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天剑主 爱搜书 九天剑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不出来这个小丫头倒是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嘛。

    白夜嘴角一扬,径直离开。

    “你要去哪?”少女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

    “跟你没关系吧?”

    “你是我的召唤物,就是我的仆人!哪有仆人把主人丢到一边不管的?”少女哼道。

    “我说丫头,你那什么鬼召唤术就是半吊子水平,还召唤?怕是连个锤子都召唤不出来!你真要召唤,至少得把大阵给布置好啊!”白夜欲哭无泪,指着那残缺的法阵道。

    少女扭过头去注视着那个大阵,半响脸颊一红:“我好像忘记放阵源进去了。”

    “我去...”

    白夜哑口。

    阵源就相当于心脏,这么重要的东西都能忘记...

    “那我问你,你是魔人吗?”少女低着脑袋,秋眸还泛着泪。

    “不是。”

    “你骗人,你刚才所用功法中的确饱含魔力,我嗅得出来!”少女坚定道。

    “严格来说,我是我们那里的魔人头子。”白夜思绪了会儿说道。

    魔帝陨落,白夜得魔帝传承,被赋予魔君身份,现在九魂大陆的魔人无不以白夜马首是瞻,说是魔人头子,倒是一点没错。

    “魔人头子?”少女愣了下,一脸喜色:“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神武大陆的其他地方还存活着魔人吗?有多少人?都是听你指挥的吗?”

    “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重振我魔族!”少女一脸傲然的说道。

    重振魔族?就靠你这丫头?

    白夜摇了摇头,实在不忍心打击这涉世未深的女孩。

    从她嘴里的话来判断,神武大陆上的魔人似乎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以至于魔人四散,以村落形势存活,而且数量貌似也不多。

    然而九魂大陆的魔人也不好过,魔帝陨落,魔尊陨落,幸存的魔人还逃难于大景城,被白夜这位魔君庇护。

    “你还是先回村子看一看吧。”白夜道。

    少女被白夜点醒,马不停蹄的跑出山洞,奔向存在。

    然而临近村子,她的步伐便慢了下来。

    因为整个村子...已被大火笼罩,村口遍布尸体,看不到活物。

    少女秋眸睁大,眼眶欲裂,失魂落魄的走近村子。

    白夜抬手祭出大势,熄灭火焰,但这火焰竟都是帝火,好不容易剿灭了大火,白夜也累得够呛。

    看样子出手屠村的人,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啊。

    “我从小便在这村子里出生,我们村都是魔人,隐居于此,村长说我是整个村子天赋最好的魔人,因此整个村子的人都把最好的资源留给我,让我修炼,我虽然年纪轻轻迈入了帝境,可那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大家都在助我提升修为,因而村子里的人修为都不高,最强也不过下位大帝巅峰,以至于一尊中位大帝,就能给我们村子带来灭顶之灾...”

    少女呢喃着,苍白的容颜已经被泪水打湿,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不断的抽泣。

    “如果我再努力一些就好了,如果我的天赋再强一些就好了,哪怕能够早些迈入大帝行列,也不至于让大家连逃跑的手段都没有,这都怪我...”

    少女伤心欲绝,自责而悲苦。

    “你先别急着哭,那边那个房子里好像有一道暗门!上头有被大帝轰击的痕迹,但没有被破坏,也许你村有幸存者躲进去了。”

    白夜打量了四周说道。

    少女浑身一个激灵,赶忙冲了过去。

    “这是我们村子里唯一的密道!我听村长爷爷说过!”

    她伸出手,在石门上有节奏的敲击着。

    半响,石门打开。

    里头传来一阵婴孩啼哭声与妇女沙哑的安慰声。

    “是媚喜!是媚喜!!”

    石门内的人一拥跑了出来,喜极而泣。

    “村长爷爷,姜姨,唐叔...”

    少女边哭边喊,众人皆又喜又悲。

    “喜儿!我的喜儿啊!!”

    一名穿着黑袍风韵犹存的妇人冲出隧道,一把抱住少女,嚎啕大哭起来。

    哭声惊天动地,简直跟杀猪一样。

    白夜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堵住耳朵。

    这杀伤力怎么会被人屠村?

    众人叙了会儿话,才平复过来。

    众人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每张面孔都苍白无比,遍布惊恐。

    “我们村本来有两百余口人的,现在只剩下几十人了...天要亡我们魔族吗?”老村长杵着拐杖,仰天而叹。

    “喜儿,你不是在山上练功吗?怎么下来了?万一碰到慕容家的人怎么办?”妇女边哭边道。

    “娘,不用担心,已经过去了,慕容家的人已经走了!”

    媚喜安慰了几句,走到白夜身边,对众人道:“这位是我朋友,叫....那个你叫啥?”

    “.....”

    白夜一阵无语:“我叫白夜。”

    “对,他叫白夜...这一次多亏了他,否则我也不能站在这里了。”

    媚喜说道,但心里还是很无奈的,如果白夜是她的召唤物那该多好啊!

    “白小兄弟,这一次要多谢你了!”

    妇人凑了过来,拉着白夜的手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也不活了...呜呜...”

    杀猪般的哭声又响了起来。

    “夫人保重。”白夜嘴角一抽道。

    “媚喜是我们魔村的希望,白小兄弟,你救了媚喜,就是救了我们村!请受老夫一拜。”

    村长走上前来,对白夜鞠躬。

    “老前辈不必如此。”白夜急忙将他扶起,摇头道“贵村遭此劫难,实属贵村不幸,你等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慕容家的公子慕容逸已被媚喜斩杀,慕容家肯定要报复你们,你们走得越远越好!”

    “什么?慕容逸被你杀了?”

    村所有眼睛部集中在媚喜身上。

    “是...是的...”媚喜吞了吞唾沫,忙道:“不过这其实是白夜的功劳,没有他,我根本不是青禾跟灰禾的对手!”

    “什么?”

    人们齐刷刷的看着白夜。

    就连村里刚成年的人都能瞧出白夜不过伪皇!

    “青禾与灰禾都是大帝...白小兄弟,能帮得上什么忙?”妇人都停止了哭泣,呐呐问道。

    “他虽然是伪皇,但真的杀了青禾与灰禾。”

    媚喜也不想相信,但她亲眼所见,容不得不相信。

    人们沉默了。

    媚喜虽然年龄不大,但从不撒谎,更何况是她亲眼所见。

    “或许这小兄弟并非我们所看到的那般简单。”老村长倏然道。

    众人心脏一缩,骤然想到一个词。

    伪装修为?

    难道说这个人是个大能?

    一时间,村民的眼光变得异样起来。

    “大哥哥好厉害!”

    几名孩童朝白夜投入崇拜的目光。

    白夜苦涩一笑,没有说话。

    “慕容逸已死,我们这儿依然还很危险。”

    老村长眉头一皱沉道:“有什么话以后再说罢,大家马上收拾收拾,赶紧离开这里!”

    “好!”

    众人点头。

    “慕容家屠我族人,此仇你等都要牢记于心,待来日修为大成,必得亲自上门,屠尽慕容家人,为我死去的族人报仇!”

    村长一敲拐杖沉喝。

    “是!”

    几名年轻一辈的魔人双眼血红的吼道。

    魔人就地埋葬了死去的人的尸骸,每个人的神情都十分凝重。

    白夜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也该与那丫头分道扬镳,可就在这时,村长与妇人一同走了过来。

    “媚喜,你过来,白小兄弟,我们有件事情想找您商量一下。”

    “什么事情?”

    白夜从储物戒指里取出在风云国内夺得的地图,正盘算着去处,随口应道。

    “我想聘请白小兄弟担任媚喜的护卫,送她安然抵达拜天国...”老村长嗫嚅了下唇,开口说道。

    “拜天国?”

    白夜愣了下,那可是比风云国及缥缈国不知强多少的大国啊。

    “怎么?你们是准备前往拜天国吗?”

    “非也,我们不去拜天国,魔人衰败之后,在其他强者的眼中已如牲畜一样,我们若去了繁华大国,必会遭到灭杀!绝无生机,因此老朽打算领着我的族人继续往深山躲,希望能避开慕容家族的追杀,老朽已经物色到一块宝地,那里有天然瘴气庇护,更是强大魔物的葬身之所,设有天然幻境,在那里安生应该会很安。”老村长道。

    “那你要我送她去拜天国作甚?”白夜指着旁边的媚喜问。

    “此一行凶险万分,而且慕容逸已死,慕容家必然大怒,势必会动用部力量找寻我们,所以即便躲在天涯海角,我们也不能说是百分之百的安,因此我们打算让媚喜一人躲进拜天国!躲到她姐姐那,如若我们有什么不测,至少还能存下一条血脉。”老村长叹气道。

    媚喜一震,急呼不去。

    但没用,老村长跟妇人已经下了决心。

    便看老村长挥了挥手,一名男子捧着本秘籍走了过来。

    “我们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唯有这本秘籍是先祖流传下来的,白小兄弟,只要您答应下来,这本秘籍,老朽愿以赠送于你。”老村长道。

    白夜伸出脖子一看,那本古朴的书皮上用血写着几个大字。

    “黄泉生死咒?”...

百度搜索 九天剑主 爱搜书 九天剑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九天剑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火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神并收藏九天剑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