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前缘惊魂 爱搜书 前缘惊魂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周宣一语道出真谛般地得意地笑了笑,“少奶奶,你比我还会演戏啊!你忘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

    丁淑娇的脑海中,回忆起了那夜屈辱的一幕,面色瞬间由白变青,牙齿咬得“咯咯”响,她恼怒地仰起头,瞪着周宣,一字一字地说:“你记住!我,不会放过你!变鬼,也不会放过你!”

    周宣嘻嘻地笑着说:“哎哟!我说少奶奶!干嘛说得这么可怕!还要变鬼也不会放过我!你难到不知道, 其实我一直就在喜欢着你, 这么长时间了, 你没有发现吗?”

    周宣一边说, 一边把身子向前凑。

    “不要!不要过来!”丁淑娇后退一步。

    “上一次,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尽兴,很快活么!我知道,你是需要我的!我可一直都在想着你啊!想你想得让我发疯!我知道你也一样想我!我没说错吧!”

    “你胡说!”

    “别装了!”周宣趁势上前一步。

    “不要, 不要过来!” 丁淑娇又后退了一步, 一只手扶住墙, 一只手用水舀子指着周宣的头, 发狠地说:”你别过来, 你要再往前走半步, 我就撞死在这水缸上! 你信不信!”

    周宣被丁淑娇突如其来的动作给震住了。他停了脚步, 突然笑了, 说:“臭娘们儿! 很挺忠贞! 孟家贵那小子娶了你, 死了也值了!”

    “那好, 你听好了, 那天的事儿, 不许对任何人讲. 否则咱们俩个谁都脸上无光!”

    “你当我傻呀!”

    “我知道你不傻, 你也用不着给我装傻, 你记住了, 从今以后, 不许再来欺负我。”

    “我说妹子, 我不傻, 你也别那么傻, 他都死了! 一个死鬼,你还指望他什么?你还为他守什么?守洁?别开玩笑了!他爱的是你么?连我都看出来了!他爱的是那个叫柳佩珠的妾,他死了,活该!不是正好有我来疼你, 这不是挺好的吗!”

    “你给我住嘴!”

    “小傻瓜,你需要有人来照顾. 我会替孟家贵把你照顾得好好的,只要你从了我!”

    “用不着! 我就不麻烦你操心了!”

    “淑娇, 我是真的一直就喜欢着你的..你这是怎么了呢?那天,你和我,你全忘了?我们很快乐,不是吗!你左**下的一颗黑痣,我可永远都忘不掉的!”

    “你住嘴!你要是再提那天的事儿!别怪我手狠!我不喜欢你,你听明白了没有?你还有完没完? 你再不走, 我叫人啦!”

    “哟!你还挺贞烈!你叫人?你以为爷怕你?你要是不嫌丢人,你就叫呀!我会把那天你在床上的优秀表现一五一十地讲给大家听!”

    说罢,周宣伸手就要去拽丁淑娇,此时,丁淑娇的眼睛无意中扫到了案板上放着的一把剃肉刀,那东西在月光下显现出着阴冷的光。

    丁淑娇趁势一把将刀握在了手中,刀口直抵自己的脖颈,“你再向前,我就死给你看!”

    周宣被这突出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别啊!还真来真的呀!”

    丁淑娇左手拿着水舀子挡在胸前,右手将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我数一,二,三!”

    周宣见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这是何必呢?我哪点不好?我是为了你才特意跑过来的,那天,我在孟家的饭桌上,看到他们欺负你,我就为你打抱不平!还有,那天看戏,你给我的字条,我可一直珍藏着呢!”

    “我给你的纸条?”

    “嗯!不是你让我过去找你喝茶的嘛?”

    “你胡说八道!”

    周宣嘴角扯出一个好大的弧度,“别装了!你有情,我有意!你死了男人,我没了女人,我们两人那才叫干柴烈

    火,不是正好!那天,我看到你摇摇晃晃的回去,我就替你担心,怕你摔了,怕你碰了,怕你掉到水池子里淹死!这才跟了过去!我是好心遇到驴肝肺啊!除了我,还有谁对你这么好?你好好想想!你到现在还没有看出来我对你的一片痴心吗?”

    “流氓!孟老爷好吃好喝招待你,敞开大门收容你,怎么没有看出来你的真实嘴脸!没看出来你是个衣冠禽兽!”

    “你才不傻呢!那是因为我有被利用的价值!到现在,你还为孟家说话啊!你为孟家贵守贞,他为你做了什么?娶了那个柳佩珠!打骂你!他根本就不爱你!你就傻吧!你就好好为他守洁,守贞吧!别说他死了,就是他活着,他也不会因为你为他做的,对你有半点儿的好!懂吗!而你呢?你有什么?到头来,等着你的是孤老一生,满头白发,芳华的老去!你好好想想,想明白了,你来找我!”

    “哼!多谢你的提醒!”

    “听得进去,你就听!听不进去,算我多嘴!想明白了,你过来找我!我住三庙,你应该知道!”

    “你走!”

    冷风嗖嗖,周宣浑身打了个激灵。

    “你这娘们儿可真够狠的,冻死我了!”

    “滚!”

    “好!我走!我这就走!别忘了来找我!”

    说完这些,周宣心里倒是痛快了很多,只是冻得头皮发麻, 嘴也哆嗦, 自己也感觉到自已的无趣, 看了她一眼,也没再说什么,就把那水舀子轻轻推开, 转身走了。

    丁淑娇踉跄着跑回了自个儿的房间, 反锁上了门。

    天寒和惊吓, 让她浑身哆嗦, 她一下子钻进了被子里, 用被子把自己包裹了个严实. 她还是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一直在抖个不停。

    这一夜,她没有睡好,她辗转反侧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周宣的话。

    其实,即使周宣不说,她也明白,但是当周宣一股脑儿向她说出来,就像是那一瓢凉水不是浇到周宣的脑袋上,而是浇到了她的脑袋上,叫她清醒了很多。

    是啊!外人都看出来了!

    她又开始恨了,恨孟家贵,恨周宣,恨她那个不争气的爹,恨大太太,恨柳佩珠..恨几乎所有的人。

    黑夜是如此漫长,仇恨的种子在漫长的黑暗中发芽,滋长。

    第二天, 丁淑娇没有起得来床, 她病了, 发着高烧. 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口干舌燥,她一阵紧似一阵地感到头痛, 头痛得快要炸开了,昏昏沉沉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脑袋里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但是没有一个能清晰的捕捉下来,身子也变得沉重。沉重得让她根本无力起得来床. 就这样, 她一直躺着, 时而清醒, 时而熟睡, 不时这样过了多久, 外面有“咚, 咚, 咚!”的声音, 她彻底醒了。

    有人在砸门, “二少奶奶!” 门外的人显然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拍门越来越重,丁淑娇挣扎着爬了起来。

    开门一看, 是二太太何青萍。

    “哟! 你这是怎么了? 脸色这么难看? 是不是病了?”

    “是有些不舒服, 头痛得厉害!这么早, 什么事儿?” 丁淑娇有气无力地说.

    “早?? 这都快晌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病了?”

    “哦”

    “这家看来是不能待了!”丁淑娇自言自语地说。

    “什么?”

    “没事儿!”

    “你要是不舒服, 你就先躺着, 有事回头再说吧。“

    “我已经好多了, 外面凉, 进来吧!” 丁淑娇振作起精神, 把门开大了些。

    房间里浓烈的被窝味儿, 让何青萍迈进门的腿又退了回来, 她用手摸了摸丁

    淑娇的脑门儿:“哟, 还是有些烫手呢! 我说淑娇呀, 我这儿也没什么事儿, 也不重要, 你先好好歇着, 我叫人给你送些药过来, 你吃了药先休息, 别的, 什么也别想, 知道了吗?”

    “什么事要瞒着我?”

    见何青萍不再多说,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丁淑娇摇摇头, “谁都当我是外人, 原以为你与他们不同, 看来是我错了。”

    “你这么说,我也不瞒你了,孟老爷吐血了。估计..唉!我先回了,老爷那里还需要我!”

    “哦!”

    送走了何青萍,正要关门,就听见孟家大门那边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丁淑娇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打开了院门。

    不出她所料,外面站着的是她爹,丁玉喜,目的不用问,当然还是那个事儿,要钱!丁淑娇将不多的几两钱丢给他,没有好脸色地说:“以后,你就别再来了!我没有那么多的钱供你抽!”

    丁玉喜一身破烂衣服地站在门外,双手摊开,“我不抽,不抽了!”

    “不抽?我不信!你赶紧走吧!别在这里丢人了!”

    丁玉喜数着手里的钱,眼皮都没抬一下,“爹可就你么一个闺女,你要是不管我生死,我可就是死路一条!”

    丁淑娇见四下无人,小声道:“孟家贵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知道!”

    “你为我想过嘛?我不想在这里,我想离开!我再待下去,也没有意思!”

    听了这话,丁玉喜抬起了头,冷冷地说:“啥?你要离开孟家?不行!”

    丁淑娇瞪着丁玉喜,问:“怎么不行!这个家早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丁玉喜用袖子揩了揩鼻子,“你是孟家的少奶奶,就这么离开孟家,会叫人笑话!”

    丁淑娇嫌弃地看着他脏兮兮的袖子,悻悻地说:“就是叫人笑话,我也是想离开!”

    “离开?能够进孟家,别人是求之不得呢!就凭你,你以后怎么生活?你吃什么?还有,我吃什么?”

    “你把我当作了什么?我难道就是你的一个饭碗?”

    “不是这么简单!你的身份是孟家少奶奶,你出了孟家就什么也不是了!知道么!难道还想像你妈那样拼死拼活地干个麻油店,累不说,还挣不了两个钱!”

    “少提我妈!你不配!”

    见丁淑娇态度坚决,丁玉喜连连说:“好!好!不提!不提行了吧!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也得留下来,留在孟家!”

    丁淑娇咬着下嘴唇,“可是我..”

    “听我的,在这里待下去!”

    “爹!”

    “你就不能想想办法?你也要为我想想,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爹,我们都没有钱,怎么活?你总不能让我露宿街头吧!”

    “你愿意看到我在这里受委屈?”

    “笨!谁让你受委屈呀!脑袋长在你身上,你不会自己想想办法啊!”

    丁玉喜的话让丁淑娇无语,她平静下来,抬着头,冷冷地丢过来一句话:“你就知道你自己,你从来也不为我考虑!要是娘活着..”

    “行了!”丁玉喜不耐烦的摆了下手,“我对不住你们娘儿俩!说好的,不提,别再提你娘了!”

    “可是..”

    未等丁淑娇说完,丁玉喜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孟家是大户人家,无论如何,你也要先待下去!等我有了办法,我再把你接走行吗?”

    丁淑娇鼓了鼓嘴,没有再追问。

    是的,先待下去!

    好像除了先待下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她和她爹的吃饭问题。

百度搜索 前缘惊魂 爱搜书 前缘惊魂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前缘惊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云黛水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黛水长并收藏前缘惊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