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爱搜书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大家子吃过晚饭之后,桔梗叫来了草太,贵志,铃三人。

    在场的还有日暮小老头,玉子,山茶本来要看热闹,被桔梗打发走了。

    草太一副早知会如此的态度,站着没有吭声。

    看样子,是不会老实说明的态度。

    不如说,还心存侥幸。

    桔梗看向铃,问道:“铃,今天裙子为什么脏了。”

    “师父姐姐...”铃不知道该如何说,看向了身边的草太。

    草太疯狂的打着眼色。

    杀生丸躲在不远处偷看,一脸担忧的表情。

    桔梗饶有趣味的看着铃,想看看她如何应对。

    是反抗自己也要保护小伙伴呢,还是...

    “师父姐姐你不要怪草太哥哥呀,都是我的错,是铃先动手的~”低着头,一副认错状,铃一句话就把自己摘了个干净,而且,她说的还是真心话。

    即没打算反抗桔梗,也想保护草太,所以,把错误归结于自身上,哪怕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错,总之先认了准没错。

    草太内心满是感动,偷眼看向笑眯眯的桔梗,瞬间一头黑线。

    躲着看状况发展的杀生丸安心的松了口气,看来没铃什么事了,他了解桔梗的性格,老实认错的孩子就不会受到严厉的惩罚,顽抗到底才会要命。

    同样躲着看戏的山茶吃吃轻笑着呢喃道:“原来从这么小的时候就这样狡猾了...”

    躲着看热闹的夜斗,看着铃无辜的小脸,越看越觉得恶寒,这家伙,长大了是不逊于桔梗的可怕巫女!

    这么小的年纪,本能的说出了滴水不漏的话,简直是可怕。

    所以说,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是这样吗。”桔梗看向草太,说道:“身为男子汉,难道打算让妹妹承担惩罚吗。”

    “不关铃的事!”桔梗刚说完,草太就硬着头皮说道:“全是我做的,正当防卫!”

    “是吗,贵志,看起来你也有想说的话呢。”桔梗看向一脸不安的贵志,没有看硬气的草太,问道:“是有什么约定吗,做了坏事以后,为了瞒着大人统一了口径吧。”

    贵志的小身板抖了一下,用着快哭了的声音弱弱的说道:“都是我的错...”

    情绪不对呢...

    “都是我的错...”

    重复着这句话,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贵志无力的跪地,抽泣着道:“都是我才会变成这样,不然草太哥哥就不会受伤了!哇!...”

    最后情绪崩溃的大声哭了出来,伏在地面上,委屈又害怕的痛哭着。

    见状,铃小跑着上前,抱住了贵志,小大人样轻轻拍着贵志的背脊,慌忙的脆声奶气的安慰着不哭。

    杀生丸手上抠坏了地板,五个指头洞清晰可见。

    没在意杀生丸吃醋的事,桔梗看着痛哭的贵志,正要开口时,草太沉声道:“我们没错!是正当防卫!”

    微妙的,桔梗想到了一句话。

    冲冠一怒为红颜...

    看向一脸不甘愤怒的草太。

    “臭小子!怎么跟长辈说话的!!!”日暮住持火冒三丈的站了起来,同时一脚抬起,伸手就要抽鞋底,却是忘记了在室内根本没穿木屐。

    桔梗说道:“日暮住持,冷静一...”

    话还没说完,山茶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拉开了纸门,丢了只木屐进来。

    当时就气氛一静...

    日暮住持看着鞋子足足愣了三秒,一脸恼羞的上前捡起了鞋子。

    全程看着爷爷的动作,草太没有动,甚至还非常硬气的挺了挺脖子,说道:“别打脸,明天还要上学。”

    日暮住持是心疼自家孙子真没想打,而是三个小孩惹了大麻烦,必须有个交代,年龄最大的草太是背锅当仁不让的人选,就算这样,听了这话也气的不行,捡起鞋子就要抽。

    “滚出去!”桔梗一指山茶,喝道。

    山茶吐了吐舌头,带起一连串娇笑声,拉上了纸门。

    桔梗早就看穿了根本就没忘记穿没穿鞋的日暮住持,说道:“日暮住持,还是先听听草太怎么说吧。”

    日暮小老头顺势停下动作,恶狠狠的对草太说道:“看在桔梗大人的份上!臭小子!这次先放过你!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

    “这次的问题不光出在你身上,草太。”桔梗说道:“贵志,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师父姐姐!是那些坏小子先找我们麻烦的!”铃看着桔梗,大声道:“要有错,也是他们的错!”

    “当然,你说的没错,铃。”桔梗说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认错。”

    “因为...”铃的气势一下子就没了,说道:“师父姐姐说过,不能对普通人出手,可是...”

    可是可是可是的重复了好几次,铃突然又气势燃了起来,大声道:“可是这太奇怪了!!!为什么就不能对普通人出手!就算挨揍也不能出手吗!这样一来,被欺负也不能反抗,我们为什么还要跟着师父姐姐学那些东西,就为了必须保护那些讨厌的家伙吗!”

    对啊!太奇怪了!

    之前草太还觉得有些负罪感,这下听铃说完,负罪感一扫而空。

    “铃你说的没错呢...”桔梗说道:“有些家伙不在保护范围之内。虽然我想这样说,不过,这本身就是傲慢又错误的想法,但现在,我们讨论的是,对于普通人出手这一件事,是正确还是错误的,这取决于自身的想法,我告诫你们,正是你们无法把握对错的判断基准,草太,你似乎不是很明白自己错在哪里,那么我问你,哪怕只是一瞬间,有沉迷在暴力的快感之中,升起杀心吗。”

    草太愣住了。

    见草太没有回答,桔梗轻轻说着时,站起了身...

    “草太,我并不在乎你打了什么人,甚至不在乎你会不会杀了什么人,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今日,你以强大的暴力主宰他人的生死,来日,你也会被更强大的暴力主宰生死,无论谁也无法例外,因此,大家都憧憬着成为最强,在这样的道路上,沿途倒下了数不尽的尸骨,那么,你有觉悟成为这其中的一员吗...”

    “这就是这样残酷的世界...”

    “杀人者要有被杀的觉悟,不管是否普通对他人出手也就意味着招来憎恨,这份憎恶对于你来说,我不觉得你有能力独自承担,随着你杀戮的累积,这份憎恨会越来越大,直至吞噬毁灭你的身心...”

    “大家都不例外,背负着这样的憎恨罪恶,继续走在这样的道路上。”

    “有的人永远的倒下了。”

    “有的人疯狂了。”

    “有的人保持着清醒与纯真,哭泣着斩杀他人。”

    “也有的人畏惧着停止了前进,被后来者赶上,毫无道理的斩于脚下...”

    “你准备好踏入这样的世界了吗,如果准备好了,就对我说...”

    “我没错吧...”

    “回答我吧。”

    站在草太的身前,桔梗逼视着草太,说道:“很抱歉,这世界没有如你想象般的温柔,如果你走上这样的路,未来,我也可能成为你的敌人,毫无犹豫的斩杀你。”

    在桔梗的冰冷逼视下,草太畏惧的后退了半步。

    见状,杀生丸不屑低声道:“小鬼。”

    偷偷看戏的黄泉在房顶处看向天上的弯月,叹气道:“这可不是什么儿戏呢,少年哟,杀戮必将招来灾厄与憎恶,付出惨重的代价...”

    山茶背依着纸门,轻笑着道:“再进一步就是地狱了...”

    “虽说很想说只是单纯的小孩子打架...”万龟在一边轻笑道:“不过,最好别把自己当小孩子一样撒娇了,草太少年,大家,都背负着沉重的东西挣扎前行呢...”

    夜斗惆怅的低声道:“杀人是很可怕很痛苦的事情,会被人所诅咒憎恨的啊,小鬼...”

    很可惜,这边的话草太听不到...

    看着桔梗,草太微微的颤抖着,咽下因恐惧产生的唾沫。

    直觉告诉他,桔梗说的是真的。

    当有一天,他做错事以后,眼前这个巫女不会在说教,会直接出手杀了他。

    而这个巫女有多强大,他很清楚。

    现在,他切实体会到直面更强大暴力的恐怖与绝望无助。

    那群不良的感受与无助...

    认错的话!

    会被原谅!

    大脑在恐惧的直面压迫下几乎无法思考了,本能的就想到了这种事。

    汗水顺着额角脑门躺下,空气都仿佛变得稀薄起来,叫人喘不过气。

    但是...

    “我没错!!!”

    “也就是说,你不否认自己的杀心吧。”

    “我没错!!!”

    倔强的挺着头,看着桔梗,草太咬牙道:“我没错!!!”

    吐出这句话以后,压力骤然一松,草太软倒在地,大口的喘息着。

    桔梗看向身后,一脸心疼的日暮住持与玉子,说道:“他这样说呢。”人在压力之下会暴露本质,复读机还可行。

    玉子一脸的泪水,捂着嘴无声的哭泣。

    日暮小老头点燃了烟,闷闷的抽着,一边说道:“这小子像谁呢,死倔。”

    屋外,山茶轻笑着道:“欢迎来到地狱...”

    万龟看了一眼山茶,说道:“这种心理素质,真是优秀呢,桔梗会很开心吧。”

    夜斗叹气...

    黄泉没有言语,决定日后的剑道课不会留情了。

    “我倒是希望草太你认错呢...”屋里,桔梗看着草太,说道:“草太,你有着跟戈薇一样的勇气...”

    草太抬头,喘着粗气看着如平常一样的桔梗。

    好像之前的恐怖都是幻觉。

    “不过,这样一来,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打架的事对错已经不重要了,既然你做好了觉悟,那就保持这份感情吧...”

    桔梗看向日暮小老头,说道:“日暮住持,你担心的事没必要了,现在草太很清楚,自己手里握的是何种凶器,该如何使用它了...”

    “桔梗大人,如果说草太回答我错了,会怎么样。”日暮住持看草太似乎有点不明白,问道。

    “简单哟...”桔梗说道:“我给他的力量,将被我击溃,明白了手里握的是凶器,会害怕的不敢使用,结果来说,同样达到了约束的目的,毕竟,从一开始,我对草太的期望只是会逃跑就足够了。”

    桔梗看向玉子,说道:“这也是玉子期望的事情,只要健康安全就足够了,已经有有一个女儿离开了身边,做着危险的事情,过着危险的生活,难道唯一的儿子就不能好好的陪伴在身边吗,不过啊,玉子,你的孩子比你想象中更优秀哟,并不是应该哭泣的事情。”

    “是,桔梗大人。”玉子擦着眼泪,应声道。

    “这也是草太自己的期望,既然憧憬着广阔的蓝天,那就自己奋力振翅飞翔吧。”说着,桔梗手搭在草太头上,说道:“不过,草太啊,在使用暴力之前,先动动脑子,明明能够从容的带着弟弟妹妹逃跑的...”

    “一次性解决掉,就不敢再来找麻烦了。”喘着粗气,大概明白了什么,草太说道。

    “你也有自己的考虑呢,这样一来,告诉我不是能更快解决麻烦吗。”桔梗反问。

    “才不要!太逊了!我能独自解决!”

    “相当有男子气概的想法呢...”桔梗看向贵志,问道:“贵志也是这样想的吗...”

    贵志摇头,他并没有这样男子汉气概的愚蠢鲁莽想法。

    “桔梗姐姐很忙,最近又在为别的事情苦恼,我不想为这种事麻烦姐姐。”

    贵志看着桔梗,眼中带着某种光芒,勇敢大声说道:“草太哥哥一开始是想告诉你的,但是,都是因为我的错,那些家伙是冲我来的,是我以前的同学,早之前我跟草太回家时,偶然撞上,先是...”

    贵志说的有些混乱,不过,桔梗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首先,杀生丸接送三小只上下学时,曾打发过草太跟贵志自己回家,他则带着铃去刷好感,且不止一次。

    因此,草太与贵志暂时脱离了桔梗眼皮底下。

    跟着,贵志以前的同学在放学路上撞见了放学不回家在路上瞎玩的俩小只,曾长期欺压过贵志的男生们上来欺负贵志,踢上了草太这块铁板。

    被打了之后,回家有哥的叫哥,没哥的叫朋友的哥,越演越烈,就变成今天放学路上的这一幕。

    是校园暴力无疑。

    如桔梗想的一样,草太并没有任何错。

    只是被那群不良咄咄逼人后有些失控不知轻重。

    本来以为转学,换个新环境能够避免这样的事情,有时候,逃跑同样是解决事情的方式,不过,日本太小了,而且也没逃多远,那群小屁孩也是锲而不舍,低估了他们的无聊。

    桔梗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但他们没有这样想的自觉。

    “我知道了...”

    揉了揉贵志的头,桔梗蹲下身,说道:“下次,这种事要第一个告诉我,知道吗。”

    这孩子因为明白自己的是收养的,所以会看他人的脸色过活,为了不被讨厌,才会尽量不为这个家带来麻烦。

    “我是你姐,被欺负了到我这里来哭,我就为你出头,明白吗。”

    弱弱的点着头,贵志忐忑问道:“你会杀了他们吗,桔梗姐姐。”

    闻言,桔梗愣了一下。

    屋外,黄泉,山茶,万龟同时笑出声。

    这才是这孩子会隐瞒桔梗,是因为这样温柔的真心想法吧。

    妖怪是坏的,作为众多妖怪首领的首领的桔梗,那得有多可怕呀...

    小小的夏目,觉得桔梗是自己此生见过,最可怕的女人了。

    在这一点上,夏目与草太,俩个小男生的意见是一致的。

    告诉桔梗的话,那群小子死定了!!!

    桔梗失笑道:“我这么可怕的吗!?贵志~”

    贵志慌张的连连摇头。

    草太瘫在地上大口的喘气,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猜想,这个叫桔梗的女人是真的可怕。

    “看来有必要连你一起惩罚呢。”

    “现在,你跟草太去外面打桶水,罚站,好好的自我反省。”

    铃担忧的看着草太跟贵志,正要开口求情时,桔梗的视线飘来。

    “还有你,铃,你也是共犯,跟草太他们一起罚站。”

    “哦~”相当爽快的应了一声,铃表示自己知道后,利落的起身就走,还不忘拉着草太跟贵志离开。

    “师父姐姐生气啦,快点做了哄她开心...”

    一边这样悄悄的说着。

    这孩子根本没意识到事情的问题所在与严重性。

    在这孩子眼中,人杀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正常到不觉得异常,但并不会因此而杀人,因为她能理解被杀的可怕与痛苦,才会尊重生命。

    不同草太的问题,桔梗根本不担心铃身为战国乱世生人所背负的觉悟。

    也不担心在自己活下去都成问题时还会对陌生妖怪伸出援手的铃,会不会走上邪道。

    这孩子有足够的大心脏,笑着承受任何痛苦。

    草太是温室的花朵,需要风雨的捶打,要么在风雨里顽强绽放,要么在温室里盛开。

    而贵志,这孩子太过温柔,又柔弱,实际上,并不合适进入桔梗所说的那种世界。

    以这孩子的性格,也不会选择贸然的进入这样的世界。

    而一旦进入,那么就是为了保护某种珍视的东西,这份温柔会无比的强大,坚韧不拔。

    但草太不同,这孩子勇气太足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过刚不止易折。

    即是优点也是缺点。

    还有的操心呢...

    草太是,贵志也是...

    看着三小只离开了视线,桔梗看向日暮主持,说道:“那么,明天学校的事就由我来出面吧。”

    “那就交给桔梗大人了。”日暮小老头说道:“不过,医疗费的事,还是先准备一下,毕竟是我家的孩子重伤了人。”

    “当然的事。”桔梗点头。

    “比赛呢,桔梗大人。”日暮小老头担忧问道:“不会影响到你的行程吧。”

    “没事的,明天的比赛轮空,对面已经被我在场外击溃了。”桔梗说道:“没人上场的话,就是弃权了,让小夜去露个面就行。”

    “我知道了。”

    .。妙书屋.

百度搜索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爱搜书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黑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兽并收藏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