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网缘之一笑百魅 爱搜书 网缘之一笑百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你意思是当初你知道笑宝宝被囚禁,却不知道怎么救她出来?”Jose激动的跳起来。

    猪猪点点头,“哥哥知道小白是我们同母异父的妹妹后,整个人都崩溃了,就像发了疯似得指责小白,说小白心思重,明明知道自己是我们的妹妹却还去勾引自己的哥哥。”

    “那宝宝一开始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你们的妹妹?”Carl问了一直堆积在自己心里三年的疑问。

    猪猪摇头,“不知道,小白也是被哥哥带回家见爹地妈咪的时候才知道的。其实小白也不是那时知道的,第一次见爹地妈咪的时候小白并不知道妈咪就是她的妈妈,她一直坚信自己的妈妈早就不在了。是妈咪见到小白第一眼的时候觉得她特别像千锦叔叔,就问小白姓什么,小白说姓白的时候妈咪特别激动,一直问小白她爸爸是不是叫白千锦,小白说是的时候妈咪就哭了。为了认回小白,妈咪拿着小白的头发去做了DNA,结果当然就是你们想的那样。小白是我和哥哥的妹妹,是同母异父的妹妹。”

    “那你哥哥为什么要指责是笑宝宝勾引的他?不敢面对就把错部推给女孩?”Josse从来都看那种欺负女孩、打女孩的男人不顺眼。

    “不是这样的。”猪猪急忙为哥哥辩护,“哥哥他太爱小白了,原本他们都打算订婚了,哥哥带小白回家就是为了让爹地妈咪帮他们办订婚仪式的,可是谁知半个月后知道了自己心爱的女孩竟然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你们谁能体会那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哥哥他一直都极力否认小白是自己的妹妹,就算妈咪拿出DNA他也不接受,他还是一心一意的想跟小白结婚。妈咪觉得再这样下去就要出事了,就让千锦叔叔回来先把小白带走几天,让哥哥冷静冷静。可是谁知就是小白这一走,把哥哥刺激到了,哥哥就好像疯了一样的到处找小白。一个月后,他找到了千锦叔叔的别墅,把睡着的小白带走了。”说道着,猪猪的声音哽咽了。

    “哥哥怕千锦叔叔再把小白带走,就把小白关在了一个没人知道的旧仓库里,仓库里吊着一个铁笼,铁笼下面…”咽下眼里的泪水,继续说道,“铁笼下面是蛇。哥哥知道小白最怕的就是蛇,所以就在铁笼下面放满了蛇。”

    Jose、Carl面面相觑,一个大男人看到一条蛇都能吓得跳起来,更别说一地的蛇了…

    “我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可是我并不知道哥哥是这样折磨小白的。我以为这样是为小白和哥哥好,就想说让哥哥和小白能相处多几天,让他们把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了,等千锦叔叔找到小白的时候就算要带小白离开哥哥也不至于会疯掉…我真的不知道小白是这样被哥哥折磨的,我知道的话…我知道的话…。”猪猪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

    Carl给猪猪到了杯水,再次回忆这些东西确实是需要一些勇气。

    猪猪微颤的拿起水杯润了下喉,继续说道,“小白被哥哥关了三个月,精神已经崩溃得认不出任何人了。等千锦叔叔找到她的时候,她嘴里就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我们要贴近她嘴边,才听清她在说什么,她一直在说:柯哥哥,宝宝乖,求求你,让我给奶奶打个电话好不好。”

    两手紧握水杯,“小白从小都是她奶奶照顾长大,每个星期都要跟奶奶通个电话,从来没断过。当初就是她打电话给她奶奶,才被哥哥查出了千锦叔叔的别墅。小白被千锦叔叔带走的那一个月,她奶奶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住院了,小白要回去看奶奶,千锦叔叔不给就给她打了镇定剂然后自己回去了。被千锦叔叔放在家里睡觉的小白就这样被哥哥带走了,小白被哥哥关的第二个月她奶奶去世了…小白好像有心灵感应般,奶奶去世的那晚小白整晚都在尖叫,嘴里一直喊着奶奶…”

    “你怎么知道宝宝在喊?”Carl急忙打断猪猪的话。

    “哥哥为了防止小白逃跑,还在仓库装了好几个摄像头。千锦叔叔带走小白的时候也顺便把摄像头拿走了几个,我拿到了其中一个!”

    “摄像头给我!”Jose冲上来抓住猪猪的双臂。

    猪猪摇摇头,“底片被我烧了。”

    “为什么要烧掉。”Carl突然严肃了起来。

    “小白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可他却是我同父同母的哥哥。我心疼小白,也担心哥哥会被抓。所以我看完就烧了。”

    “你知不知道就是你那同父同母的哥哥,害惨了笑宝宝?”Josse到现在仍害怕去回忆笑宝宝刚被千锦叔带回来的那天。

    那天正好是Chasel的生日,他们三人原本还在为千锦叔回来帮Chasel过生日而兴奋不已,当晚上真的看到千锦叔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他都开心的想冲过去抱住千锦叔了,却不想千锦叔一脸严肃且难过的转身回车上,抱下了一位瘦骨如材惨白如死尸的亚洲女孩。千锦叔说这是他的亲生女儿,活不活得过今晚都不知道,那是他第一次见千锦叔哭。一个大大夫,从硝烟的战场把他们3个带回家,边工作边照顾他们3个,再累再苦再难也没见他皱过眉;第一次看到他抱着笑宝宝哭得不能自已的时候,他才坚信自己学医没有错的。

    他、Chasel、Carl3人,一人学医、一人学商、一人学政,为的就是回报千锦叔的救命之恩;他们三人在自己的行业中都混出了成绩,各个都是一把手,多少人把他们称作神;但在千锦叔面前他们依旧是那三个调皮捣蛋的小鬼。为了治疗兼照顾笑宝宝,他们三人一起搬到了千锦叔的家住了整整3年,Chasel更是为了笑宝宝放着美国总部不管白手到中国硬是新建出了个分部出来。

    这次他们三集体来中国发展,正是千锦叔说伤害笑宝宝的那个男的也回了中国,Chasel一听什么话都没留第二天直接飞到了中国。

    “我知道。”猪猪擦干眼泪,“小白被千锦叔叔带回了他们的老家,千锦叔叔原本是想让小白祭奠完她奶奶后就带她出国治疗…那天在她奶奶的墓前,小白是被救出来那么多天后的第一次说话,她跟所有人说她想自己跟奶奶相处一会,让所有人都离开。千锦叔叔不放心就在墓园门口等着,可是等了4、5个小时也没见小白出来,他担心小白会伤心过度而晕倒就想着进去接小白。可是进去后却发现小白不见了,他找完了整个墓园都没找到小白,心急的他开车一路往山下找…呵。”猪猪自嘲的哼了一声,“其实小白并没有离开墓园,她只是晕倒在了墓园的一个草堆里。看墓园的老伯跟我说,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在墓园门口等了整整一天…她以为是大家都不要她了,以为大家都会像哥哥那样的想她,所以等到了晚上,她离开了墓园,此后一年…我们没有一个人有她的消息…。”

    “你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到的东非么?”Carl问道。

    摇摇头“没人敢问…现在我巴不得她永远不要想起,怎么可能还会主动去提?”

    “你哥见到她没?”楼上传来声音。

    三人抬头,看到Chasel缓步走下楼。

    “你怎么下来了?笑宝宝醒了没?”Jose想上去看着笑宝宝,却被Chasel拦住了。

    “她还昏迷着。”走到猪猪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哥哥见过我家宝贝没?”

    明明眼前的人是笑着和你说话的,你却能感到阵阵的寒气,深邃的蓝色眼眸就仿佛能把整个人吸进去一般,“见过。”猪猪不敢再看他那蓝色的眼眸。

    “那笑宝宝是什么反应?”Carl接着问。

    看着眼前这三张渴望知道答案的脸,猪猪突然后悔说实话了,她知道他们三个,那时小白在美国治疗的时候,就是他们三个做了小白的保姆兼帮拍的视频。从视频里可以看出他们很在乎小白;她记得有个视频是一天小白自己安静的坐在秋千上,突然院外跳进来了一个年轻的身影,是隔壁家的儿子,一个不学无术的流氓,他以为家里没人在就冲上前去紧紧抱住小白,还在小白脖子上亲了好几口,视频从那身影跳下来的时候就一直在动,拍摄的人是从三楼拍的,看到人的时候他才赶紧跑下去,他边跑边大声说着什么,她听不懂。等他们3个跑到的时候小白被吓得脸色嘴唇发白,嘴里一直喃喃着什么。摄像头被扔到了一旁只听到肢体被殴打以及那流氓惨叫的声音;之后再有后院拍摄的时候隔壁的房子不见了,变成了一排排的棕榈树。

    猪猪想到那晚哥哥强行抱起小白,而小白被吓得脸色无的情景,再看看眼前三张看不出任何东西的脸孔,还是决定不要说实话了,“什么反应都没有。”

    “你确定?”脸伸到她眼前,蓝色的眼珠就这么紧紧的盯着你,总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确定!”再怎么也要装下去。

    收回身子站直,看向Jose,“找人送她回去。”

    “那小白呐?”猪猪一听赶紧问清小白的情况,“小白怎样了?她的手严不严重?没事了吧?”

    Chasel没回答,Jose扯过她的手臂将她拉出客厅,“喂,你还没告诉我小白怎样了呢?喂…。”

    看着关上的大门,Carl问向Chasel,“你想要我怎么帮你?”

    Chasel坐上上沙发,没说话,等着Jose回来。

    Jose回来的时候看到了两人都没交流,看起来分外严谨,“怎么了?”

    “宝贝见过他哥。”放下手上的酒杯,“而且受了不小的惊吓。”

    “你怎么知道?”Jose问。

    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因为我有脑,你没有。”

    “靠。”不爽就一拳过去,却被轻松闪过。

    “意思是不用我们帮忙是么?”Carl继续刚刚的话题。

    “你们帮我看好我家宝贝就好。”

    “什么你家的,我们家的。”

    Jose不服开始动手动脚了;看那两人在客厅比划了起来,Carl摇摇头,还是笑宝宝正常点,他还是上去陪宝宝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百度搜索 网缘之一笑百魅 爱搜书 网缘之一笑百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网缘之一笑百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御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狐并收藏网缘之一笑百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