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天剑主 爱搜书 九天剑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拳何其凶猛,简直让人始料未及,而上面的凶悍程度也大大出乎了赐天仇的预料。

    当赐天仇抬起臂膀防御时,一切都显得晚了。

    他的魂力还未注入于自己的双臂,拳头已经临近

    砰!

    一记沉闷的响声炸开。

    便看擂台之上,二人碰撞之处出现了一道宛如莲花般的涟漪,正朝四周扩散。

    涟漪撞在结界上,立刻将那宛如铜镜般的结界掀动我的好似波浪般翻涌不止。

    至于赐天仇,更是身形疯狂的爆退,身躯一直重重的撞在了后面的结界上方才停止。

    这一幕出现,场安静了。

    人们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白夜,一个个是瞠目结舌,嘴巴半天都合不拢。

    赐天仇登台后,他已经是场焦点,所以无论是谁,都在关注着他的战斗,毕竟人们希望能在他身上看到更多的招法,更强大的魂诀,尤其是那些精锐,他们认为白夜必死,他们所希望的,就是这个魂武堂的废物能够想点办法套出点赐天仇的招式来。

    可是

    眼前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一个魂武堂的家伙能够一拳把赐天仇给震飞?

    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的?

    不少人回过神来,皆是抱着脑袋,脸色发青的思绪着,他们只觉此刻自己大脑颤抖的频率足以要让他们的脑袋炸裂!

    “这是怎么搞得?”

    紫竹阁这边,擒寂月那张绝美的小脸已经完凝固了,周围的同门们表情也好不到哪去。

    虽然他们不认识白夜,可他们认识魂武堂啊。

    那种只收容垃圾的地方,那种宗门排名倒数第一的部门怎会有这般凶悍的存在?

    赵礼这边更是不言而喻。

    他已经是一屁股坐到了凳子底下,人趴在地上,傻傻的望着这一幕。

    “这个白夜居然这般厉害?”他呢喃着。

    当然,最为震惊的既不是擒寂月,也不是赵礼,而是赐天仇。

    他抬起双臂,上头的颤麻感还未消失。

    他知道自己的肉身强度,那是梵天战体的巅峰,寻常的力道别说是撼动他,哪怕是给他一点疼痛的感觉都不可能做到。

    可面前这个真魂境人却做到了!

    为何会这样?

    为什么?

    这个家伙真的是真魂境人吗?

    赵礼大脑疯狂的颤抖,人也难以接受。

    这时,白夜迈步走了过来。

    他的神情尤为的平淡,看不出喜悲。

    赐天仇见状,眼中顿时被满满的怒火所充斥。

    “臭小子,你不要得意!我一定会把你撕碎!”赐天仇低声咆哮。

    在他看来,此人刚才的举动是对他莫大的侮辱,按照赐天仇的剧本,他应该是一拳把这个人砸成肉酱,然后在满场的欢呼声与掌声中走下擂台,震慑四方,也让神武堂的家伙们好好瞧一瞧自己的威势。

    可是现实没有按照他的剧本去走!

    这个魂武堂的家伙不仅没有被自己拍成肉酱,他居然还主动走过来要动手!

    这是裸的挑衅。

    这是对他这位破罡堂首席弟子最大的侮辱!

    “我没有得意啊。”白夜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一句话,深深

    的刺激了赐天仇的浑身上下。

    他猛然咆哮一声,双臂瞬间赤红起来,一条条脉络鼓涨,却透露着如同岩浆般的色泽,仿佛此刻的他,浑身鲜血已经化为了岩浆。

    这一拳发动,似骄阳坠落,那不仅仅是给予人一种恐怖至极足以撕碎一切的压力,那更涵盖了一种破灭一切融化一切的热意!

    白夜安静的望着这袭来的一击。

    他身后的结界都被这一击所携带的势压给震得鼓涨凸出,且结界表层赤红无比。

    周围的执法堂弟子连连后退,不敢靠近。

    现场更是惊呼不断,不少人甚至站起身来,瞪大眼睛望着这一击。

    “这是烈阳神拳!”

    神武堂处,有弟子惊呼出来。

    “师兄,他终于是学会了烈阳神拳,您与他的一战,定要小心啊!”旁边的弟子冲着尽逍遥道。

    尽逍遥没有吭声,而是双眼紧紧的盯着赐天仇,紧紧的盯着这一击。

    他相信,这一击足够结束这场战斗了。

    只是

    就在此刻,那朝赐天仇走来的白夜也抬起了一拳,朝前轰去。

    起初,他轰击的气势平平无奇,如平静大海,无波无澜。

    可当拳头完伸直时

    轰!

    一记震天动地响彻云霄的拳啸声瞬间炸裂,迸溅四方。

    一股摧枯拉朽无可匹敌的拳劲朝四周释放。

    似要惊动鬼神,让天地失色!

    那赐天仇袭来的热浪,竟被这股拳劲统统撕碎。

    “什么?”

    赐天仇瞳孔狂缩,人当即愣住了。

    但听白夜长啸一声。

    “武啸神拳!”

    砰!

    双拳对撞。

    赐天仇的所有拳势当场破碎。

    白夜拳头势如破竹,继续前进,疯狂前进,震碎一切。

    只看赐天仇的那条胳膊立刻如同碎裂的铁片,寸寸断裂,难以抵挡。

    当白夜的拳头伸到了尽头时,赐天仇的整条胳膊已经被他给部震碎

    澎湃的力量如惊天骇浪,猛击于赐天仇的身躯。

    咚!

    赐天仇当场被震飞出去,人于临空猛吐鲜血。

    待摔在地上时,整个身躯的皮肉已经部碎裂。

    “哇!”

    场哗然!

    无数人从席位上站了起来,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紫竹阁、执法堂、神武堂、破罡堂等所有部门的人部傻眼了。

    人们的大脑里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词。

    黑马!

    毫无疑问,白夜就是黑马!

    可谁能想到,这魂武堂还能跑出黑马来?

    这是怎么回事?

    人们的大脑疯狂的颤栗,思维都快跟不上节奏。

    这可是赐天仇啊!

    这可是破罡堂首席大弟子啊!

    这可是拥有梵天战体的存在啊!

    居然被这个魂武堂的弟子一拳给轰飞!

    而且还一拳轰碎了胳膊,一拳砸裂了肉身,一拳结束了战斗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人真的是真魂境级别的存在吗?

    人们大脑疯狂的颤抖。

    谁都是接受不能。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

    于震撼了!

    但是战局还未结束!

    只看白夜面无表情的朝那躺在地上的赐天仇走去,他的每一步都显得极为轻盈,可听在现场的每一个人耳里,都无比的沉重。

    “这位师兄,我与你无冤无仇,可你一出手就是杀招!可见你是个心狠手辣之人,我这个人的行事准则是恩怨分明,谁对我狠,我也没必要对谁留情,既然你要杀我,那我也不该留你!”

    白夜沙哑的说道,那漆黑的瞳珠里闪烁着一抹凶光。

    “你你以为我怕你?”

    赐天仇满嘴鲜血,双眼血红,咆哮一声便要爬起来。

    但在这时,破罡堂那边的弟子已经喊出声来。

    “住手!我们师兄认输了!住手!”

    “不要再打了!我们认输!”

    “师兄,您快投降!”

    吼声不断。

    人们知道,破罡堂的人绝望了。

    因为这个魂武堂的存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他们知道,此人完碾压了赐天仇!

    这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再这样下去,赐天仇必死!

    可是他们的呼喊毫无作用。

    白夜一拳直接朝赐天仇的脑袋上砸去。

    下面的执法堂弟子也急了,立刻喝开“住手!比赛结束,你若敢伤赐天仇,宗门必将你踢出门派!”

    然而

    白夜依然没有停手。

    他眼中杀意爆发,嘴里蹦出冰冷的字眼“他没有投降!便不算结束!”

    执法堂弟子闻声,脸色都青了一片。

    投降?

    以赐天仇的性格,他是绝不可能投降的。

    可他不投降!白夜必然杀他。

    没人能阻止的了白夜了。

    赐天仇就要陨落了!

    场人呼吸发紧,呆滞的望着这骇人的一幕。

    所有人都以为赐天仇对决魂武堂人,那几乎就是过过场子,上去转一圈就得下来。

    可却没想到局面居然会演变成这种地步!

    这个人怕是太上神天殿有史以来最强的黑马了!

    但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赐天仇将就此陨落时

    咣!

    一记奇异的响声冒出。

    只看白夜面前的空间倏然扭曲起来。

    “嗯?”

    白夜脸色微变。

    人还未来得及反应,面前那扭曲的空间居然骤的炸开。

    砰!

    暴戾的空间涟漪如同一只巨大的手掌朝四周推去。

    白夜也是猝不及防,当场被掀飞。

    他临空一个翻身,落在地上,但身形不稳,步伐还摇晃不止。

    白夜眉头一皱,视线朝场外望去。

    但听一个声音从赛场大门传来。

    “大胆竖子!好生狂妄!比赛都已结束,你还敢荼毒门人?你是要造反吗?”

    声音落下时,一名胡须花白穿着褐色长袍的老人如同闪电般飞了进来。

    老人二话不说,直接撕开赛台结界,落在了赛台之上,立于赐天仇前方,一双老眼冰冷而严肃的盯着白夜。

    一股大势瞬间弥漫于四方,笼罩了整个赛场!

    “王长老?”

    下面执法堂的弟子立即失声呼开。

    。

百度搜索 九天剑主 爱搜书 九天剑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九天剑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火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神并收藏九天剑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