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前缘惊魂 爱搜书 前缘惊魂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故事继续――)

    孟府。

    在潇潇雨中,一辆人力车从黄昏的街头飞奔而过,直奔孟府。车上坐着一个人,圆圆的脸不时回头张望着,一面不停地催促着车夫,“快!”

    草地上虫声唧唧,露水很重。吃过了晚饭,孟喜昌依在院中花藤架上,一边剔牙,一边观望着下人新抱来的狗,下人给狗戴上了皮带子,牵着它在老爷面前来回走了几圈。在他的脚边停了下来。

    “这狗个头不小啊!”孟喜昌说。

    “别看它体形大,实际上还不满一岁!老爷!它性情特别温良!”

    “哦?”

    孟喜昌好奇地摸了摸狗头,那狗温顺地趴在了地上,任由他抚摸,一双眼睛通人性似的看着孟喜昌。

    “嗯,是条好狗,就是样子有点吓人!不晓得二太太能否喜欢!这狗是什么狗?”

    “纽芬兰犬!老爷!脾气好得很!也好饲养!”

    正说着话,何青萍疾步走了过来。

    狗不合时宜地“汪!”地叫了一声,把何青萍吓得连连倒退,嘴里惊呼道:“吓死我了!赶紧弄走!”

    孟喜昌哈哈地笑道:“怕什么!这狗温和得很!找这只狗来,是给你作伴的!没想到把你吓成这样!你不是说想养只狗的嘛!”

    说罢,孟喜昌向下人挥了下手,下人便牵着狗离开了。

    “我要的是只温顺的小狗,谁要这么大的啊!”何青萍悻悻地说道。

    “这狗温顺得很啊!好吧,既然不喜欢,我就让人把它送回去就是!”

    不知下人将狗拴在了哪里,只听到远处传来了几声狗吠。

    “其实这种狗是最温和的了!”孟喜昌笑着摇了摇头。“以后走路别那么急,小心自己的身子!”

    “老爷!”何青萍四下看了看,向前凑了凑,小声说:“周宣来了!”

    孟喜昌一怔。

    “他不是被张显贵捉了?”

    “逃出来了!”

    孟喜昌眨了下眼睛,想了一下,说:“逃出来也好!我还正发愁不知道怎么把他弄出来呢!看来,这人还挺有本事,自己居然逃了出来!”

    “老爷,现在他正在外面侯着呢!”

    “让他进来!”周喜昌又补充了一句,“慢,让他到我房里来!”

    “是,老爷!”

    …

    下人端上饭食,退了出去。

    孟喜昌坐到周宣的对面,“贤弟,这些时日让你受委屈了,本想早日把你救出来,无奈张显贵太过刁钻,好在你自己逃了出来,你是怎么出来的?”他顿了一下,指着桌上的饭菜,“来,边吃边说!”

    “说来话长,挑拨离间,又花了银两!老天开眼吧!”

    周宣饿坏了,也不客气,大口地吃了起来。

    “我收到了个纸条,还以为是朋友们找我还帐,吃酒,过去才知道中了他们的计!他们关我在一个小黑屋里,饥一顿,饱一顿,送的饭都是他娘的是馊的!”

    “我就知道他们不会放过你!”

    周宣伸手拾了块肉骨头,啃了几口,抬起头,边嚼边说:“他们不会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他!哼!”

    孟喜昌重重地叹了口气,“唉!怨怨相报何时了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听了这话,周宣停了下来,抬头,瞪着眼,忿忿道:“饶了他?怎么可能!这可是杀妻之恨啊!”

    “前几日,家贵与他们谈了,他们之所以捉了你,就是担心你还会再找上门去,以报这杀妻之恨!没除了你已经是手下开恩了!况且,你妻子并非他们所杀,他们也没想到这女人性情是如此的刚烈,居然会自杀!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看...”

    “过去的事儿?老兄,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显然,谈话触到了周宣的痛处。他的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鬓角的一条青筋在微微跳动,眼睛中闪烁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

    气氛有些紧张,孟喜昌赶忙改口,“我是说,这事儿还要从长计议!”顿了一下,又说:“哦,对了!贤弟下一步有何打算?”

    周宣叹气道:“还没想好!反正家是不能回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不,贤弟就住在我这儿吧!住几日避避风头!”

    “就怕..”

    孟喜昌笑了笑,“我与张显贵又无仇怨,他总不能无缘无故上门来捣乱,上门捉人吧!”

    周宣想了想,起身拱手道:“也罢,那就给仁兄添麻烦了!”

    孟喜昌起身走了过去,拍着周宣的肩膀,笑着说:“客气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此后,周宣就在孟府住了下来。

    ...

    从柳佩珠进到孟府的第一天开始,丁淑娇就没和她说过一句话,也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在她的心里,那是仇人。

    她把她在孟家受的委屈都归咎到了柳佩珠的身上,她自己也知道这对于柳佩珠来讲不公平。可是,谁让她们在孟家的待遇有一个对比呢!有了这个对比,丁淑娇的怨恨和嫉妒就会与日俱增。

    矛盾终于爆发了。

    孟家大宅,灯火通明,全家人围坐在餐桌前在一起吃饭。

    下人给上了一道菜,也是很平常的家常菜:梅菜扣肉,香气四溢。

    孟喜昌夹了一筷子,尝了尝,“不错,真好吃!来来,大家都尝尝!”

    孟家贵尝了一口,频频点头,“看不出这乌不溜秋的梅干菜会有这么好吃的味道!”随即夹了一筷子放到了柳佩珠的碗中,“佩珠,你多吃点儿!”

    柳佩珠转手将碗中之肉移到大太太碗中,道:“您年纪大了,多吃点儿吧!”

    “啧啧!佩珠这姑娘,真是懂事儿!”大太太侧过脸来,对孟喜昌说。

    丁淑娇闷头吃着,一直未作声,就像有片乌云沉甸甸地笼罩在头顶,这饭吃得是格外的压抑。

    孟喜昌说:“佩珠,知道这是怎么做出来的吗?”

    “这梅干菜焖肉,需要五花猪肉一层,再铺上一层梅干菜,再加上一层肉,再加一层菜。这样,用一个大碗叠它个四五层,洒上绍兴老酒,洒白糖,蒸个比较长一点的时间,直到肉酥肉烂。”

    孟家贵一脸惊奇的神情,叹道:“这你都知道呀!”

    “要肥而不腻,入口即化才是!”柳佩珠说。

    “看看,佩珠虽然刚过了门儿,但就是不一样!”大太太夸道。

    何青萍扒了两口饭,冷不丁冒出一句,“有那么好吃么?我看还是有点欠火侯!不管怎么样,也是佐酒下饭的。”

    有一碗红烧狮子头放在了较远的地方,丁淑娇够不着,便起身,伸长手臂去够,没想到,孟家贵伸出筷子将她的筷子打了一下,丁淑娇看了他一眼,他装作没看见,闷着头继续吃饭。

    丁淑娇冷哼道:“是呀!佐酒的配菜!”说罢,又给自己夹了好大的一块肉放在了自己的碗中,头也不抬地一口就吃掉了。

    佐酒的配菜,这是话里有话,大家都听得明白。

    看大家都不说话了,孟家贵说:“无论是配菜,还是主菜,哪一个合胃口,哪一个就是好菜!”

    一句话,说得丁淑娇更加不高兴。

    她佯装什么也没听到,抬头看了看大家,说:“都别发呆,吃菜呀!”一边说着,一边又将筷子伸到了梅菜扣肉的碗里,给自己夹了一大筷子。

    那碗里的肉本就不多,却让丁淑娇吃了不少,大太太有些坐不住了。

    “光吃不下蛋!有什么用!”说着,她将那个梅菜扣肉的碗端了起来,端到了柳佩珠的面前,“你多吃!”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丁淑娇愤然地站了起来。

    大太太说:“没别的意思!我是说,这么好的肉,将来变成了孩子总比变成了屎被屙出去要强!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羞辱!

    这是对一个女人莫大的羞辱!

    丁淑娇刚要发怒,被身边的何青萍一把给拉住。

    “不值当!”何青萍小声说。

    丁淑娇也不是吃软饭的,她伸出手,把那碗肉拿了过来。

    大太太起身,再一次把那碗肉抢了过去。

    那碗肉在柳佩珠的眼前被挣来抢去,她于是起身,本想劝住,不巧在挣抢的过程中,她好不容易拿到手的碗被大太太无意中的随手一挥,正正地扣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丁淑娇的脸上。

    那带着温热气儿的菜肉糊在了丁淑娇的脸上,涩涩的,她用衣袖胡乱地擦了一把,她感到了从所未有过的羞辱。

    “老爷!你看看!这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都来欺负我!我丁淑娇就那么好欺负么?”她歇斯底里地说。

    “看看,像什么样子!哼!”大太太说。

    “行了!”

    孟喜昌大喊道,大家顿时安静了下来。

    “吃顿饭都不得安生,就为了一口肉,闹得个鸡飞狗跳的!都多大的人了!成何体统!”孟喜昌越说越气,干脆把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放,“这饭,没法儿吃了!”

    说罢,孟喜昌甩手而去。

    丁淑娇回到房中,洗了脸,一个人坐在床边,想着刚才饭桌上的事儿就气,直气得脸色转青,浑身的醋劲,一齐涌上心头。

    她居然敢把肉扣到我的脸上!还了得了她!

    她双脚一跺,直奔柳佩珠的住处而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她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方解心头之恨。

    柳佩珠没在,她的房,丁淑娇还是第一次进来。收拾得干净漂亮,各色家具应有尽有,看来,孟家贵是费了心思,这更令她醋意大增。

    哼!我让你们舒服!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狠劲,丁淑娇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阵乱砸,只听到“劈里啪啦”,柜中的被褥被拉了出来,桌倒椅翻,玻璃杯盘碎了一地。家具物品,被摔得支离破碎。

    尽管如此,丁淑娇仍未解恨,她发了疯般地用脚狠狠地跺着地上的被褥,心里想着,生!生!我让你们生!

    响动惊动了大家,孟家贵攥着拳头最先进来,丁淑娇见了他,也不说话,一下子扑将上来,撞在了他的怀里,连骂带哭,手抓脚踏,恨不得吃了他。

    当着大家的面儿,孟家贵也不客气,伸出手来,“啪啪”两下大嘴巴子就抽在了丁淑娇的脸上。

    当众被自家男人揍,还是打在了脸上,这还了得!

    丁淑娇发了疯,她咆哮着,像一头愤怒的狮子,披头散发地向孟家贵撞去,那架势是誓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两个人扭打到一团,直打得难解难分,众人见状,只得拉架,再不拉架,估计是要出人命的。

    费了半天的劝,好不容易把二人拉开。

    丁淑娇被拉回到自己的房里。她如此地受孟家贵打,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众人劝都劝不住,她继续连哭带号,乱摔乱砸,见什么砸什么,直到自己的手破了,看着鲜红的血顺着手指流淌了下来,她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哎呀!淑娇你动这么大的气儿干什么啊!”何青萍赶来,在一旁劝慰道。

    何青萍刚刚在饭桌上说的话,是她无意中说的。

    在这个家里,她是小娘,是和大太太等辈份的,所以她觉得自己并不应该站在哪一方,也不应该把自己掺和进去。

    吃了饭,她就回了房。想到这边的响动,她知道自己是不来不行了!

    “淑娇呀!你得消消气儿!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多不值当!你说,你跟他们教个什么劲儿呀!他们人多,你有再大的本事,也是一个人,何苦呢!”

    “可我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也得咽!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给孟家生一个孩子呀!到时候就母以子贵了!”

    “我才不会呢!就是有了孩子,我也给他掐死!我凭什么要让他们高兴!”

    “别尽说傻话!生气归生气!如果你真有了孩子,你就舍不得了!”

    “我恨他们!”

    “可就是恨,也是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可以做的!”

    何青萍亲自帮她清整好了手上的血污,把手包扎了起来。

    “我们女人,平安过日子就行了!他就是娶上个三妻四妾的,你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不就得了?日子照样还是要过的!”

    “可是我受不了这气!”

    “受不了,也是要受的!不这样,又能怎么样?”

    丁淑娇没再说话,她的脸被憋得通红,心里想着,你们等着!哼!柳佩珠,你等着!

    (本章完)

百度搜索 前缘惊魂 爱搜书 前缘惊魂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前缘惊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云黛水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黛水长并收藏前缘惊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