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绝世天骄 爱搜书 绝世天骄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时间之道,无论在何时都是天地之间最为玄妙的一条道,远古时期参悟此道的人就极为稀少,在时间之道上能够有所成就的人更是从来只有一人,宙。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宇宙一词本就是空间与时间的代称,宙以道给自己命名,更是将自己一生所有的时光都奉献在这条道上,盘古大帝赋予远古大帝们无穷的生命,这无穷的生命之中宙从未停止过对时间之力的追求。

    直到我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依旧把自己放在首位,知道我真正的创造了奇迹,彻底熟悉你宙的认知。

    那一刻起宙才明白时代变了,现在的世界,这世界的规则与未来已经不是由他来掌控的了。

    血月世界之中,其实我早就有所感应,我在那片空间之中所经历的时间和外界是不一样的,外界虽然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和我在那片空间之中所花费的时间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日月无光,我无法准确的几日,但在那一片封闭的空间之中,我起码呆了七天左右的时间,这才是真正的时间流动,而出来之后我明显感觉到一切并未渡过如此漫长时间,那一刻起我就明白是宙在暗中动了手脚。

    只可惜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看到宙的身影,这个我内心的猜测也就只能随之尘封,无法找到真正的答案。

    宙做了很多事情,但在我放弃了追寻答案的同时,本也放弃了对宙那虚无缥缈的力量的追求,我虽然也有数次对时间之道有所领悟,但那种感知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更别说是真正踏上了时间知道了。

    但我总归还是小看了盘古,也小看了宙。

    这两个将一切都选择托付给我的家伙,在我身上留下的可能性远远比我自己猜想的还要更多。

    大道三千之中同样有着时间之道的存在,他流淌在我的身体之中只不过没有为我所差距而已,这种感觉很是奇妙,就仿佛记忆一样,他存在,但若没有什么东西去将他勾起你是无法察觉和意识到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哪怕熟知了三千大道,也不可能做到以道破万法的程度。

    而那个勾起我脑海之中时间之道的力量,在我踏入了这片天地的时候,总算是有了反应。

    那是一颗冰冷却有温暖的珠子,在面对少昊的时候,这颗我藏在怀中的珠子就已经蠢蠢欲动了起来,他将我的神念和力量牵引在一起,一条条信息流入了我的脑海之中,那是属于时间之道的奥秘。

    我记忆之中的时间之道与珠子之间形成了奇妙的连携,这才在我这一瞬间拥有了近乎于宙相同的能力。

    半个时辰,若是硬抗,我又怎么可能真正挡住太昊足足半个时辰的时间,如今的我不过是空有理论和一具肉身的躯壳罢了。

    “这就是他们做的了。”我很是平静如实的开口道,面前那颗已经变成了乳白色的珠子漂浮了起来,上面散发着完全不属于我的力量。

    道法来至于盘古所留下的三千大道,而控制这道法的力量则是宙顺势留在了圣巫蛊所化的水晶之中的力量。

    圣巫蛊虽然有着修罗之力的吞噬了,我也想过要用圣巫蛊单独的破开宙的束缚,但眼下看来那只怕也是宙早已意料到的,甚至于圣巫蛊的牺牲我都不知晓是否真的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我肯定这颗柱子上留下的属于宙的力量,一定是宙主动为之的。

    “宙么?这个家伙就算是死都要对我进行妨碍么?真是让人感觉到不舒服啊。”太昊冷漠的开口,剩下的八柄飞剑从我身上飞出,鲜血流出的一瞬间八柄飞剑再次调转剑身朝着我袭了过来,太昊清楚明白,无论我现在使用的谁的手段,总归是由我来进行主导的,只要杀了我,一切也就自然而然的不攻自破了。

    我已经用肉身几乎承受了太昊完整的两拨攻势,他不认为我还能继续接下去。

    然而这一次太昊的攻击,在落在我身上值钱,无数藤蔓从地面冲天而起,一下将八柄长剑全部纠缠在了其中,太昊眉眼一皱瞬间转头看到了一边已经恢复了些许的凌霄不敢相信的开口道:“怎么会?你应该已经是半个废人了才是。”

    赢洛没有回应只是一下冷笑,再次出手,无数藤蔓直接朝着太昊本尊而去。

    太昊清楚的感知到这些藤蔓上带着的是直接侵蚀他躯壳的剧毒,这具身体毕竟是没有魂魄的,赢洛对症下药,藤蔓上带着的毒对肉身有着极强的破坏力。

    不得已的太昊只能一下跃起,八柄飞剑环绕在身边斩断这不断袭来的藤蔓,和我们暂时的拉开的距离。

    眯着眼睛的他看着我和赢洛似乎看出了什么开口道:“你加快了我身边的时间流向,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么?这就是你的时间之道。”

    因果循环,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凭空而存的,想要让太昊的时间流动加速为水月争取更多的时间,我就必须要将太昊身边的时间流动速度转移。

    原本这种转移落在自己身上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自己时间流动放缓,周围的一切也就会变慢,这对于战斗而言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只可惜眼下的我一来没有击败太昊的手段,二来太昊毕竟是接触过了宙的人,此刻全部精神都放在我身上,他的警觉必然会更早的发现不对劲,只是在给我自己的退路再次堵上了,所以我才将这份时间流动转移到了赢洛的身上。

    虽然时间并不算太多,但赢洛的恢复手段何等惊人,从一开始太昊就低估了我们太多,太多。

    太昊绝非不谨慎,只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他认知之外的东西,就算是他怎么谨慎也不可能预想到,

    然而到现在一切也都已经图穷匕见,已经没有了隐藏的东西还存在着。

    “三哥……”赢洛走到我身边,将一枚丹药递给我。

    我意外的看向他,我知道这个丹药,但我并没有拿,而是让赢洛留给众人。

    “这种大家留给你的,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就没告诉你。”

    我一下愣神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将这枚丹药吞了下去,生机在我体内绽放,我的身上的被太昊飞剑所带来的伤口全全部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如果是别人这丹药的效果还要好上数倍了,毕竟没有灵气的我完全可以说是单纯的皮肉伤,只不过是比他人更加严重罢了,但强大的体魄所需要恢复的东西也就更多,加之我之前用的九黎燃神的手段,伤的是我自己的本源内核,这丹药恢复的速度自然也就比赢洛预想的要弱了不少。

    “枯木逢春,难怪适性不合,你也集成了三皇神农的传承,在医药一道上你只怕还要超过神农一族的理解了。”

    太昊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评价的开口到道。

    赢洛一下聚齐手中的剑冷漠的看着:“我的道不需要你来评价。”

    太昊一下冷笑,然后长剑破空朝着我和赢洛直接袭了过来:“我承认你们二人的抵抗让我很是意外,只不过依旧无法对我产生威胁,我真正魂魄所藏着的位置远比你们想的要好的多,想要找到我魂魄所在所花费的时间,足够你们死上一万次了。”

    “三哥!”

    赢洛一下开口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深吸一口气,然后身形一下飞出去,赢洛想要以一人之力硬生生接下这一击,而将干扰的任务交给了我。

    我知道这样做对此刻的赢洛而言压力绝对不小,但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就太昊目前展现的实力来看,我们若是继续这样战斗下去是绝对找不到任何机会的,必须要阻止太昊的行动,彻底限制这个家伙出手才可能坚持到我所答应水月的时间!

    “分开?那只会死的更快。”太昊看着我的举动平静的说道,一下挥手,四柄飞剑脱离了原本的轨迹朝着我袭了过来,但也就在改变发生的瞬间,巨木冲天而起一下挡住了四柄飞剑的去路。

    “太昊大帝你这是要去拿,这几柄废铜烂铁,我都接下来了!”

    太昊的眼中闪过一阵凶光明显有些不悦,刚才我毁掉了太昊的一柄剑本就让太昊感觉到极为不满,如今赢洛的话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太昊所拥有的法器数量虽然无法和少昊相提并论,但九柄飞剑全都契合了太昊的九条大道,太昊虽然没有做到和黄帝一样将道法与手中之间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但相辅相成之下那也是一加一大于二的程度,废铜烂铁?

    若不是我蛮狠的不讲道理的手段连一点灵气干预的余地都没有留下,太昊早就让我付出了血的代价。

    “你要寻死,那你就在他之前先走一步吧!”

    咻!

    被赢洛挡住了,太昊知晓想要追上我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重新调转剑身,八柄飞剑再次朝着赢洛飞了过去。

    看着距离自己只剩下了咫尺的长剑,赢洛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道法汇聚于手中,这赢洛所获得的最后的道法。

    “我问你,你为何而来。”

    “为……”

    面对这个已经不知道响起在自己耳边多少次的问题,赢洛终于还是犹豫了起来,他抬头看着眼前神农大帝虚影,已经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要的是什么答案。

百度搜索 绝世天骄 爱搜书 绝世天骄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绝世天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雁门关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雁门关外并收藏绝世天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