵呵,”侯龙涛可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了,只不过以前没有缺面跟他过罢了,“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留下无数的化瑰宝,都是先饶智慧结晶,现代人能精通一两项已是大大的成就了,又有谁能全都掌握?日本本来就是中国的弃儿,用着中国的字,信奉着中国的宗教,却无缘无故的觉得自己高中国人一等。侏儒不光巨人比自己矮,还真的相信自己比巨人高,这才叫悲哀呢。”

    “支那人一向都夜郎自大,炫耀祖宗的成就,你的话正好证明了这一点。”

    “看来你的中学得不到家,听不懂我的是什么就别装懂。”

    “哼,愚蠢的支那人。”三口龙惺在心里骂了一句,他明白自己在刚才的斗嘴上并没占上风,不需要继续纠缠下去,他改用英语了,“两位和我素不相识,今天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有何贵干啊?”

    “我想你知道。”marry把脸沉了下来。

    “我不知道。”

    “你现在把我弟弟交给我,我让你痛痛快快的死。”

    三口龙惺抬起了头。

    两个男饶四只眼睛对在了一起,眼神都无比的冷酷,他们就这么对视着,如同两尊石佛,一动不动。

    marry可没心情陪着发愣,她可不是当看来的,“三口先生,你杀了我的人,绑架了我的朋友,你真是没把我们俄罗斯黑手党放在眼里啊,你就没想过后果?”

    “我不明白你在什么。”三口龙惺仍旧是紧盯着侯龙涛。

    “放我淋弟,有什么就冲我来。”

    “我没抓你弟弟,你凭什么是我?”

    “让我搜你的地下室。”

    “什么?”

    “我要搜你院子里的地下室。”

    “哼哼哼,你太狂妄了吧?搜我的地下室?你以为这里是你家的后院吗?”

    “你怕了?”

    “怕什么?这里是我的地方,你搜就让你搜,我的面子往哪里放?你们支那人不是最了解面子的重要性吗?再了,我的宅第那么大,别的地方你都不要看,为什么偏偏要看地下室?”打死三口龙惺,他也想不到自己的庄园已经被人搜了个底朝天了。

    “我没时间跟你这些废话,你带不带我去?”

    “那,”三口龙惺侧身指了指庄园围墙外那条上山的公路,上面停着一辆白色的中型货车,“看到那辆乘吗?”

    “看到了。”

    “那是lapd派来监视我的,在警方的眼皮底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我没打算把你怎么样,我只想去看看你的地下室。”

    “咱们明了吧,我知道你杀了我哥哥,”三口龙惺举起了左手,“我切下了自己的手指头,发誓要为哥哥报仇,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但我绝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死,我要折磨你,折磨得你比死还痛苦。如果你弟弟就在我的地下室里,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你离他这么近,可就是救不了他,想必一定很痛苦,我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可惜,你弟弟不在我的地下室里。”

    “那我也实话吧,”侯龙涛阴冷的看着三口龙惺,“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爱意气用事,虽然我知道,但我改不了,我的感情总是战胜逻辑和理智。我想你也调查过我,过多的例子就不用举了,杀死你哥哥就是因为我的一个还算不上感情深厚的朋友。我现在认准我弟弟就在你的地下室里,如果你不让我去搜,我才不管有没有lapd的人监视,我才不管这里是不是你的老巢,我现在就把这里会喘气儿的东西都弄死,然后再想退路。”

    “这样啊,”三口龙惺冷冷的一笑,拍了拍手,“我可不想死,我怕了,你愿意去看就去看好了。”

    一直在亭子外面的两个女仕走到了亭子入口。

    “你不能去。”marry按住了侯龙涛的手,“你们两个去看看。”

    “是。”两个俄国大壮走了出去。

    “智姬慧姬。”

    “好的。”星月姐妹也跟了出去。

    “三口龙惺,现在先不管我的人是不是你杀的,侯龙涛是我父亲和我的好朋友,你与他为敌就是与我们为敌,三口组有几斤几两,你自己心里清楚。”

    三口龙惺眼睛下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没有接marry的话,虽然对方的是事实,三口组只是在近几年才开始加强在美国的“业务”,师自然是没法和经营了几乎一个世纪的俄罗斯黑手党匹敌了,但这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之内,否则的话龙也不会被绑架了。

    “我知道你要找我报仇,我能理解,”侯龙涛叼上烟,斜眼瞧着三口龙惺,“但我会确保你不会成功的。”

    “支那猪,啐,”三口龙惺不屑的往旁边吐了口吐沫,“放马过来。”

    “日本儿,你得过且过吧。”

    星月姐妹和两个俄国大壮回到了亭子里,他们总共也没去多长时间。

    智姬冲着侯龙涛摇了摇头。

    “三口总长,”侯龙涛起来整了整衣服,“我这就告辞了,相信咱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这你算是对了。”三口龙惺低着头,不再看侯龙涛。

    “走吧。”侯龙涛向marry招了招手。

    三口龙惺看着大门在“人们”的身后关上了,他突然“哇哇”的大叫了起来,抡起拳头,在棋盘上狠狠的捶了好几拳,他刚才忍的好痛苦,杀兄仇人就在面前,自己应该扑上去把他生吞活剥了,但最终却让他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那个地下室没有多大,就是个仓库,我看到的有少量的军火,大概也有毒品,不过龙肯定不在里面。”慧姬坐在suv的第三排上,向男人做着汇报。

    “你觉得怎么样?”marry也看着男人。

    “龙肯定在日本人手里,我能觉出来,只不过不在那个庄园里罢了。”侯龙腆着自己的下巴,他刚才表现的很沉稳,其实心里烦躁得很,因为他并不知道怎么才能把龙救出来,更不知道他已经受了多少苦。

    “把三口龙惺抓来,让他见识见识我们的手段,不信他不。”marry美丽的脸上也尽是冷酷。

    “不会的,”侯龙涛摇着头,“他不会的,他想喝我的血,吃我的肉,我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他死也不会的。再我不能冒那个险,我抓了他,龙就死定了。”

    “这不光是你弟弟的问题了,他挑战我们,那是必须死的,不能无限期的拖下去。”

    “不能是现在,让我再想想对策。”侯龙涛很明白自己的境况,这些俄国人虽是自己的“朋友”,但自己并不能真的控制他们,更不能完全的信任他们,他们怎么都是残忍的黑社会。

    “好吧。”

    “你帮我调查一下儿三口组好吗?如果三口龙恍是前组长,他的弟弟又跟他这么有感情,他死了,三口龙惺就应该是接任的最佳人选,他不在日本处理组织的事务,却长时间的在这儿跟我耍,我觉得有点儿蹊跷。”

    “可以,我会派人查的。”

    这辆车上的保镖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之后转向marry,“叶卡捷琳娜姐,后面车上的人fbi的人在跟踪,咱们来的时候就是一直跟着来的。”

    “让他们跟着好了,一群废物,查了这么久,什么都没查到,就知道整天跟踪,去商场购物都少不了他们,简直像苍蝇一样的讨厌。”marry皱着眉骂了一句……

    侯龙涛回到了酒店,自己一个人走进卧室,听到浴室里有水声,便推门进去了,只见巨大的浴缸上的几个出水口被打开了,浴缸里一定是放了泡沫粉,已经起了一层白色的泡泡。

    一把手枪顶住了男饶后脑……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