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庄浩明这句话说得杀气四射,四周的灯火仿佛也是一暗。在场众人都不禁打了个冷颤,一人喝道:“关我什么事?反正不是我杀的。”其他人立刻随声附和起来。

    眼看这帮人磨拳檫掌,跃跃欲试,谢贻香目光扫视众人,突然间心念一动,当即扬声说道:“江海帮李惟遥李帮主,你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

    伴随着她这话出口,在场所有的人同时一惊,就连刑捕房这边庄浩明、程憾天和贾梦潮三人也是一愣。要知道谢贻香说的这个李惟遥,乃是江海帮的帮主,手下的势力极大,统御着整个中原武林所有以水为生的帮派。江湖上有句话形容得最是贴切:“武林中但凡是有水的地方,便有江海帮的‘逐浪旗’飘扬。”

    但见谢贻香说完这话,便举目望向不远之处,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街边一幢三层高的豪华酒楼屋顶上,此时已有一条人影缓缓站起身来起,伸手摘去了头上的斗笠。在街上的火光映照下,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此人近四十岁年纪,白面短须,果然就是那江海帮帮主李惟遥。

    这李惟遥原本躲在楼顶的阴暗处,却终于没能逃过谢贻香“穷千里”的目光。眼见自己的行踪被揭破,他倒也不好继续隐瞒,只得现身出来。但听他淡淡地说道:“谢三小姐果然好眼力。不错,李某今夜前来此地,同在场诸位一般,也是与这位庄总捕头之间,有些私人过节需要了断。”

    想不到庄浩明居然还和这江海帮的帮主结下过梁子,那些前来寻仇之人惊讶之余,又隐隐生出欣喜。只听人群中一人不禁冷笑道:“想不到李大帮主居然也收到了神火令,当真是……”他话刚一出口,立刻便有几人狠狠瞪了他一眼,那人心知失言,急忙低头缩进了人群。

    然而刑捕房一行人却将此话听了个清楚,原来今夜之事果然是那神火教在暗中搞鬼。谢贻香年轻尚轻,倒也罢了,庄浩明却心中雪亮:十多年前那神火教势力极大,乃是江湖中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那人方才所说的“神火令”,便是神火教纵横四海的信物,此令一出,便能代表整个神火教。不料如今这神火教虽已淹没于江湖,销声匿迹,那神火令的余威仍在,对手居然传出神火令,通知这些人前来截杀自己。

    然而今夜来的这三十来人,的确都与庄浩明有着血海深仇,与其说他们是奉了那神火令而来,倒不如说是神火教拔刀相助,把庄浩明的行踪泄露给了他们。

    想明白了这一点,庄浩明当即提声大喝道:“既然是神火教的朋友找上了在下,何不亲自现身相见?”但听他的声音在夜空中传开,兀自回荡,却无一人应答。

    过了半响,不远处屋顶上的李惟遥咳嗽一声,扬声说道:“庄总捕头此言差矣,试问那神火教早已隐遁多年,又如何会再现江湖?依我之见,只怕是朝廷对不起别人在先,他们出于义愤之下,这才将庄总捕头前来湖广的消息放出,通知了道上的这一帮朋友。”

    说着,也不见那李惟遥双腿弯曲发力,身形已是一晃落地。他一直走到庄浩明身前几丈开外,这才停下脚步,又缓缓说道:“今日李某路经湖广,恰好听到了神火令传来的消息,于是便匆忙赶路,接连累死了三匹骏马,这才来得及和总捕头大人见上一面。庄总捕头,当年刑捕房与我爹之间的那笔旧账,你我今夜便在此地做个了断,你看如何?”

    李惟遥口中所说的这笔旧账,谢贻香倒是知道一二。当年这江海帮势力太大,以至威慑到朝廷的漕运安危,庄浩明便奉命宴请当时的帮主,也就是李惟遥的父亲,并且在席间将他擒下入狱,最终判了个凌迟处死。若非有这么一段恩怨,江海帮的如今的帮主,只怕也轮不到这位子承父业的李惟遥。

    而谢贻香曾在金陵见过这李惟遥几次,心知此人附庸风雅,极爱面子,肚子里却没多少才学。方才见他藏身屋顶,自然是顾及自己的身份,不好意思与众人一起围攻庄浩明,因此她立刻喝破了的李惟遥藏身。

    此时听李惟遥说完这番话,程撼天正要接口,谢贻香急忙向他使了个眼色,抢先说道:“既然江海帮的李大帮主现身于此,那事情便好办得多了。在场的诸位既然个个身负血海深仇,恨不得亲手杀死我们庄捕头,那李帮主何不作为大伙的代表,和我们按江湖规矩来场比武论剑。倘若是我们输了,非但我们不再过问此事,庄捕头他自己更是任由各位处置。双方一言为定,绝不反悔。”

    前来寻仇那帮人听得谢贻香此言,一时间都是默不作声。他们心知这庄浩明的武功不容小觑,若不是己方联手围攻,一对一地和他打,只怕非但报不了仇,还要被他逃脱。如今这个刑捕房的小姑娘三言两语之间,便将江海帮的李惟遥捧了出来,以江海帮的声势,若是李惟遥顾江海帮在江湖上的颜面,答应了她的提议,其他人倒也不便反对,因此和江海帮产生嫌隙。当下这一干人等都望向李惟遥,看他如何决定。

    李惟遥略一沉吟,反问道:“这位姑娘方才所言,是否能代表庄总捕头?”谢贻香不禁望了一眼庄浩明,见他向自己点了点头,当即说道:“自然可以,我便是刑捕房的谢贻香。”

    她这话说完,对方众人都是“哦”的一声,声音中带着七分惊讶,却又有三分惊慌。要知道谢贻香在外面闯荡,最是反感用自己父亲谢封轩的名头,是以自报家门时,往往只说是“刑捕房谢贻香”。然而旁人一听到谢贻香的名字,顿时便想起“纷乱别离,竞月贻香”的名号,知道她是大将军谢封轩家的三小姐了。

    只听谢贻香继续说道:“今夜这般局面,也只有李帮主方可统率群豪,驾驭局了,所以还望你做个主。试问李大帮主的身份如此显赫,帮中的弟子遍及整个中原,自然不会为了一己之私怨在暗中摸黑围殴,从而让整个江海帮上下蒙羞。你说是么?”

    李惟遥被她这一挤兑,自己又是好面子的人,当下便开口答应道:“各位既然看得起李某,那便由我来做一回主。”他略一思索,伸手指向街道的尽头,缓缓说道,“明日正午时分,我便在那里摆下宴席,恭候刑捕房诸位的到来。”

    在场众人随着他指的方向往去,但见夜色中沿湖而建的一带高台之上,隐隐可见一座三层高的楼阁轮廓,正是那天下闻名的岳阳楼。

    其余众人见李惟遥答应了谢贻香的提议,一时也不知是祸是福,只得点了点头。程撼天和贾梦潮此时已明白了谢贻香的打算,齐齐望向庄浩明。庄浩明心知此事终究无法善终,如今做这般解决,一时倒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叹了口气,说道:“既然李帮主划下道来,在下自当奉陪。”

    却见李惟遥突然伸手一抖,原本拿在手中的那顶斗笠顿时碎裂开来,顷刻间到处都是飞舞的竹屑;有几片触碰到众人手里的火把,便噼噼啪啪的燃烧开来。李惟遥已狠狠地盯向庄浩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已照足了江湖规矩,然而明日庄总捕头若是没能按时赴约,那便休怪我江海帮的数万帮众无礼了。”

    众人眼见他突然露出了这手“江河倒灌”的内力来,惊讶之余,不禁生出一丝钦佩。那李惟遥默视了庄浩明片刻,当即猛一转身,迈步扬长而去,刹那间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