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天剑主 爱搜书 九天剑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昏暗的宫殿内。

    一名穿着青色长袍长发披肩的男子正坐在石椅上,漠然的望着被搀扶过来的一个狼狈身影。

    这个狼狈身影,正是荡飞阳,而搀扶着他过来的人为画江月。

    走到宫殿中央,画江月手一松,荡飞阳如同烂泥般摔倒在了地上,而画江月直接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凄厉哀嚎了起来。

    “兄长,请为我们做主啊”

    惨烈的声音响彻了宫殿内外。

    上面的仇天大君微吸了口气,继而闭起了双眼。

    “那个白夜好生嚣张,我们只是去给他下战书,结果他还要害我们,他废掉了飞阳的修为,更欲杀害我们,若非是我说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让他有些顾虑,恐怕我们都回不来了,兄长,这个白夜根本就没有把您放在眼里,请您速速出手,斩杀白夜,为我们出去,为您自己正名,求兄长主持公道啊!”

    画江月悲愤的喊道,继而再度磕头,不住的抽泣着。

    宫殿内只有她的哽咽声与荡飞阳痛苦的呻吟声。

    仇天大君是一言不发。

    那青山老人也只是立在一旁,默不作声。

    这时,仇天大君站了起来,朝那画江月走了过去。

    画江月微微抬头,望着靠近的仇天大君,呼吸一紧,连忙将脑袋再度深埋下去,不敢出声。

    却见仇天大君行至她的面前,蹲伏下来,伸手抵着她的下爸妈,将她的脸顶了起来。

    画江月娇躯轻颤,望着仇天大君那张俊美的脸与淡漠的眼神,脸颊有些发红。

    她其实也是十分仰慕仇天大君的,但她知道这种级别的存在不是自己能多想的,故而也只是把心思放在荡飞阳的身上,奈何荡飞阳是比她想象中要无能的多了

    “你恨白夜吗?”

    只见仇天大君伸出手,为画江月擦掉眼角的泪水。

    画江月微微一愣,继而咬牙切齿,愤恨道“当然恨,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不光是他,还有他身边的人,我要他们统统不得好死!”

    “是吗?”仇天大君平静道“那如果我不帮你出头,你是否还会恨他?”

    这话一出,画江月瞳孔急缩,不可思议的望着仇天大君。

    “兄长,您您说什么?您不帮我们出头?”

    “如果我说是,你还会恨白夜吗?”仇天大君再问。

    画江月秋眸狂颤,人呆呆的望着仇天大君,嘴唇不断的哆嗦,慢慢的,她的身躯也在疯狂的哆嗦、颤抖,脸上的愤恨已是慢慢的转变为恐惧、害怕、彷徨甚至是绝望。

    她没有说话,但仇天大君似乎已经得到了答案。

    “你的恨,是建立在我会为你复仇的基础上,因为你认为我能够帮你报仇,所以你才痛恨,如果我不能帮你报仇,那么你对白夜所拥有的不会是恨,而是恐惧、害怕、绝望!”

    仇天大君站了起来,面无表情道“综上所述,废物,是没有资格去痛恨别人的。”

    画江月小嘴轻张,怔怔的望着仇天大君,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时,又一个身影快步走进了宫殿,行至殿前,立刻跪伏下来,三跪九叩后恭敬说道“主人,惊神殿的人到了!”

    “叫他进来。”

    仇天大君淡道。

    “是。”

    那人再度磕头,继而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一名穿着金色盔甲身材高大的魂者走了进来,这人气势非凡,威风凛凛,一看便知绝非常人。

    然而入了宫殿,他却是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急忙跪地叩首,恭敬高呼“惊神殿护刀使刘毅拜见尊者!!”

    “东西呢?”

    仇天大君面无表情的问。

    那人急忙从储物戒指里翻动了下,继而取出一个黑色的匣子,随后双手捧着小心翼翼的递了过去。

    仇天大君立刻伸手去抓。

    而在他手伸过来的刹那,那个匣子立刻化为了沙粒随风荡开,匣内的武器立刻躺在了那刘毅的手中。

    那是一口修长且泛黑的单手长刀。

    长刀刀刃微弯,刀身凶戾,刀气惊天,似九幽枯骨下的战刀,十分的可怖,它一出现,哪怕是安静的躺在那,都能给人一种神魂俱颤的感觉。

    画江月呆呆的看着这口长刀,呢喃出声“这就是鸿兵,惊灭刀?”

    “果然是好刀!”

    仇天大君扣着刀仔细的端详了下刀身,继而轻轻颔首“有此刀在,本座何惧天下?”

    “尊者实力盖天,无人敢质疑,现有鸿兵相助,尊者之实力自是无双!此次苍天崖一行,也定然是旗开得胜!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家公子也希望尊者能够把此物带上!”那刘毅恭敬说道,继而举着高举着双手,捧着一块令牌递于仇天大君的面前。

    仇天大君扫了眼那令牌,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沉声冷哼“怎么?你们的凌大人是认为我会输?”

    随意的一句话落下,整个宫殿的温度都在疯狂的下降。

    刘毅轻轻一颤,哆嗦了下,但不敢有任何不满,忙再解释道“这只是我家公子的一点建议罢了,而且我家公子这两日在殿主他们的相助下,伤势恢复了不少,对苍天崖的部分记忆也得到了修复,他可不仅是保险起见,也是希望能在关键时刻,让他了解一下当初的事情,毕竟这事不解决,对我家公子而言,倒也是一个心魔种啊,望尊者能够理解!”

    话音落下,那人再是叩首。

    仇天大君眼神晃动了下,继而点了点头,淡淡说道“若是你家主子想要报仇,本尊倒是能够成他!”

    说完,便将令牌抓在了手中。

    “多谢尊者,祝尊者旗开得胜。”

    “滚吧,你身上的气味儿让本尊厌恶,速速滚出这里,免得污了本尊的地方。”仇天大君平静道。

    “小人告辞!”

    刘毅再度作礼,继而匆匆后退离开。

    仇天大君不再去看他,继续打量着手中的惊灭刀。

    “兄长,有了此物,区区白夜不在话下,您真的不打算杀白夜吗?”这边的画江月踟蹰了下,还是开了口问。

    “杀,为何不杀?哪怕不是为你们出头,仅是为了他手中的鸿兵。”

    仇天大君淡道。

    “真的?”画江月大喜“那您何时动手?”

    “不急,距离约定的日子还有一日,本尊想要练练刀!”

    “练刀”

    “听说距这不远有一片云林,上有奇珍异兽活动,杀几个畜生,看看这刀快不快吧!”

    “这样吗”画江月踟蹰了下,倏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忙低声道“若是这般,兄长,那这也太没意思了!您既然是要练刀,不如换个地方如何?”

    “哦?”

    仇天大君放下手中的刀刃,奇怪的看着画江月,平静的问“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有!”画江月当即点了点头,眼里闪烁着一抹阴毒。

    送走了荡飞阳,白夜立刻折回了苍天崖。

    不过他可不会因为赶走了荡飞阳而高兴,而是在第一时间来到了将军府。

    此刻的徐子明还在操练着将军府内的一众将士。

    虽然时隔数年不见,时间尚短,但这段时间内这些将士们的气息却是一个个飞速暴涨,魂境也是疯狂的提升,这个时候的他们实力已经不弱于五行域上的魂者了。

    这得多亏了白夜给予的高级魂术与强大丹丸的相助。

    而且在苍天大阵的滋养下,苍天崖的修炼环境也是独一档的,其他区域未必能够比的上。

    “大人!”

    看到白夜到来,徐子明立刻跑了过去作礼。

    “这几天就不要操练了,立刻投入布防事宜当中,我这里有一个法阵阵印图,你带着你的人按照这阵图上的步骤开始布阵!”

    白夜低声冲着徐子明道,话音落下时,人从潜龙戒内取出一张刚刚画布的阵图,递了过去。

    徐子明双手捧着,接过来扫了一眼,当即一愣。

    “这”

    “怎么了?”白夜眉头一皱。

    “大人我我有些看不懂”徐子明支吾了下,小心的说道。

    白夜闻声,轻轻一愣,倏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这法阵可是他从上古图书馆里取出来的阵图,严格来讲,徐子明这样的人看不懂才叫正常,他毕竟也不是什么绝世天才。

    白夜苦涩一笑,开口道“罢了,我便给你讲解下吧,你找几个精通法阵的人过来,我一起解释给你们听,等你们搞明白了,速速布下此阵,务必在明日之前将法阵完成,我会给你们配好材料的,知道吗?”

    “是,大人!”

    徐子明立刻喝道。

    白夜轻轻颔首。

    不一会儿,十余名将军府的魂者便凑了过来,白夜立刻给他们讲解起这法阵的施布与上面一些纹理的意思,随后又给这些人分发了丹丸,让他们有足够的魂气布阵。

    一番讲解结束,将军府立刻动了起来。

    整个苍天崖也是沸腾一片。

    可这还远远不够。

    白夜凝视着苍天崖大门的方向,眼中闪烁着凝冷。

    他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敌人,绝对不只是仇天大君

    。

百度搜索 九天剑主 爱搜书 九天剑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九天剑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火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神并收藏九天剑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