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要知道刑捕房这几个人,都是见惯了大场面。眼前这四个麻衣男子居然在深夜之中抬来一口棺材,众人一见之下,倒也不觉得如何惊讶。

    庄浩明已然大步迈出,走上前去。他双臂一伸,将那抬棺材的四个人拦在半路,嘴里沉声喝道:“这棺材里是什么东西?”他一眼便看出这口棺材居然要四条大汉合力来抬,而且每个人还累得面红耳赤,自然是这棺材里暗藏了玄机。

    那四个麻衣男子见庄浩明说话,相互望了一眼,便吃力地把棺材卸下,放到地上。当先一人喘息道:“你们当中可有个姓庄的?有人托我们将这口棺材送来这里,说有个姓庄的快要死了,心急着要躺进去。”

    耳听他们叫出庄浩明的姓氏,又说要他躺进去,谢贻香强忍住笑,定下神来仔细打量着这四个麻衣男子。然而这四人却分明只是普普通通的百姓,脸上也不见丝毫作伪的痕迹,谢贻香不禁微感奇怪。

    前面的庄浩明脸色却是一黑,冷冷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又是什么人叫你们送这口棺材来的?”

    另一个麻衣男子立刻怒道:“现在是我们在问你,这里到底有没有一个姓庄的?你当老子大半夜抬口棺材来这里,很好玩是不?”他话还没说完,后面的一个麻衣男子也接口说道:“看这老头一把年纪,莫非以为自己是县官大老爷,反倒审问起我们来了?老头我告你,莫说这岳阳城早就没了官府,就算有爷爷也不买账。”

    眼见这些人来得莫名其妙,说话又是臭不可当,开口便咒骂自己要躺进棺材。庄浩明恼怒之下,又不禁泛起三分惊疑,心道:“既然那一老一少点明了要来取贾梦潮的性命,这如何又牵扯到了自己头上?”

    当下他在背后向身后众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自己便缓缓走到那棺材面前,强压怒气问道:“我就是那姓庄的,这棺材里装的是什么?”

    最前说话的那个麻衣男子顿时怒火中烧,破口骂道:“你就是那姓庄的?早说不就得了?我一上来就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姓庄的,你是耳朵聋了,还是听不懂人话?”

    庄浩明身为刑捕房总捕头,堂堂朝中大员,这些年来养尊处优,几时受过这等粗人的羞辱?当下他忍无可忍,猛一挥袖,怒道:“部给我滚,把这棺材也抬走!”

    那四个麻衣汉子顿觉一道劲风无端袭来,纷纷站立不稳,尽数往后栽倒在地,摔得脑冒金星。却听一声巨响,那口棺材上的棺盖忽然凭空跳起一丈多高,一道人影伴随着飞起的棺盖,从棺中疾射而出;而这刺客手中分明是一把明晃晃的短剑,正直奔庄浩明的胸口而来。

    这一剑的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庄浩明被那几个麻衣男子激怒,终于忍不住出袖将他们击倒,此时正是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胸前一片又是空门大开。这刺客闭气躲在棺材之中,等的便是他这一招之后的空隙。

    然而庄浩明是何等人物,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早已是司空见惯。他虽是盛怒之下出手,暗中却也留了七分后劲。眼见那刺客的剑到胸前,庄浩明脚步一动,将他那天下无双的轻功施展出来,顿时晃到了那刺客身后。

    当下庄浩明正要挥出衣袖,往那刺客的背心大穴拂去,然而一只手还没来得及抬起,那刺客的身体却突然炸裂开来,“啪”的一声大响,犹如一个装满血水的皮囊被胀裂开来;一时间但见残肢碎**天乱飞,夹杂着一大片腥臭的黑血,劈头盖脸地向庄浩明身上飞溅。

    庄浩明不用思索,也能猜出这炸裂之人的血水中有毒。想不到江湖上居然有如此骇人听闻的手段,竟然将活生生的人炸裂开来,用他的血肉来施展毒术。还好谢贻香等人隔得较远,轻易便躲了过去,庄浩明此刻却正在那刺客背后,陡然遇到这等变故,纵然他的轻功当真是天下第一,这么短的距离之内,也是避无可避。

    幸好庄浩明毕竟是庄浩明——京城刑捕房的总捕头、堂堂正正的天下捕快之首。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急中生智,一手抄起半空中被那刺客踢飞的棺盖,纵身一跃躺进了棺材中,顺手将那棺盖合上。继而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那片肉雨尽数打落在了棺材上面,而庄浩明身在其中,竟没有一滴沾到他身上。

    众人眼见庄浩明使出这记救命奇招,心中都大是钦佩,嘴上却忍不住笑出声来。庄浩明待到那片血肉落地,顿时抬脚踹飞棺盖,一张脸已气得通红,大声喝道:“极乐星君,给我滚出来!”

    他话音一落,远方黑夜中便传来一阵刺耳的怪笑声,一个声音尖声尖气地说道:“庄老儿,我早就说过你快要死了,所以急着要躺进这口棺材里。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庄浩明怒喝道:“混账东西,要不是老夫当年放你一马,今夜哪轮得到你在这里放屁?”

    那声音学着他的口吻,说道:“庄老儿,要不是你当年放我一马,今夜我又岂会放你一马?试问我若是一早在这口棺材里涂上剧毒,此刻哪还轮得到你在这里放屁?”

    听了两人这番对骂,众人已隐隐明白了个大致。多半是这个叫做极乐星君的人当年曾在庄浩明手下吃过苦头,这才特意设下个局,和庄浩明开了个玩笑。然而似庄浩明这般老练之人,这极乐星君竟然能提前预判到他每一步的动作,从而一环接一环,将他逼入棺材当中,这不但需要极高的智慧,更要对庄浩明的行事举动一清二楚才行。

    虽然庄浩明无恙,但谢贻香望着那满地的黑血,不禁对这个极乐星君生出一丝杀意。

    方才那刺客炸裂之时,那四个抬来棺材的麻衣男子来不及躲避,随即被喷了一身毒血,当场便气绝身亡了。再加上那个用来放毒的刺客,这极乐星君居然用了五条性命,目的只是要让庄浩明出一次丑。如此看来,当真算得上是泯灭人性了。

    只听前方的庄浩明已沉声说道:“极乐星君,今夜老夫有要事在身,无心与你纠缠。你若要找我报仇,我们改日再约。”

    那声音立刻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庄老儿,你以为你还活得了多久?要不是眼看你就要归天,我今夜也不用急着前来找你算账。”

    说到这里,那声音居然叹了口气,“如今你我之间的恩怨已然一笔勾销,相互再无拖欠,这便后会无期了。”他说完这句,深夜之中便再没有声音了。

    眼见这“极乐星君”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众人一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庄浩明还在细细思索他最后的几句话,便听一阵长啸刺破夜空,一个白衣剑客犹如飞鹰盘旋,从夜空当中径直滑落下来,如同飞将军一般,径直落在庄浩明面前。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