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农家小子闯红尘 爱搜书 农家小子闯红尘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说到这的时候,他竟然发出一种非常怪异的笑声,让人听后有种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朱立诚知道此刻对方是破罐子破摔了,他不想再刺激他了,生怕在这节骨眼上搞出什么事来,那样的话,他可就被动了。

    元秋生见到朱立诚不开口了,低下头去装模作样地喝起茶来了。他心里更是得意不已,把身子往前倾了倾,冲着对方说道:“怎么不开口了,你不是一直很好奇嘛,我现在就满足你的好奇心,要不要我把那东西拿给你看看,那样你就可以制我的罪了,哈哈!”

    朱立诚看着对方一副装逼的模样,心里很是不爽,他心里很清楚,对方这话是打肿脸来充胖子,其实元秋生的手里根本没有那个东西,否则的话,他还真不见得能将其怎么样,如果杜大壮再咬死了不开口的话。那些原始的单据,一直都在柳翠吟的手里,她也于上次邱雪薇和顾梅去徐城的时候交给了她们,此刻这些东西早就移交到了省纪委相关领导同志的手中了。

    元秋生对此还一无所知,才会说出如此张扬的话语出来,正是应了那句老话,无知者无畏。

    由于有了之前的想法,朱立诚懒得再和元秋生计较了。谁知他的这个动作,看在对方的眼里,反倒成了示弱的一种表现。元秋生以为朱立诚此刻已经心虚了,因为在这之前对方稳以为吃定他了,谁知现在听了他的这番话以后,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现在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了。见此情况以后,他很是得意地说道:“朱市.长,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有点后悔?呵呵!有些事情在做之前最好想清楚后果,做到一半的时候,再想想回头的话,那可就难了,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对了,叫开弓没有回头箭,朱市.长,你不会没听说过吧?”

    看着对方这副越发装逼的架势,朱立诚恨不得上去给其两个耳光,做出了那么多有违党纪国法的事情,居然还如此张扬,是在是让人无语,说得再直接一点,这简直是连死都不知道该怎么死的,他实在懒得和一个垂死之人多做计较。

    元秋生见朱立诚不开口了,心里越发得意,他现在有种吃定对方的感觉,缓缓地站起身来,冲着朱立诚说道:“朱市.长,不是我说你,人有些时候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特别是你还年轻,郑板桥有句老话叫做难得糊涂,你不会……”

    正当元秋生在做即兴演讲的时候,只听见咚的一声,市.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随即就听到赵凯很是不满的声音,我不是告诉你们了嘛,市.长正在和朱市.长谈事情,你们怎么就直接往里面闯呀,我说你们怎么……

    朱立诚虽然和元秋生在这说话,但他还是非常注意门口的动静,毕竟他现在的主要目的是拖住对方,等省里的人过来。现在见到有人推门进来,他立即站起身来,迎了上去。在往前移步的过程中,他就搞清楚了来人的身份,连忙上前一步笑着招呼道:“吴书.记,你好,欢迎来到泰方市指导工作。”

    朱立诚在说这话的同时,冲着赵凯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先下去。赵凯不是傻子,刚才之所以那么着急,是因为对方什么话都不说,就直接往里面闯。现在听到朱立诚的话后,哪儿还敢再多说半个字,连忙退到后面去了。

    元秋生此刻也看清楚了来人的身份,尽管基本能够认定,但他还是揉了揉眼睛。当确认来人的身份以后,他心里变得非常不淡定起来。老百姓都知道,当官的最怕纪委请喝茶,而他眼前的这位不光是纪委的,而且还是大佬级人物,省纪委副书.记吴正恺。他这样的人物可不是随随便便下来

    的,一旦下来的话,那就意味着有人要倒霉的,而倒霉的人级别往往都不低,不出意外都是副市级向上的。

    元秋生心里不淡定的原因主要在于,这段时间他没有听说,泰方市里有哪个官员出问题。退一步讲,就算有人出问题的话,吴正恺也不会直接到他的办公室来,这种情况,对方一般都会去找一把手的,如果需要他配合的话,梁之放再给他打电话。现在这种情况非常特殊,可以这么说,一般条件下,根本就不会出现。

    尽管心里很不淡定,元秋生还是站起身来,冲着对方笑呵呵地说道:“吴书.记,你好,欢迎光临泰方市。”

    吴正恺在和朱立诚握手的时候,一脸的笑意,并且手上的力度很大,轮到和元秋生握手的时候,则是一脸的严肃,和对方沾了沾手就立即放了下来,好像生怕沾染上什么脏东西似的。

    通过对方的动作,元秋生已经看出来一丝不对劲,他呆立在一边,直直地看着对方。

    吴正恺连正眼都没有往元秋生那瞧一下,而是侧过身来,对朱立诚说道:“朱市.长,麻烦你打个电话给梁之放同志,请他过来一下,我这有点事情要和他商量一下。”

    朱立诚听到这话以后,连忙点了点头,走到元秋生的办公桌旁拨通了梁之放的电话。他之所以选择用这部固定电话,也是想提前给梁之放一个暗示,不出意外的话,他只要看到这个号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吴正恺当然是为了元秋生而来,只不过梁之放没有到场,他才没有开口。按照惯例,他应该先去知会一下市.委书.记,但为了防止元秋生这边出现意外,他便先过来了。这样做也未尝不可,但在动手之前,他必须要等到人家的一把手到场,否则的话,可就有点不地道了。

    朱立诚打过电话以后,大约两、三分钟以后,门外就传来脚步声。当众人转头往外看去的时候,梁之放已经进.入了门里,他装作很是意外的样子,说道:“吴书.记来了,欢迎!欢迎!”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他这话的违心,省纪委副书.记不声不响地到了你的地界,所为何来,恐怕地球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他还表示欢迎的话,那可真是见了鬼了。

    吴正恺听到这话以后,连忙伸出手来,隐晦地说道:“梁书.记客气了,我这也是身不由己呀,给你添麻烦了,恕罪!恕罪!”

    梁之放听到这话以后,当然不好再多说什么,冲着吴正恺点了点头,示意他能理解对方的做法。事情到这份上了,他再说其他的也没什么意义了,反而搞得面光光的,大家难堪。

    吴正恺看到梁之放的表现以后,收敛起了笑脸,话说到也就差不多了,再多说也无益了。他冲着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让他把相应的东西拿出来,准备办正事了。

    元秋生此刻的心情非常紧张,他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这种情况下,也难怪他如此紧张,因为就算普通人也能感觉到现场的情况有点不对劲,何况他是究竟沙场的老官油子呢!吴正恺如果为了别人而来的话,现在党政两位主官都已经到场了,他该揭开底牌了,毕竟要把人带过来也是需要时间的。这时候他还没有半点动静,这说明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

    当元秋生意识到吴正恺要找到的人就在他们当中的时候,他的心头渗出了一丝凉意,并且由心里向全身扩散,大有愈演愈烈之感。现场够资格被吴正恺带走的,就只有他、梁之放和朱立诚三人,从对方的表现来看,那个十有八.九就是他了。尽管已经意识到了最终的结果,元秋生还是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因为按照朱立诚之前说的,他们并没有找到那份直接证据,要是那样的话,省里不会来人直接把他带走呀!

    就在元秋生心事重重之际,吴正恺上前一步,冲着他开口说道:“元秋生,省纪委接到有关你的举报,经调查、取证,我们觉得有些事情要请你回去协助我们进行调查,从现在开始,你被双规了。”

    当“双规”两个字清晰地传到元秋生耳朵里的时候,他简直有种要崩溃的感觉。这两天这两个字曾经无数次地在他的脑海里面出现,但最终都被他一一否定了,即使在得知杜大壮和姜华林都被孟怀远拿下的时候,他也仍乐观地认为这两个人不会出卖他。他们中一个是他的铁杆手下,忠诚度极高;另一个则是他的合伙人,也是值得信赖的。想不到转眼间,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而“双规”这两个字却最终无情地在他的耳边响起。

    吴正恺看了元秋生一眼,冷冷地说道:“走吧,不需要我让人帮助你吧?”

    听到这话以后,站在他身边的两个年青人已准备上去了,元秋生连忙冲着他们一摆手,低声说道:“我自己来,请给我留点面子,谢谢了!”

    吴正恺听后,冲着两个年青人挥了挥手,元秋生在这之前毕竟是一市之长,泰方市政府的主官,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家小子闯红尘》,“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百度搜索 农家小子闯红尘 爱搜书 农家小子闯红尘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农家小子闯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锦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猪并收藏农家小子闯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