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惑国之妖后 爱搜书 惑国之妖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人,总是会变的。何子墨害怕这样的变化,害怕甘甜会成为照射在手掌中的阳光,抓不住,握不牢,虚无缥缈。

    见何子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甘甜瞪了何子墨一眼,推开了他,来到栅栏旁。恰好一只羊驼走了过来,甘甜伸手摸了摸它的毛,羊驼没有反抗,乖乖地站在那儿。它的毛很软,甘甜脸上的笑意更浓。

    何子墨看着甘甜,上前:“明天和我去公司。”

    甘甜还在那和羊驼玩耍,听何子墨这样说,愣了下。缓过神来,扭头看向何子墨:“你说什么?”

    何子墨唇角弯起:“我说,明天你要和我一起去公司,我的私人助理。”

    甘甜这才想起是有这么一回事,也没有心思在玩什么,拉着何子墨走到了一旁,说道:“何子墨,我不想去。”

    “为什么?”盯着甘甜,何子墨问道,“你难道不想要一份工作?”

    “想是想,但是——”甘甜顿住,放在身侧的手慢慢拳起,挣扎了一会,缓缓抬起头,看向何子墨,“好。”

    甘甜会答应也是在何子墨意料之中,心中有一丝小小的失望,看着甘甜微微笑道:“那好。”

    何子墨的神色看着有些不自然,甘甜轻咬了下唇,别开了目光。心里忽然间有些恍惚,似乎何子墨知晓她的一切,虽然她认为她隐瞒得很好,但是接触到何子墨的目光,她总有种心慌的感觉。

    “要回去了吗?”转移了话题,甘甜问道。

    “嗯。”何子墨应了一声,“甘甜,什么时候搬回去?爷爷过一阵子大概会从你子衿哥那搬回来,会不会有些不方便。”

    甘甜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好不容易你家里人接受我,我想培养一下感情。”

    明明知道甘甜这样说只是借口,何子墨却是皱眉,没有说什么。

    回去的路上,何子墨还在想着,他多注意一些,不要让甘甜真的惹到了何闫,只是在进了家,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后,何子墨站在那儿,身子有些僵硬。手握的紧紧的,可以听见骨头咯吱作响的声音。

    跟在何子墨身后的甘甜觉得奇怪,探头看去,看见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秦峰,也是愣住了。

    听见动静,秦峰看向何子墨,抬手打了招呼:“回来了。”

    又对着甘甜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何子墨沉下了脸色:“为什么你会在这!”

    秦峰摊手,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你把我打进了派出所,我想找人保释,你的电话打不通,不是说子债父还,所以我就找你的父亲了。然后他保释了我,还带我来到这,说要给我压压惊,我就来了啊。”

    何子墨冷笑,事情明显不是秦峰说的那样简单。

    忽然间,楼上传来一阵重重的关门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薛兴霞红着眼睛下了楼,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秦峰,眼里流露出恨意。秦峰倒是无所谓,毫不在意地承受着薛兴霞带着恨意的目光,脸上带着淡淡笑意。

    跟在薛兴霞后面,何闫走了下来,神色复杂地看了秦峰一眼,说道:“你叫秦峰?我能和你谈谈吗?”

    秦峰摆摆手:“不用,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保释我出来。我到这儿只是为了见一个人,我想要告诉她,我没有那么可怕。”

    说这话时,秦峰看了甘甜一眼。甘甜神色一顿,低下了头,躲开了秦峰的目光。

    何闫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微微移动,若有所思地看向秦峰,说道:“你和子墨打架,是为了甘甜吗?”

    秦峰倒也没有否认,颔首:“我和甘甜是朋友,我想和她见上一面,怎么就那么难。保护过度可不是一件好事。”

    何子墨还没有说什么,薛兴霞冷冷开口:“不愧是什么样的人生出什么样的儿子,就算不是被狐狸精带大的,骨子里的骚味倒是继承下来了。”

    秦峰有些疑惑,不解地问道:“薛阿姨,你在说什么?”

    何闫什么都没有和秦峰谈,秦峰在装糊涂,薛兴霞也没打算客气:“我说的你听不明白?那好,我就说直白点,甘甜自小就是我儿子的媳妇,说她是我们家的童养媳也没错,你来搅合什么!”

    秦峰跟何子墨一样,脸上也是挂了彩,听薛兴霞这样说,秦峰指着脸上的伤痕:“薛阿姨,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要是真像你那样说的,何子墨干什么阻止我和甘甜见面,还把我打成这样,他是在害怕。再说了,你们之前不是一直不承认甘甜的吗?怎么忽然就改变态度了?难不成是因为季琴现在不合格了?这样的墙头草可真的是不好。”

    “我家的事,用不着你指手画脚。”以前不知道秦峰是秦岚的孩子,薛兴霞看着秦峰也没有觉得多厌恶,现在知道了,一看见秦峰,薛兴霞就觉得憎恶,“我儿子打了你?打得好,抢别人的,就该打。秦仁我也算熟悉,他把你从孤儿院领养回来时你好像已经过了七岁,三岁看老,七岁看大。性格已经形成了,后天再怎么教育也是不行了啊。秦峰,别怪我说话难听,你的妈妈,该不会也是喜欢偷人,小时候的你耳熏目染,才会这样惦记别人的?”

    秦峰的眼里闪过愤怒的火苗,只是一瞬,便消失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阿姨,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小时候的事,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咱们一事归一事,能不能不要这样人身攻击。再说了,我和甘甜交往的时候,何子墨不是要和季琴订婚,我没偷也没抢。”

    薛兴霞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反驳。

    “不是这样,”轻声的,甘甜说道,“秦峰,谢谢你那段时间帮我演了一场戏。如果我对你有情的话,我会选择假戏真做,但是事实不是已经说明了?”

    喜欢豪门第一婚请大家收藏:()豪门第一婚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惑国之妖后 爱搜书 惑国之妖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惑国之妖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纤城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纤城绘并收藏惑国之妖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