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剑魁 爱搜书 剑魁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雨渐渐停下,李不琢衣服却都湿透,头发也紧紧贴住了额头。

    走出暗巷,只见远处有火光流动,是巡夜的府兵。新封城不设宵禁,但雨夜出门一身狼狈,还身负轻伤,也要费劲解释。

    躲在巷中,有府兵发现被打灭的灯笼,停下查看,又被同僚拉走怪他多管闲事。待这伙府兵离开,李不琢松了口气,走出暗巷。

    正要回去,李不琢捋起左袖,看向映着微光的木匣。

    “倒把这个忘了……”

    抬腕对准身边墙缝,李不琢手指一动,拉动铁环牵引机枢。

    咔嗒、咔嗒,伴随着微不可查的机簧声,漆成黑色的细针倏然没入墙缝深处。

    “真管用?”李不琢诧异打量着木匣,没想两月过去三斤已能造出十分实用的机关器,可惜这次没派上用场。

    不大的木匣里设有机关,竟藏了十三根针,李不琢把针匣射空,才寻路返回,来时是从索桥跃下,借悬车过来,回去却不能沿原路了,在路旁找到道标转悠一会,竟然迷了路,许久才找到车亭边有个指路人。

    兜兜转转回到梨溪巷,已过去大半个时辰。

    走入巷口,李不琢远远见到一六号院门前有几人打着写有“巡”字的纸灯笼,刚要接近,暗处一只机关隼扑棱飞至一府兵臂上,朝李不琢哇哇大叫,那府兵望着李不琢,注意到他臂上伤口,挥开机关隼,握住朴刀。

    “来者何人?”

    “此地租客,兄弟这么晚了还执行公务?”

    李不琢走近时,露出腰间永安县学生员号牌给府兵看,府兵面色一缓。

    院里燕赤雪正巧出来,看见李不琢松了口气:“你终于来了。”

    …………

    燕赤雪向府兵解释了那老妈子袭击之事,报备名录画完画像,便忙到了天明。府兵离开,三斤找到机会拉住李不琢衣角,悄悄问道:“你咋打跑的她?”

    李不琢心领神会,摇了摇左腕:“她擅长贴身短打,被我跑开射了几针,惊跑了她。”

    “真的?”三斤狐疑把李不琢手腕扒拉过来,取下木匣,放在耳边弹了一指,才欣喜道:“真射空了啊,我再给你把针装上。”

    三斤颠颠地小跑离开,李不琢对她背影喊道:“先弄些吃的!

    三斤答应一声,李不琢才看向桌边低着头的燕赤雪问道:“不先睡一觉?”

    燕赤雪摇头,指节紧攥桌角而有些发白,低声道:“寨里三个当家虽然向来不和,但也不至于要阻我考县试,原来他们常挂嘴边的情义二字只是嘴上说说的。”

    李不琢没接话,去了灶房。

    三斤生火煮了一锅炖肉,撒进姜丝焖着,便开始和面,三斤和面的功夫,李不琢便剁了半斤碎彘肉。

    片刻后,燕赤雪面前多了一盘烙得焦脆的锅盔、大瓷碗盛满的炖肉,李不琢和三斤吃饭速度极快,声音却很小,只在咬锅盔时不免有咔嚓声,待一碗姜丝炖肉吃下肚,李不琢惬意打了个嗝,看向燕赤雪:“再不吃就都凉了。”

    燕赤雪摇头说没胃口,被三斤和李不琢齐齐看着,才端汤碗嘬上一口,身体暖和了些,便突然感觉饿了,就着锅盔喝完汤,浇淋大半夜的寒气尽被驱散,才舒口气擦了擦嘴。

    “那张云心要掳你回桃坞堡不让你考县试,是寨里二当家的吩咐?”李不琢问道。

    “嗯,周巴向来不喜我读书,嘴上说因为我是女人,为的却是他儿子。响马帮少有女人当寨主的先例,我爹只有我一个女儿,周巴以为我考不中炼气士,他儿子便能坐大当家的位子了,可笑,纵使我落第,桃坞堡大当家也轮不到周铁头那铁憨儿来当。”

    “那老妈子对你动手就不怕秋后算账?”

    “你以为人人做事都会算计后果?死疯婆子也不知拿了周巴什么好处。”燕赤雪银牙紧咬。

    “燕老太爷高明远识,怎么手下人却如此短视?”李不琢走到屋门口向外望去,“那老妈子虽然暂时走了,但不知是否还在新封府中,离县试不到十日,还是搬回县学更好。”

    燕赤雪起身帮三斤收拾了碗碟,转头打量着这个住了许久的地方。

    “也好,无论她是否还藏在暗处,县试过后便能尘埃落定。”

    燕赤雪回屋收拾细软,灶房里三斤脆脆的喊声传来:“李不琢,水烧好了!”

    李不琢捋开右臂衣服一看,昨夜的伤口已自行止血。

    …………

    洗完澡,李不琢往右臂伤口上了些金疮药拿麻布一绑,就算包扎好了,这点小伤还算不上影响活动。

    又把斩浊剑横放在桌上,看见剑刃上多了五个芝麻大小的缺口,嘶了一声,“老东西手底子硬,还有把好刀,真没白活。”

    昨夜没料到她藏了符咒,险些被暗算到,还好我练成内壮,不然一定不及变招。她那火符威力不小,被打中半边脸都要熟了,最便宜的甲马符也得两金铢一张,点燃神识火种的坐照境炼气士才能画,桃坞堡一个老妈子都这么有钱?”

    心疼地擦净斩浊剑,插回剑鞘,李不琢陷入沉思,来时以为中土不是边关,只注重读书炼气,剑法虽没落下,却没太在乎别的对敌手段。

    炼气士能用武功符法杀人,请神附鬼加持自身,以魇镇降头咒人死亡,精通这些杀人术的,杀死比自身修为更高的炼气士也不难,若不是提前苦练素冲剑法,昨晚就着道了。

    李不琢看向窗外,虽已是清晨,位于上下城夹缝间的梨溪巷始终昏暗,永不熄灭的红灯笼微光掩映在檐头,更天一丝阴冷,一只黑鸦落在巷边不死不活的槐树桠上,嘎嘎叫了两声。

    据传每逢鬼市开放,总有孤魂野鬼逗留人间不去,鬼节后的一月内尤为殊甚。

    李不琢一瞥屋头漏刻,眼下正是辰时。

    深吸一口气,低声念诵:“甲己巳午癸未存,乙庚寅卯守黄昏……”

    念罢咬破手指,将一滴指尖血点在眉心。

    啪!

    窗杆跌落,一股阴风平地而起,钻入李不琢眉心。

百度搜索 剑魁 爱搜书 剑魁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剑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太上小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上小君并收藏剑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