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天剑主 爱搜书 九天剑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红衣大人高看了我吧?我能有什么办法啊?”白夜耸耸肩,他可不想惹麻烦。

    但红衣却是用着狐疑的目光望着他:“素问东莺大人精通魔道魂诀,更懂许多邪术,这个神庙便是用邪术打造,东莺大人难道对这一切都束手无策?”

    白夜闻声,心惊肉跳。

    他可不知东莺是擅长这个的。

    不过从先前与东莺交手的情况来看,东莺的确是懂得一些旁门左道的邪门术法,他之所以嗜杀,也并非是天生,有一部分因素就是被邪术所影响。

    红衣之所以找东莺,恐怕也是因为只有东莺知道如何破除这神庙之法吧。

    可是……东莺早就死了!

    现在的东莺,只是一个冒牌货啊!

    他白夜哪懂什么邪术啊?要说魔道魂诀,那倒是精通一点,可现在红衣不是要他施展这些术法,而是通过自己对邪术的理解去破掉这座神庙内的暗格。

    这如果不拿出点东西来,红衣必定会生疑,哪怕不怀疑白夜的身份,一旦红衣恼怒了,对白夜动了手,白夜的身份依然有可能暴露。

    既然如此,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白夜眼神森寒,暗暗看了眼红衣。

    只是……他又朝后方平原处的空间门望去,杀意消散了不少。

    不行,距离太近了。

    虽然白夜当下有七把鸿兵,还有黑河之力,要杀红衣不难,但要留下她,还有问题。

    红衣的空间术法非比寻常,她要想走,根本就留不住……

    还不行!

    必须要等到进入于神庙当中。

    想办法尝试着破掉这神庙吧。

    毕竟神庙内的一切,可是关乎于镇狱碑与那枚神奇黑珠的秘密。

    白夜心头思绪着,盯着面前的神庙,便开口道:“好啊,红衣大人,既然如此,那我就试一试,不过我得提前声明,我未必能给解决这里的暗格,毕竟制造这个神庙的存在非比寻常,我未必能及其水准!”

    “你尽力便可。”红衣点头。

    白夜呼了口气,迈开步子走向神庙,嘴里碎碎叨叨,像是在念诀,实际却是催动黑河之力。

    目前对于红衣而言,无论是神力还是鸿兵之力,她都太熟悉了,若是用了这两种力量,势必会被红衣所察觉。

    而她唯一不熟悉的,恐怕只有这黑河之水的力量。

    白夜暗暗将黑河之水的力量覆盖与全身上下,而后一点点的朝神庙靠近。

    当踩上第一块台阶时,整个神庙内的魔气不由一颤。

    而先前那消散的身影是再度浮现了出来。

    “不知所谓的蝼蚁,你居然还敢踏入这里,死吧!”

    身影不再警告,而是不由分说的朝白夜发动攻杀。

    白夜心脏绷紧。

    这身影……像是有些意识!

    不过现在不是管它是个什么东西,而是该想想如何对付它!

    白夜当即抬手朝前一挥。

    哗!

    黑河之水从他掌心溢出,化为一道轻纱,覆盖在他的面前。

    那黑影再度拟化出血盆大口,意图吞吃白夜,但在大口咬下的刹那,被这黑河之水的力量给生生拦截了下来。

    红衣在神庙外注视着,人连连点头:“东莺大人真不愧是东莺大人,果然厉害!看样子找你是对了。”

    “话不能说的这么早!”

    白夜沉道,打算继续朝面前的轻纱内注入黑河能量。

    但他刚要动作,那撕咬在黑河能量上的血盆大口突然融化了。

    它们仿佛是融化的蜡烛,整个突然变了形,不断往下流淌着黑色的汁液。

    顷刻间,整个轻纱直接被腐蚀掉。

    “什么?”

    白夜当即愣了。

    连黑河之水的能量都无法抵挡的住这股力量吗?

    咕噜咕噜咕噜……

    当轻纱被腐蚀掉时,那些黑色的汁液竟是开始沸腾起来,仿佛煮沸的开水,随后所有黑色汁液猛然往外一凸。

    “不好!”

    白夜脸色骇变,猛然朝后撤退。

    嗖嗖嗖……

    那些黑色汁液全部化为一把把利剑,朝白夜贯穿过去。

    白夜极速后撤,但终归还是慢了一拍,一口漆黑的利剑贯穿了他的大腿,人跌跌撞撞的倒在了神庙外。

    而在他倒地的瞬间,剩余的利剑也全部消失。

    白夜倒抽凉气。

    要是这些利剑没有消失,恐怕他现在已经被刺成了马蜂窝吧?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居然连黑河之水的能量都能贯穿?

    白夜几乎都不敢去想象了。

    “东莺大人,你没事吧?”红衣走来,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没事的人吗?”白夜倒抽了口凉气,望着伤口道。

    却见伤口处黑色的液体还在存在,并且在慢慢朝外腐蚀。

    白夜立刻驱动魂气想要驱除这股液体,但魂气刚靠近,便被这液体吸附……

    太恐怖了!

    这是神庙内的力量?

    白夜脸色难看,见腐蚀的口子越来越大,索性祭出一道剑气,将自己的这条腿砍断,随后再催生命气息治愈伤口。

    红衣一直在旁边默默的观看,也不插手,宛如一个旁观者。

    “红衣大人,可能有点难啊……”白夜吐了口浊气,侧首说道。

    “有点难,便证明还是有解决之法的。”

    “我可能解决不了。”

    “东莺大人,你必须解决,这是关系到王朝兴衰,请你全力以赴,如果你不竭尽全力,我上报上去,你的位置不仅不保,恐怕命也会因此而丢掉。”红衣轻声道。

    “你在威胁我?”白夜眉头皱起。

    其实他倒是不在乎红衣的威胁,他只是比较计较于红衣一旦上报,上面人问责下来,他在苦牢内的大阵便会暴露出去。

    目前必须得要拖上一拖,至少得要为苦牢大阵争取时间。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想办法在这解决掉红衣!

    “我再试一试,如果这一次失败了,那我也无计可施了。”

    白夜冷道,等右腿恢复过来,便重新起身,朝神庙走去。

    红衣依然在庙外望着。

    白夜踏上神庙之地,那身影再是出现。

    不过这一回,白夜已不再催动黑河之水的力量了。

    他抬起手来,打开潜龙戒,将里面一物取出。

    那……正是镇狱碑!

百度搜索 九天剑主 爱搜书 九天剑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九天剑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火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神并收藏九天剑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