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别闹咱是修真者 爱搜书 别闹咱是修真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卧槽?那是什么地方?”天一头雾水的问道。

    “卧槽能是地方吗?”踏苍天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天,你这会不会是藏宝图?”

    一听藏宝图,天立马从兽宠袋钻了出来:“快给我看看!”

    接过玉简后,天面色凝重的看了半天,忽然欣喜若狂的叫道:“这是传承洞府的地图!”

    “传承洞府?”这还是他在凡俗界里了解到的词汇,已经十万余年没有听人听过了,没想到今天再次听天提起,他那平静的心灵再起波澜。

    不过片刻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又渐渐消失了:“既然是前人的埋骨之地,那就让他好好安息吧!我们别去打搅他。”

    “这可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奇遇,我们为何要放弃?”天很是不解的问道。

    踏苍天面色有些扭曲了起来,痛苦的问道:“天,你难道忘了红菱是怎么陨落的吗?”

    “这……”天沉默了,这是踏苍天一生都愿意提起的噩梦,也是他心里永远的痛。

    半晌后天才缓缓道:“老大,其实这个你大可不必担心,传承洞府跟盗墓是两回事,一个是帮死者完成未了心愿,一个是打扰死者长眠,两者性质完不同,不会有业果缠身的。”

    虽是这样,不过踏苍天对这种事始终心怀芥蒂,所以迟迟犹豫不决。

    见踏苍天这个样子,天再次劝道:“老大,你要相信我,真的没事的,在仙界就算是刨人祖坟也不会有业果缠身。”

    “哦?那是为何?”踏苍天疑惑的问道。

    对于踏苍天的疑问,天徐徐道来:“因为祖界法则不,人死后不能投胎转世,所以心里便会憋着一股不甘的怨气,只要谁动了他的长眠之地,那怨气自然就会转嫁。

    怨气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和佛仙的信仰之力一样,可以影响人的运道和心性,不过其本质又和信仰之力背道而驰,乃是魔仙修炼必不可少的一种力量。

    而仙界就不一样了,大道法则完善,人死后要么转世,要么成为鬼修,都有自己的归宿,自然不会在意身前这幅皮囊。

    而且只有转世之人才会留下传承洞府,所以根本不会存在业果缠身一。”

    踏苍天越听越糊涂:“转世之人?不是只有背景强大的仙人死后才能获得转世资格吗?难道这个洞府主人身前家族地位很高?

    不过也不对啊,如果他身前有家族的话,那为何不把传承就给自己的族人,反而偏偏要便宜外人?”

    天摇了摇头:“留下传承洞府的,大多都是没有后代的仙人,他们不仅是为了找人继承衣钵,也是为了散财,给自己结下善缘,希望来生能投在一户好人家。

    至于你的那种只是一般情况,虽然烛龙鬼仙关闭了轮回通道,可还是有许多办法可以轮回的。

    最常规的就是出钱请佛门高僧做法超度,佛门有篇往生经

    ,可以无视阻碍将人的魂魄送进轮回通道。

    除此之外还有轮回丹,虽是贵了点,不过还是有同工异曲的效果。”

    这和系统的有出入啊!他可没有提过往生经和轮回丹。不过稍加思索后,踏苍天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侏罗仙人是被烛龙鬼仙给害死的,之所以不提往生经跟轮回丹,估计也是为了加深烛龙鬼仙在踏苍天心目中的罪恶感。

    不过显然是系统想多了,不管烛龙鬼仙是对是错,既然自己接受了侏罗仙人的传承,那侏罗仙人身前的仇怨,自己肯定是想方设法都要帮他报的。

    弄清楚这些事后,踏苍天对传承洞府的排斥也没有原来那么深了,收回了天,随后向天衍宗赶去,很快就要宗门大比了,那一万混沌石什么也不能放过。

    至于传承洞府的事,那也只有大比之后再安排时间去探索,毕竟还只是自己的猜测,是不是传承洞府还两。

    回到宗门已经是深夜了,在出示了身份玉牌后,值夜的长老很轻易的就放他进去了,并且还交代宗门大比之前不许他再出山门,也难怪会有这种要求,估计也是怕踏苍天出门耽误了大比的时间。

    刚回到洞府,接下来的一幕让踏苍天目瞪口呆,月光下,溪水中,一道雪白的身影正在里面洗澡,犹如出水芙蓉。

    虽然借着月光像蒙了一层纱,看不清细节,不过那朦胧倩影更能勾起原始的**,让人血脉喷张。

    不过踏苍天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卑鄙无耻的猥琐性格,稍作挣扎便转过身去,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冲动。

    溪水中的女子正是徐真真,由于他们俩的洞府地处偏僻,又是深夜,所以她并没有想到会有人半夜经过这里。

    感觉到了岸边的一丝异动,徐真真神色忽然慌乱起来,淅淅索索穿上衣服才发现来者是踏苍天,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你……你来了多久了?”

    “我也是刚来,你怎么在野外洗澡,要是让其他师兄弟看见多不好?”踏苍天转过身来,只见徐真真湿漉漉的秀发披在前肩,身前的衣物背沁湿了一大片,有些若隐若现的感觉。

    徐真真却浑然不知,为缓解心中的尴尬,她故作恶狠狠的道:“哼!偷看别人洗澡还有理了,除了你这只大色狼,有谁会半夜三更没事干跑来偷看呀!”

    踏苍天实在承受不住这种诱惑,没有选择跟她争辩,立马转身向洞府走去。

    见踏苍天不理睬自己,徐真真叫道:“喂!你什么意思啊?这么你两句就生气了吗?”

    “有什么事明天再吧!今晚风大,你衣服湿了心着凉。”踏苍天背对着徐真真摆手道。

    徐真真一头雾水:“风大?今晚有风吗?衣服湿了……啊……”

    一声尖叫后,徐真真破不堪的跑回了洞府,踏苍天哑然失笑:“这妮子,刚才被看光了都不叫,现在反而叫得这么大声,真不知道她脑瓜子一天在想些什么。

    摇了摇头,回到洞府便闭目养神,这段日子除了战斗就是修炼,都没时间静下心来总结一下,要是长久以往这样下去的话,根基很容易出问题。

    第二天一早,踏苍天又在溪边炼起了《踏天决》,而徐真真则是在一旁观看。

    对于这妮子踏苍天很是无语,也不知道昨晚休没休息,反正天一亮就在洞府门口等候了。

    “累了吧?”见踏苍天打完拳,徐真真跑了过来抵过一张手绢问道。

    踏苍天接过手绢在额头擦了擦,手绢上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很是好闻,不禁让他想起了昨晚那一幕朦胧的画面。

    “真真,你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今天不用修炼吗?”

    徐真真嗔了他一眼:“你以为人人都学你呀,修炼狂魔!这不是两个多月没见着你了,今天故意休息一天过来看看吗?谁知道你心里只有修炼,都把我扔在这里不管不问的。”

    看这徐真真气嘟嘟的样子,踏苍天笑了笑:“我可不是故意要冷落你的,只不过这功法必须破晓黎明的时候修炼,不然就没有效果。”

    “真的吗?不过我见你这拳法慢吞吞的,一点力道都没有,不会是什么不入流的拳法吧?”修真真有些怀疑的问了一句道。

    把无上功法成不入流的功法,普天之下也怕只有你一人了吧?踏苍天暗自苦笑。

    随后解释道:“至于什么品阶我不知道,不过好像蛮厉害的样子。还有,这可不是什么拳法,而是炼体之术,只不过这炼体术太过阳刚,不然我倒是可以教你。”

    “炼体术?怪不得我怎么看上去怪怪的,不过教我就算了吧,我可不想学你一样炼得满身肌肉。”徐真真撇撇嘴道。

    随后想起上次在洞府看见他光着膀子的样子,脸又忍不住红了起来。

    貌似他的身材真的很好,该死!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徐真真用力甩了甩脑袋,有些不自然的道:“嗯……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晚些再来找你。”完便转身离开了。

    这妮子,怎么越看越不正常啊?看着她慌慌张张离开的样子,踏苍天满脑袋都是问号,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忽然喊道:“这几天你就不用过来了,好好修炼,等大比后我带你出去历练。”

    至于踏苍天口中的历练,自然就是那个黄金仙人的传承洞府了,既然是传承,那里面估计有不少的功法武技,自己已经有了两门遇上功法,其他的肯定是用不上了,所以他才想到带徐真真去撞撞机缘。

    “嗯!”听见踏苍天要带自己出去历练,徐真真心里就跟鹿乱撞似得,嗯了一声就跑得没影了。

    “和苍天两人一起出去历练,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浪漫的事情?”徐真真神情恍惚的回到洞府,一脸憧憬和甜蜜的喃喃细语道。

    片刻之后她又忽然拍了一下自己脑门:“哎呀~我不是要让他看我的修炼成果吗?怎么什么都没又回来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别闹咱是修真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百度搜索 别闹咱是修真者 爱搜书 别闹咱是修真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闹咱是修真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糟老头的春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糟老头的春天并收藏别闹咱是修真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