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高百川说道这里,悠悠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传说那个要犯,号称是当时的天下第一奇人,文武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被关进来不过几天功夫,就用内力强行挣脱开锁拷,杀了送饭的牢子,在这第五层细细摸索了七天,一路上吃那送饭牢子的尸体为生,终于被他找到了出路。”

    谢贻香听他说到以尸体为食,泛起一阵恶心,连忙转开话题问道:“原来这杂乱无章的布局,也只能困住那人七天而已。不过话说回来,看来这个所谓的天下第一奇人也不过如此,要花七天功夫才逃得出去。”

    高百川冷笑道:“你懂个屁,要是像没头苍蝇那般乱闯乱撞,不要说是七天,一辈子都休想出去。那家伙最得意的乃是暗器功夫,所以一双手的手感异常敏锐,他单凭在黑暗中的触摸,硬是分辨出了地上由于踩踏造成的细微磨损。要知道那磨损较多的道路,自然就是被人走得多的路,也就是正确的出路。那家伙身陷此境,居然能想到这一点,也算是难得了。”

    谢贻香忍不住踏了踏脚下的方石头,但觉坚硬无比,隐隐震得自己脚底生痛,不禁心中发毛,说道:“如此坚硬的地面,他居然也能识别出那细微的磨损?那他后来可曾逃出天牢?”

    需知上面那“天”、“地”、“玄”、“黄”四层也不简单,机关重重之下还有重兵把守,谢贻香这一路行来看得清清楚楚,所有才有此一问。那高百川又叹了口气,说道:“那家伙虽然走出了这层的迷宫,又接连闯过了十多道关卡,最后却在‘天’字那一层遇到了上百名精壮士兵,混战之下气力不济,终于被当场砍成了肉酱。”

    遥想那位奇人一路闯关出去,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谢贻香不禁有些感慨。却听高百川说道:“这倒也不算什么,要知道还有一个人,也曾从这第五层天牢里逃出去过,而且就在两个月前。”

    谢贻香毕竟是小女孩心思,连忙追问道:“两个月前?这人是谁?如今……如今他已经逃出去了?”

    只听那高百川低声咒骂了几句,略带愤怒地说道:“他倒也没逃出去。算来那大约是两个月前的半夜,我正在床上想着醉月楼那些小妞……啊,对不住,就在那时,这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床边,倒是把我吓了一大跳。”他微微停顿了一下,仿佛在回忆当时发生的事,又继续说道:“谁知这人并没有伤害于我,只是啰里啰唆地告诫了我一大堆,听得我莫名其妙。什么每天要送足三顿饭,每顿三菜一汤,必须是当天新鲜的蔬菜,不能见丝毫油荤,而且在七天之内不能出现重复的菜肴。除此之外,每个月还要给他送两斤旱烟。要是我不满足他这些要求,他便要我死无葬身之地。”

    谢贻香听得惊讶不已,又觉得十分好笑,急忙强忍住,正色问道:“他也是向之前那人一样,挣脱锁拷摸索出地上的磨损,这才一路潜到你房中的么?”

    高百川道:“当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怎么逼问他,他也没回答我,只是要求我将他再送回囚室中,并且满足他提的要求。事后经我三番四次的严查,这才知道了他逃出来的办法。哼,其实这法子说来相当简单,那便是他说服了送饭的牢子,从我这里偷到锁拷和房门的钥匙,再一路把他带到了我的面前。”

    谢贻香又是一阵惊讶,看来高百川口中的这人,所行之事都是在自己的意料之外,倒是让人刮目相看,不由地苦笑道:“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些……试问那送饭的牢子既然能在这第五层天牢中任职,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被他说动?”

    高百川不屑地一笑,说道:“你这么说倒也是对的,然而你是不知道这人的厉害。传说这人上天可腾云驾雾,呼风唤雨;下地可以化身千万,迷惑人心。相比之下,在这天牢里降服区区的一个牢子,那也算不得什么。”顿了一顿,他又补充道:“你也看到了,从那以后我将钥匙收藏得十分严密,又换了一个聋哑之人给他送饭。如此一来,每天夜里才敢安心入睡。”

    谢贻香心中的好奇已到极致,迫不及待地问道:“这人到底是谁?”话刚一出口,她顿时想起昨夜庄浩明奇怪的叮嘱,脱口说道:“我来之前,总捕头庄大人曾特意告诫过我,说此处还关押着一个比‘雨夜人屠’厉害十倍的人,叫我小心行事,切莫和这人照面。莫非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个人?”

    高百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厉害十倍?施天翔算什么东西,和此人相比,简直是露水之于沧海,萤火之于皓月。没错,庄浩明叮嘱你要小心的,必定就是此人,想当年,庄浩明那老东西可是在此人手里栽了个好大的跟头。”

    谢贻香听他粗俗的嘴里突然冒出文雅的语句,心中大是好笑,有些不相信地问道:“要是这人真有你说得这般厉害,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更没听庄大人提起过。”

    高百川冷笑道:“三小姐莫别怪我说话难听,只怕你连那施天翔的名头也是刚听说不久,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人。”

    谢贻香听他说得无礼,当即冷冷回应道:“方才我见高大人一听见那‘雨夜人屠’的名字,就吓得浑身发抖。照你所言,既然这个人比‘雨夜人屠’还要厉害得多,又曾经逃出来威胁过你,莫非你就一点都不害怕么?”

    高百川却不以为意,哂笑道:“那施天翔是个疯子,喜怒无常,甚至不可理喻,我自然要忌他三分。然而这人却是心智正常之人,甚至还算不上是坏人,我又何必怕他?”

    谢贻香不以为然,心想:“此人若不是坏人,又怎会被关押于此?”她心念一转,又想起一件事情来:“是了,他逃出囚室,向高大人你提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要求,最后可有满足他?”

    高百川傲然一笑,说道:“自然没有,我堂堂朝廷官员,拿俸禄、吃皇粮,岂能让一个囚犯摆布?当真是笑话。”

    眼见高百川安然无恙地走在她前面,谢贻香微微松了口气,看来那人所说的“若不照办,便要高百川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过是句空话罢了。需知那江湖中的传言大多都是言过其实,自己就曾亲眼目睹过好几个自称天下第一的人,无一例外都败在师兄先竞月的刀下。

    她正不着边际地乱想,前面的高百川忽然停下脚步,扬声说道:“这里便是那施天翔的囚室了。”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