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剑魁 爱搜书 剑魁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不琢收回望向吴记铁匠铺的目光。

    怀中剑典里十五不住躁动,对铁匠铺里所藏的剑器渴求不已。

    李不琢脚步一顿,也颇为意动。

    虽此刻还没见到那柄剑,但十五的反应却让李不琢更想看看那柄剑是什么模样了,甚至产生了倾尽财产回去找吴心求购的冲动。

    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若真是神兵,就不是普通财物能买下的了、

    察觉到李不琢的犹豫,十五急躁不已,一时差点从剑典中飞出来,传念道:“抢,抢,把剑抢来!”

    “抢?”

    李不琢哑然失笑,摇头道:“你道能打造出神兵的人会是软柿子吗?”

    当初吴心杀了一名龙雀红袍传火使,甚至连动静没闹出多少,李不琢至今还没看出他的深浅。

    说着又回头望了一眼,摈却心中遗憾,李不琢迈步离开。

    不多时,就到了青梁街尽头的官驿中,在侍女檀琴的引见下找到了步东华。

    一见李不琢,步东华便拍着手笑道:“你这家伙,立下功勋后就闭关不出,这时总算露面了,少年封侯,少年封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况且为你封赏的,竟是古微观三大神隐之一,真是羡煞旁人!”

    “这得多谢大人在监礼司帮我说话了。”

    李不琢自谦着。

    二人交谈几句,谈起了李不琢剿灭百兽庄的细节,说到一半,李不琢将从曹延手里拿到的姚氏送来的金票,拿出一张送给步东华,说道:“说起来那百兽庄里缴获的金银,却是被我留下了一部分,这份是留给步大人你的。”

    步东华微微一怔,旋即大笑:“你大可放心,和百兽庄本就是你独身打下来的,不必把钱拿一部分来让我帮你封口?况且凭你六品的侯名,这县城里又有谁不长眼会拿这事来寻你麻烦,不过你既然拿出来了,我却没有不收之理!”

    说着步东华便毫不客气接过金票放入怀中。

    不愧是天宫来使,反应倒是真快。李不琢心中感慨,他在百兽庄缴获的这批钱财倒不算什么,但火器和甲胄被人看出端倪,也免不了有些麻烦,甚至被有心人揣测成包庇反贼。这二十金锞的确是为了让步东华帮忙的。

    步东华又道:“不过这钱我也不白拿你的,檀琴,把我的书拿来。”

    片刻,侍女檀琴拿来一本足够三寸厚,两斤重的大书,李不琢见书封上不着一字,问道:“这是?”

    “你好生收着,待身边无人时再看,不要被别人瞧见了。”步东华面色忽然郑重起来。

    紧接着李不琢便见他嘴唇开阖,却没发出声音,用唇语说道:“这是。”

    李不琢心中一动,把书一裹。

    步东华脸色又轻松下来,像是刚才送书的事并未发生,说道:“半月后便是府试,想必你今天来,是要与我道别的吧。”

    李不琢道:“印信我已交付给灵官衙,明日清早船开就走。”

    “那我就提前祝不琢你高中了。”步东华笑道。

    …………

    新封府上空,一座宫阙停留在半空,层叠的玄黑色檐楼仿佛是嵌在湛清色苍穹中。

    宫阙底部并无地基,只有庞大的轮轴交错咬合滚动。

    宫阙四面八道城门处,各有云梯降下,连接着下方的新封府,除此之外再无支撑。

    这座空中楼阁,便是“罗浮天阙”,亦称之为“匠盟”。

    匠盟并无定所,每三年一度降至幽州新封府,供天下匠人考核凭证。

    至今日,罗浮天阙已在新封府上空停留两日。

    此时,天阙内部,重楼围绕中,庞大的金属须弥座上,三万六千颗或大或小的青铜球体在肉眼不可见的牵机线牵引下,错杂而有秩序地滚动挪移着,如同诸天星辰。

    这诸天星辰交替移动,从任意角度看过去,都隐隐组成字体变幻莫测,时而威严肃穆、时而飘逸灵动的“天工”二字。

    出檐三丈深、蹲伏着七只栩栩如生的神兽的屋檐下,三斤把目光从天工二字上收回来。

    即使这两月间,已无数次观察罗浮天阙中每一处她能去的地方,但这座几乎每一处细节都至少出自于宗匠之手,用粗暴而纯粹的方式彰显着机关匠人登峰造极的技艺的宫阙,每时每刻都能给她带来新的惊叹感慨。

    是以,今日刚通过的巧匠考核的喜悦也仿佛不算什么了。

    三斤捏起腰间还核桃大小、透雕白鸟旋龟图案的小球,小球如莲瓣般层层打开,露出其中的钥匙。

    这就是名为“千心匙”的巧匠凭证,每一颗千心匙的开法只有拥有者知道,每一位在罗浮天阙中拿到凭证的巧匠,都在罗浮天阙拥有独立的案卷存放处,便是用这球心中的银匙打开。

    千心匙几乎无法仿造。

    三斤收起巧匠凭证,又偷偷傻笑了一声。

    不知李不琢回来见到这个会是什么表情,一定会对她刮目相看呢,他若见到罗浮天阙,会不会比她刚来的时候还丢脸?

    可惜三日后罗浮天阙就要离开,为天宫府试让道,李不琢怎么还不回来?

    三斤收好千心匙,出了罗浮天阙。

    待走下那数千级云梯,只见街巷中,行人对这座遮天蔽日,及其影响新封府城上城采光的宫阙仍未褪去新奇,仍有不少丹青画手在写生作画,书生高望吟诗。

    “鹤老,走啦。”一眼望见云梯下等候的鹤潜,三斤扬起手打招呼,却见鹤潜正望向长街尽头。

    顺着鹤潜目光看去,只见数人骑马而来,穿的是大赤色杂青蟒纹的锦袍,腰挂雷纹铜锷刀。

    路人见到这神咤司的装束,纵使没做亏心事的,也不由心虚三分,有人看到当头的那人,便认出是新任的左禁神咤司杀君。

    只见当头那人浓眉如剑,鹰视狼顾,左臂衣袖里空荡荡的,是个独臂男人。他座下那金睛朱鬣,龙行骏跱的坐骑,是犬封国万中挑一的“吉良”神马。

    三斤见状不由一怔,万没想到,怎么在新封府竟然还能见到铁马城那位落魄酗酒的冯将军?

百度搜索 剑魁 爱搜书 剑魁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剑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太上小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上小君并收藏剑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